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原番外篇相比,大部分未變,局部做出修改,又增加了一部分內容。

在紅日噴薄中,林地繚繞的薄霧都色彩斑斕起來,空氣很清新,混着花草的芬芳。

不遠處有一座很大的道場,沐浴在朝霞中,那片占地極廣的建築都染上了淡淡的金色,山水長廊,亭台樓閣,小橋流水,錯落有致。

這是楚風的歸隱地,懸在諸世外,雖遠離塵世喧囂,但也未徹底與世隔絕,許多親朋故友都住在這裡。

事實上,他們時不時就去紅塵游歷,或看大世的繁盛與燦爛,或體味絕靈時代的艱難與困苦,從未遠離。

轟!

道場深處,一頭皮毛烏黑光亮的的大莽牛,頂天立地,展現本體,宛若一座大岳般高聳入雲,爆發出驚人的能量,它正在“晨練”。

若是在諸世中,它這個級數的力量早已震碎蒼穹,打穿到域外去了。

不過,這裡毫無波瀾,連地面都沒有晃動,整座莊園紋絲不動。

縱然一條像龍又像蠶的凶獸俯衝而來,再加上雪白的麒麟,道紋交織的異荒虎,還有返祖的鬥戰獼猴等加入進去,與那黑色莽牛切磋,激烈混戰,此地也都沒有任何裂痕。

一陣微風吹來,晶瑩的湖泊中仙蓮綻放,霞光沖霄,道紋交織,讓湖面漣漪點點,清香隨之蕩漾開來。

楚風在湖畔的藥田中忙碌,手持玉鋤剖開異土,親自將一株悟道茶的枝杈植入,等待它生根發芽。

“楚大人,您這茶樹看着眼熟,是從葉天帝的藥園中偷折下來的嗎?”一個紅衣少女蹦蹦躂躂,非常活潑的走來,大眼靈動而又狡黠,一看就不是讓人省心的主。

楚風聞言,臉當即就黑了,糾正道:“葉天帝自己送我的。再有,楚曦,不要亂稱呼,讓你父親知道,保準打的你屁股開花!”

紅衣少女楚曦青春活躍,一點也不害怕,走過來熱情的抱住楚風的一條手臂,道:“不讓他知道!再說了,您這麼年輕,真要每天喊您老祖宗,總覺得暮氣沉沉,顯老。”

遇上這麼一個古靈精怪的後人,楚風倒也不覺得煩,而是很受用,默許她喊楚大人,他確實不怎麼喜歡被人稱呼為老祖宗。

他一如過去,看起來不過是個清秀的年輕人,歲月無痕。

實力到了他這個層次,時光河流對他來說,不過是美麗的景觀,過去,現在,未來,都不過是一念間,無論如何也影響不到他。

到了這種境地,他更願意過返璞歸真的生活,棲居田園,培植花草藤蘿,飲一杯清淡的茶。

楚風望向遠處的園林,依稀見到幾道婀娜的身影,正在採集仙花、道果等,她們準備親自釀造化酒漿。

縱然是他身邊的人,那幾位曾與他同甘共苦,闖過最艱難歲月的女子,雖實力遠未至這個領域,但也依舊青春永駐,歲月難侵。

楚風共有三個子女,多年過去,後人卻是不少了。

眼前這個很機靈的紅衣少女楚曦,就是他頗為喜歡的一個後人。

“楚大人,我和您說,我堂哥楚曉被人打了,好慘,臉腫脹的像個豬頭一樣。”楚曦小聲通風報信。

“楚曦,你又打小報告!”一個青年走來,鼻青臉腫,戰衣破爛,非常狼狽。

他臉上的傷痕中有符號不時閃爍,這是暫時不能消腫的原因所在,對手很厲害,留下的道紋未滅。

“居然被人打成這個樣子,難得啊,跟誰打的?”楚風問道,在這片安謐的小天地中,他封閉了洞徹萬物真相與本質的感知,如果一切還未發生,便已通曉所有未來的軌跡,那對追求田園生活的他,就失去了原本平淡歸真的樂趣與意義。

這是他的選擇,讓生活回歸本初,接近平凡,

他不願屹立在知曉一切、掌控所有的領域中,更願意做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身在人間燈火中。

“葉家兄妹對我出手……”楚曉支支吾吾,很不自然,他一向好戰,結果今天被人打成這個樣子,覺得非常沒面子。

楚風驚訝,道:“你不是和那對兄妹中的妹妹的關係……很好嗎?”

