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望着苏墨皱了皱眉道:“你所说的大能者该有何种能力?”

    是啊!苏墨心说大能者应该是如何一般的存在?其他暂且不论,同样也没有兴趣,嘴角上扬,然后道,“只要可以救活沉睡的灵魂即可!”

    “那么你可以去试试,或许有,或许没有,至少我从未听说沉睡的灵魂可以救活!”

    不过若永恒门都没有办法,那么这世间便再无他法,此门傲立四方星辰大陆已经有千百万年,或许更久,其门主更是达到了永恒境界,也就是大成境界之后最后一个境界,这也代表他距离飞升已经不远。

    尔等后辈福缘不浅,五年之后便是永恒门招募弟子的时候,但可惜只有十个名额,当年老夫年少之时曾去拜师,却被拒之门外,因此成为此门中弟子的难度可称之为白日做梦,但尔等去见识一下也无碍。

    毕竟他们有一个奇怪的规定,那就是不看天赋只问福缘,但也别小看这十个名额,与之争抢的强者绝对多如牛毛,所以你们要做好失败的准备。

    说到此处,突然看着苏墨道:“你先前那火焰为何物?此等炙热世间罕有,就连老夫都感受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

    思绪正在想着永恒门的苏墨,听闻,随即尴尬一笑,“此为我本命之火,取名焚天,它的强弱与我的境界紧密相连,可惜晚辈实力不济,否则这异类怎有出手的机会!”

    焚天?海神点头道:“若你到大成境界它或许还真的可以焚天,观你年龄不大,不知你修者实力几何转化而来?”

    “你说的是修为转化吗?”

    后者点头没有言语,而苏墨却是抿了抿嘴道:“晚辈运气不错得了个天道体质,因此满修境界入得仙域,所以那转化一说在下不曾尝试!”

    听闻满修二字,海神与管家脸色当即大变,“怎,怎么可能!”

    唉,苏墨叹气,心说又是一个被震惊到语无伦次的强者,不就是满修嘛,有什么难的!

    海鲜兄妹二人不太明白,随即望着海神道:“父王,满修怎么了?为何您这般表情?”

    海神没有回答,而管家却是叹了一口气道:“小姐有所不知,你如今虽为归元境,可却是由修者之时天师境界转化而来,还记得当年你的修炼吗?一个瓶颈百年不可破,而满修便是修者时将所有境界全部修炼圆满!因此这种体质被称之为天道!”

    而这个天道往往会被凡人误解为天道修为,这是大错特错,此天道所指乃是普天大道,但凡拥有此体质之人,其悟性都堪称逆天,传闻在极其久远的一个时代出现了一位拥有此等体质之人,后来飞升之时出现了大地,出现了山川河流与修为体系,在他之前是一个混沌的世界,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常人修炼每个境界不过十层,可天道体质之人却不一样,看了看苏墨道:“不知少侠为几层?”

    额?苏墨茫然心说问这个干嘛,算了,反正他们也不会再为

    难我,于是道:“在下聚气二十,其次有五十与三百,也有五百层,当初修炼还以为出了问题,为此也每日烦心,这体质当真害人不浅!”

    “聚气二十?”海神显然有些不可置信,随即便对苏墨进行了搜魂,可顿时就陷入了沉默,口中则是喃喃道:“怎么可能,这般体质世间真的存在吗?”

    此时的海神丝毫不怀疑若任由苏墨安心修炼,将来会是怎样一般的存在,早有传闻,天道体质可越级战斗,当有一天他的实力达到了永恒,岂不是此处大陆第一人嘛!

    海神突然变得恭敬了起来,抱拳道:“如此一路便有劳少侠费心了,我这两个孩儿顽劣不堪,小女实力尚且过得去,可头脑太过简单,小儿又实力不济,平时嚣张跋扈可内心却十分善良,因此这一路我将他二人托付于你,若可以请代我多多教育一番。”

    什么?什么?父王,父王……。

    二人同时道,不可。

    然而海神却冷冷的看了一眼,就仿佛在告诉他们此事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一般,这凌厉的眼神他们从未见过,当下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苏墨望着大海鲜嘿嘿一笑,“放心吧,你们两个这一路只要听我的一定可以安全到达天海城。”

    随即又趾高气扬道:“海神前辈,这茫茫大海若是就此借着法器而过实则浪费,在下修炼注重修心,故而打算徒步前往天海城,就是不知他们二人能否吃得了这个苦!”

