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砸盘一旦开始,便如山崩海啸无可阻挡,这里面考验的是人心,然而人心最经不住考验。

    每一天,交易中心都会挂出两千支人参,仿佛一个慢条斯理的垂钓者,悠闲懒散的等着鱼儿上钩。

    四姓六望头皮发麻,不断调动资金托市,然而仅仅五天时间过去,整个范阳已经弥漫了恐慌。

    市场虽然勉强托住,但是世家的商贾们开始怀疑。

    “热炒人参,会不会把我们害死……”

    终于有人准备壮士断腕,同样加入抛售人参的行列,但也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人参的价格一飞冲天。

    这次明显有巨大资金入场,不管多少抛售照单全收,那些想要壮士断腕的世家商贾再次迟疑,纷纷准备捏着货物观望一阵。

    唯有李云冷眼旁观,他知道高句丽国主的资金到了……

    既然大鱼已经入网,他这个等鱼的人开始收绳。

    当天上午,交易中心直接挂出五万支人参,不是两百年份的老参,而是五十年份的小参。

    虽然年份不足,但是数量吓人,整整五万支人参,仍旧按照顶格标价的办法,仿佛一定要把市场打残,这次标的价格竟然只有30贯……

    30贯一支人参?

    这是铁了心也要把市场给砸翻。

    如今四姓六望的人参成本已经高达180贯,而李云放出的人参却只卖30贯,虽然年份不足,但是照样砸盘。

    硬着头皮也得吞下。

    光是吞下还不行,还得通过自卖自买的方式拉升起来,结果只这五万支普通人参,四姓六望直接付出了1500万贯的代价。

    因为涉及钱财太多,即使高句丽国主也没这多铜钱,最后不得不使用白银和黄金结算,大批的辽东白银黄金被吸来大唐。

    人参的成本价已经飙升到220贯每支。

    然而就当四姓六望准备长出一口气的时候,交易中心再次惊爆了一地眼球……

    又挂出了五万支人参。

    依旧是30贯一支!

    到了这个地步,无论四姓六望还是高句丽国主,双方都没有任何退步的余地,如果放任这一批人参挂在那里,整个市场立马就会崩盘。

    “买,继续买……”

    这是高句丽国主的飞禽传书,小小纸条上统共也只有四个字,虽然只有四个字,但却凸显了一位国主的强悍底蕴。

    五万支也好,十万支也罢,他照单全收,不信市场炒不起来。

    只要能把人参维持在高价,他们辽东才是最大受益者,今后可以连绵不绝出售人参,那将是一笔无法形容的巨大收益……

    可惜,李云等的就是大鱼上钩。

    ……

    第二批的五万支人参,再次被四姓六望和高丽国主买下来,这次依旧还是老办法,买下来之后立即挂出拍卖,然后通过自买自卖不断推高,最后把人参的价格炒到了400贯。

    这时他们的成本已经飙升到250贯,前前后后付出了总计8000万贯的钱财,由于多次自买自卖,李云每次都要五十抽一,如此反复五十抽一,抽成已经变成了二十抽一。

    仅仅是抽成费用,李云赚了400多万。

    这时候他手里已经没有人参,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没有继续砸盘,四姓六望渐渐长出一口气,感觉收割暴利的时机终于到了。

    哪知也就在这个时候,范阳城中忽然来了一群东北人,领头一人正是黑水靺鞨的少族长铁脖尔,他们拉来了一整车的东北老参。

    当天下午,一个消息陡然在全城引爆。

    营州以北有浩瀚土地,幅员辽阔,几有万里,到处是深山老林,生长着数之不尽的人参。

    数之不尽……

    这四个词让陷入狂热的范阳城巨震。

    其实黑水靺鞨这次只拉来一车人参,满打满算也只有几千支,但就是这几千支人参的出场,直接成为了压垮市场的最后一击。

    因为这几千支人参没有低于五百年份的!

    整个范阳市场,人参顿时崩盘,无数世家商贾争相抛售人参,导致参价一泻千里,宛如江河咆哮,又似怒浪惊天。

    价格越降,抛售之人越多,抛售之人越多,价格越发爆降,这是一个谁也无法阻止的恶心循环,便是神仙来了也回天乏术。

    仅仅两天时间不到,人参价格竟然跌落到贯钱一根的地步。

    在没有炒作之前,人参的价格是18贯,这次暴力砸盘之后,竟然跌到了不足九分之一。

    无数投机者倾家荡产,上百个世家一夜完蛋。

    人心!

