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青年眼睛火热的看着古争手中的一黑一白丹药,看着对方的样子,古争觉得可能是解药之时,对方眼神的光彩又消失不见。

    “白色药丸可以让他暂且压制体内的血毒,但是根本不能治好,当然也同样对于我们也是,黑色对于我们无用,但是对于鬼怪来说,就像大威力的雷珠,专门克制对方,可以极大的重创对方。”

    青年的话让古争又泼了一盆冷水,原来这些只是残缺品。

    不过古争突然又想起来什么,两个药丸收回去之后,一个有些融合起来的丹药碎片被拿了出来,当时星彩想要扔走,被古争给留了下来,总觉可能会派上用场。

    “这个呢?这是为数几个融合在一起。”

    自己一拿出来,对方的呼吸就急促起来,不过古争还没有高兴,对方神色又平稳下来。

    “这个虽然失败了,但是接触你朋友体内的血毒那肯定没有问题,你有没有完全融合一起的丹药?”虽然青年很平静,但是古争还能挺清楚他的渴望。

    “没有,蒋道人正在炼制半路就被对方偷袭,这些还是蒋道人让我们从丹炉中取出来。”古争摇摇头,把实情讲了出来。

    青年点点头,身形突然朝着后面走过去,似乎无法接受一般。

    古争看着对方失落的身影,知道对方此时的心情,可是自己也只能在心里说声抱歉,不过还是开口对着他道了一声谢。

    “谢谢!”

    说完之后,古争连忙来到星彩身边,经过这短短的时间,星彩身上的皮肤已经有些微红,灼热的气息从对方身体发出,虽然人在昏迷,但是身体更是不适的扭动着。

    这短短的时间,对方体内血毒似乎又有些加深的痕迹,古争连忙扶起她的身体,用法力包裹着那枚残缺丹药,朝着她嘴中送去。

    看着星彩吞下了丹药,古争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下星彩有救了。

    不过为了保险期间,他自己也吞下了一枚。

    其实他心里暗下决定,哪怕星彩变成鬼怪,自己踏遍天涯海角,寻访各处也要把她治好。

    看着星彩身上的异状开始极快的退散的过去,古争没有放开禁锢他的玉环,看了还需要一点时间,古争走了出去。

    此时在门口之处,那刚才出去的灵卫已经回来,不知道是否解决了那四个女妖。

    而下面的战况还在焦灼,那些受伤的鬼怪,只要朝着后面一躲,有无处不在的血雾,身体的伤势很快就快速恢复,倒是这些傀儡,还有那些力大无穷的僵尸,却被慢慢着消耗。

    僵尸还好说,本身就是道馆走出来,只要退到道馆前面,同样有一道光束从墙面射出,来替他们回复,那些傀儡只能发挥自己最大的作用,然后被对方打成一道道气雾消散在空中。

    不过大血月和血月持续的时间一样,这小半天的时间,损失的倒是很小,看来支撑过这一次,还是很轻松。

    此时古争把目光投往半空中,两道身影在空中来回纠缠,短时间看,根本不会有什么改变。

    古争没有自作聪明的下去帮忙,说真的,在这个地方,真是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对于整体来说,根本影响不了战局。

    稍微在外面站了一会,古争觉得星彩差不多该醒的时候,这才走进了大殿之内。

    已尽力啊,就看见星彩坐靠墙壁边缘坐着,虽然身体还有些虚弱,但是精神已经恢复过来,看到古争过来,脸上一红,朝着古争低声道歉道。

    “对不起,古公子,给你添麻烦了。”

