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国回到家,见到的就是慕容心趴在邓锦芝身上嚎啕大哭着,而她们的身下,是一汪鲜血。

    慕容国的气还未消退,见到这么个场面,虽说已经明白了个七七八八,可他仍旧对这个表面上的妻子并没有多少感情,只是觉得越发心烦气躁,便没好气道,“要号丧出去号,别在这里碍着我的眼。”

    “爸爸……”慕容心闻言回过头来,眼泪汪汪,“妈妈她……”

    “死了是吧?也不出去死,在这里脏了我的地板。”慕容心回过头,也就暴露了视野,让他清晰地看到那条被碎片割断的脖子,他觉得有些恶心,不太愿意去看,“还有你,干出这样的事情,还好意思叫我爸爸?我慕容家没有你这样丢人现眼的女儿,明天我就找个人,你尽快嫁了,找个什么小县城躲着去,别再出来了。”

    慕容心哪里听过这样的话,以前的爸爸极其疼爱她,愿意将什么都给她,怎么突然就像换了一个人一般?怎么会是这样的呢?

    “爸爸您在说什么?”慕容心瞪大了眼,“我怎么……怎么一点也听不懂?”

    “你们两母女也算瞒着我很多年了,刹车坏了的事情是你干的吧,连自己的妹妹都要杀,你是疯了吗慕容心?”慕容国阴沉着脸,“少在这里跟我装听不懂,你是什么货色我养了你这么多年我会不知道,只是没有想到你这么心狠手辣连自己的妹妹也舍得下手而已,你平时做的那些事,你陷害她的那些事,我可都记得,小打小闹也就算了,杀人的事情你也敢做,我慕容家哪里容得下你?”

    “爸爸……”慕容心也顾不上邓锦芝了,跪着朝慕容国而去,抱着他的腿痛哭起来,“我只是一时糊涂而已啊爸爸,车祸之后我就收了这个心思,我知道这样不对,我不敢做了啊爸爸,你看在我知道错了的份上你原谅我吧。”

    “知错?”慕容国甩开她的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要是知错,就不会想出那么多的主意害她,好了慕容心,看在舆论的面子上我不会抛弃你也不会跟你断绝关系,但是明天你就给我嫁出去,今晚我就会物色好人选,你没有别的选择。”

    说完便大步离开,头也不回,甚至连那个躺在地上的、他几十年的妻子的尸体,都没有看上一眼。

    慕容心知道大势已去,颓然坐倒在地上。

    她已经是一个……被赶出慕容家的,没有作用的棋子了。

    次日一早,慕容国物色好的人选果然一早就来到了慕容家。

    慕容心送母亲的遗体去了殡仪馆还没有回来,男人便在客厅坐着,直到慕容国一身得体的黑西装从楼上走下来,他连忙起身,“慕容董事长。”

    慕容国斜睨了他一眼,“娶了慕容心就找个小县城躲着,以后都别出现在公众面前,知道了吗?”

    他的声音极冷,男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连连点头答应,“是,是,慕容董事长放心,我一定会按照您的吩咐去做的,不会有人能够找到我们。”

    慕容国出了门,他约了一群记者,准备在镜头面前哀悼一下他的妻子,顺便提一下慕容心因为羞愧不会再面对公众的事情,还是要保持好他的面子他的形象才要紧啊,至于慕容心……哼,就让她自生自灭去吧。

    男人则是目送着他离开,提着的心才彻底放了下来,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暗叹着慕容家这是奇奇怪怪,好好的一个大小姐,突然就要下嫁他一个普通的服务员,慕容家甚至给出了八十万的嫁妆,唯一的要求不过是需要一早就来将人接走,而附加条件……则是慕容的董事长刚刚所说的那句话。

    真是奇怪,赶得这么急,就像是要逃命一般,更像是……在抛弃什么脏东西。

    男人摇摇头,嗤笑自己的多心,慕容家怎么也是个大家庭,家风严谨是必然的,怎么会是什么脏东西,人家慕容大小姐清清白白一个大姑娘,下嫁给自己委屈自然是不必说了,自己还在这里胡乱揣测人家的家事,真是不道德。

    于是重新坐下,在客厅慢慢等着慕容心的到来。

    一个小时后,慕容心终于出现,她穿着一条显得有些脏兮兮的裙子,腿上包裹着纱布,而且是一块带着暗红色血迹的纱布,想必是出血后没有管,任凭血迹凝结变干所致,而她的脸则透着满满的疲倦感,一回到家就嚷着什么人。

    厨房里跑出一个女人来,朝着她小跑了过去,“小姐。”

    “我累了,叫王医生过来给我换个药。”慕容心吩咐道,自己便想往楼上走去。

    那女人却没有按着她的吩咐办事,“小姐请留步,老爷交代,希望您跟陈先生尽快离开这里,结婚协议他会送给二位尽早签署,日后小姐就是陈家的媳妇儿,有什么事情,应该找陈家的人,或者您的丈夫处理。”

    女人说着,手指直直指向他的方向。

    男人这才知道说到自己了,连忙站了起来,冲着慕容心笑。

    慕容心的视线在他身上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本以为再不济也该是个小企业的公子哥,或者什么书香门第的知识分子,可眼前这人,怎么看都普通又平凡得很,还穿着超市的工作服就来了,这人……她还以为是送货的,怎么会是爸爸给她找的对象?

    慕容心的眼底闪过震惊和怨恨,视线转移向林妈,“你骗我,就算我失了势,爸爸也不该给我找个这样的男人,这样的人哪里配得上我?”

    林妈笑笑,“小姐以为,自己现在的身价,还配得上谁呢……但凡是个圈内人,都知道小姐已经身败名裂,没有人愿意摊上小姐这滩烂泥,更没有人愿意给小姐收拾残局,要找一个娶您的人,自然是越平凡越好的,这个道理连我都懂,小姐您怎么就糊涂了呢?”

章节目录

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罪剑问天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剑问天谴并收藏婚战不休:老公宠太深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