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争站在原地一动没有,仔细看着眼前躺在地上的心魔。

    此时对方脸上也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可惜身上不仅没有任何呼吸,甚至身形都一动不动。

    突然间古争再次随手一样,一道剑光闪过,直接插在心魔的一只腿之上,只听“咔啪”一声,那只腿竟然被古争硬生生斩断下来,可是对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古争稍微犹豫一下,然后走向对面,足足靠近了对方一步之远才停下了脚步,如果心魔暴起,这么近的距离,他根本几乎不可能挡住对方的攻击。

    不过直到古争伸手把武器重新拔出,拿回来手中,对方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仿佛真是死去一般。

    古争虽然不得其解,可是嘴角还是微微一翘,朝着靠在前面的无相下面走去。

    之前自己在随意走动的时候,已经悄声留下这道陷阱,关键时候,还真起了作用。

    不过古争刚刚转身走几步,准备让无相大师直接净化这具心魔,忽然背后传来一股风啸,同时一股致命的危险出现在古争。

    古争猛然超前一窜,同时身形再次扭转过来,手中没有收起的武器瞬间顺势朝着前面斩去。

    “铮”的一声锐响!

    一连串的火花从古争面前迸现出来,他感觉一股排山倒海的距离袭来,整个人连手中的武器都掌控不住,瞬间朝着后面飞了出去。

    不过此时古争也看到心魔的样子,胸口的伤口并没有愈合,腿部依然少了一根,但是对方却感觉丝毫没有在意一样。

    大量的灰水从对面身体表面再次出现,极速开始蔓延起来,现在已经把半个身子都覆盖住。

    而对方攻击自己的东西赫然是对方的只见,一寸长的黑色指甲,也同样凝聚着一缕缕灰水,那浓郁的特有气息,预示着一旦被抓伤,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怎么回事!”

    古争虽然飞了出去,可是还能看出心魔两眼失神,身体僵硬仿佛刚才的攻击只是本能一样。

    可是他身上的变化还在持续着,让古争摸不到头脑。

    “给我身体内滚开!”

    突然之间,一股浩大的黑气从心魔中涌现出来,同时心魔眼睛再次恢复了愤怒的眼神,冲着空中喊道。

    古争伸手把自己的武器抓回来,有些疑惑的看着那边的无相心魔。

    此时灰水和黑气更占据了半个身体,僵持起来,似乎都在争夺身体的控制权。

    突然之间,心魔仿佛遭受什么重击一般,整个人一弯腰,同时身下的利足竟然齐刷刷一断,大片的灰水从下面覆盖下来。

    “该死的污秽,你当我是什么,你的踏脚板吗?想要借此逃出去,不可能,我堂堂佛家心魔,宁愿死去,岂能让你这等见不得人的东西给侵染。”

    心魔突然再次怒吼一声,身上的黑气更加汹涌的出现在身体表面,大有反攻灰水之意。

    远处的古争握紧武器,随时做好准备,不过此时依然在外面看着,心中极速想着为什么会发生这幕。

    “难道他借助下面位置的力量,结果遭到反噬了!”古争心中猛然想起这个想法,而且更加肯定起来。

    从心魔的修为来看,此前竟然能打败无相,可是从记忆中来看,对方诞生的时候,仅仅才金仙的修为,如果没有意外,对方没有吞噬无相,修为根本不可能增加。

    一定是和下面的污秽合作,修为暴涨之下,甚至以某种其他代价赢取了无相的信任,再加上九重塔的侵蚀,让无相平日中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可是在他绝对没有想到还有搅局者出现在这里,甚至在无相都**必死无疑的情况下,也只让对方受到了重创,结果启用了最大也不想用的底牌。

    可是在这佛塔笼罩之内,一身实力哪怕再强横,一无相燃烧自己的情况下,不能发挥出完美的实力,结果一时不察,被自己重创之后,或许那交换力量的人,留下的暗手启动,想要控制心魔,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刚才心魔真是彻底失去反抗能力,古争这才意识到,可惜那么好的机会自己却因为思考,白白浪费了。