    恢复神智的她,清晰的记得自己之前做的事情,也知道那种情况下到底给古争造成多大麻烦,如果不是有着傀儡牵制绝大数鬼物,恐怕两个人都无法从里面走出来。

    “那种情况下,谁也不想,不过现在你已经恢复正常,总不能在上来就诬陷我吧。”古争开玩笑的说道,随手一招,五道玉环回道了自己手中,接触了星彩的禁锢。

    “别再开完玩笑了,我知道错了!”星彩站起来身着身子,瞪了古争一眼,继续说道。

    “我们已经进来了,等到战斗结束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当然,不过这里你也看到了,恐怕要等到外面的战斗结束才行,要不然只能呆在这里。”古争指了周围。

    在这所道馆中,只有前面这一小块空地可以带着,其他地方全部都一道道透明的屏障给挡住。

    “那只能等着了,正好我刚才被你打的够呛,需要恢复一下。”星彩掏出一枚丹药扔进嘴里,然后又准备坐下。

    古争苦笑两声,也没有说什么,径直走到刚才的侧门口,想要找那个青年询问一点事情,看起来这里面就他自己状态不错,至少还不需要被关在里面。

    刚才古争可是没有丝毫留手,要不然根本制服不了星彩。

    此时那个青年已经坐在一旁,一道细白的光柱同屋顶落下,不断冲洗着他身上的黑气,似乎在减轻体内的血毒。

    古争因此也没有去打扰他,只是好奇的看着里面,过了一会,古争转身朝着对面走去。

    在那里还有一道被挡住的侧殿,古争感觉里面应该是放有傀儡的地方。

    等到古争往里面看去,里面竟然还有几个那种僵尸,甚至还有两个灵符守卫在里面,那几个看起来受创严重,都在静静呆在原地,身下有一个个黑白刻画的圆圈。

    整个侧殿面积很大,几乎刻满了那种圆圈,足足可以放下数百个,可见曾经这里也是有很多,现在数量不足之前的十分之一,也间接知道战斗的惨状。

    外面在生活的时候,这里面每隔几天都要发生一场战斗,一点不能怠慢,因为失败得代价就是死亡。

    古争看了一会,正想离开之时,突然发现一道黑光在下面的黑圈闪过,让他的身形顿时停了下来。

    因为几乎在同时,心中闪过一丝危险的气息。

    古争盯着其中一个灵符守卫,因为刚才的黑色闪过就是从下面传来。

    在他仅仅盯着的时候,一股股黑气突然从下面冒出,一点点朝着上面的灵物身上钻去。

    原本平静的灵卫脸上开始痛苦的扭曲起来,一双金币的眼睛也陡然睁开,原本一双一起漆黑的眼珠,此时大片的红光闪过。

    同时在身体下面的四道灵符也陡然飞上身侧,原本黄色的俘虏也朝着血色的颜色转换。

    不仅仅是她,就连旁边的僵尸也站起来,浑身缠绕着黑色的雾气,整个人痛苦的嘶吼起来,可是传递到古争这边,仅仅剩下微不可闻的声音。

    “糟糕,出问题了。”古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本能的觉察不妙,冲出大殿门口,想要告知顾长老,可是却发现他们两个身影已经不见,不知道在哪里战斗。

    古争转身朝着青年的位置跑去,看着对方已然还是那副样子,伸手拳头朝着面前的护罩砸去。

    “小哥,快醒醒,出问题了。”

    “怎么了?”这焦急的声音也让在一旁的星彩也醒了过来,好奇的问道。

    “那边出现一点异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总感觉有一些不好的预感,想要通知他。”古争扭头回道,但是手中动作没有变,而且力气也是逐渐的加大,一点点涟漪在上面不断的散开。

    “里面正在朝着周围发起攻击!”星彩快速走到那边,在看到从挣脱出来的鬼物,正在朝着周围墙壁上,疯狂的攻击者,不禁惊到。

    因为有着防护,他们在外面竟然感受不到一丝动静,如果不是古争去查探,谁也不会知道。

    “快点醒来啊。”古争一听手中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但是却不敢在此加重力量,这里面的防御并不是很强,这些墙壁上的阵纹都是链接在一起,恐怕是把所有地方都连贯成一体,如果打破引起连环反应那就糟糕了。

