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说,这次真正目标其实是太子?

    唐渊心中暗道。

    望着手中账本,唐渊眉头微皱。

    太子在位多年,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扳倒的。

    可能也是因为太子的主张,才让苍兴朝生起这个念头。

    两人就看谁的手段更高明了。

    “单凭这本账,恐怕不行吧。”

    唐渊犹疑道:“太子虽不得陛下看重,但毕竟是储君,就算侵吞了所有税银,也算不得什么。”

    “呵呵,还有其他手段。”

    路天行笑呵呵说道:“这只是前奏,后面还有,不过就不是你们能过问的了。”

    唐渊点点头,就没有再多问。

    看来,苍兴朝早就有了后续准备。

    “你先将账本交给年如松,让他继续调查,必然要借助你的力量,你从旁协助。”

    路天行说道。

    唐渊颔首点头,起身拱手后,转身离开府衙。

    没有第一时间去盐司府衙。

    次日,唐渊走进盐司。

    年如松一见到唐渊,就说道:“本官正准备去找唐大人,没想到你就过来了,真是巧啊,哈哈。”

    唐渊笑着应道:“不知大人找下官所为何事?”

    “走,进去再聊。”

    年如松笑了一声,拉着唐渊走进去。

    见到他如此客气,唐渊目光微闪,也没有拒绝。

    两人联袂走进去,落座。

    “年某昨日见到陛下了。”

    年如松深吸一口气,对唐渊说道。

    “哦?”

    唐渊故作吃惊道:“那真要恭喜年大人能得偿所愿。”

    这话是由衷而言。

    之前,年如松一直得不到皇帝召见。

    这对他而言,是一个重大打击。

    “呵呵。”

    年如松苦笑一声道:“或许,这不是一件好事。”

    唐渊眼中隐有异色闪过。

    私盐税银案涉及江湖和皇子,年如松继续调查下去,势必会得罪这些人,所以才会如此苦恼吧。

    像八皇子赵挺,年如松继续查下去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最后还是要交给皇帝定夺。

    皇家家事,岂能交给一介大臣处理。

    所为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也只能听一听,当不得真。

    “不知陛下怎么说,还继续往下查吗?”

    唐渊诧异问道。

    “那是自然。”

    年如松微微颔首,道:“私盐税银案事关重大,且让朝廷蒙受巨大损失,怎么能不查下去,那日后岂不是谁都能窃取朝廷的银子了。”

    唐渊不置可否。

    见唐渊沉默,年如松问道:“不知唐大人准备何时返回瀚州?”

    “唐某肩负守卫行宫之责,暂时无法回去,恐怕要等陛下离开扬州才行了。”

    唐渊想了想,说道。

    虽然路天行让他全力支持年如松,他具体怎么做还是他自己决定。

    就让年如松先调查。

    闻言,年如松欲言又止,脸色沉了下来。

    若是没有唐渊相助,他回瀚州根本没用。

    这次回去之后,主要调查海鲨帮。

    面对童百川这个至尊强者,他根本没法动硬手段。

    最后,终会不了了之。

    “年大人,有什么问题不妨直说。”

    见年如松欲言又止,唐渊立即问道。

    “本官此次奉旨回瀚州继续调查私盐税银一案,所以需要唐大人相助,不知……”

    年如松迟疑一下,说道:“若是没有六扇门之助,对江湖势力会非常被动。”

    顿了顿,年如松话锋一转,立刻说道:“不过唐大人请放心,一旦将税银调查清楚,唐大人功劳与本官等同,绝不会让唐大人吃亏,另外年某必将向陛下为唐大人请功,或许能更进一步。”

    这个更进一步,自然是成为瀚州总捕。

    现在,唐渊在瀚州六扇门一言九鼎,但毕竟是副总捕。

    “哈哈,年大人客气了。”

    唐渊大笑道:“唐某责无旁贷,对年大人绝对鼎力相助。”

    “那便多谢唐大人了。”

    年如松拱拱手,感激道:“唐大人在扬州还有职责在身,年某就不等了,准备先行一步。”

    “好。”

    唐渊说道:“唐某会让朱副总捕协助年大人调查私盐税银一案。”

    “那太好了。”

    年如松一喜说道:“本官正愁着没人可用呢,再过几天,就会从各州抽调官员,填充瀚州盐司。”

    唐渊目光一闪。

    看来,盐司要被大清洗了。

    也正常。

    除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不了了之。

    想到这里,唐渊将账本取出,交给年如松。

    “这是什么?”