    不过此时看样子心魔也不想被对方控制成为傀儡,对方通过九重塔影响了无相,可是同样来说,无相也其实影响了对方。

    要不然对方根本不会等到现在,看样子对方也想把下面误会给封印起来,从对方引以自豪的佛家大师身份就能看出来,对方对于无相打拼出来的名声,也深深的烙印在他的深处。

    在他不知道的情况,甚至已经成为了他内心的自豪,任何人无法侮辱。

    古争这边想着,那边心魔的情况却不太好,虽然一时的爆发让他占据少许优势,可是之前受到的伤势太重了,尤其无相的举动,更是伤及了他的本源,现在已经无力挡住对方侵扰。

    “解..决..我!”

    最后仅剩不到五分之一的黑气心魔,似乎明白自己已经无力回天,突然朝着一旁古争喊道。

    古争真是惊到了,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这个请求,刚才还打生打死,一下让古争没有反应过来,愣在了原地。

    “我帮你托住对方,一定不能让对方从下面出来!”

    此时黑雾在古争犹豫当中,只剩下半张脸,在快速说完这句话之后,陡然消失不见。

    此时他的整个身体全部都被灰水给包围起来,灰败的气息充满了死气,呆呆木木跟个死人一般。

    很快所有的灰水消失在皮肤表面不见,整个人的身体仿佛在水里发泡很久的样子,一身惨白色,下身也重新恢复了鱼尾,不过森森白骨都一露出一半,看起来更像是腐烂多年的尸体一样。

    “唰”

    就在古争还在想着当中,只见一声破空之声大起,那个心魔身形朝着古争直接扑了过来,手中的指甲更是暴涨一倍,现在更是已经漆黑一片,瘆人之极。

    古争眼角微微一挑,身子骤然朝着旁边掠去。

    几乎在古争刚刚离开,对方的身形就出现在古争的位置上,带起的劲风掀起大片的尘埃。

    还没有等古争身子落在位置,对方的身形就再次冲了过来,那泛白的眼瞳中丝毫没有生气,仿佛一个死人一样。

    古争心中一动,想起心魔最后的话语,很有可能对方拉着对方在身体内部战斗,而现在这具身体只是本能在行事。

    放眼附近,好像就自己有危险。

    思量间,古争手中往外一撒,许多金丝一样的金光在空中顿时出现,仿佛一道道蜘蛛网一样,在对方的毕竟之路上洒落。

    而对方似乎根本没有察觉一样,依然朝着冲着过来,眨眼间就撞上那一道道金绳。

    “嘣嘣嘣”

    那些金绳也同样没有彻底阻挡对方的速度,不过原本极快的速度也经过这一缓,速度也是陡然大降。

    古争身子见此瞬间一个突刺,“叮当”两声清脆的响声,古争顺脚就挑开了对方的利爪,更是大胆的欺近对方身边,一下捅入对方的心口之处。

    原本破开大洞的胸口,早就愈合完毕,泛着惨色的肉色,看起来不堪一击。

    然而,这具看起来有些破烂的肉身,其坚硬程度远超古争的预料。

    古争已经加大了手中的气力,锋利的剑气荡起阵阵罡风,激荡在它的身体昂,把心魔身上的一副都给撕成无数碎片,但是只在上面留下一道道白色痕迹。

    甚至有一道翻卷,没有完全愈合的伤口,这才斩出一丝丝血迹。

    就是剑尖之处,也只进入一丝丝,大概有米粒之深。

    古争根本破不开对方防御。

    古争这边刚一出手就觉察不对,自己志在一击竟然打不动对方的防御,瞬间位置有些尴尬了,仿佛自己投怀送抱,让对方攻击自己一样。

    而此时,被古争荡开的利爪已经再次返回,一左一右,交叉堵住古争逃窜的道路,而且上面深黑色的指甲,竟然再次暴涨一倍,更是黑的发紫,一股腥风先前一步冲来,让古争脑子都微微一眩。