楚曦道:“還不是怪他自己是個花心大蘿蔔,瞞着葉家姐姐去荒天帝家找另外一位姐姐套近乎。”

楚風頓時瞪眼,這還了得。

“沒有,我被誤會了,實在太冤枉了!”楚曉憤懣,一副莫大冤屈的樣子,道:“我是為楚林大哥送信去的,是他想與那位姐姐一起去上蒼游歷。結果,被葉家的妹妹誤會了,喊上她哥,將我堵在了路上。”

“而且,這還不算完,葉家的妹妹說,要喊上她所有的族兄每天都要堵我一次!”楚曉揉着腫脹的臉,麵皮抽動。

“那你也去喊人啊,叫上楚林大哥,喊上諾姐他們,也能湊上一隊人馬。”楚曦唯恐天下不亂,在這裡亂支招。

讓楚曉悲憤的是,楚大人,這位老祖居然聽的津津有味,那張清秀的面孔上滿是笑容,頗感興趣。

這什麼人啊?楚曉無語了,楚大人的心態是保持的太年輕了,還是太無良了?

他不禁想到在紅塵游歷時聽到的一些傳說,楚大人當年似乎有不少“雅號”,什麼楚魔,火化道祖,還有更離譜的,好像叫什麼……人販子?!

儘管楚風平日封閉了洞徹一切的感知,可是有人敢琢磨他,暗中腹誹,那還是會第一時間生出敏銳感應的,知曉所有。

他微笑着,露出燦爛的牙齒,然後親切的揉了揉了自己這個後人的臉,結果讓他腫脹的臉頰又直接胖了三圈!

楚曉頓時“熱淚盈眶”,再也不敢胡思亂想。

“你好好去和人家姑娘解釋清楚。”最後,楚大人才靠譜的為他支招。

“不行,我要先擊敗她的幾個族兄再去和她解釋,不然,我不僅冤死了,而且也太沒面子了。”楚曉果然好戰,竟想藉此機會與對方切磋。

“那你自己去處理吧。”楚風開始趕人。

楚曉磨嘰,不肯離去,道:“楚大人,要不您再開創一部更加強大的經文吧,再拓展出一條全新的進化路,我從頭到尾跟着學。”

“經文還不夠多嗎,以前的那些經書呢,你們練到盡頭了嗎?”說到這裡,楚風數落他們,道:“那麼多的經書,都哪去了,全被那隻狗叼走了!”

提及這些,楚風就臉色發黑,那隻狗對經文的興趣高的簡直讓人受不了,有無比嚴重的收集癖。

??最後,它竟然用成摞的經書築了個狗窩,也不是要??練,就是每天美滋滋的趴在裡面。

“那些經文,我們也在學呢,早已倒背如流。”楚曉小聲道。

正說那隻狗呢,結果它出現了,看得出剛從狗窩裡爬出來,迎着朝霞張了個哈欠,它身後的經書在晨曦中則自動發出道鳴聲,熠熠生輝。

噗通!

