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伪·面具乐队唱《山海》时,也有人听出主唱的歌声和在网上听到的虽然像,但还是有区别的。

    当主唱被人问到,坦然承认是面具乐队时,那些怀疑的人就以为,是因为乐器、场地、主唱状态等原因,造成了听觉上的差别。

    很多事情有了对比后,就能让人看得更清楚。

    当第二支自认是面具乐队的主唱唱起《山海》时,在场的很多人就听出来了,现在这个,才是真正的面具乐队!

    “这才是真的面具乐队!看来我们刚才被骗了!”

    “我也敢肯定这才是真的!主唱的声音我能听出来。”

    “竟然冒充别人乐队!这些人太不要脸了!”

    ……

    很多人都骂起伪·面具乐队来。

    那几个冒牌货和主播晴晴,在林鸣他们唱歌之前,还想着反正对方也是冒牌的,根本就不用怕。可谁知道,后面来的这支乐队,竟然是真的面具乐队!

    他们也都听出来了,刚才唱《山海》的,就是面具乐队的主唱!

    如果他们刚才偷偷的溜走,很可能没人会注意到他们。可是现在嘛……

    看着围观人群对自己的指指点点甚至责骂,他们知道这一次难搞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真面具乐队出现前,伪·面具乐队可以混水摸鱼。现在正主出来了,他们能做的,就只有耍赖,打死不认这一条路了,反正大家都是戴着面具,谁也没见过真面具乐队的人长什么样!

    “你们太可恶了,竟然冒充面具乐队!你们这是诈骗知道吗?”刚才给伪·面具乐队打赏过的一个人忍不住指着他们的脸来骂。

    既然已经定下了应对办法,伪·面具乐队几个人就坚决按计划执行。

    “你这样说过份了啊!你凭什么说他们是真的我们是假的?”

    “你以为我们是聋的啊?他唱得比你好那么多,而且就是面具乐队主唱的声音,肯定是真的!”

    “照你这么说,如果林鸣随便找四个人戴着面具,唱《山海》唱得比我好,那林鸣就是面具乐队了?”

    “这……你这是横词夺理!”

    林鸣:“……”

    指责那几人是骗子的人,虽然心里清楚他们是假的,可这一时半会,除了用声音说事,也拿不出可以订死他们的证据来证明。

    双方各执一词,吵了起来。

    ……

    晴晴迫切的要把自己从“造假”事件中摘出来。当她听出这支乐队是真面具乐队时,怕粉丝从直播里知道今天这事与她有关,就慌乱的停了直播,并给“主唱”发了飞鸟信息。

    “不要把我扯进去,我事后会补偿你们。如果把我卷进去了,我的粉丝没了,我赚不到钱,我也没能力给你们好处。等会我可能需要演戏骂你们,一定要配合我!”

    得到了“主唱”的肯定回复后,她才小松一口气。

    刚才,这里只有两个主播,另一个也是和晴晴一伙的,两人都一起停播。

    可当伪·面具乐队成员和指责他们的人打嘴炮时,她往四周看了一圈,顿时脸色铁青。

    不知什么时候,有好几个网络主播出现在这里进行直播,其中一个还是她认识的同平台主播!

    而且,竟然还有媒体记者出现,正在拍摄着。

    晴晴知道不能再混水摸鱼了,现在必须先发制人,才不会让看到这一幕的粉丝们多想。

    她再次登录直播间,装作生气的对还留在直播间的观众说:“气死我了,第一支面具乐队竟然是假的!刚才我手机突然没信号,没能给宝宝们直播。对不起哦。我现在要去做一件事,就是骂那支假面具乐队!让他们欺骗我感情!哼!”

    晴晴带着手机,直接走进嘴炮战场。

    她指着“主唱”,说:“你们太过分了,竟然假扮面具乐队,不仅骗了我,还骗了我直播间十万观众!你们这些骗子,必须要向我和我的粉丝道歉!”

    “主唱”:“你这人,没证据可别乱说话啊!小心我告你诽谤!”

    晴晴:“那你有证据证明你们是真的面具乐队。”

    “主唱”:“我有证据,但我就是不给你们。凭什么要我证明我是我自己啊?真是有毛病!”