    古争看到根本无法及时出去,怎么也会被对方挠上一爪子,心中顿时了其他想法,手掌微微一松,同时一股巧力击在剑柄之上。

    那剑身立马滴溜溜的旋转起来,就如同一个金色的钢钻,继续被古争强压朝着下面钻下去。

    同时古争另一手中闪起一道紫色闪电,重重的拍在剑柄后面,顿时金色的外表上染上一层紫色外衣,伴随着“滋滋”声,整个剑身化身为一道粗大的紫雷,重重击在心魔的心口上,

    “砰”

    一声巨响过后,心魔的身形被巨大的力道瞬间击飞,其心口之处,一片焦黑,一股股灰水从里面缓缓冒出,让空中的腥味更加严重。

    古争见状,心中还是松了一口气,只要能伤害到对方,那就可以。

    看来这阴邪还是惧怕这些东西。

    古争一个闪身,趁着对方摔倒没有起身之际,手中的长剑上再次迸发出强烈的紫色雷光,朝着对方的脖子上斩击下去。

    就在此时,原本无神的眼神中,突然了一丝灵动,并没有想要之前那样傻乎乎的起身,整个身子突然一个加速,侧身从旁边躲闪过去。

    古争心中一紧,难道那个心魔已经彻底被对方给吞噬,连忙身形一闪,朝着后面退开一些距离。

    看着心魔眼中出现的点点灰色光芒,看着依然还有些呆滞,但是比之前的情况已经好了太多,知道恐怕里面的心魔已经处于下风,对方甚至有精力控制这幅身体。

    在古争略微观察的时候,心魔竟然再次发起了攻击,整个人速度陡然上升一截,手中的指甲仿佛几柄匕首一般,朝着古争面目上刺去。

    古争一直防备着对方,在对方动弹的瞬间,立马朝着侧面闪过,同时手中武器反而对着背心处横扫过去。

    上面早就蓄势待发的紫色雷电顿时喷射而出,在空中形成数十道剑光,同时两者之间还有一条紫色电光相连,仿佛一道雷网一样,正好把调整方向冲过来的心魔,仿佛自投罗网一样,给网住其中。

    下一刻,周围的飞剑瞬间合围过来,大片的紫色雷光再次闪耀出来,方圆数十丈之内瞬间成为一片紫色的海洋。

    “嗷嗷”

    那心魔受到如此大的攻击,也禁不住痛鸣惨叫起来,焦臭的灰气不断升起。

    古争站在远处看着这边,手中的已经再次凝聚出一柄真正的紫色雷剑,打落水狗一样,势必让对方在没有完全掌控之前消灭对方。

    可是手中的紫雷才刚刚抬起,就在他身体之上,突然涌现出无数灰水,四面八方朝着这边涌动而来,眨眼间就把他身上的雷电,还有外围的余波给覆灭下去。

    古争看到原本受创颇重的心魔,身上那些焦黑伤势,竟然在灰水的补充下,开始急速恢复起来。

    “这灰水似乎就这么点了!”古争看着地面已经不在流出的灰水,哪怕全部都被吸入上去,心魔身上的伤势也不会彻底恢复好,看来应该储备不够,不足以恢复本身。

    不过这并不影响古争攻击,在下一刻,古争的身体往前一踏,出现在心魔的上方,手中的雷剑直接再次朝着对方脑袋上面劈去。

    “轰”的一声巨响!

