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处破败的村子中,在靠近边缘之处,几十道蓝色光柱依然直冲云霄,只不过光芒和大小已经缩小许多,如果没有人过问,恐怕几个月后,这血能量透支完之后就会彻底消散。

    随着一道人影飞上半空,然后快速在光柱下面一圈之后,天空中所有的迹象全部消失。

    “古公子,你也别生气,虽然花费不少功夫,可是往好处想,我们不是排除这里。”星彩对着天空的古争喊道。

    刚才他们又在里面待了一些时间,稍微搜索一下之后发现,这里赫然是一处闭关的场地,只是那么巧,紫衣也曾经来过这边。

    不过星彩也明白古争心里的郁闷,谁让这个闭关之处,竟然防护那么严密,最初她都以为要找的地方也在这里。

    “我知道,我们回去找其他方向吧!”古争振起心情,把心中那些小小情绪排除。

    这才一天的时间不到,也没有多浪费时间。

    两个人沿着路线快速返回之前的大厅中,既然中间的位置排除了,拿了只剩下了左右各两个通道。

    “你来选,这一次我们去哪里,我觉你的运气还不错。”古争在四个通道来回看着,始终看不出哪一个才是正确的通道。

    “我?那好吧,就选这一个吧!”星彩有些诧异的指着自己,看着古争认真的样子,然后指着自己右边说道。

    “走!”古争也没有丝毫迟疑,直接朝着那边走去,反正大不了把四个通道全部都走一遍,还就不信找不到。

    走在这狭长的通道内,古争突然开口说道。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选择这一边?直觉吗?”

    “不是,因为这样我容易记住我去过那里。”星彩看了古争一眼,觉得还是实话实说。

    右手边第一个,确实不容易忘记。

    古争身形一顿,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快速走着,反正自己也不确定,哪一个都无所谓,只不过没有想到是这个理由而已。

    这一个通道没有之前的长,但也浪费他们足足不短的时间。

    来到这个尽头,看着一个超级巨大的大厅出现在他们面前,却空荡荡一片,整个大厅高度也异常的高,也知道这里做什么用,在这里也没有大门,两个人痒痒而回。

    “看吧,其实我的运气还不如你。”星彩在路上小声的嘀咕道。

    “没事,下一个还是你决定!”古争倒是无所谓,这样一来只剩下三个了。

    “那就右边第二个吧,这样一来右边就全部探索完了。”星彩如此说道。

    两个人出来后,直奔上方的第二通道,不过才刚刚深入一些,他们的身影就陡然停了下来。

    在旁边的墙壁上,一些暗淡已经干枯渍到墙壁的血液出现他们面前,虽然已经过去那么时间,但是古争仿佛还能闻见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

    “看来这里发生了不少战斗!”

    两个人身影再次往前走了起来,不过速度已经慢了许多,随着他们前进,旁边坚固的墙壁上,也出现坑坑洼洼的迹象,到处都是鲜血,星彩有些心惊的说道。

    如此惨状,都能感受当时战斗的惨烈。

    要知道这里强度非常大,刚才她试验了一下,哪怕她全力才能再上面造成一个凹陷,可是墙壁每一个都比她还要打两倍,还有一些仿佛利器所击,深深的在上面留下口子。

    “小心一点,谁知道这里会留下什么东西。”古争脸色严肃的说道,看来这一次是找到地方了,很有可能任雪就在里面深处。

    两个人本着小心无过的心态,朝着慢慢探去,足足有了半天的时间才走出这道通道,这一出来,让他们两个心里都一惊。

    在面前大厅之中,不知道多少尸骨在这里纠缠,甚至还有一些狰狞的奇兽,肉身不毁,保持着生前的姿态,看起来仿佛随时都能动一样。

    不过让他们两个稍微舒心的是,这些奇形怪异的尸体,全部都已经死去,不管现在他们多么狰狞恐怖,可是现在都不会再起来发动攻击。

    在他们的对面,有一个半虚掩的大门,越是到门口路上的尸体越多,简直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而底下的尸骨,越是到那里也同样强大,基本上死在门口的人和妖,几乎都是金仙巅峰的存在。