    年如松问道。

    唐渊笑道:“这是路大人让唐某交给你的账本,里面是税银的去向,相信年大人一看便知。”

    “路天行大人?”

    年如松眉头一皱,问道:“他怎会有这种账本?”

    他不仅没有高兴,反而眉头拧起。

    总觉得有人在背后指引着他继续往下调查。

    上次,就是唐渊将账本给他。

    这次又是。

    念及此,年如松说道:“唐大人,不知可否告知实情,本官实在觉得蹊跷,还是要询问一番才能放心。”

    “年大人不妨看看账目。”

    唐渊没有回答,反而笑着说道。

    只要看了这本账目,想必年如松会有所猜测。

    年如松将信将疑将账本打开,随意翻了翻,当看到东宫字样,瞳孔微微一缩。

    虽然之前心里有所猜测,但真正遇到这种事情,还是有点惊悚。

    一个处理不好,他就万劫不复了。

    “唐大人,此事不可开玩笑,这本账目究竟是真是假。”

    年如松不敢怠慢,赶紧问道。

    若是真,那就真不得了了。

    “呵呵,自然是真的。”、

    唐渊轻笑一声道:“这本账目是路大人亲自交给唐某的,岂能有假。”

    一时间,年如松沉默下来。

    “太子也参与了。”

    年如松一阵苦涩,看着唐渊说道:“唐大人,这可把年某坑惨了。”

    虽然他不惧权贵,但也不想插手皇家只是。

    东宫太子又岂是他能调查的。

    忽然间,他想丢掉这个烫手山芋。

    但他在陛下面前已经承诺一定调查个水落石出。

    不对!

    突然,年如松眉头一蹙,神色微变看着唐渊。

    六扇门要对付太子?

    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

    “唐大人,你老是告诉本官,路大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或者说苍总捕对太子是什么态度?”

    年如松颇为紧张说道。

    唐渊苦笑着摇头,“年大人太看得起在下了,唐某一介捕头,岂能知道如此重要的事情。”

    年如松眼睛微微一眯,对唐渊的话将信将疑,不太相信。

    之前,他还挺信任唐渊的。

    但此时,不得不留个心眼了。

    据他所知,太子多次建议陛下裁撤六扇门。

    而且陛下也意动了。

    难免苍兴朝不会动歪心思。

    一旦六扇门与太子斗起来。

    他这个巡盐御史都成了小虾米。

    顷刻间,就被这股洪流倾轧成渣。

    唐渊被路天行看重,不是什么秘密。

    即便他不在六扇门衙门,都一清二楚。

    要说唐渊不知情,他是不相信的。

    因此,暗中也要留个心眼。

    防着唐渊。

    被年如松怀疑的眼神看着,唐渊坦然自若,毫无惧色与他对视。

    “看来,苍总捕要对付太子,而本官就是前锋。”

    年如松将账本放下,本来被封为巡盐御史还意气风发,想好好报效朝廷。

    谁曾想,一切都是苍兴朝设计。

    难怪巡盐御史会突然降临到他头上。

    他可是中立派。

    不会偏向任何人。

    未来,谁登基,他就支持谁。

    难怪那日朝廷突然有数人举荐他为巡盐御史,陛下稍有犹豫就答应下来。

    早就有预谋了。

    这是算准他会秉公办理,不会偏向八皇子和太子。

    关键,短期还不会被腐蚀。

    的确高明。

    苍兴朝这头老狐狸。

    年如松心底暗骂。

    现在,骑虎难下,他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了。

    若是撂挑子不干了。

    陛下不会饶了他。

    如此一来,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调查下去。

    而且,他敢断定后面不会遇到什么难题。

    因为一切难题,都会有人替他解决。

    难怪,他入瀚州后,听闻瀚州副总捕唐渊极难说话,为人桀骜,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而他,只去见了唐渊一面,请他出面对付海鲨帮。

    居然一口答应下来,还没有任何犹豫。

    此时,方才恍然大悟。

    原来一切都安排好了。

    “年大人不可如此说。”

