三天后,古争一脸复杂的看着面前,真是心里面不知道说什么好。

    “师傅,这就是紫衣姐姐的本体吗?”在一旁的任玲好奇的问道。

    “当然!难道你刚才没有看见?”古争没好气的说道。

    “可是紫衣姐姐为什么说人情还清了?就不计较以前的事情,我记得以前好像没有见过她。”任玲好奇的走到中间围着转到。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好好准备,明天就要战斗,可是小心一点,对方这一次估计要下死手,没听见你紫衣姐姐的嘱咐吗?”古争瞪了任玲一眼。

    “紫衣姐姐给我一片龟壳,我一点都不害怕!”任玲根本没有被古争给吓到,依然笑嘻嘻的说道,手里把玩着一个巴掌大的白色玉壳,上面一些简单的纹络在上面,乍一看是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可是只有他们才知道,关键时刻绝对能保存他们的性命。

    “紫衣姐姐现在已经闭关吗?什么时候才能醒来?”海明也好奇的看着,不由得的问道。

    “我哪里知道,但是感觉至少百年之内不要想了,好了你们赶紧简单炼化一下你们手中的东西,不管是这次还是以后,至少你们的性命至少可以挡一次了!”古争一伸手,在地面上,那个足足有石磨般一样大小的巨蚌,自行飞到古争的掌心之处。

    “砰砰”

    巨蚌开心的张开上壳,不断的碰触自己的下壳,发出响亮的声音,一颗黑色的珍珠,还有一个紫色的珍珠,仿佛眼睛一样在里面闪闪发光。

    “咕咕”

    一个个透明的气泡从里面的嘴巴发出,似乎在和古争亲昵。

    “哇,紫衣姐姐好可爱啊!”在旁边的任玲,两眼发光看着古争掌心,恨不得拿到自己手上,仔细观察起来。

    古争也能感受到紫衣对自己的依赖,是那种血脉之间的感受,想起之前的事情,嘴边露出一丝苦笑。

    在之前回来到营地之后,紫衣告诉自己一个非常稳妥的办法。

    那就是她成为古争的宠物,只有这样才能不会违规,古争当然拒绝了,一再表明自己的信心。

    “在前段时间拍卖的东西,加上你身上的东西,现在我已经攒够进阶的状态,但是我沉睡下去的时候,我整个人的意识也会陷入一片虚无状态,就是说我的本体就会恢复没有本能的情况,说实话我还真担心别人在这个期间把我个杀了,但是我没有办法,现在有了你帮忙之后,最起码我的安全就由你保护了,你不是说要相信你吗?”紫衣一脸淡然的说道。

    “你要晋级大罗了?可是你现在明明金仙后期?”古争震惊的问道。

    “那还不是你把我的东西给拿走了,要不然我的实力也不会将到这里,不会祸兮福兮,没想到机缘就这么来了,所以说我还要感谢你呢!”紫衣白了古争一眼。

    “你不是那个大巨蚌吧!”古争一愣,自己来到这里没有抢过她的东西,她来到这里之后自己也很少和她见面,可是转眼间想到自己曾经抢过一个蚌珠,有些干涩的问道。

    “我本体也不是巨蚌好吧,我可是上古紫蚌一族为数不多的一员!”紫衣脸上高傲的说道。

    “那么你族群还有几个人?你怎么来到这里?”古争倒是好奇的问道,自己也是第一次听说。

    “我们人数也不多了,我来到这里很简单,我在沉睡之时,然后一觉醒来就发现到这里了,然后我就留在外围继续修炼,这么好的场地上哪也找不到。”紫衣避重就轻的略过去自己的族群,直接点名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

    恐怕是被空间给吞噬自己来,不过古争有些尴尬了,连忙掏出那个蚌珠。

    “当时我想要看看最外围是什么样子,结果回来得时候看见你在争斗,顺手就给拿走了,现在物归原主!”古争勉强找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解释道。

