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你爱了不该爱的人 你的心中满是伤痕

    你说你犯了不该犯的错 心中满是悔恨

    你说你尝尽了生活的苦 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

    你说你感到万分沮丧   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 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因为爱情总是难舍难分 何必在意那一点点温存

    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 在每一个梦醒时分

    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 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

    ......

    陈淑桦《梦醒时分》

    纵有万千悔恨和泪水,可时光一去不复返,有些事、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会再来。

    半夜时分,柳不凡突然惊醒,梦到了李月菲出车祸的场景,她走在马路中间,一辆车直接撞了过来,可是她的腿受了伤,根本来不及闪躲,她无助的看着车子撞向自己,整个人被撞飞出去,倒在了血泊之中......

    柳不凡从床上坐立起来,头上冒出一些汗珠,刚才的梦境实在是太逼真,感觉就像自己目睹了车祸现场一样,他有些惊魂未定,摸过手机看了一下,才到凌晨三点。他下床开了灯,拿起水杯去客厅接了一杯水,喝了几口,顺便坐在客厅的椅子上沉思。

    这是自李月菲过世后第一次梦见她,熟悉的脸庞恍如昨日,而且还是梦见她车祸的现场,这使得柳不凡心中更加悲伤和愧疚,又回想起两人原来的点滴记忆,也曾有过美好,可为什么变成了如今的阴阳两隔。要是她当初选择了自己,或许两人也能有一段美好的爱情,只要自己不断的努力,一定能给她幸福的生活,柳不凡陷入了亦苦亦甜的追思中,渐渐的趴在客厅的桌子上睡着了。

    “不凡,醒醒,醒醒!”宋天扬拍着柳不凡的肩膀,叫唤他。

    柳不凡慢慢抬起头,睁着惺忪的睡眼,看见宋天扬正看着自己,又看了一眼周围,发现自己趴在客厅的桌子上。

    “咦,我怎么在这里呢?”柳不凡自问。

    “是啊,我还要问你呢,你不是在房间里面睡觉吗,怎么跑到外面来了?你也不怕感冒啊!”宋天扬用一口关心的语气责备他。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到了这里,我记得晚上回了房间睡觉呢!”柳不凡回想不起来昨晚的事情了。

    “不凡,你不会是梦游了吧?”宋天扬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

    “不...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梦游呢,你想到哪儿去了!”柳不凡一脸的不相信,也不承认。

    “那你还记得怎么来到客厅的吗?”老宋问。

    “记不太清楚了。”

    “那这不是梦游是什么?”

    “我,我......”柳不凡也想不到什么理由来反驳。

    “不凡,要不你去医院检查检查吧,李月菲的事情对你打击很大,你压力太大了,精神有点病我能理解。”宋天扬语重心长的劝导他。

    “老宋,你才有神经病,要查你去查,我很正常...”柳不凡被老宋说有病一下爆了起来,还要他去检查,嘴里碎碎叨叨的回了房。

    “不凡,我是为你好,去治治吧,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宋天扬朝

    着柳不凡的方向喊。

    柳不凡回到项目上班,虽然出了这种事情,他心情很不好,但是工作还是要继续,现在他身上肩负着两个家庭,这迫使他需要更加的努力,多赚一些钱,把两个家庭都支撑起来。

    说到钱,柳不凡上次做好事得的奖金,这次去李月菲家里已经用得差不多了,本来还打算寄回去给家里还债呢,现在没有剩了,只能再想办法赚,幸好家里的账可以等到六月份,还不急在这一时,有时间去想办法。

    还有,因为李月菲的事情,马晓娜上次在医院已经和他们两人绝交了,柳不凡打电话想和她解释一下,但她始终不接,好像还把他给拉黑了,做得非常决绝,看来只能找个时间亲自去向她解释了。

    下午,程友军打来电话,语气非常高兴,说上次江苏投标的商场项目中标了,现在公司准备和甲方签合同,让柳不凡把原来提到的外幕墙玻璃更换事情要做出一套详细的方案,准备给新项目使用,如果能够实施成功,公司对他有重重奖赏。

    这也算得上一件高兴的事,看来上次读心术使用太正确了,所有的事情基本都被自己意料得差不多,如果没有这一招,自己根本就不是那几个狡猾老头的对手,他们忽悠人起来都是一套一套的,完全就是直击投标人的心灵最深处,一旦犹豫,就会掉入他们的陷阱。

    柳不凡正在编制江苏商场项目外幕墙玻璃变更资料时,收到了一条陌生的短信,内容是:“如果你想知道李月菲车祸的真相,今晚8点独自一人来知章路喜来登大酒店514包房。”

    柳不凡被这信息的内容着实惊骇了,是谁发来的信息?他怎么会知道李月菲车祸的真相,这个事情当时没有监控拍到,也没有目击证人,肇事车辆还在逃亡中,柳不凡让宋天扬去找警察抓捕肇事人,可一直都没有线索,现在突然有人说知道真相,他到底是谁呢?

