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进厂房再到出来,总共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黑色商务车前方没有动过的车轮痕迹。要用这十分钟的时间不仅把小薇藏匿起来,还要再制服尘子,在我们的车上安好爆炸物,那么他到底能把人藏哪去呢?

    另一方的阿凉在黑色商务车中一无所获,面对这空旷的废弃钢厂,除了在厂房之内,实在是没有别的地方可以不留痕迹地隐藏两个大活人。

    “。。。”

    阿凉的眉梢已经见汗,甚至梅杰那边的打斗都无暇去顾及分毫,如果面对的是木寺常人,他可能不会把尘子怎样;但这回可是截然不同的敌人中情局,他们的行事风格谁又能完全地揣测清楚。

    虽然自己对梅杰充满信心,但现在显然不是可以将希望完全托付给外力的局面。如果后续的支援来得不及时。。。如果自己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如果帅哥一旦失手。。。那结局,恐怕不是用不可设想就可以形容的。

    “如果是你的话。。。尘子。。。你会怎么做。。。”

    “如果是你看到这些,能推理出什么。。。”

    阿凉的大脑此刻也飞速运转了起来,真的就如同张子尘附体了一样,那本来紧绷到极致的思维渐渐松弛活络了起来。

    “脚印?!”

    对,这空地之上全部都是泥土路,如果尘子从车上下来过,那就一定会留下脚印。对方时间紧张,就算处理过周围的脚印,也绝对不会细致到哪里,肯定会有什么纰漏留下。

    想到这阿凉侧身一望,放眼望去只见黑色商务车周围大概十米范围内的脚印几乎全部都被处理过,能看到的就只有自己刚才飞奔而来的印记。

    “嗯?!”

    就是这眼眺望,突兀的,黑色商务车右后轮上的那个鲜明的带着泥土的脚印映入了阿凉那双朗星一样的眼睛。

    脚印。。。轮胎。。。有什么不一样吗。。。

    “难道说!”

    ~~~~~~~~~~~~~~~~~~~~~~~~

    说实话莱克真的是少见这样的对手,尤其是最近几年,几乎连旗鼓相当的对手都难以遇到,当然对于梅杰来说也是一样。

    身为中南虎的一组组长,生命中所度过的每一天,几乎都是经过无数血汗洗刷而来的,躯体的磨砺、意志的磨砺、生死的磨砺早已如同家常便饭一样。以至于有的时候,梅杰在训练中都变得麻木了起来,甚至就连受伤也被神经末梢无情地阻断了。

    可情况就此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即便此时梅杰的嘴角正淌着血,上身的衣服几乎被撕地七零八落,但其甚至有些孤傲的内心正在狂笑,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肉都在不自觉地颤抖着、兴奋着!

    “再来!”

    仿佛不知疲倦不知疼痛的神魔,梅杰再次无所畏惧地冲着莱克冲了上去。递招、侧身、格挡,拳脚并用到真切地让人眼花缭乱起来,当然和功夫电影里的截然不同,这才是真真正正的暴力美学,充斥着血腥的艺术!

    “疯子!”

    中国功夫在海外的名气很大,但也只是徒有其表的名气而已,但凡认知清醒客观的人都能明白中国功夫处在什么样一个尴尬的境地。对于cia特工来

    说更是这样,花拳绣腿根本不值一提,只有具备切实实战作用的格斗术才是正儿八经的王道。

    抱着如此心态的莱克一开始还真没有把梅杰放在眼里,但现在实际的情况是自己根本从对方身上讨不到半点的好处。。。虽然自己的近身格斗身手放眼cia都算顶尖的存在,但此时此刻,还真就拿不下这只花拳绣腿的中南虎。

    ~~~~~~~~~~~~~~~~~~~~~~~~

    哗啦。。。

    事有蹊跷容不得多余的考虑,阿凉侧身将黑色商务车们拽开,单脚灵动地一垫,就将身形完全没入了车厢。

    车内灯光昏暗,但依稀还可以看清,除了座位以外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别说是人了。

    “后排。。。”

    阿凉自然也注意到了胎压的问题,右后车轮上那个脚印应该是尘子留下的,而这车的后排也绝对有问题。。。

    本来四周就落针可闻,再加上阿凉听觉敏锐,就在其一边想着,一边往车后排摸的时候,一阵的动静突然传来。

    “尘。。。尘子?!”

    这车地板之下传来的声音让阿凉不由得大喜,如果说尘子在这的话,那小薇也十有**在这里了。

    “唔。。。”

    似乎是回应阿凉,地板之下的声音似乎更加清晰了一些。

    “别急尘子,马上!”

    只见阿凉往地上一蹲,双手顺着车地板两边的缝隙就遛了过去。这种活也就得阿凉来,如果此时两人身份掉个,张子尘还真不一定能迅速弄清这地板上的小机关。

    “好!”