    ……

    林鸣走了过来,说:“好了,别演了。面具乐队的微博是经过官方证的,微博上说,第一支出现在这小广场上的面具乐队是冒牌货。不信你们上微博看看。”

    那几个人本来就是冒牌货,哪敢上去看什么微博?他现在想的是怎么脱身。

    一个围观的人却说:“面具乐队的微博,好像没有更新这样的内容呀。难道我手机没信号?”

    “主唱”哈哈大笑起来,说:“真不知道谁在演,谁在装。哥几个,我们不跟这些一般见识,咱们走!”

    他们的乐器已经偷偷的装好,而最难搬的架子鼓,已经消失了。

    林鸣大喊:“刁哥!”

    刁哥小跑着过来,说:“快了快了……好了,字打好了,微博马上更新!”

    然后,几个围观群众同时大声说着:“更新了!更新了!……”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伪·面具乐队几人趁着大家看手机的工夫,背上乐器就跑!

    几人跑得很快很猛,围住他们的人一不小心就被他们突破包围圈。

    他们虽然是骗子,但在他们唱完《山海》之前,并没有主动说过他们就是面具乐队。从这方面来说,看他们唱歌的人打赏给他们的钱,并不算是他们骗的。

    在他们自认是面具乐队之后,身份被揭穿之前,也没再骗到什么,所以围住他们的人也没追上去,就这样让他们跑了。

    众人大声骂着那几个逃走的冒牌货,说还好真正的面具乐队出现,不然就会有更多的人上当!

    经过这么一闹,原本准备街唱《春天里》的面具乐队,现在也没心思再唱了,开始搬乐器准备离开。

    主播晴晴长呼一口气,终于过了这一关!

    她准备开溜了。

    这时,又有人大声说:“面具乐队的微博又更新了……一开始就在场的那个小鱼儿直播平台的女主播晴晴,和那几个骗子不是一伙的……面具乐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发了这样一句话?没人说她和那些骗子是一伙的啊!”

    “就是啊,怎么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

    大家好奇的问面具乐队的人这是什么意思。

    林鸣:“就是字面意思。麻烦请让让,我们得走了。”

    众人眼看着面具乐队的人果断的离开,问什么都不回答。

    大家再看那个女主播,正在快速收着手机支架,看来她也是准备离开。

    一些吃瓜观众立即往她那边走去,有几个主播和那个媒体记者也跟了上去。

    晴晴心里暗恨:他们知道我的直播间id名字,肯定是认出我了,而且还知道我跟假的面具乐队是一伙的!临走还摆我一道!这个面具乐队太贱了!

    她现在严重怀疑,上次摔倒,根本就不是那个主唱对香水过敏,而是他故意的!

    刚才晴晴听到那句话的时候,立即就关了直播。

    她直播间里的观众很好奇,为什么面具乐队会发这样一条微博?用意何在?

    事情和晴晴有关,他们很想看后续发展,可直播已关,想看也看不了。

    这时候,有人在直接间里发了一条链接,说:隔壁“吃唱玩乐的静静”在直播晴晴的事呢,快去看!

    这些好奇的观众们,立即涌到隔壁直播间去了。

    小广场上。

    一个主播问晴晴:“你好,请问面具乐队为什么会在微博上发这样一句话?”

    “我怎么知道。我也很莫名其妙好吧。”

    “面具乐队点了你的名,肯定是有原因的,可以说一下吗?”

    “你问我我问谁去?那句话是他们说的,你们想知道什么意思就去问他们呗。让一让。”

    “你是不是和冒充面具乐队那些人一伙的?”那个媒体记者问话就直接多了。

    “你才跟他们一伙,你全家都跟他们一伙!别挡我的路,走开!”晴晴发火了。

    晴晴发飙,闷头往前冲,其他人没再跟着她,让她离开了。

    在“吃唱玩乐的静静”直播间围观的人,把晴晴的表现都看在了眼里,感觉确实有点怪异。

    一些人在想,难道晴晴真的和那几个骗子是一伙的?

    他们这样想的时候,在小广场上的主播静静说:“大家可以上面具乐队的微博看看那句话。如果晴晴和那些骗子没关系,又没人怀疑她、说她,那面具乐队根本就不用说出这样的话啊!我看那句话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应该反过来理解。”

    晴晴的粉丝们不淡定了。难道我们一直喜欢的主播,是个这样的女人?