    修炼与历练密不可分,这是恒古不变的真理,历练可化心境,而心境则可盛境界,二者之间遥相呼应,故而若心境只能承载一成实力,那么不论如何努力也决计无法突破修为。

    对此海鲜二人或许不知,可海神却深有体会,点了点头道:“若借用法器略过海域,我会将他二人带回,这一点苦都吃不了的话,也不配做一个永恒门的弟子。”

    海鲜二人望着苏墨,牙齿紧咬恨不得要将他生吞了一般,于心中将苏墨骂的是狗血淋头。

    管家欣慰的点了点头,随即从储存器中取出一只葫芦道:其内有异类上百,此地继续往北千里不到有一处结界,我这里有三块玉简,凭此简可自由出入结界之内,切记玉简不可丢失!”

    “干嘛?”苏墨心说有一处结界跟我有什么关系。

    哦,哈哈,管家大笑,“你瞧老夫竟然忘记说重要的事情了,那结界中有一处塔,名曰炼妖,反正你们也顺路,顺便将此葫芦之内的异类锁入其中。”

    “有好处吗?”苏墨一阵坏笑,心说这肯定不是什么好差事,说不定还有危险,否则炼妖塔怎会有结界,明显是怕有什么东西跑出来。

    好处?大海鲜看着苏墨几乎不敢相信他听到的是事实,口中喃喃道:“这还是那个四处逃命的家伙吗?如今不与他计较圣龟之死已经是便宜他了,可他倒好,只是顺便带点东西竟然敢要好处。”

    海神与管家对视一眼随即哈哈大笑,二人仿佛

    有点看不懂面前的这个少年,海神微笑道:“不知你是否唤醒了本命飞剑,不过可惜,不知什么原因那晦暗之碑突然失去了唤醒的能力,我这里有一把佩剑可赠与你!”

    苏墨心中偷笑,如今大陆,不论何等品阶晦暗之碑均不具备唤醒的能力,这一点他最清楚不过,见对方丢来一把长剑,当即便接了过来,随即拔剑出鞘口中啧啧道:“嗯,陨铁所铸,其内竞有寒气散发看来也是一件宝贝,不过比起我的修罗剑还是差了点!至此前辈相赠我也就却之不恭了。”

    这?

    海鲜怒斥道:“你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此剑名曰镇海,陪伴我父王不知道有多少个年头了,死在其下的异类更是数之不尽,你区区一个连本命飞剑都没有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评价!”

    “龙儿住口!”海神打断了她的言语,随即看着苏墨尴尬一笑,就好像在告诉他,你看我女儿就这德行,以后你多多包涵。

    “无妨,不过是谁告诉你我没有本命飞剑了?只不过我实力还不够,所以无法将它唤醒,有机会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王者之剑!唉,想必你也不会相信,就当我没有好了,不过你出门历练带一把生锈的剑是什么意思?方才差点将我害死!”

    “全是借口!鬼才相信你。”海鲜撇着嘴巴将目光从苏墨的身上移了开来。

    “哦,前辈,差点忘了,你家宝贝女儿身上带了不少奇怪的符咒,你能不能把它收走?”

    心头一愣,随即苦笑,此物的确不能放在她的身上,若不然必闯下事端,随即挥手之间便将之全部收去。

    “历练尽可能还是不要借用外物,否则就失去了历练的真正意义,因此你们身上的法器都没收了!”海神心中非常清楚,虽已经千叮万嘱,可若自己不在,也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使用法器,所以还是没收最为保障。

    苏墨没有意见,本来身上就一无所有,见他二人此刻与自己已经没什么不同,则噗嗤一笑,却也强忍着没有大声笑出。

    面具没有收走,毕竟它不属于海鲜之物,可同样也没有归还,海鲜咬牙切齿的盯着苏墨,心说你给本姑娘等着。

    事情全部解决,海神已经离开,可海鲜却缓步朝苏墨走了过来,“你要干嘛?你父王可说了,这一路要听我的,难不成你要动手吗?”

    “你,你无耻,本姑娘到了大陆之后再也不要看见你,哼。”

    哎吆,苏墨呵呵一笑,“这可是你说的哦,若到时你死皮赖脸的跟着我,那便是小狗。”

    “小狗是什么?算了,管它是什么,小狗就小狗。”

    大海鲜没有言语,兄妹二人开始徒步一路往北,苏墨只能跟在身后,心中却在想,原来天道体质不是指天道修为啊,怪不得人人震惊,不过普天大道是何物?永恒门中既然有一位即将飞升的大能者,必然可以救活师尊,管他什么体质,只要将来可以修复星域还给他们一个崭新的家园那么也算完成了梦想。

章节目录

翻手成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豫东卧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豫东卧龙并收藏翻手成天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