    柳不凡立马按短信的电话拨过去,可是对面已经关机了,这就奇怪了,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知道真相为什么不肯交给警察,反而来找自己,目的何在呢?柳不凡对真相非常好奇,这也是一直卡在他内心的一个疑团,如果解不开这个疑团,那他以后都睡不安稳觉了。

    虽然不清楚这人有何目的,但对真相的渴望已经让柳不凡顾及不了太多,他决定了今晚自己一人前去寻找真相。

    下班后,柳不凡对宋天扬谎称有一个客户需要见面,就撇下他,独自打车前去信息指定的地点。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柳不凡来到了知章路喜来登大酒店的门口,他先环顾了一下四周,没什么异样,就跨步进入了酒店。

    来到前台处,柳不凡问前台小姐:“你好,小姐,请问514包房有人预订没有?”

    “先生,请稍等,我查询一下。”前台回答。

    “先生,我查到了,514已经被人预订了,你需要预订其他的包间吗?我们还有很多。”前台很快查询到了结果,征询柳不凡的意见。

    “可以问一下,是谁预订的吗?”柳不凡又问。

    “是一位姓杨的女士,她没有留全名。”

    “那她留的电话是多少呢?”

    “18532xx2563”

    果然,就是给自己发信息

    那人的电话号码,看来就是她订下包间,约自己过来,不过她比较谨慎,留下的线索很有限,看来只有见到她本人才能知道这一切了,柳不凡心想着。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柳不凡决定先上包间去,他坐电梯来到5层,绕过几条走道,来到514房间门口,“咚咚咚”的敲了几下门。

    很快,房门打开了,里面是一个穿着丝袜短裙的性感苗条美女,一头棕黄的卷发,面容姣好。

    “你好,请问你是手机号码为18532xx2563的杨女士吗?”柳不凡也没料到是一位漂亮的美女,就向她确认一下。

    “是的,是我!”杨女士妩媚一笑,回答道。

    “那请问是你发信息给我,说知道李月菲车祸的真相吗?”柳不凡又问。

    “柳先生,你就打算站在门口和我讨论这个事情吗?”杨女士并未回答,反而笑着问。

    “哦哦,不好意思,是我太着急了,我们进去谈。”柳不凡尴尬一笑,然后走进了房间。

    杨女士在后面将门关上,也进入房间里面,两人分别坐在沙发上。

    “杨小姐,你真的知道李月菲车祸的真相吗?可以告诉我吗?”柳不凡刚一坐下,就迫切的问。

    “柳先生,先别急嘛!”

    “来,喝口茶!”

    杨女士起身端来两杯茶,递了一杯给柳不凡。

    “我不渴,谢谢!”柳不凡拒绝了。

    “杨女士,这个事情对我非常重要,我来见你就是希望弄清真相,如果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一定竭尽所能的满足你,行吗?”柳不凡接着恳求她。

    “真的吗?我提任何条件你都会满足我吗?”杨女士看着柳不凡,笑着问。

    “这个...只要不做违法的事情,我尽量。”柳不凡怕话说得太满,就加了一个限制条件。

    “我的条件很简单,只要柳先生陪我睡一觉,我就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怎么样?”杨女士把脸凑近,用眼神勾引他。

    柳不凡吓得连连后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不知道这位杨小姐到底打的什么算盘,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虽然她算是一个美女,但是自己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和别的女人上床的男人!况且天上不会掉馅饼,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是陷阱,柳不凡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种事情不能做。

    “杨小姐,我们初次见面,这种要求不合适,你还是换一个吧!”柳不凡也不好直接质疑她的目的,毕竟还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只能委婉的拒绝她。

    “哦,柳先生是觉得我不好看,没有魅力吗?”杨女士抚着头发,媚眼如丝,盯着柳不凡问。

    “杨小姐,不是这样的,你非常漂亮,只是我们确实不熟,做这种事不合适,况且我来就是为了打探我女朋友车祸的真相,我怎么能做出这种对不起她的事呢,还请你见谅,换一个条件吧!”柳不凡心中已经把李月菲当成是自己的一位女朋友,诚恳的向她解释。

    “没想到柳先生还是一位如此有情有义的男儿,真是让我佩服,好吧,那我也不为难你了。”杨小姐赞叹了一句,也终于愿意说出真相。

章节目录

我的惊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沉睡的夸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睡的夸父并收藏我的惊奇人生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