    地面上爆发一股巨大的尘土,伴随着紫色雷光之下,一个身影从其中左闪右突之下,竟然从爆炸的中心冲了出来。

    未等尘埃落定,只是其中的爆发力稍微一弱,从里面及时出来的心魔再次一个转身趁势冲了过去,对着古争的面目冲去。

    这些烟尘丝毫没有阻碍古争的视线,看到对方的眼瞳之后,发现又比之前神采丰富了一些,显然是有更多的精力放在这边。

    看来那边心魔已经开始死亡的倒计时,古争要准备在此之前彻底消灭对方。

    听那心魔的意思,似乎对方有其他能力可以从这里逃脱出去,所以在之前一定要把对方给留在这里。

    古争瞬间在脑中闪过这些思量,随即抬手准备挡住对方这一击。

    可是那心魔竟然不顾紫色雷电上面的威能,双手直接抓住雷剑,一脸丑陋的脸庞瞬间往前一弹,张嘴就是一团灰雾从嘴中喷吐出来。

    古争在对方抓住自己的时候,就感觉不妙,一层光芒瞬间挡在自己面前,同时封闭了五官,屏住呼吸。

    可是那团挥舞竟然完全忽视了防护,从光芒上穿透过去,瞬间打在古争的脸庞上,团团把古争的脑袋给围住,更是朝着里面钻去。

    古争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可是还是感觉到让自己忍不住反胃的气味冲入鼻腔当中,整个人下意识张开嘴干呕,脸庞之上更是有些酸麻起来,仿佛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头颅,甚至脑子都微微眩晕起来。

    古争强忍着不适,手中猛然一使劲,顿时大片的紫光在手中绽放出来,强大的威能瞬间击飞还想进一步攻击的心魔。

    紧接着古争依照着记忆朝着后面退去,同时睁开眼睛,看着一片模糊的世界,甚至都有些扭曲变形起来。

    一股清凉之意瞬间冲入脑中,让古争脑中眩晕好了一些,清除那些依附在脑中残留邪恶气息。

    而心魔根本不会放过如此一个好的机会,在被打飞之后,直接再次冲了过来,这一次面对古争骚扰性的攻击,全部都灵活的闪避过去,让古争不再骚扰对方,全力闪避起来。

    幸好对方此时身形还有一些迟滞,尤其在转向的时候,古争也不跟对方交手,靠着这点快速和对方的周旋起来,脑袋上聚集着大量的金光,体内的法力更是不断的聚集起来,全力逼迫那些邪气。

    两道身影在这个不大的范围内,极速转起圈来,前面心魔根本摸不到古争的衣角,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一点,那心魔的身形明显又更加灵活起来。

    不过就在这时,突然心魔在前进过程中,身形猛然一晃,竟然再次分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分身,从另外一个角度朝着古争冲去。

    这下古争一下变得狼狈了许多,躲闪空间大大减少了许多,只过了十几息的时间,古争就发现自己已经被逼入一个死角当中,想要出去,必须面对他们两个人攻击。

    古争感受着前面,准备强行拼着手上强行冲击一波。

    突然之间,天空中突然缠来一声清脆的娇斥,同时万丈刺目的佛光从天上陡然下落,瞬间把下面的两只心魔给笼罩起来。

    那两个心魔在距离古争前面不到一丈的距离,就被定格在空中无法动弹。

    而此时古争猛然一声大喝,脑袋中金光一亮,一团灰雾从脑袋上冒出,瞬间就被金光给绞杀完毕。

    终于把那该死的邪气给逼迫出来,古争眼中金光大盛,陡然看向左边的心魔,那才是他的真身。

    古争手中紫色雷剑锋芒一转,体内的仙力疯狂的朝着里面汹涌的灌输进去,上面的紫色雷光再次暴涨起来,随即猛然朝着面前的心魔一抛。

    “轰隆”一声巨响!

    一道水桶粗的紫色雷珠凭空出现,骤然把面前的心魔给吞没下去,旁边的分身,只是一个照片就被余波给轰散。

    巨大的紫光雷柱足足持续了十几息的时间,这才缓缓消散开来,

    此时,里面已经没有了心魔的痕迹。

    在雷柱和佛光的双重打击下,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

章节目录

餮仙传人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小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小羽并收藏餮仙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