    可是里面的青年仿佛彻底入定,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根本没有觉察到古争在外面正叫他。

    星彩看到古争一直叫不醒对方,走了上去,自告奋勇的说道。

    “让我来试试。”

    古争见状就让开了位置,自己是真没有太好的办法。

    星彩一上来,并没有莽撞的去试探,而是仔细看着眼前的防护,似乎在研究设备呢,足足十几息的时间,她才胸有成竹的呼出一口气。

    举起右手,食指变成蔚蓝的冰晶,在空中一转,一道蓝色的寒气在食指后面飘散而出。

    接连快速转了几圈之后,空中已经弥漫着一小团寒气,这个时候,星彩迅速朝着朝着面前的护罩一点,一个蓝色的小点印在上面,然后就把手指给撤开,恢复原样。

    紧跟着后面的蓝色寒霜,在半空中瞬间链接成一条直线,朝着那个蓝色的光点冲了过去。

    在古争看来,那些霜气在通过蓝点之后,竟然诡异的透过屏障,出现在另外一边,只不过原本蔚蓝的颜色,也变成浅蓝色,唯一不变的是上面依旧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等到这些寒霜全部冲过去,继续朝着那边的人影冲去。

    正在闭关的青年,猛然感觉到一股寒气,下意识就睁开了眼睛,一团蓝色雾气从眼前消散,也看到两道人影在前面正在挥手示意自己,似乎有什么事情好像要和自己说。

    感受旁边的寒气气息和对面那个苏醒的女人一样,他明白是对方特意叫醒他。

    “有什么事情!”青年有些疑惑,但还是走了上前,询问道。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对面那些傀儡发生巨大变化,正在胡乱的攻击四周。”星彩在一旁急忙说道。

    “什么变化?那里是他们休养的地方,一般情况下没有顾长老的命令根本不能动?”这边青年看到他们脸色着急,不向作假,也是很奇怪。

    古争这边直接朝着空中一点,一个清晰的画面出现在青年面前。

    “怎么会这样!”青年一看,脸色大变道。

    此时在画面中,那半个房间被对方破坏的坑坑洼洼,整个房间的防护都已经极为暗淡下来,看来在过不久,就要彻底报废了。

    “我刚才就发现了,可是怎么也叫不醒你,顾长老现在又不知道去哪里了,他们是怎么了?”古争在一旁赶紧问道。

    “他们这个样子,明显是被血毒入体,可是在这里防护好好,怎么会这样,完了,顾长老不在,我们也根本出不去,等到对方彻底破坏之后,整个道馆的防御体系都要一起崩溃。”青年脸色着急的说道,可是他也无可奈何。

    “难道坚持这么多年,这一次终究要彻底失败吗。”

    “有什么我们需要做的?或许可以挽回?”古争看着对方失魂落魄的样子,不忍的说道。

    “你们什么也做不了,对了,赶紧给我几粒白色药丸,一旦没有了防护之后,他们也要挣脱出来,有了他们可以暂且恢复意识,或许能等到长老回来再说。”青年有些六神无主的说道,似乎一切都要等到顾长老回来才知道怎么办。

    古争也没有怪他,估计这里一切都是顾长老在负责,他们这些人哪里有什么主见,不过还是倒出几粒白色药丸,正好让他们每人一粒。

    这东西估计离开了这里就没有用,他一点不心疼。

    不过让古争有些纳闷的时候发生了,因为有着阻碍,所以根本递过不去,对方看到古争傻傻站在原地,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这下可糟糕了,只能等防御自动溃散了。”那个青年朝后面看了自己同伴一眼,也是无奈。