    两个人小心接近这边,到最后不得不清除一条道路来,星彩可不想踩着他们的尸体走过去。

    古争对着星彩示意一下,让她稍微停留在身后一点,自己上前去按住没有被打开的大门。

    上面还能看出来残留禁制,不过现在已经毁了,古争手中接触那冰凉的大门上,微微一用力,随着轰然一声响,整个大门朝着后面缓缓打开。

    明亮的光芒随着他的推开,渐渐泄露出来。

    等到沉重的大门彻底被推开后,露出里面的景象。

    一个比较宽阔的大殿出现他们面前,不过同样凌乱不堪,看不出最初的样子,只能大概判断一下,应该虽然尸体比这里要少,可是同样看出来是一场惨烈的战斗。

    不过最为吸引他们的是在最里面一株,花径足足顶到上面一株花,不过绝大数已经枯萎,只剩下最后两朵有些恹恹的花朵还在上面,未开的花蕾。

    而在最下面,则是已经失去大半个骨头的尸体,看起来是当作养料一直维持着这个样子。

    而这朵花,在这里是唯一有着生命迹象的生物。

    “这个是那个要帮助你的妖族?看起来很邪恶。”星彩一脸厌恶的说道,对明显是掠夺他人的生命在来维持自己。

    不用说,下面那个尸骨肯定是当初人族的大罗,只有它才能给她提供力量。

    “不过怎么说,这是她的行为,我只要我们的事情完成,等以后我们互不交集。”古争对着星彩说道。

    虽然他也看不过如此行径,但是此时这些并不重要。

    对方已经发誓灵魂契约,不会对他们所有人出手,要不然不用他们动手,自己从里到外**而死。

    “我知道,我会忍住。”星彩点点头,这点事情孰轻孰重她当然知道。

    “不过我要想办法唤醒他们。”古争此时找到了任雪的残存本体,可是却无法联系上她。

    “要不然你靠近一些试试?说不定对方有感自然就会醒来。”星彩看着有些愁眉苦脸的古争,再次说道。

    “是一个好办法,我试试!”古争眼前一亮,觉得星彩所言不错,直接大步流星朝着那边靠近过去。

    才刚刚走到一半的距离,古争就发现那个花藤就一颤,似乎感应到什么。

    等到古争靠近花藤一段距离,突然感觉肩膀一痛,紫衣的身体竟然自行飞了出来,一缕紫气从上面漂浮而来,这让古争大喜过望,紫衣竟然主动出来了。

    一缕缕紫气很快就漫步在古争前面,其中一个不同的身影隐藏在其中,就此紫衣已经从古争体内全部出来。

    那些紫气在空中停留一段时间之后,似乎在感应着什么,忽然其中一道影子从其中扑了出去。没入其中一朵花蕾中。

    而那团紫气依旧静静的停留在空中,可以看出紫衣的本体仿佛没有意识般。

    已经退到外面的古争看着这一切,也不知道怎么插手,只能静静的等待着。

    没出多少时间,那夺花蕾竟然徐徐开放起来,虽然看起来还是那么病恹恹,耷拉着身体,可是却感受到上面的生机正在快速上升。

    整个花藤急剧的颤抖起来,上面那些枯萎的残枝从身上落下,眨眼间就已经只剩下不足十分之一。

    那小小花朵一喷,而上面大片的粉色气息从里面发出,眨眼间就把剩余的躯体给统统包围起来。

    此时古争只能看见那粉色团雾在不停的涌动,也不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足足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漫天的粉雾浑然一收,一个古争熟悉的人影出现在古争面前。

    任雪!

    只不过现在的她脸色苍白,脚步虚浮,一身气息更是虚弱无比,没有最初见到她那么威风。

    不过即便如此,对方的气息也在大罗初期左右,比古争还要强大。

    “原来是这样,最后被对方同归于尽了吗?不过这一次你可输了,虽然付出代价不菲,可是你还是彻底死了。”任雪站在原地,看着身下的骷髅,不自觉的低语说道。

    “任雪,你有足够的时间去发泄,不过我已经实现我的诺言,接下来需要你帮助我把她给我彻底治好。”古争在下面脸色一沉,直接呼喊她的名字。

    “放心,我任雪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是已经发过誓言,而且你真把我复活,这份恩情我自然会记在心里,所以为了自己也肯定会帮你。”任雪微微一笑,手中出现一朵花蕾,和之前剩余的一朵非常像。

    只见她把那花蕾一抛,那朵花朝着空中的紫衣飞去,在半空之中就已经绽放开来,并且身形也越来越大,等到了紫衣面前,巨大的花心张开,一口直接把她给吞了下去。

    随即身形极速缩小起来,不过在恢复脑袋大小的时候,就不在缩小,静静的停留在空中,丝丝紫气从缝隙中出来。

    “你不要着急,这样是为了更好的让她恢复,如此一来,等到她完全醒转的时候,就会彻底在大罗稳固下来,当然,如果你想要让她立刻醒来也可以,也不算什么难事,只是对方彻底就停留在金仙巅峰的境界。”任雪的身子从天上降落,对着古争微笑道。

    “如果想要对方进阶大罗我需要做什么!”古争哪里听不出对方的潜台词,立刻说道。

    “不要生气,我不是在威胁,因为我现在的情况你也了解,根本无法动手,要不然身体就彻底崩溃,而这位紫衣姑娘如果需要进阶,也需要庞大的灵气,而我帮助对方一把,就能成功。”任雪毫无防备地走了下来。

    她没有说谎,现在她的状态,一旦强行动手,可以说身体彻底毁崩溃,别说古争了,就是小夜出来都能打的她无法还手。

    “所以呢?”古争眉头一挑,还以为对方要问自己要一些丹药。

    “我需要你们去对面破开七灵阵法,那里应该存储足够的灵气,只要把这根幼苗插在那上面,我自然就可以汲取里面的灵气。”任雪把一根非常柔弱像一颗野草一样的东西递了过来,继续说道。

    “就在对面第二通道内,你们进去自然就知道位置在哪里,第一个什么也没有,那里灵气充渄,你们也可以在那里休整一下,不要担心不够。”

