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七盯着那小路的尽头,顺着清风嗅到了一股她喜欢的味道。

    这条路她走过。

    杜七问道:“你这是要去九苑找姑娘?”

    “是。”白景天点点头,然后一愣,马上摇头说道:“不是去找姑娘……嗯……这么说也对……不是先生你想的那种找姑娘。”

    杜七眨眨眼,说道:“不是我想的……啊,你就是十娘口中说的五陵子?今天是你的生辰,做这种事情不太好。”

    看到杜七认真的样子,白景天脸色瞬间就青了,他说道:“先生你想哪里去了,我今日不做这种事情的。”

    “以往呢?”

    白景天看着杜七那闪烁的眼眸,大声说道:“以往也不做!”

    清风过,杜七轻轻摇头。

    白景天怔怔的看着前方的姑娘。

    先生……笑了?

    先生很少笑。

    先生笑起来真好看。

    杜七笑的很浅,像是一汪春水。

    ……

    杜七笑着,刚刚白景天的模样让她想到了他的娘亲……二人是一样的不识逗。

    杜七掩去笑容,说道:“好了,说说吧,要去一苑的话为什么要在这里下车?还有一些距离吧。”

    “先生说过要多走些路。”白景天脸不红心不跳。

    杜七盯着他的眼睛,片刻后说道:“我有没有告诉你,不要在我的面前说谎?”

    白景天哈哈一笑,耷拉着脑袋说道:“这里安静,想和先生一起走一走。”

    杜七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有事情要讲?”

    “嗯。”

    “那走吧。”

    杜七率先走上了青石板小路,白景天跟上去。

    暖阳落下,树影撕裂,有一大一小两个影子略过。

    “我要去见的人是我的阿姊……嗯,我还是习惯叫姐。”白景天开口说道。

    杜七点点头。

    果然是这样。

    她问道:“你的姐姐是那位淮竹姑娘?”

    听到杜七的话,白景天愣在了原地,停下脚步震惊的看着杜七,这件事情只有少部分人以及侍卫知道,先生是怎么知道的?

    二人相处了那么久,他也问清楚了杜七是从石闲那边找的路子进的医馆,并不是与姐姐是朋友。

    所以才奇怪。

    “先生,你怎么知道的。”

    “猜到的。”杜七理所当然的说道,现在想来,那晚见到的姑娘根本就不是海棠,而是那位淮竹姑娘。

    “……”白景天轻轻一叹。

    先生就是先生。

    他为什么会觉得先生不大聪明呢……也是很怪,现在想来,先生只是对一些事情不在意罢了。

    “我与她不住在一处。”白景天说道:“很小的时候,她便随着白龙……就是我父亲一起生活,而我则与娘亲一起。”

    “为什么?”杜七问。

    “因为这双眼睛。”白景天瞪着眼,说道:“她是人,我是半妖,那些时日父亲上仙门,我只能与娘亲一起生活,而娘亲也不愿与他一道行动。”

    杜七说道:“她可以隐去你这双眼睛?”

    “在淮沁,没有太多有修为的人。”白景天说道。

    所以看不出她们娘俩的修为。

    杜七微微沉默了一会,十分认真的说道:“你娘……不喜欢你父亲?”

    这对于杜七来说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白景天回答道:“实话说,他们的感情还不错,之所以分开有各种各样的原因……”

    白景天抬起头,说道:“可这不是他丢下娘亲的理由,既然挂念,为什么要离开前往仙门?想来是为了避嫌。”

    如果白龙那些时日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那么有一个妖族妻子这件事情就会很麻烦。

    杜七不予回应。

    这在她看来是很正常的事情。

    “你说这些做什么?”杜七问。

    “啊,走远了。”白景天一愣,接着挠了挠头,说道:“我是想和先生说,我那姐姐比我大了一些,我们不住在一起先生你应该没见过,她这人很麻烦,对人冷淡,要是冒犯了先生,你别往心里去。”

    与父亲关系不好。

    这是姐妹俩的共识,所以他们姐弟的关系还是很好的。

    至少很统一的,妖族的寿命应该很长,可是娘亲却走的那么早,总是当丈夫的没有照顾好。

    杜七说道:“就这个?”

    “就这个。”

    “和你说话真累。”杜七认真的说道。

    “……”白景天沉默了一会,说道:“我改。”

    “走吧。”杜七说道。

    她还等着吃大餐呢。

    至于那小花的人类女儿……

    她也有几分兴趣。

    ……

    ……

    老地方。

    庭院。

    竹林。

    白景天推开门,带着杜七直接走进去,连敲门都没有,并且白景天显得比石闲还要熟练,这个时间时日,不用想都知道她在哪里。

    看着眼前的这一片葱郁竹林,白景天仿若回到了小时候。

    轻轻摇头。

    每一次来这里都会勾动他太多的回忆。

    白景天带着杜七走入了竹林。

    竹香气沁人心脾,让人想到了雨后的清新,十分的舒适,舒适的让杜七都有些困了……不过好在是早上,十娘也不在身边,睡不着。

    走了一小会。

    杜七便看到了两张竹椅,一抹青绿半躺在上面。

    杜七驻足。

    那是一张侧脸。

    果然。

    竹椅之上的少女与那梦里的姑娘长的有九分相似……同样的环境,同样的人,杜七怔怔的看了一会眼前的场景,很快就收起了那一丝涟漪。

    物是人非,她也早就习惯了。

    白景天示意杜七稍候,便走过去,对那躺着的姑娘没好气的道:“姐你怎么又这么懒,时间不早了。”

    淮竹姑娘轻轻睁开眼,说道:“你来的又早了?真是不明白……我们差了那么多年,怎么同一天生辰……”

    杜七倒是知道。

    那丫头以往的时候可是懒散的不行,对她来说孩子生辰都在一天庆贺起来就会很方便,该是这个原因。

    “你以为我想和你一天?”白景天哼了一声。

    淮竹姑娘重新眯起眼睛,说道:“我晌午就不过去了,你自己去吧。”

    “为什么?”白景天一愣,他过来就是接自家姐姐一起,要知道父亲可是叫不动她……当然,白景天也不是听父亲的话,只是不想一个人赴宴,所以找一个作伴。

    对于白景天来说,这一日是母亲生下他的时间,他不排斥有一场宴会提醒自己。

    淮竹姑娘轻轻翻了个身,眼睛张开了一些,说道:“那朱儒释也来了,我见着心烦,交给你了,我等会还约了四闲去做头发。”

章节目录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绫将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绫将军并收藏我真的不是龙傲娇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