    只是三秒不到的时间,阿凉就发现了两端隐藏在地垫之下的暗扣,接着双手一较力,整块压板就被提了起来。。。气流搅动,带着有些难闻的味道,这块压板面积不小,明显这商务车的地板是经过改装的。

    “我。。。我操!”

    阿凉将压板甩在一旁,然后迅速低身,但接着映入眼帘的一幕,却令他傻了眼。。。

    ~~~~~~~~~~~~~~~~~~~~~~~~

    不知道哪位大师说过,所谓的功夫,是要人命的。其实这话也未必很准确,在真正实战里,功夫的每一招都是冲着毙命去的。

    月光之下,纠缠的两人依旧看不出丝毫的疲惫,即便出手和招架的一招一式都是致命的,但看得出双方都在竭力压榨着自己身体的潜能。

    打到这会儿,梅杰几乎忘记了一切,忘了就遗落在一旁的手枪,忘了周身新增的伤口,忘了自己的每一寸肌肉和身躯;此刻驱使他的,只有心中那钢铁般的军人尊严,以及正熊熊燃烧的中**魂。

    浴血的拳头再出,冲着莱克的脖颈还是迅猛异常,而周身被汗水浸透的莱克,此时招架起来,已经稍显费劲了。

    只见梅杰拳头一挥,由拳变爪,胳膊上的肌肉一使劲,拇指和食指圈成的爪对着莱克的脖子摁了过去。

    想不到都到了这个时候对方还能在技巧上变招,莱克心中一惊,这要是自己的脖子被打中,那真就基本交代在这了。。。但梅杰根本就没有给对方任何考虑的时间,这一下太快也太狠,几乎没有任何格挡的空

    间和可能。

    “妈的!(英)”

    这一下算是彻底激怒了莱克,因为在他看来对方这种一而再再而三,无故的拼命相博是不可理喻、根本不能理解的。因为美国向来都是提倡“民主”与“自由”的国家,基本所有美国人都将人权看得很重,所以很少见美国人、美国士兵为国英勇牺牲的例子,一旦遇到不可抗拒的危险,投降是第一的选择。

    那既然你不要命,就不要怪别人不要命地拉上你!这是人性出于绝望之前的最基本反应。

    莱克索性也不躲不闪了,顺着对方蓄满力量的胳膊,拳头冲着梅杰的腋窝也捣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胜负似乎在这一瞬间就能分辨出来,几乎就在莱克等着玉石俱焚的时候,梅杰手上的招式再变,冲着脖颈而去的爪顺势一落,钳在了对方的胳膊之上,只见他手指一滑,那锁着的钢钳顺着对方的胳膊滑到了小臂之上。

    然后一窝,一压。。。如同迅雷一样暴起的膝盖死死顶在了莱克的手肘之上。

    “咯崩!”

    一声闷响。。。那狰狞又扭曲的表情瞬间爬上了莱克那帅气的脸。

    梅杰就势一拽,侧身抬腿一蹬。。。

    砰!

    莱克的身子就如同断了线的破风筝,转着圈地倒了出去。

    几乎就在莱克落地的同时,梅杰上追的身形就到了,只见他一提对方的脖领,几乎要将画满血迹的衣服撕得粉碎。

    “cia。。。也不过如此!”

    砰!砰!砰!

    又闷又沉的三拳狠狠落在莱克的脸上,口鼻之中的鲜血顿时如同泉涌。。。

    这人一旦泄气,所有负面的一切都会毫无保留地爆发出来,如果说刚才莱克还能凭一口气硬撑着,那现在无异于都破碎了。。。

    “等!等一下!!!。。。”

    梅杰再次抬起的拳头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喝停,顿时将其封闭起来的世界打破,那口提着的气散去,全身上下剧烈的疼痛几乎令人昏厥。。。

    “嗯?!”

    颤抖着转过头来,梅杰看着侧面相互搀扶的三人,也不由得一怔。

    这是?。。。

    看意思阿凉找两人的过程还不算费劲,可是李薇安这苍白如纸的脸色。。。

    剧烈的疼痛还没有淹没梅杰的大脑,只见他手往下一撒,抄起遗落在一旁的手枪,指着躺在地上的莱克用眼神询问了起来。

    “。。。”

    张子尘踉跄了两步,但还是将小薇抱得死死的,毕竟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折腾,自己都濒临崩溃,更不要说小薇了。

    “呵呵。。。没想到最后还是得玩这种东西。。。你说你为了这么点事。。。至于吗。。。”

    甚至连看都不用看,躺在地上满脸蹿血的莱克就放肆地笑了起来。

    “刚才我临时发挥了一下,做了一个串联的小炸弹。。。用的呢,就是几个炸药薄片,当计时开始以后,这两人身上的计时器会同时开始读秒。。。传感器呢。。。我连接在了他们的脉搏上,只有。。。也只能当一个人脉搏停止跳动的时候,这个炸弹才能解除,也就是说,这两个人需要死一个”

章节目录

尘案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年非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年非年并收藏尘案集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