    “你知道吗?我最初接近你就是为了偷偷把我的东西给偷回来,可是阴差阳错之下,蚌珠上竟然吸收了许些黑电,你不知道这种黑电对我来说多么重要,不过当时黑电太多,我也根本不敢炼化,正好你战斗之余竟然想到办法把里面的东西释放出来,我在后面帮助你几次,现在正好是我可以汲取的最高程度。”紫衣微笑道。

    “我就说你怎么老是受伤,而蚌珠我没有控制却能自己行动,原来是你在控制。”古争恍然大悟道,不过又想起来什么事情,紧接着说道。

    “那之前的白虎是不是你搞的鬼?”

    “你当时没有注意他没有死去,被我收了起来,原本我是想找你换回来我的蚌珠,后来在蚌珠还给你的时候,就直接依附在你身上,想要给你挡一层防护,不过我已经炼化了,难道出了意外了?”紫衣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有,确实关键时刻确实帮我一把,不过你确信要这样做,你不怕我彻底把你炼化了吗?”古争最后眼睛灼灼的看着紫衣。

    “我相信我的判断!”

    “吱吱”

    古争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撒娇式的喊声,把古争从回忆中惊醒,感受着脸颊上传来冰冷的感觉,扭头,原来是紫衣正在喷出一股水流浇在自己脸上,还在不满的叫着,似乎是自己不搭理他让她生气了。

    “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好好安妥你!”古争伸手在紫衣外壳上轻轻的摸了摸。

    紫衣在把蚌珠和其中凝缩的水雷珠给吞进去,然后又借用自己一滴精血,秘法强行和自己建立一场血脉联系,就像自己是她的亲人一样,而她则是陷入身体最里面,开始为最后的突破破做努力,等到下一次醒来的时候,她要么成功的醒来突破成大罗,要么就永远的死在身体里面。

    她磨练的时间已经足够久了,就差一个引子,而水雷珠和充满黑电的蚌珠就是最后一步。

    “吱吱”

    紫衣满意的喊了两声,然后一股紫雾从蚌缝中喷出,古争身上的水渍全部都蒸发干净,这才舒服趴在古争肩膀上。

    任谁也想到这么看起来弱小和迷你的小东西,隐藏着巨大的能量。

    看着在旁边开始休整的三人,还有一脸羡慕看着他们的备胎三人,因为看在古争的面子上,小易也得到了一片,但是唯独他们三个没有。

    第二天,古争带着三个准备充分三次再次踏上了步伐。

    他的一出现,外面时刻注视这里人立马兴奋起来,大家都已经了解到那团白光的用处,现在更像知道古争的真正实力,想要看看古争能否摘取那第一名,因为在前面两个都是毫无例外力战群雄,以绝大的实力击败所有人敌人,可以说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

    等到古争到来的时候,愕然发现对方就只来了一个人,不仅让古争傻眼了,也让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傻眼了。

    对方这是完全放弃比赛了吗?

    外界人的纷纷猜想到,顿时觉得劲头大减,没想到对方那么怂,只要击败对方就可以有资格出去了,结果听了对方名号就怂了?

    外面的人纷纷鄙夷这个人,觉得对方估计一进去都会直接喊投降,实在是让人提不起兴趣了,许多人直接就离开了这里,去其他已经开展的玉台观看去了。

    但是温华却觉得没有那么简单,因为他在古争眼中并没有看到轻松,反而看到更大的戒备,似乎在防备着对方,决定留下继续看着下面的反正,顶多是浪费一些时间而已。

    古争在对方身上相互打量着,但是没有丝毫发现。

    “哈哈,别费功夫了,这一次我就没有打算进去一步,反正我都没有出去,所以我将会带着无上的荣誉出去,不过听说你拒绝了准圣大人的收徒,要不然我还真不敢杀你,可是你自己找死也没办法!”陈飞站在玉台哈哈笑道。