狗皇直接跳進湖裡,撒着歡游了兩圈,隨後張嘴收走一條又一條碩大而晶瑩又肥美的龍鯉就跑了。

“這個禍害,那是我剛從混沌河中找來的新品種龍鯉,直接就又被它惦記上了。”楚風搖了搖頭。

不久後,狗皇將龍鯉扔給剛晨練完的大黑牛、歐陽大龍、彌天等人,讓他們燒烤龍鯉,它自己則坐等着。

很快,腐屍與黎也出現了,手中拎着幾頭稀有的珍禽,乃是諸天絕佳的食材,湊了過去。

“一群禍害!”楚風又補充了一句。

狗皇在楚風這裡,在葉天帝那裡,在荒天帝那裡,都有自己的巢穴,而且這個經文收集癖晚期患者,都是以各種經書築的窩。

它其實很願意獃在葉天帝的道場內,畢竟??它那個時代的人大多都居住在那裡,連無始、女帝也在,都有各自棲居的成片仙山與宏大的道宮等。

然而,它對女帝有些犯怵,從來不敢久留。

至於荒天帝的府邸,它去的不算非常多,但也不是很少。

原本,狗皇就不敢在那裡犯渾,一直很規矩與本分,所以不怎麼擔心被收拾。

只是有一次,荒天帝的後人卻是將它嚇了個夠嗆。

那是荒很喜歡的一位後人,興高采烈,無比好奇,什麼都請教,什麼都問,問??它有沒有道侶,有沒有後人,最後更是神秘兮兮地問它,該族出產的皇狗奶怎麼樣?!

“?!”狗皇當時臉就綠了,它沒看那個混賬小子,而是偷眼看向了荒。

荒天帝沒搭理他,但是狗皇似有誤解。

當日,狗皇夾着尾巴就跑了,好長時間都沒敢再去做客,連那邊的狗窩都荒廢了很長時間,築窩的至高經卷都快發黴了。

所以,它獃在楚風這邊的時間最長,天天在這邊聚會與禍害。

當然,偶爾它也會拉上九道一與古青,跑到紅塵中去游歷。

楚風的隱居地、葉天帝的道場、荒天帝的仙鄉,彼此相距都不遠,皆懸浮在世外,三個道場連線是一個三角形,彼此等距。

可以說,他們聚首很容易,連弟子門徒都時不時的湊到一起切磋,共同去各界游歷。

葉天帝的道場中,除卻三座帝宮外,還有紫月宮、妙依凈土等。

但藥田占據的區域最大,當中着實栽種了許多的異種,都極其名貴,世所罕見,有些更是孤品。

比如悟道茶,這株古樹被葉天帝自紅塵中帶入仙域,又進諸天,歷經很多個紀元,此茶樹早已進化到了通天抵道的地步。

故此,這種茶葉常被用來招待荒天帝、楚風等人,女帝與無始就在這片道場中,更不必說。

狗皇在這座道場的窩,就築在藥田邊上,它居住這裡時,每天都在望着園子流口水,但是卻始終偷盜不得。

當它想偷吃仙桃時,鬥戰族的聖皇就會站出來找它聊天,為它講經,為他釋道,折騰的它精疲力竭,最後逃之夭夭。

再者,藥園子中的有些藥草也是它招惹不起的,有些早已在無窮歲月前就已通靈進化為人形。

比如,一株青蓮繚繞混沌氣,每當看到狗皇在附近轉悠時,它都會化形而出,結青帝拳印,教育它做個好人好狗。

琴聲叮咚,悠揚悅耳,引來凰飛鳳舞,白衣神王薑太虛正盤坐在湖畔撫琴,蓋九幽老人則在譜曲,一個老瘋子在琴音中舒緩的揮動拳印,一改往昔瘋狂與霸道的姿態,無比的內斂。

不過,當看到狗皇路過藥田時,老瘋子的拳印變了,再次凌厲無匹。

“嗷!”