    古争看着任雪,然后一把接过来那根野草一样的东西,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就劳烦你了,星彩,我们走。”

    星彩跟着古争身后离开了这里,自始至终她都没有正眼看任雪一眼。

    “古公子,对方明显是在利用你在恢复她的实力,太明显不过了。”在回去的路上,星彩朝着古争抱怨道。

    “我知道,不过我不能眼睁睁看着紫衣这么困在那里,再说了,对方实力越强,对于咱们来说,还是有好处,最起码外面那个高伯我们不用担心了。”古争回答道。

    这也是他的想法,总体来说,还是利大于弊,至于对方没有自己的帮忙,也只是耗费漫长的时间而已,反观自己不去帮忙,自己这边损失过大。

    很快他们再次来到的大厅之中,这一次是朝着对面第二通道走去。

    在这个通道中,行驶到半路的时候,也依然发现了一些一些血迹,让两个人提高了警惕,谁也不知道在这边会不会有残留的敌人。

    通过这道通道之后,地面也零散出现几具尸体,相对那边来说非常少了,在右侧的尽头,有一扇散发着白光的漩涡屏障,而地面上一路的鲜血也是朝着那边逃去,那几具尸体也是朝着那边方向倒去,好像在逃避什么追杀一样。

    “我先进去,你紧跟着我!”

    古争和星彩全身已经做好准备,站在那道漩涡面前,然后古争伸手朝着里面探去,下一个瞬间就被吸入进去,紧接着星彩也同样一起被吸入进去。

    “这里难道是一座洞天福地吗?”一进来,星彩快速朝着周围看去,并没有任何敌人的存在,身旁只有古争一个人。

    不过这漫天的灵气,仿佛浓雾一样扑来而来,瞬间让她以为浸泡在灵液中,身上每一个毛孔都自动的打开,纯净的灵气疯狂的朝着体内涌进来,仅仅过了一瞬间,星彩就感觉体内那些疲惫和暗伤全部都被祛除,精神状态处于最佳。

    这种感觉让她一瞬间就迷失了,甚至都想一直这样下去,要是在这里修炼,简直抵得上外界的几倍。

    不过下一刻一个护罩出现他她的面前,完全杜绝了这些灵气的灌注,让刚想享受的星彩心里微微一恼火,不解的看向古争。

    “不要过度吸收,小心撑大了。”古争看着星彩解释道,“这些灵气虽好,看似纯净的下面却隐藏极深的戾气,如果吸收太多,容易引发心中负面情绪。”

    星彩心中一惊,仔细观察空中灵气,确实如同古争所言,背后不禁露出一丝冷汗,自己刚才确实没有觉察到。

    在一看古争,身上还是进来的那个样子,根本没有吸收一丝一毫灵气。

    “少一点无妨,这里没有敌人,估计对方也不成千上万年在这里埋伏。”古争收起来身上的防护,既然入口处没有陷阱,那么也没什么可担心。

    这个地方到处充满了,灵气所化的浓雾,仿佛只积攒不释放一样,虽然无法看到太远的地方,但是两个人能觉察到,在远方有一个东西正在散发着强烈气息,好像一团漩涡一样,在吸收四周一样。

    “七灵阵法吗?”

    两个人走了小半天的时间,眼前的白雾豁然散开,一层淡淡的彩色护罩在他们身后,阻挡着那些白雾的入侵,在眼前足足有上百丈的空间内,濛濛的白光在地面升起。

    其中地面上铺着一层层彩玉,在往上是用一些高级灵玉构建的三层玉台,哪怕最上面最小的一层,也足足有一间房屋一般大小。

    无数的白雾在最上空化为一条粗长龙卷风一样,从最中间之处钻了下去。

    古争站在外围稍微一感知,脸上就露出震撼之色,因为这些灵气一道进入这个范围,每时每刻都被转化成真正纯净的灵气,真正不含有一丝杂质。

    而这些灵气被眼前这道看似简单的灵石,统统转化到其他地方,如果没有判断错的话,这些灵气是各种地方用来稳定空间的基石,如果把这里摧毁的话,恐怕黑龙仙府整个都崩溃了。

    不过看着上面刻印的阵法,古争苦笑了一笑,不用看,这个还是黑龙亲自所建,没有准时的实力还是别想了,哪怕有大罗巅峰,至少还有一丝希望耗尽时间慢慢磨开。

    “估计除了它也没有其他地方符合条件,怪不得她说有足够的灵气,来吧,我们上去吧。”古争扫视周围一圈,发现并没有任何危险,这才说道。

    至于任雪所说潜在的敌人,估计早就不见,或者死去了,这道方便了他们。

    古争掏出那根野草,正准备上前之时。

    忽然眼前所有灵玉光芒大亮,一道道光束在空中聚集起来,为首的一团白芒率先散开,露出一个白洁的长剑。

    “大胆,尔等妖族,敢闯入七灵阵法!”那长剑身上一亮,一股洪亮声音在空中响起。

章节目录

餮仙传人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小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小羽并收藏餮仙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