    因为按照前面的情况,准圣大人会在出现白光不久就会收它为徒,还会宣告所有人。

    而随着时间流逝,大家各种各样的猜想都出来,到了最后都统一了想法。

    那就是很有可能古争拒绝了准圣大人,不管是他已经有了师傅,还是觉得自己不想拜准圣为师,但是绝对肯定现在古争没有被手下。

    “不要试探了,我没有拜他为师,所以放马过来把,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如何!”古争冷哼道,随即一巴掌再次拍在自己额间,暂且压制住封印的功效,以自己强盛的状态来面对。

    他可不想失误,犯下不改犯的错误。

    “秘法吗?那么早,看来时间很长,不过依然改变不了你最后的结局!”陈飞一愣,看了一眼古争,自言自语道。

    古争没有回答对方,只是深吸一口气,走上了玉台。

    遇着玉台闪动,两个人消失在台面上,外面只留下了有些担心的海明等人,他们知道师傅面临危险,不过想到紫衣姐姐为了保全古争,变成如此,也就心安一些,便静静的等着起来。

    “不错,看来你挑选的人不错!回头必定有赏。”蓝袍人在远处看到这一切,赞叹的说道。

    “谢谢城主大人!”这个人心里大喜,可是嘴中还是低调说道。

    古争这边可不知道自己的对手,可是有人特意为了自己的‘安全’,特意准备给自己,在两眼一花之后,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新的场景。

    耳边传来海浪的撞击声,打眼一眼,自己现在悬浮在半空中,在自己身上一个比较打的岛屿,上面除了黄土之外空荡荡一片,什么植物也没有。

    而岛屿之外,全部都是漫天的海水,一望无边,但是实际上还是有范围。

    第一场古争遇见的是一片荒地,第二场是在山峰之上,现在轮到了孤岛之上,看来这场景还随着玉台变换而变换。

    此时在远处的陈飞也同样飞了过来,看着古争气定神安的站在原地,似乎一点都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也是冷笑起来,看不起自己,就让他知道什么是人外天。

    “看来你真是心宽,似乎有点不把我放在眼里!”这边陈飞扬声说道,脸上的伤痕随之一颤一颤。

    古争把目光转移过去,看到对方眼中凶光毕露,胆小的人要是看到恐怕都会受其影响,可是对于古争来说,这种小手段甚至有点上不了层面。

    古争正要讥讽对方,突然之间对方眼中骤然泛起一层血光,两道红色射线朝着古争射来,转眼间就来到古争身边,就此消失无影无踪。

    于此同时,古争感觉眼前一阵模糊,周围景象骤然一变,自己出现在一个奢华的宫殿中,周边全部都是不断翻腾的白雾。

    他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周围白雾之中就翻动起来,一个个妙龄少女从下面站了起来,每个人都十分美丽,身上披着一层**的白纱,勾勒出那极具诱惑的身躯,在他身边开始舞动起来,尽显魅惑之意,挑动古争的神经。