狗皇莫名就被暴揍了一頓,嗷嗷直叫:“我這次真的沒有去採藥!”然而,老瘋子不與它講道理,拳印宏大,向前壓去,狗皇咧嘴,慘叫着,一路狂逃而去。

轟的一聲,遠方仙道帝光沖霄,撼動了世外,曹雨生也是段德亦是腐屍,狀若癲狂,大叫着:“成帝了,我終於成為仙帝了!”這麼多年來,他都快魔怔了,終於等到了破關這一天。

附近有數人嗤笑,不以為意。

咚的一聲,滿頭銀色髮絲的太陰玉兔自荒的道場中拔出一根碩大的蘿蔔,砸了出去,哐當一聲,落在曹雨生的頭上。

一路逃到這裡的狗皇,看到後頓時雙眼冒綠光,口水都快流下來了,它認出那可是正宗的紫金道參,二話沒說,叼起來就跑。

清風吹過,火桑林沙沙作響,荒天帝的道場中像是染上一層晚霞,蓮池中碧波蕩漾,漣漪點點,半空中更是有紫氣氤氳繚繞。

在這裡有火桑殿,有清漪凈土,有雲曦宮闕,蒸騰瑞霞,流淌大道光輝。

荒的道場最為廣袤,曾搬運來一片連綿無盡的大荒懸在世外,有個石村在山腳下,宛若世外仙鄉。

他道場中的仙藥、道樹等多為他的戰利品,比如輪迴路上的萬劫輪迴蓮,厄土深處的神秘大道樹,都被他煉去不祥,栽種庭院中。

藥田間,更是一有古蟠桃樹,枝繁葉茂,它是曾經的盤王,有恩於年輕時代的荒,如今被荒請來居住在道場中,有時化形走出來去收拾藥園子,有時也會去找荒下棋。

此時,荒天帝正與在丰姿絕世的柳神對弈,孟祖師則在旁觀棋不語。

大荒中,動靜很大,那是天角蟻與赤龍在大戰,彼此整日切磋,不過大荒經過加固,又有荒天帝坐鎮,縱然兩人打的無比激烈,可是卻連一座山頭都不曾打崩。

十冠王對那兩個莽夫所在的方向搖頭,他懶得動手,帝氣瀰漫,與重瞳者正在論道,也是一種切磋與對決。

大荒中養着很多凶獸,每日都大量出產獸奶。

當然,所有人都可以作證,這是給石村的孩子喝的,荒一脈所有孩童每天清晨都要喝上不少獸奶。

楚風的道場中,除卻他的閉關地,還有兩座大道紋絡交織的帝宮,那是妖妖與林諾依的坐關地。

她們長居於此,彼此間時常論道。

楚曉又一次鼻青臉腫的回來,毫無疑問,他再次被葉家的一群好戰的年輕人給堵住了,那些人為了幫自家妹子出氣,讓他風光的體驗了一次單挑……一群人的酸爽,被虐的不輕。

楚曦小聲嘀咕,給他出“猛招”,道:“我要是你,直接去葉家提親,將葉姐姐娶回來,讓他們都當你大舅哥,解決所有問題!”

楚曉小聲告訴她,短時間內楚家人最好不要去葉家提親。

楚曦一聽眼睛就亮了起來,這裡面肯定“有事兒”,迅速追問。

楚曉向四周看了看,而後神秘兮兮的道:“你不知道嗎,楚大人似乎曾去葉家提親。”

“快說,涉及到了誰?”周曦頓時精神奕奕,大眼放光,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燒。

“妖妖大人!”楚曉謹慎地說道。

“啊?!”周曦頓時興奮,催促道:“快說,什麼結果?!”

“據說,葉天帝的臉當時就黑了,覺得用萬物母氣鼎砸不解氣,將荒劍都借來了,要砍楚大人。”楚曉說完後頓時感覺後脖頸涼颼颼。

周曦頓時就激動了,恨不得當時在場,道:“我去,太勁爆了,楚大人什麼反應,有沒有拔天刀,或者動用的他的經天,緯地?”

楚曉撇嘴道:“想什麼呢,楚大人怎麼可能還手?別忘了他的初衷。”

“真是太讓人遺憾了,我很想看他們大戰,想想就激動。”楚曦是發自真心的惋惜,就差扼腕長嘆了。

楚曉點頭,也頗為認同。

然後,他們就感覺不對了,後背冒涼氣,迅速回頭,發現楚風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正黑着臉看他們。

“自己選,是在時光爐中閉關五百年,還是去古地府中挖路八百載。”楚風看着他們。

“不要啊,我們既不想燒成骨灰,也不想成為孤魂野鬼!”兩人哀嚎,簡直要痛哭流涕了。

楚風露出白生生的牙齒,道:“聽說,你們不少人都希望我、荒天帝、葉天帝大戰,是嗎?”

