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到七魅的不对劲,江北寒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了那画像,伸手摸了一下七魅的脸颊,说道:“无妨,莫要担心,不过是一张画像罢了。”

    七魅笑了下,说道:“不过是几个小兵卒而已,我还不放在眼里,只想到如今长安城内的局面,就难免……”

    说到这个,江北寒笑着问道:“倒是忘记问你,我们如此匆忙的从长安城出来,都没有计划好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呢。”

    闻言,七魅认真地想了一下,说道:“江中。”

    “江中?”江北寒疑惑的看着她,显然是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去江中做什么。

    “是,我们去江中,在那里,说不定能找到我们想要的另一个东西。”

    听到七魅这么说,江北寒倒是一下子就想明白了,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那江中有我们想要的另一份藏宝图?”

    淡然一笑,七魅摇了摇头,解释道:“我现在还不知道,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你想想,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最后一份藏宝图在哪里,可是偌大的江湖,只有一个江中是无人知晓的地方,你说,这会不会就是为了保护那份藏宝图?”

    江北寒想了想,觉得七魅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可你为什么就认定是江中呢?若是说起来,我倒是觉得万事阁也有可能藏着这份藏宝图,虽然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地方,可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进得去的。”

    “你的想法跟我不谋而合,我也是这么想的。”叶岭应道:“不过当时我去过万事阁,我跟老阁主交谈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关于藏宝图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不会在那。”

    “为什么你会觉得老阁主会跟你提起?还是主动提起?”江北寒疑惑。

    “你想来不知,这万事阁的老阁主跟我祖父可是生死之交,当年我祖父就曾将我托付给老阁主照料一段时间过,他们俩一起闭关过一段时间,所以,如果我祖父真的有什么需要托付于人的话,想来也就只有老阁主了。”

    被七魅这么一说,江北寒也觉得存在这样的可能。

    “可是现在老阁主已经死了,即便是我们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如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他们是可以再一次进入万事阁,去问问现任阁主,但是在万事阁的人眼里,老阁主的死是七魅造成的,所以他们不一定会愿意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他们。

    想到了这一点,两人都微微蹙了一下眉头。

    也是在这个时候,那官兵已经到了他们跟前,强行将七魅的身体掰扯过来,对着手上的画像一对比,都愣了。

    七魅也只是淡淡一笑,就拿过了官兵手上的画像,说道:“我长得有这样丑吗?你们找的什么画师,让他过来,给姑奶奶我重新画一个!”

    官兵此时也都在反应过来了,当即后退了一步,抽出腰上的佩刀,指着七魅,说道:“大胆妖女,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七魅笑着,歪头看他,说道:“如果你有这样的本事,且就试试看。”

    江北寒伸手拿过七魅手上的画像,随后递上自己的,笑道:“欢儿,这么一对比,是不是就觉得你的画像好上许多?”

    七魅一看,忍不住嗤笑,也不知道那人是真的没有见过江北寒,还是故意的,竟然在江北寒的下颔上,点了一颗痣出来,一下子就改变了江北寒的整个气质,甚是好笑。

    看到七魅他们笑得那么开心,官兵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当即就冲了上去。

    七魅只是轻轻地挥了一下手,就将那官兵打飞了出去,毫不留情的。

    其余的官兵一看,立刻就后退了,没有人敢再上去挑衅他们,因为不想让自己成为下一个死的人。

    见他们不再上来,七魅跟江北寒也没有要为难的意思,两人都淡然的喝了口茶,随后站了起来,对就近的几个官兵说道:

    “我们不为难你们,你们也就不要想拦住我们了,回去告诉萧子烨,我们会回来的,就不用让人来追我们了,到时候,我们会回来找他的。”

    官兵面面相觑着,显然是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相信七魅说的话。

    而七魅在说完这话之后,就回头看了一眼江北寒,随后两人就牵着手准备离开了。

    那官兵一看他们背对着自己,立刻就鼓起了勇气,想要偷袭。

    几个人一拥而上,而七魅也不过是回身挥了一下手,就将他们全部打飞了回去。

    “不要不自量力!”

    说完,他就跟江北寒一起,消失在了他们面前。

    另一边的萧子烨,在得知手下的人竟然没能将七魅他们抓回来,甚是恼怒,可他也清楚,他们两个都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

    莫风淡然一笑,说道:“如果有那么容易就能抓住他们的话,就不是我教出来的徒弟了。”

    听到莫风的话,萧子烨走上前,揖了一礼,说道:“先生,可是他们带走了藏宝图,还是两份,这对我们来说,可是晴天霹雳啊!”

    “不过是两份藏宝图而已,便是加上欢儿身上的那一份,也不过才三份,若是想要找到宝藏,光凭三份不完整的藏宝图,怎么能成事呢?”

    “话是这么说的没错,可万一就让他们找到了第四份呢?”萧子烨担心的问道。

    “等他们找到了第四份,那么他们就一定会回来取这个第五份的。”莫风不在意的应道。

    萧子烨想了一下,觉得事情还真的如莫风所说的那样。

    五份藏宝图,缺一不可,即便是他们手上已经有了剩余的四份,也还是要回来的,到时候他再用一点手段,将他们手上的藏宝图抢过来,不就能够凑成完整版的。

    这么一想,萧子烨的心里松了口去。

    “是,先生神机妙算。”萧子烨高兴的说道:“那我现在就让人跟着他们,等他们找到了第四份,我们就直接抢过来。”

    莫风笑着吹了一下茶杯上的烟气,“若是你觉得可能的话,不妨一试。”

    萧子烨回头时,就看到莫风嘴角那若有似无的笑意,分明就是不相信他有这样的能力,心中暗恼。

    一个小丫头片子而已,他就不相信七魅真的如莫风所说的那般厉害!