    这就是人心!

    整个范阳街头,无数世家商贾面如死灰,他们宛如行尸走肉一般,在街上漫无目的走着……

    他们的钱,变成了李云的钱。

    然而他们不知道是李云出手,他们嫉恨的是四姓六望,世家庞大的联盟体系,出现了永远无法修补的裂痕。

    也就在这个时候,李世民忽然宣布回归长安。

    皇帝来范阳已经六个月了,来时漫天大雪,如今春暖花开,虽然随行带着整个朝堂,但是帝王毕竟不能久离长安,再加上无数中型世家破产,此后一段日子必然有所动荡,李世民必须回归帝都,时刻关注着天下的风向。

    皇帝走了,带走了几千万贯的黄金白银。

    这几乎是人参狙击战的八成收益,李云全部交给了皇帝带走。李云不是圣人,他也舍不得这些钱,但是他知道这些钱不能硬贪,否则整个天下立马水深火热分崩离析。

    几千万贯的财富,这是整个大唐国库收入的十年总和,如果全都塞进自己的腰包,天下财富再也无法流转。

    钱财一旦无法流转,就会形成恶性循环,到了那个时候别说李云,就是神仙下凡也救不了苍生。

    一旦百姓们活不下去,立马就是改朝换代之局,哪怕李云有天生神力,照样无法力挽狂澜。

    这几千万贯取之于世家大族,必须用之于黎民百姓,钱财必须不断流转,大唐才能越来越富……

    李世民虽然没太听懂这里面的道理,但是李世民临走之间坚定的向李云做出了保证。

    “朕,不贪这几千万贯之一厘,若有一个铜板进入皇家私库,朕向天下百姓负荆请罪,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臭小子你放心,朕知道这个理……”

    李世民走了,带走了几千万贯。

    但是李云不亏,因为他手里还剩下2000万贯……

    搁在一年之前,他还是个穷困潦倒的流民,然而仅仅一年之后,他已经拥有2000万贯财富。

    他是后世穿越之人,深知利益不能独吞,他把大头上缴给皇帝,即是为了天下百姓,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自古无情帝王家,李云不想去做沈万三。

    李世民疼爱他不假,但是李世民毕竟不是他亲爹。

    他已经拥有了2000万贯,他已经富可敌国了,接下来得稍微怂上一点,躲在范阳做个不太引人注意的富家翁。

    顺便,河北道的民生也该搞搞了,这是他的封地,他得让百姓过上好日子。

    钱再多,比不过粮食。

    这个时代粮食才是主题,得种田发展让老百姓吃饱才行。

    ……

    从范阳到长安,沿途一路两千里。

    皇帝往长安而行,有人从长安跋涉范阳。

    如今已是初春,道路两旁野花烂漫,刚刚下完一场春雨,脚下的道路有些泥泞,然而却有一群小孩在艰难跋涉,他们跟在一个少女身后不断前行。

    “阿瑶姐姐,我饿了!”

    一个小孩走的太累,再加上此时已经日今中午,泥泞赶路最耗费力气,这个小孩的肚子咕咕直叫。

    领头的少女正是阿瑶,闻言连忙跑到小孩身边。

    她从背上接下一个包裹,在里面拿出一个胡麻饼,想了一想却没有直接递给小孩,而是柔声叮嘱道:“不准大口的吃,免得又噎着,我去找点水来,有水才能大口吃。”

    “嗯嗯,我听阿瑶姐姐的,阿瑶姐姐最好。”

    小孩乖巧点头,目光一转不转盯着胡麻饼,忽然‘吸溜’一声,使劲吸了口鼻涕。

    阿瑶噗嗤一笑,故作生气道:“说你多少次了,不准把鼻涕吸回去,以后再敢这样,阿瑶姐姐打你屁股。”

    那小孩扭捏两下,低头道:“我忍不住。”

    阿瑶揉了揉他的小脑袋,顺手把胡麻饼递到他手里,这才温声道:“先小口小口的吃,姐姐去看看找点水。”

    小孩再次点头,表示自己很听话,然而很快又吸溜一下,惹得另外几个孩子嘻嘻怪笑。

    这小孩更加忸怩,使劲把头低了下去,但他很快又忍耐不住,扬起小脑袋看着阿瑶,目带期盼问道:“阿瑶姐姐,你说李云哥哥会不会忘了我们?”

