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王英不值班,在不值班的时候,她一般都不呆在补训处,自己一个人随便走走,累了就喝杯茶,饿了就找个馆子吃点。

    可惜的是,今天王英并没有办法按照自己的意愿想干嘛干嘛,她收到了通知,特派员让他去綦江饭店的咖啡厅等他。

    “来杯水就好,谢谢!”

    花了一脸浓妆,一种妖异的美在她身上绽放,就坐在那里,双眼无神,背靠着沙发发呆。

    早饭过后,冯锷也来了綦江饭店,他和李公馆的会面地点也是这里。

    “他怎么来了?”

    冯锷走进来的时候,王英马上就看到了,她坐的位置有点奇怪,在角落里,可是能很清楚的看到大门的位置。

    “呼!”

    王英有点慌张,还有点害怕,稍微的侧了侧身,尽量的躲避着可能的尴尬。

    “冯少爷,这边。”

    冯锷只在门口停顿了一下,李管家就迎了上来。

    “呼!”

    王英稍微出了一口气,眼神不时的瞟向冯锷的方向。

    “请坐!”

    可是冯锷现在却有点愣住了,管家带他走到一个卡座面前,示意他坐下。

    “李小姐?”

    冯锷并没有坐下,在卡座的一边,坐着一个有点熟悉的面孔,他不敢确认,试探性的问道。

    “冯上校,请坐;想喝点什么?”

    “服务生。”

    李曼玉指着对面的座位,自来熟一样的招呼着服务生。

    坐在冯锷面前的女人今天只是略施粉黛,头上扎了一个蝴蝶结,披肩的长发顺从的在衣服上散开。

    “红酒还是咖啡?”

    见冯锷没有说话,李曼玉微微的抬头,问着冯锷。

    “白水就好。”

    冯锷的答案让李曼玉有点诧异,这个地方,喝白水的年轻军官可不多见。

    “好的,请稍等。”

    服务生微微的弯腰离开了,而领冯锷来的管家也消失了,在冯锷发愣的这段时间,他很快的消失了。

    “怎么?换了个装扮不认识了?”

    李曼玉毕竟是经历过婚姻的女人,婉儿一笑,勺子和杯子碰撞着,缓慢的搅动着咖啡,随着她的搅动,一股浓郁的香味飘荡开来。

    “匆匆一面,而且光线不好,诉我眼拙。”

    冯锷说完之后,坐在沙发上。

    “管家去准备东西去了,你知道为什么是我来签字吗?”

    李曼玉斜着眼珠子问道。

    “那个烟厂本来就是我的,是我的嫁妆。”

    李曼玉自己解释着。

    “你的?李管家不是说?”

    冯锷微微皱着眉头,他感觉好像这里面有什么事情。

    “我的先夫也是军人,如果不死的话,现在应该是少将了。”

    李曼玉缓缓的说着。

    “战死的?”

    冯锷试探性的问着。

    “也算是吧!和刘文辉抢地盘,被冷枪打死了。”

    李曼玉的脸色有点暗淡。

    这么一说,冯锷有点明白了,川军内战打了几十年,在淞沪事变之前,基本上每天都会有人死在火拼中,只是他不明白,按照李曼玉的说法,那个时候他男人应该至少也是个团长吧!怎么还被冷枪给打死了?

    “节哀!”

    冯锷不知道说什么,说实话,死在内战中干的军人,冯锷并不想多说,如果实在抗日战场上,他或许还会有几丝敬意。

    “你肯定看不起他,可是他在我心中,永远是那个给我温暖的男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李曼玉仿佛能看清冯锷内心的想法,抬起头盯着冯锷,眼睛里似乎有朦胧的水珠在浮现。

    “不好意思,无心冒犯。”

    冯锷端起水杯,小喝了一口,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呵呵,还是那样,根本不会讨女孩子欢心,这才几句话就把人说哭了?憨憨!”

    王英一直关注着这边,心里嘀咕着,脸上浮现一丝苦笑。

    “小姐,你们先忙着,中午已经安排好了。”

    李管家总是来的这么及时,把一叠文件放在桌上之后,微笑着又离开了。

    “先夫对我很好,我最后悔的就是没能生下一儿半女,现在连个念想都没有。”

    李曼玉喝了一口咖啡,摇着头。

    “你还年轻,可以再找一个。”

    冯锷不知道怎么安慰,这句话顺嘴而出,可是说出来他就后悔了;很明显,这个女人不是找不到,她的条件很好,找个男人太简单了;到现在没找,那就是她还在怀念那个男人。

    “找过,可是没有一个人能让我忘记他,这么些年了,也人老珠黄了,更没人看的上了。”

    李曼玉嘲笑着自己,说白了,条件差的,她看不上,条件好的,人家看不上她,而她又不愿意当姨太太,就只能这么一直悬着。

    “这里签字就可以了。”

    李曼玉一边说一边在文件上签字,顺手就递给冯锷。

    “中午一起吃饭,以后就是合作伙伴了,为合作成功庆祝一下。”

    李曼玉签完之后,调整清晰,笑容又回到了脸上。

    “好吧!”

    冯锷有点不情愿,说实话,他现在就想离开这里,他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在看什么呢?这么专心?”

    黄特派员已经来了,坐在王英的对面,脸上的笑容显示他心情非常好。

    “补训处的冯锷,那!”

    王英愣了一下,扬了扬头。

    “怎么?今天不怕黄脸婆了?”

    王英看着讨厌的那张脸,嘲讽着。

    “回重庆了,刚走;吗的,昨天晚上差点没要了我的命,总算是走了;小宝贝,想我了吧?”

    黄特派员嘴角上扬,调戏着王英,好久没找这个女人了,他早就不耐烦了。

    “那个女的你认识吗?很漂亮哦!”

    王英示意特派员别盯着自己,看看冯锷面前坐着的女人。

    “她?李市长的二女儿,是个寡妇,男人在内战中死了;好多人想收她当小的,仗着她父亲还在位,一直没人敢用强的。”

    特派员盯了一眼,瞬间就明白过来。

    “你也打过主意吧!”

    王英顺口说着,她太了解这个老货,色心不死,迟早要死在肚皮上。

    “呵呵,现在有了小宝贝了,谁还在乎她?等她老子被搞下去,到时候自然有人让她就范。”

    特派员无所谓的说着,在王英面前,他是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也说,仿佛管不住自己的嘴一样。

    “怎么?要对川渝本地势力动手了?”

    王英不愧是老手了,一下子就从特派员的口里面听出了不一样的东西。

    “别乱说,上面已经动手了,只是还没到下手的时间。”

    特派员小声的说着。

章节目录

浴血逃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叶落炫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落炫影并收藏浴血逃兵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