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也清楚的知道,罗艺非要拉着他来迎接太子,其实是想帮下他。他在林邑六年,从最初突袭夺下狮子城,到如今占领了整个林邑国。他在林邑经略使的位置上,已经干了六年了。

    六年,通过了八考。

    一年一小考,三年一大考,干足了两任。

    八考都是优异,本来四考他就要升任了,不过当时林邑局势还没安稳下来,他就接着干。

    但现在林邑这边已经算是彻底的稳固了,朝廷在林邑驻有府军两万四千,还有昆仑舰队在这边驻扎,设郡置县,移民屯垦,开港航海,使的现在的林邑已经牢牢的掌控在了朝廷的手里了。

    这一次李世民入京朝集,也将接受吏部等的考核,述职之后,可能就不会再返回林邑了。

    说实在的,李世民其实不太舍得离开林邑道,这片天南之地,有太多他的心血,六年,他甚至增添了许多伤疤,现在就要这样拱手让出,他哪里愿意呢。

    有消息说,朝廷要改授他为兵部侍郎,或是任南衙一卫大将军。

    可不管是兵部侍郎,还是南衙大将军,李世民都不太喜欢,京城的官,对他来说当的没意思。

    但他也知道,自己有些历史问题,皇帝不可能让他久镇林邑的。

    他还是希望在外任职,罗艺也很清楚,所以罗艺希望能够帮他一把,如今太子平定江东,声威赫赫,以皇帝对太子的信任,若是太子能够出面为李世民说几句话,给他谋一个不错的外职,皇帝估计是不会驳回的。

    罗艺说着说着,果然说到了李世民的事情。

    “如今江东平定,天南安稳,漠北听说也很不错,真要说起来,也就是朝鲜半岛的新罗,还有海东的东瀛列岛,以及云南、黔中、西山的一些蛮夷们还不太老实,没有完全接受朝廷的入籍归流政策,西域和云南之南的许多地方,现在还鞭长莫及。”

    太子点头。

    云南、黔中过去那完全就是化外之地,只是名义上隶属中原朝廷,这十来年,朝廷对这些地方的推进力度很大,一边打一边拉,又是屯兵又是筑城,又是修路又是移民的,总算是成效还不错,但也只是建立起了几条纵贯线,在那些深山丛林里,蛮夷们还是野蛮的很,不太肯归化,而要想把那些地方变成如今跟岭南等地一样受控制,估计还得要很长时间。

    “虽有圣人的英明决策,但边地安稳,还是得要有得力干将能吏啊。”罗艺笑指李世民,“二郎在林邑六年,从无到有,几乎是凭一已之力为朝廷新增一道,居功至伟,如今两任八考,皆是上优。听说政事堂想调他入朝为兵部侍郎,或任南衙一大将军,我以为太过屈才了,南衙的大将军,不打仗,那就是喝茶的,只是武将们的寄禄机构,和迁转序列。二郎还年轻,应当让他多为朝廷多为圣人出点力,黔中、云南、西山,甚至是北庭、安西、河中、大夏、百济诸道,都是大有可为之地嘛。”

    嘉文笑呵呵的对李世民点了点头。

    “李经略的本事,父皇也多次跟我称赞过的。”

    太子打量着这个铁臂大帅,其实心里是带着丝提防的,他虽被称仁厚,可在父亲的淳淳教诲之下,也并不呆笨,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个李世民有着如何的历史,也清楚知道他是李贵妃所出的他那个兄弟的舅舅。

    曾经为吴王的罗哲威,可是威胁过他的储君之位,虽然之前皇帝已经把吴王和晋王都分封就藩,可毕竟他们是甥舅关系。

    “李经略想去哪呢?”太子笑呵呵的问。

    “臣想多做点事情,边疆之地比朝中更能多做点事情,朝鲜、东瀛,或是西域和南疆,臣都愿意去干点实事。”李世民道。

    太子便点点头,“那孤都记下了,回头见到圣人,会向圣人说的。来,喝茶,孤以茶代酒,这杯茶便敬李帅平定天南之功!”

    李世民面对太子的敬酒,并没有谢辞,端起茶杯饮下。

    秦琼、李靖、徐世绩等这些大帅,都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个李世民还是有些太过失礼了。

    这家伙,在林邑六年,看来也没变稳重,依然还是一股子桀骜不驯的样子,面对已经成年的太子殿下,居然如此无礼。

    喝完茶。

    太子也并没有进广陵城休息,而是换了船直接继续北上,李世民和罗艺等跟在后面同行。

    船舱里。

    秦琼对自己的女婿直言不讳。

    “这个李世民虽有些本事,但太傲了,而且对殿下无礼,此人不可重用。”

    太子笑笑,“孤听说有本事的人,总是会有点脾气的。”

    “殿下,若要用一人,必须先得驯服一人,用人犹如骑马,若是马不驯服,是不能轻易骑乘的,否则会很危险。”

    “那秦相以为孤是否当为李世民谋外职?”

    “殿下原本如何打算?”秦琼反问。

    “孤原本以为,这李世民确实是很有本事的,六年时间,就彻底灭了林邑国,还将林邑安稳如山,以他的能力和经验,我认为可以让他去东瀛或朝鲜。”

    东瀛的苏我马子和新罗的金白净虽都效忠朝廷,可朝廷有机会的话,当然不会放过吞并两国的机会,大国是不会有什么温情的。

    “殿下,万万不可。李世民太桀骜不驯了,东瀛和新罗两地,不可让他前往。”

    “那让他留在京?”

    秦琼想了想,“臣建议殿下回京后,先不要与圣人说李世民之事,待朝廷任命李世民为南衙之一卫大将军后,殿下再公开上奏圣人,为他谋一外职,臣建议殿下举荐李世民为卫藏宣抚使,又或是黑海宣抚使。”

    卫藏道,原来的吐蕃卫藏四茹之地,现在吐蕃分为乌思和后藏两镇,以及朝廷直辖的逻些与林芝两郡,李世民去了卫藏,就算是挂宣抚使之名,比经略高一级,但在那边,实际没有什么可大有作为的。

    而黑海宣抚使就更别提了,黑海宣抚使主要就是宣抚在黑海那边的突厥统叶护的伏尔加公国,和可萨的高加索郡国,那两个突厥藩国,实际上可是完全自治自立的,李世民去了那边,也仅是一个光杆宣帅而已。

    “殿下,让李世民到卫藏或黑海去,熬他个八年或十二年,若是此人驯服了,那么到时殿下再将此人调回重用,则可为宰辅重臣,能出将入相。可若是驯不服,那么便可让他一辈子于乌思、黑海、里海、河中、大夏、北庭、漠北等地迁转,不予信用也。”

    太子思索了一会,“好,便先听秦相之言。”

    。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