    这话每个孩子都问过,而且每天都要问上好几遍。

    阿瑶知道孩子们想听什么答案,因此毫不迟疑的展颜而笑,郑重道:“不会忘,肯定不会忘,你们都是他的徒弟,做师傅的怎能忘了徒弟。”

    小孩顿时欢喜起来,邀功道:“我很乖,也很听话,我那时候天天住在河边,帮助李云哥哥照看大龟龟……”

    旁边几个小孩叽叽喳喳开口,连连道:“我们也是,我们也是,我们也住在河边,帮助李云哥哥照看大龟龟!”

    阿瑶柔柔一笑,伸手抚摸几个小家伙的脑门,温声道:“要叫师傅,不能喊哥哥,你们几个都是孤儿,所以姐姐才会带着你们去范阳,你们是他的徒弟,以后不能喊他哥哥,知道什么是徒弟吗?徒弟就是师傅的孩子。他是你们的师傅,他会挣钱给你们吃饭的……”

    这番话听起来有些拗口,毕竟阿瑶也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她没有读过书,也没有多少见识,但她努力安抚这几个小孩,生怕任何一个

    这时一个小姑娘站了出来,赫然正是李云收养的小宝儿,宝儿姐比这群孩子懂事,她伸手轻轻扯了扯阿瑶的衣襟,低声道:“阿瑶姐姐,那个怪老头又出现了,他还是拎着一坛子水,肯定早就等着我们吃饭呢,他又想用水来换我们的胡麻饼……”

    阿瑶回头看了一眼,隐约看见一个老人的身影朝着这边走,雨后道路泥泞,那个老人走路有些艰难,阿瑶心地善良,低声一叹道:“他也挺可怜呢,穿的那么破旧,咱们带着钱带着干粮,他却连个吃的东西都没有,但他不愿意向咱们乞讨,每次都用清水来换吃喝,咱们得善良一些,不要吝啬几个胡麻饼。”

    宝儿眼睛眨了一眨,小声道:“咱们的钱是李云哥哥留下的盘缠,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花了,从长安到范阳很远呢,咱们总共只带了二十贯的盘缠。”

    阿瑶仍旧柔柔一笑,温声道:“二十贯钱很多啦,足够咱们好吃好喝到达范阳,以前我和李云大哥逃荒,身上连半个铜板都没有……”

    宝儿又眨了眨眼睛,忽然道:“李云哥哥写信让你去找官差护送,可是姐姐你偏偏不肯麻烦人,如果有官差护送,咱们连盘缠都能省了。”

    阿雅幽幽一叹,柔声道:“他刚刚封王,我不想他被人指责,世家那些人坏的很,会造谣说他乱用私权。”

    旁边一个小孩很是不服,大声道:“师傅是大唐王爷,那些世家坏死了,王爷有资格调动官差,他们就该护送我们。”

    阿瑶柔柔一笑,伸手摸摸小孩的脑门,道:“这话咱们自己说说就好,到了范阳千万不要乱说,你们师傅刚刚封王,他现在需要一个好名声。咱们不要官差护送,咱们自己走到范阳,这样就没人造谣说事,污蔑你们师傅乱用私权。”

    她实在太善良了,而且又没什么见识,她只是凭着自己的想法,认为不能给李云添麻烦,从长安到范阳接近两千里路,这个坚韧的少女宁肯自己带着孩子赶路也不去求人。

    这时宝儿似乎有些急躁,终于忍不住跺了跺脚,幽怨道:“阿瑶姐姐,你怎么听不懂我的暗示,我说的是那个怪老头啊,你不觉得他太奇怪了吗?”

    “是吗?”

    阿瑶怔了一怔,忍不住回头看去。

    ……

    ……4200字二合一章节,以后只要剧情不方便拆分,就会发这种二合一章节。

    93464/

章节目录

大唐第一狠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山下出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下出水并收藏大唐第一狠人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