    “滋滋”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面前的护罩就猛然闪了一下。

    不仅仅是这里,是整个道馆全部都闪烁一下,此时空中的镜像中,可以看出那边的房屋,几乎所有的地方都被对方破坏干净,现在已经朝着周边的墙壁砸去。

    每一次都在墙上激起微弱的光芒,那是上面符文最后的抵抗,可是几下就被对方彻底砸坏。

    此时整个道馆开始急速的闪烁,任谁都知道出了问题,可惜目前在里面的众人谁也没有办法。

    仅仅过了十几息的时间,随着道馆整体再次猛然最后一亮,所有的亮光悄然的灭了下去。

    于此同时,在身后背困住的几个鬼怪,嘴里发出不明意思,很像是野兽的嘶吼声。

    “道友,帮我一把!”这边青年凌空一抓,古争手心的白色药丸瞬间飞走一半。

    古争明白对方的意思,整个身影朝着里面冲去,看着面前不知道是何人,依然在苦苦挣扎,似乎知道现在的紧急情况,哪怕两个人冲过来,他们也极力控制身体,哪怕浑身剧烈颤动,竟然全部停在原地,没有朝他们发起攻击。

    这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古争也不放弃如此好的机会,对着旁边的四人,手中屈指一弹,一粒粒白色药丸准确无误的射入对方嘴中。

    而那边也同样,几乎在一瞬间就把三粒药丸让对方吞了下去,而他也同时吃了一粒。

    那药丸进入他们嘴中的同时,身子就不在颤抖,一股股腥臭的黑气从他们脑袋上边升起,同时他们不约而同开始干呕起来,一团团黑色的血迹在地上出现。

    每个人足足吐了十几口,这才缓缓停止下来,原本有些虚弱的身体,更是浮现出一股股强横的气息。

    七个人把眼睛不约而同看往古争这边,他们自然是知道这些东西是谁带来。

    “各位前辈,这是一些丹药,请赶紧服下如何。”星彩在一旁,拿出几枚上号的丹药,立马递了过去。

    那些人也没有客气,纷纷吞了下去。

    漫长的岁月中,所有的补品都消耗殆尽。

    “哈哈,我终于出来了,该死的顾惜玉,这一次我看你还有力量在阻止我,我要把你们给统统化为鬼怪,永远受制于我,让你尝尝什么是虐待的滋味。”

    古争正想说话之时,天空陡然升起一声炸雷般的怒喊,同时在他们身后,那一堵墙壁轰然炸碎,化为无数的流星朝着他们席卷而来。

    这点攻击对于这些人来说,还真不够看,其中靠近里面的一位青袍老者,伸手往前一身,一道青濛的光幕顿时出现在面前。

    那些碎石轰击在上面,纷纷被上面无时颤动的锋利青芒化为粉碎,在面前升起大片的烟雾。

    “咔”

    随着青色光幕上,一道黑影从中窜出,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冲出了侧殿,消失在众人面前。

    “不好!他冲出来了。”青年脸色一变,对着大家说道,身形就像要往外面追去。

    “不要去了,哪怕我们全部上去,也无法拦住对方,哪怕现在只剩一缕残魂,也不是我们能够挡住对方。”其中一个看起来气势稳重的黑袍道人,在一旁说道,阻止其他的追赶。

    “祭祀大人说的对,我们根本拦不住对方,虽然我们现在恢复了,可是到了最后,还是恢复到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看来这一次就是我们最终一战,必定要打破那条封锁,让长老离开这里。”在黑袍祭师旁边,一个红袍老者说道。

    古争注意到,这些人每个人不仅都是金仙巅峰,而且看起来地位都很高,很有可能最后剩余的高层,每个人都是一副颜色各异的道袍,当然肯定是那个黑袍祭师为长。

    甚至这个青年,身上只是印着一些标识的普通道袍,和那明显高贵的衣服看起来明显不同。

    “难道你们在这里,一直没有出去的原因,是离开这里的道路被封死了?”在一旁没有吱声的星彩,听到他们的对话,突然在此刻出声道。

章节目录

餮仙传人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小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小羽并收藏餮仙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