    唐渊摆摆手说道:“以年大人的能力,此次将私盐税银一案调查清楚,势必能进六部。”

    “还是算了吧。”

    年如松赶紧摇头,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说道:“年某还想多活几年,六部中许多都是太子的人,此次真要调查下去,牵扯到太子,牵一发动全身,势必会波及夺嫡之争,哪里还敢进六部啊。”

    说到这里,年如松沉默下来。

    真是头疼的一件事。

    “太子根基甚深,唐大人身在六扇门,必然会成为苍总捕对付太子的前锋,好自为之。”

    年如松对唐渊开始的印象不错,提醒了一句。

    “多谢年大人记挂。”

    唐渊郑重说道。

    年如松说的没错。

    一旦事情不可为,他未尝没有可能被抛弃。

    所以,他必须小心谨慎。

    好在他已经是元神境武者,即便被放弃,他也能凭借着实力逃脱。

    “呵呵。”

    年如松笑了一声,“也不知太子为何执意要裁撤六扇门,平白无故得罪苍总捕,现在闹到如此局面,陛下恐怕也控制不住了,以后如何发展还是个未知数。”

    “或许是怕自己登基后,被六扇门控制吧。”

    唐渊猜测道。

    “不会的。”

    年如松说道:“本官虽是文官,但对大乾还是颇为了解,大乾真正厉害且能影响皇权更替的是陛下和供奉院,而非六扇门。

    供奉院都是效忠皇帝,守卫大乾赵家统治的,又岂会让六扇门控制,何况宫里还有两位江湖上的至强者,都远非苍总捕能比的。

    在你眼中,苍总捕或许很厉害,在江湖人眼中亦如此,但想必苍总捕不会这么认为,他了解宫中的恐怖,现在突然对付太子,恐怕也是想要自保,他要扶持一位不会裁撤六扇门的皇子上位。”

    唐渊略有些诧异的看着年如松,没想到他看的这么清楚。

    尤其是对六扇门。

    这不是一般文官该有的见识。

    两人交谈一阵,多是相互印证六扇门到底要干什么。

    这倒是正合唐渊本意。

    说到底,他还是不太信任六扇门。

    虽然路天行对他不错,但日后会怎样,还是不知道。

    还在他也不是孤身一人。

    一番交谈后,唐渊起身告辞离开。

    “唉,上了贼船,再想下去可就难喽。”

    年如松摇了摇头,叹声说道。

    两日后,年如松收拾一切,就启程赶回瀚州。

    这次,他丝毫不担心路途中会出现意外。

    因为他知道六扇门会暗中保护他,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

    数日后。

    “开始抽奖!”

    唐渊踏入系统空间,开启一个月时间抽奖。

    轰!

    转盘开始转动,越来越快。

    不知过了多久。

    系统声突然响起。

    “恭喜宿主获得一次性武学‘万道森罗’。”

    随之,系统沉默下去。

    唐渊眼睛瞪得滚圆。

    没想到居然抽到了万道森罗。

    这可是一门极强的武学。

    万道森罗乃风云第一人笑三笑毕生研究的最精妙的武学之一。

    可容纳各种不同甚至互相排斥的的武功为己用。

    后来,笑三笑传给其子大当家。

    之后大当家又传于其徒隼人天隐。

    万道森罗以念为刃,驾驭人心。

    更可操控人心,使其言听计从并可化幻象,扰乱对手心智。

    万道森罗分八道:‘天,地,奇,正,阴,阳,生,灭。’

    天时合微逢,地表化九宫,奇道险五行,正朔极北风,阴像晨不物,阳威幕入穷,生邦有迟命,灭世我称雄。

    其合天下之道,包容万有,能整合为一股灭世力量。

    可以说这绝对是一门无比神奇的武学。

    其实这门武功最强的地方就在于读心掌握人心变化,任何招式和任何心理都可以提前预支,掌握在自己手里,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如此逆天的武学,让唐渊心脏骤然一跳。

    看到介绍,他才知道自己了解的太浅了。

    天罗火道、赤火之道、玄阴之道、寂灭之道、强心兽道……

    每招没式,都极为强大。

    让人莫名心悸。

章节目录

大反派崛起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此生夙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此生夙愿并收藏大反派崛起之路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