“是的!”周曦頓時賣萌,大眼不斷眨巴。

“行,把他們都找來,我滿足他們,告訴你們楚終極、荒天帝、葉天帝孰弱孰強。”楚楚風嘆道:“今日當有實戰,不然的話你們總是惦記。”

楚曉聞言,頓時熱血沸。連周曦都不賣萌了,第一時間喊人。通過這兩人發酵,迅速將那群想看三大強者對決的人召集到了一起。

楚風麵皮抽動,不僅是年輕一代,連狗皇、腐屍、天角蟻、九道一、鬥戰聖猿、古青、黎等一群老家伙都聞風而動,全跑過來湊熱鬧,不嫌事大。

一雙又一雙目光,實在太火熱了,都恨不得看到楚風立刻付諸行動,與葉天帝、荒天帝開戰。

楚風很嚴肅,告訴他們,認為荒強的站在一邊,認為葉強的站在另一邊,認為他楚終極強的,挨着他過來。

剎那,三個陣營直接就出現了。

楚風點了點頭,然後,用手一點,荒的陣營上空出現一個雷池,葉的陣營上空出現一個萬物母氣鼎,而楚的陣營上空出現一個金剛琢。

“好了,我、荒天帝、葉天帝,孰弱孰強,就看你們的表現了。”楚風說完,背負雙手離去。

什麼意思?楚終極為什麼走了,留下他們一群人在這裡,不少人頓時感覺不妙,抬頭看向天空的剎那頭皮發麻。

雷池中,電閃雷鳴,頃刻間有光束降落,劈向荒陣營的人。萬物母氣鼎,有母氣垂落,絲絲縷縷,向葉陣營的人壓去。金剛琢轉動,降下場域符文,如經緯線向著支持楚風的人纏裹而去。

“嗷……”

“啊!”

……

並非那三件兵器的本體,但掃落下的雷光、母氣、場域紋理,依舊讓三個陣營的人慘叫,承受了莫大的壓力。

“哪個陣營堅持的久,最後倒下去,那自然就是最強大的!”楚風的話語從遠方傳來。

眾人都有種想吐血的衝動,想看楚終極、荒天帝、葉天帝大戰,結果他們自身主動來應劫了?!

一時間,這些人想到了楚風過去的那些“雅號”,還有什麼可說的,只能腹誹,有的人他……一直沒變!

還能說什麼?再深入腹誹的話,將楚終極過往的那些事在心底挖出來,被他感應到,估計他們會更慘。

當然,在雷光、母氣、場域符文傾瀉時,有些人消失了,比如九道一、天角蟻、鬥戰聖猿等,畢竟是老前輩,楚風不好不敬,請去喝茶。

至於狗皇雖然在擺譜,但楚風似乎……沒聽到。

“大戰結束後,告訴我結果。”楚風悠哉地走了。

……

夜間,楚風在妖妖的帝宮談古論今後,回歸自己的居所,坐在石琴前,手指划過,叮咚道音悅耳,但是瞬間他感覺到了異常,眸子中划出冷電。

然而,他並未覺察到有人接近。

縱然他自封可洞察古今未來的感知,可是,一旦有變,他也能瞬間掌控一切才對,眸光轉,枯竭大千宇宙、混度之外,目光註視,又能複蘇所有,古今未來在他面前沒有什麼秘密可言。

可今天卻出現異常,那莫名的感應在停止撫琴後霎時就消退了,那同樣是祭道之上的生靈嗎?

但是,真有生物踏足祭道之上,他不會不知,如同對面而坐,這是一個一眼可望盡同行者的領域。

諸世間與上蒼等地,可以到這裡訪友的也只有洛、踏帝骨而回的黑暗仙帝等少數幾人,但他們並非屹立在祭道之上。

楚風放開感知,不再自封,洞察所有

他直接從原地消失,沿着某種古怪的感應,一路追了出去,踏過上蒼,進入祭海。

仙帝不知道要走多少年的路程,相隔無窮宇宙,他剎那就到了,立足茫茫波濤上,註視仙帝獻祭地。

接着,他出現在祭海深處那座宏大的黑色祭壇上,荒與葉亦出現,顯然他們都有異樣感應,都來了。

這件事自然不簡單,涉及到了詭異始祖獻祭的那個人,令楚風、荒、葉都為之嚴肅起來。

昔年,以他們可以掌握一切真相、追溯古今未來所有秘密的能力,在探尋詭異種族大祭的那個人時,卻發現,一片虛無,什麼痕跡都沒有,這很不正常。

今天,有了異常感應,他們都出現在此,無比重視。

黑色的祭壇在冰冷的夜空下顯得格外幽森,上面沾着血,不過都早已乾涸,成為黑色的痕跡。

雖然一直都有傳說,一旦踏上這座祭壇,自身便是祭品,連仙帝都再也無法回歸,會血濺祭壇。

但這一切對三人來說無意義,這世間世外,根本沒有能威脅到他們的地方。

忽然,他們逆着古史,看到了不一樣東西,在那極其遙遠的歲月盡頭,一片高原上有個小院,伴着湖泊。

湖中有一株蓮生長,送出清香,隨着歲月流轉,它發生變化,成為萬劫輪迴蓮?!