    ……

    林鸣的房车上。

    章飞:“海哥,为什么要发这样一条微博。干脆直接说那主播和那几个骗子是一伙的不就得了?”

    林鸣:“那也得我们有证据才行啊!可我们没有。”

    云海东:“那发这样一句话上去有用吗?”

    林鸣:“人的脑补能力是很强的。我们发这样的话上去,别人一定会猜测我们的用意,是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最后,大部分人都会往那句话的反面去想。”

    云海东:“海哥厉害,太能把握人心了!和你为敌的人肯定会很惨!”

    章飞:“虽然我不明白什么意思,但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云海东:“小飞,给我一百块。”

    章飞:“???”

    云海东:“我帮你的智商充充值。”

    章飞:“滚!”

    孙腾:“大海,我们会不会冤枉了那个主播。”

    林鸣:“这个可能性极小,可以忽略不计。”

    梁世宽:“万一她真的是冤枉的呢?”

    林鸣:“没有万一。”

    ……

    刁哥特意关注了晴晴的直播间。

    当天,他看到小鱼儿直播平台发出了一个公告。

    “‘你们的小晴晴’主播,被多名用户举报,设骗局骗取平台用户的礼物,性质恶劣,经查证属实,‘你们的小晴晴’直播间被永封。为保障用户利益,该主播的身份证以后不能在小鱼儿平台注册成为主播……”

    刁哥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林鸣他们。

    几人一致拍手称好。

    像这种为了钱做事没有下限、不择手断的主播,就该封杀!

    令人意外的是,小鱼儿平台的人竟然主动联系上刁哥。

    “曾思源先生您好,我是小鱼儿直播平台直播管理部门的经理,李艺。您现在有空说话吗?”

    “李经理您好,有什么事您请说。”

    刁哥就和林鸣他们在一起,于是开了免提。

    “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有意向邀请面具乐队加入我们的平台做特邀主播。合同肯定跟一般的主播不一样,约束比较少,具体的条款,我可以给您发个合同过去,您看完以后再详谈。”

    刁哥和乐队其他人一起望向林鸣。

    林鸣摇了摇头。

    刁哥:“很抱歉李经理,我们乐队暂时没有这个打算。”

    “曾先生,我觉得您先别急着拒绝,先看看我们开出的条件再说。我可以先向您透个底,签一年的情况下,年薪是300万。我私底下告诉您,价格方面谈一谈,很大可能还有上浮的空间。面具乐队完全可以把主播当成副业,不会影响他们在娱乐圈发展的。”

    五人再次望向林鸣。

    这一次,云海东他们的眼神里,闪着**、期待的光芒。

    林鸣再次轻轻摇头。

    刁哥:“李经理,真的很抱歉,我们乐队真的没做主播的打算。这样吧,我把您的手机号存下来,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再联系您。再见。”

    刁哥一挂了电话,章飞和云海东就哀嚎起来:“300万啊!300万啊……”

    林鸣看到了乐队小伙伴们的失落失望,他笑了笑,说:“哥几个,把眼光放远点,我们的舞台不在那个小小的直播间,而是在星辰大海!小小的三百万,对以后的我们来说,只是小钱。”

    章飞:“可是海哥,我现在全副身家就只有一千块了……”

    云海东:“你还好,有一千块,我身上只剩300了!海哥,300万你都不动心,是不是家里有矿?”

    林鸣:“有个毛的矿。没钱花了是吧?商演走起!去一次商演赚点钱,就安心为比赛做准备。到下个月,音乐平台的分成下来了,钱就不是问题了。”

    如果不是为了乐队的小伙伴,林鸣肯定不会去什么商演,也不会去什么比赛。

    孙腾:“大海,上次汪然邀请我们,被你拒绝了,如果我们参赛,我想会很难,毕竟汪然和大赛的主办方很熟。”

    林鸣:“没事。我心里有数!在刁哥找到合适的商演之前,我们再去一次街唱,主要是锻炼心态。然后我们就全力备战原创摇滚大赛。兄弟们,好好准备,我们就要走上新舞台了!雄起!”

    “雄起!”

章节目录

我真没想当娱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龙鳞道V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鳞道V并收藏我真没想当娱神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