    而此时另一边的七魅跟江北寒已经到达了江南。

    看着熟悉的景物,可两人却是没有观赏的心情,有的满是烦愁。

    “这江中,不见得就是说的江南,我们真的找对了方向吗?”七魅疑惑的问了一句。

    当时他们也就是那么一怀疑,走都加上得到了一封书信,两人就不管不顾的来了。

    其实在做两人的心里都清楚的知道,江中并非就是江南的中心点,只是江中清家的地址,实在是难查,所以两人才会决定来碰一碰运气。

    江北寒也摇了摇头,应道:“不知道,可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是先来江南寻找一番了。”

    “偌大的江南,又岂是我们来了,就能够找得到的。”七魅又忍不住叹息了一句,“若是江中真有那么容易找到,怕是就不会那般神秘了。”

    “是啊,如此美景的江南……”江北寒低喃了一句,倒是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眼底的悲伤也没有遮掩。

    两人就近找了一间客栈休息。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街上来往的行人也渐渐的少了。

    七魅跟江北寒两人用过晚膳之后,就一直在客栈的大堂里坐着,似乎是在等什么人过来一般。

    “你说,他真的会来吗?”江北寒问道。

    七魅摇了摇头,“若真如信上所说,那他肯定会来的。毕竟他跟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这点,我还是相信的。”

    江北寒侧头看了眼大街,来往的人还是有的,只是那些人当中,并没有他们正在等的那一个。

    两人见如此枯坐下去也不是办法,遂让店小二拿来了一副棋盘,坐在床边,对弈了起来。

    夜幕深沉,街上除了亮起的灯火,再无人往来。

    店小二看天色已晚,大约是不会有什么人来投宿,又见七魅跟江北寒两人在无声的对弈,就偷偷躲到柜台后面睡觉去了。

    七魅下得有些不专心,越是等到天色深沉,她就越是不安。

    倒不是担心那人不来,却又在担心那人不来。

    不担心是因为相信他有自保的能力,而担心,则是因为萧子烨的追杀,怕他在半途上出了意外,从而来不了。

    七魅秀眉轻蹙,低喃道:“都已经这个时辰了,他怕是不会来了吧?”

    “待这盘棋结束,若是他还不来,我们就先歇着去吧,赶了好几天的路,你也累了,该好好休息一番。”江北寒心疼的看着七魅,“事情远还没有这么快结束,我们都该保重好身体才是。”

    七魅原本似乎是想说什么,可看了眼江北寒之后,终是没有说出口,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棋盘上的局势胶着难分,两人都微微蹙眉,倒不知是因为棋局难分,还是因为所等那人迟迟不来。

    “梆梆梆——”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窗外的大街上,传来了更夫的喊声。

    七魅看了眼当前的棋盘,情势依旧紧张胶着,却已经不是方才那一盘了。

    “已经三更天了,若是他要来,也早就应该到了。”江北寒说道。

    七魅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遂点了点头,应道:“既是如此,那我们也回去歇息吧。”

    江北寒放下刚刚拿起的棋子,点头,“也好。”

    两人才刚刚站起来,就听到他们窗外的大街上传来了一道清朗的笑声。

    “不过才三更天,你们便要去歇息了,莫不是我打扰了你们的春宵?”

    听到那人熟悉的声音,两人同时回头看去,果然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站在对面的商铺前。

    或许是担心被人发现自己的踪迹,他身上穿着的,竟然还是夜行衣。

    见他们看到了自己,李星海也不犹豫,当即一跃而过,就到了两人的跟前。

    “多日不见,二位可曾想到过我?”李星海淡然一笑。

    看到李星海没事,七魅跟江北寒都松了口气。

    他们原本约的可是未时,而如今已经亥时,跟他们约定的时间已经足足过去了四个时辰,若是说不担心,那定然是假的。

    “让我们在这里等了你四个时辰,现在我只想暴打你一顿,以消我心头之恨。”江北寒笑着说道。

    李星海走上前,笑着说道:“若是打我两拳,便能让你出气的话,倒也未尝不可。”

    三人对视了一眼,都笑了。

    其实在他们的心里,都是明白的,彼此还活着就足够了,其他的事情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七魅笑着说道:“不过李兄,你在信上说知道我们在找的地方,可是真的?”

    李星海对七魅行了一礼,说道:“千雪姑娘,我说的自然是真的,你们随我来就是了。”

    七魅笑着说道:“还是唤我欢儿吧。”

    “怎么?又改名字了?”李星海打趣道。

    “如今我是什么样的身份,我相信你已经知道了,又何必遮遮掩掩。”七魅笑着坦诚。

    李星海笑着点头,说道:“话虽如此,但在做外人面前,直呼你乳名,总归是不妥的,还是唤你长欢吧。”

    闻言,七魅也觉得有些道理,遂点了点头,应道:“不过是个称呼罢了,倒也不是那么在意,随你吧。”

    江北寒看着李星海,问道:“李兄,你是如何知道江中的?”

    李星海神秘的笑了下,说道:“因缘际会。”

    模棱两可的答案让江北寒立刻就明白了过来,有些事情,知道是一回事,说出来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七魅一看,走上前,说道:“那就请李兄你带路吧。”

    李星海这回倒是没有多做犹豫,直接就从窗户又跳了出去,来去犹如一阵风,风过无痕。

    七魅跟江北寒也没有多长耽误,立刻跟了上去,不敢迟疑。

    睡醒的店小二揉着眼睛,看了一圈店里,只瞧见未关的窗户,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走过去关窗,抱怨的说了句:“走了也不帮我关上窗户。”

章节目录

刺客生存指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少女不写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少女不写诗并收藏刺客生存指南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