    “呵呵,太不上台面了!”古争眼睛直勾勾看着面前,对着周围这些娇喘声不断的少女视而不见,似乎穿透了这里,看到了陈飞一样。

    “锵!”一声轻鸣

    古争伸手一抓,一个剑柄就出现在自己手中,随着手中的长剑慢慢出现,整个空中慢慢晃动起来,就像湖面被打破了平静,空中出现无数裂纹。

    但是周围少女的动作还依然卖力的表演,浑然不管自己身躯已经被震荡成几截。

    随着长剑在手中最终呈现出来,周围的空间再也承受不住,终于被轰然破碎开来,再次回到了半空当中。

    剑指远处的陈飞,古争朝前一步,手腕一转,手中朴实的长剑瞬间蒙上一层金光,在半空中划过微微的弧度。

    这一剑在空中飞翔的同时,在剑身之上不断浮现细细符文,整个长剑亮度也是极具闪亮起来,在最后落下的同时,一股弧线的剑气瞬间从上面脱落下来,朝着陈飞冲了过去。

    一声惊啸声在空中瞬间响起,看着那股气势逼人的剑芒,陈飞双手上面亮光一闪,两道银光从手中出现,闪动间化为两个人形银色傀儡挡在身前。

    连个傀儡左右一站,一个手持银色长刀,朝着这束金芒竟然直接劈砍过来,而一个手持银色盾牌大亮,瞬间形成一道银色光罩连同陈飞给挡了出来。

    那银色傀儡手中银剑在接近金芒的时候,其身上光芒暴涨,正对中间加速劈开过去,想要一刀砍断成两截。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金芒瞬间炸裂开来,数百个金色剑气从中密密麻麻飞卷而出,一部分朝着眼前傀儡飞去,大部分从旁边绕过,继续朝着里面的陈飞袭去。

    不过就在金狐破碎的同时,陈飞手掌上银光一闪,在外面的银色傀儡当即整个爆裂开来,瞬间化为无数银色光刃朝着四周席卷出去,直接撞上了周围一道道金光。

    “叮叮当当”

    一连串金铁交击之声不断在空中响起,银色和金色的光刃在空中不断的交叉在一起,掀起大片的烟花,每一次声响,都代表着金色的光刃被银色给撞碎,化为点点金光从空中崩碎,像星星一样点缀在虚空。

    除了少数的金光没有被击碎,沿着之前的轨道继续朝着陈飞这边前进,其他全部都消散在空中。

    陈飞连胜刚刚露出一丝微笑,这剩下的十几道金刃,估计就连自己的防御都无法击破,可是心中念头才刚刚想起,却发现面前这金刃陡然一亮,那些游离在空中还未消散的星光顿时有了目标一样,纷纷朝着剩余的光刃上凝聚上去。

    说时迟,那时快,眨眼间的功夫,还未等陈飞出手,所有的金光就已经附在剩余的金刃当中,气势大盛,威势和之前根本没有任何消减。

    这下陈飞脸色变了,整个人刚刚抬起手,一道黑芒深入面前银色持盾傀儡当中,那剩余的金刃就撞上面前的银罩面前。

    看似坚固的银罩银光大盛,准备迎接金刃的冲击,可是仅仅一个照面,许多金刃半个身子就插入银罩当中,让上面不断被掀起大片的涟漪。

    那银色傀儡手中盾牌不断颤动,可是仅仅坚持一个呼吸之后,外面的银罩就瞬间炸裂,他手上的盾牌也炸裂开来,身躯一阵晃动,还没有稳住身形,就被疾驰过来的金刃瞬间划过,就像一块豆腐被划过一样,整个身子被整齐的切成了十几截,坚固的身体一僵,慢慢崩碎开来。

    就在此时,陈飞身上亮光一闪,一个虚影的黑甲挡在自己面前,和金刃相撞在一起,使得表面之上灵光狂颤,眼看就要坚持不了多久。

    哪怕现在金刃威力经过消减,如果真是斩击在陈飞身上,也足够一个瞬间把他给绞成一团碎肉,不过前提是能够击中对方。

    这个时候,在外面那些银光,在陈飞的控制下,再次聚集包围过来,在半空中相互融合,很快十几个银色手臂出现在空中,朝着上面的金刃一把抓了过来。

    “刺啦”

    一声声磨牙的声音在空中升起,那手掌仿佛一滩液体一样直接没入金刃上面,然后猛然一缩,金刃就被吸进了手臂当中。

    这些手臂随即飞往外面,还没有飞出去多远,十几声巨大的爆炸就在空中响起。

    银色手臂统统连同金刃,统统炸成粉碎,彻底消散在空中。

    这一切看似很长,实际上只发生在古争劈下金狐短短几息时间之内而已。

章节目录

餮仙传人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小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小羽并收藏餮仙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