本是普通的蓮,當經過一個人的點化,它竟發生那種超越普通人想象的蛻變。

楚風、荒、葉都皺眉,他們不是沒有追溯過萬劫輪迴蓮,但都只是看到??它蛻變的過程,沒有看到那個人,直到今天,才有這種發現。

那個人轉身進入了小院,咳嗽着,似乎……身體有問題?到了這種層次,居然還會有恙,有些不可思議。

院中,有一個粗糙的石磨盤,如同普通農家用的實用器物,楚風一眼認出,這是光明死城中的粗糙石磨盤。

院中的人盤坐在那裡,正在撫琴,是一張……石琴!

叮咚的樂聲,難掩他的疲倦,他臉色蒼白,帶着病容,原本應該很儒雅,但現在看他缺少朝氣。

最為重要的是,這個人的面孔與楚風、荒、葉都頗為相像,三天帝長相有些相近就曾惹人心中懷疑,現在又多了一個人。

在他身邊,有個火爐,用來燒茶水,同樣是實用器,那是時光爐。

院中有一株花,凋謝後化成種子,又開始重新生長,面色蒼白的儒雅男子撫琴賞花,本是悠然自得,但他身體每況愈下,不斷蹙眉。

楚風大受觸動,曾只是觀賞之花,竟成為後世花粉路源頭的種子。

顯然,那株花在當年也不凡,深受男子喜愛,栽種在院中觀賞。

最後一切變了,男子的口鼻間流出黑血,身上有灰霧繚繞,他的身體越發的不行,不斷咳嗽。

最後,他竟腐爛了,身上有各種問題,全面迸發出來。

直到有一天,他一聲嘆息,虛弱無力的自語:“我……還會回來嗎?”

接下來,他出門,在高原上煉製青銅,鑿出石罐,然後將自己焚燒,骨灰落入罐中,沒入三重銅棺內,葬在了高原下。

直到有一天,高原塌陷,銅棺露出地表,在地勢變遷中,棺蓋開了,石罐中的骨灰灑落了出來。

此後,無窮歲月後,終於有外來人出現在此地,似知道危險,躲在密閉的棺中而至。

但是,他們依舊被侵蝕了,沾染上了高原上的骨灰,發生詭異蛻變,都發瘋了,震碎了萬劫輪迴蓮,讓它寂滅無數個紀元,又震裂大地,小院中的器物等飛落向各方。

……

“還真有這樣一個人。”楚風感嘆,只是此前他們為何乎追溯不到?直到今天,立身在此,才看到了歲月長河中的往事。

這時,在那冰冷的黑色祭壇上,突兀出現一道身影,很模糊,聲音沙啞,宛若厲鬼在低語:“你們來了。”

“你就是詭異族群獻祭的生靈嗎,也是他們所忌憚從而一定要找到的人?”葉天帝平靜地問道。

“我沒有惡意。”那黑影低沉地說道。

然而,在一陣讓仙帝都要心悸的波動過後,他的身上突然長出濃密的紅毛,他的眼窩中呈現出死魚般的眼白,他的口鼻,他的雙目中,開始流淌黑血,他滿頭的髮絲開始枯黃,他的體外有灰霧瀰漫,整個人散髮着最為濃烈的詭異氣息,極其恐怖!

都長毛了,都流黑血了,還說沒有惡意?這是詭異力量真正的源頭所在!楚風冷冷的盯着他,想出手,那便戰就是了!

“小友,你們誤會了,這個樣子並非我所願,而是我以前的本體就如此,病入膏肓,最終焚了自己,自此萬古皆空。不過,不知何時起,不時被人獻祭,時至今日,我漸漸聚來一道影。”

然後,他就又虛淡了,只剩下一道黑影,穿着破爛羽衣,立身在那裡。

“你究竟是誰?”荒天帝問他的來歷與根腳。

“我之前一片虛無,少有記憶,我之後,便是你們的世界,如你們所見,所經歷。有人獻祭,我自冥冥虛無中凝聚。”他竟說出這樣的話。

“厄土深處,詭異族群的幾大始祖,他們的力量都來自你身上的各種不祥癥狀?!”

“應該是。”黑影點頭。

剛纔,黑影身上流淌黑血,滴落膿液,都是各種病創,竟是不祥力量的各種源頭?這着實驚人!

“你也是青銅棺的主人,當初裡面葬着你?”楚風再次問道。

“是,模糊的原初記憶提醒我,當年我病入膏肓,迫不得已焚了自己,骨灰入石罐,置於三層銅棺內,埋入高原。”黑影點頭,這是他對自身來歷的有限認知。

楚風凝視,這的確就是他們剛纔在歲月盡頭追溯到的那個人,其來歷有些莫測!

三位天帝有些沉默,詭異生靈,不祥力量的源頭,恐怖的高原,所有這一切都根源於這個人。

若在古史中所見非虛,還真不能怪此人,而他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其骨灰也是意外灑落出去的。

“我對現世早已厭倦,對你們並無惡意,也罷,呼喚你們來此,就是想請你們出手幫我解脫。”

楚風嘆息,他忽然覺得此人很是可憐,不知道過往,一念回來,卻也是毫不留戀,只想徹底解脫。

“你對自己昔日的一切毫無印象了嗎?”楚風再次問道。

“一片虛無。”黑影搖頭。

此時,他別無所求,只願塵歸塵土歸土。

“從哪裡來,卻不見得能回哪裡去了,但我早該消亡,不應存在。”黑影再次要求他們出手。

荒天帝、葉天帝、楚風皆沉默,在昔日他們就已經推測出,他們三人長相相近,都與銅棺之主有些牽連,因為都曾長期伴着銅棺與石罐,被莫名力量潛移默化,影響了五官。

今日相見,果然如此。

“前輩,關於過去,你連點滴都不記得了嗎?”楚風很想知道他的過去,道:“比如輪迴,我曾發現,殘餘偉力可能與你有關。”

“地府輪迴路,似……是我走過的路。”黑影努力想了很久,才說出這樣的話,究竟是發病前,還是發病時走的路,他無法還原了。

“你為什麼落到這步田地?”

在三位天帝看來,這根本不可思議,祭道之上,還有誰可傷,還有什麼力量可侵蝕?

三人都在皺眉,黑影只是殘留,生前那個人是誰,來自哪裡,分明無比強大,竟會“病入膏肓”。

關於他的來歷,以及曾經的過往等,無從探查,在今日之前,縱追溯古史都找不到他的真身痕跡。

“漫長歲月以來,我也在問自己,我是誰,但沒有記憶,想不起過往,畢竟,我只是一縷模糊的影,不過,我的殘碎推測或許對你們有用。”

黑影平靜道來,或許他在祭道之上又去祭掉了過去、現在、未來,也又再祭掉自己。

“或許,我想要太多,或許我什麼都不想要,希望丟下一切,可惜,我都遺忘了,以朦朧中最後的一點感知推演,我似從無到有,又從有到無,如此再到有,更迭往複,我病了……”

他說完這些話,就不再開口了,請三人幫他離世。

“前輩請上路!”

最終,三人選擇出手,在璀璨的光芒中,那個黑影被淹沒了,熊熊焚燒,所有詭異物質都被點燃。

三大天帝聯袂出手,古往今來沒有誰可以抵擋!

縱然是所謂的不祥力量之源頭的物質也成灰,凈化,徹底湮滅。

黑影模糊,消散,從此不見。

三大天帝追溯,無論是過去、現世、未來,都沒有黑影的蹤跡,也見不到他真正的前身,一片虛無。

接下來,我又要寫一次感言了嗎?發愁,我居然要寫兩次完本感言。5月1日再聚。

章节目录

圣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辰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新番外 那个人,新书5月1日见,圣墟,笔趣阁并收藏圣墟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