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恒等这“咔嚓咔嚓”声音消散之后,惊恐之极地发现阵法中白雾淡去一分。

    灵石再次消耗一成,白雾淡去一分。

    此时,在阵法中,哪怕仍有白雾,哪怕凭肉眼仍是不可见物。

    但神识之中,二十里之内,已经清晰无比。

    他听着周围,不仅周承浩等人,甚至连孙博达等人都兴奋之极地议论纷纷,不由暗自叹息。

    这白雾减弱一分,定然能让殷秦两家发现攻击有效。

    若是两家非要争个死活。

    那最后鹿死谁手,还真不一定。

    “东边十里,移动,攻击!”他暗道不妙,赶紧发出命令。

    果然,殷家队伍之中,传来声音。

    “闻道友,这阵法诡异,刚才一击之下,我等已有近三十万修士被杀。”一个修士带着哭声向闻人中汇报。

    “轰隆轰隆轰隆......。”

    虚空中又再次传来闷响。

    闻人中面色大变,一击便伤亡近三十万,殷家修士虽多,但又岂能承受如此伤亡?

    传进耳中的闷雷般响声,像是催命声一般。

    额头竖目散发出异色精芒,朝四周不断探视,似乎想要找到攻击来源。

    “立即朝上飞,全力上飞,直到脱离此阵法为止。”

    “轰隆轰隆轰隆......。”

    虽是瞬息之间,但却仍是让他感觉如年。

    神识扫去,殷家剩下的两百七十万修士队伍,一分为二,而分开队伍的,便是一道十里宽大的空白。

    他知道,不过数息之前,那里道十里宽,延绵四五里长的空白,站满了殷家修士。

    而今,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等等!”

    忽地他似乎想起什么,大部分修士面带恐惧之色,显然已经发现刚才发生何事,此时杂乱之极、惶惶朝高空冲去,但他一声“等等”却如暴雷怒吼,将众人惊住。

    “此次是攻击我等,全力防御。”秦家修士队伍之中,白且离听着“轰隆”闷声,瞬间便做出判断。

    神识中,修士队伍里有一个十里大小的空缺。

    那里之前占满修士,如今,也消失无踪。

    “注意,前方......。”

    “轰隆轰隆轰隆......。”

    前方一里之外的虚空,忽地激射出十里大小攻击,带着闷响之声,发现之时,已至身前。

    “不......!”

    白且离只来得及低吼一声,便见到凝集成十里大小的一道攻击,如同碾压一般,从队伍前方,戳穿整个队伍。

    身后近三百万修士神识中,那道强烈异彩穿过之处,无论何人、何法宝,瞬间消失不见。

    “噗呲噗呲”声音响起,那巨大攻击,如同恐怖巨兽一般,将队伍中修士吞噬出一道令人心悸的空白。

    “这,这是什么?”

    “逃啊,逃......。”

    “根本无法防御,我等逃命要紧......。”

    ......

    秦家修士队伍中,神识里无不见到这恐怖一幕。

    当下大呼小叫,面露惶恐,纷纷朝四下飞去,欲逃出此诡异之处。

    “往上,随我往上......。”

    白且离神识一扫,便知那一击之下已损失近四十万修士。

    这绝对值得任何人恐慌和惧怕。

    哪怕是他,现在心里所想,也只是赶紧逃离此处。

    “周承浩、易恒,死来!殷家全体,全力攻击!”

    “轰轰轰轰......。”

    白且离双眉一皱,殷家竟然不逃?

    神识中,只见闻人中额头上的竖目死死盯住虚空,近三百万道攻击朝那虚空之处攻去。

    白且离知道,那里正是刚才那恐怖攻击出现之处。

    近三百万道攻击,虽是分散并无同时发出,但奈何数量实在众多,将那处虚空全部覆盖。

    白且离眼神失望,近六百万修士同样失望。

    不仅失望,而且恐惧。

    如同之前发出的攻击一样,毫无效果,不过是穿过那处空气,又将法宝收回手中。

    没有击中任何人,法宝之上自然也没有沾染血迹。

    “嗖,嗖,嗖......。”

    无数修士四散而去,身在此诡异之地,面对此诡异攻击,没有人能够亲眼见到如此恐怖之后,还能坚持下去。

    “嗖,嗖.......。”

    数道声音响起,从两家队伍后方,数道身影激射而来。

    “咔嚓咔嚓咔嚓......。”

    虽是细微,却足以让白且离等人听见。

    “白道友,怎么回事?”秦胜天神识一扫,便知损失之大,不敢在后方等待,赶紧冲进来。

    “秦道友,我,我等还是撤退吧!”

    “不用,秦道友,这阵法也许便要被攻破,我等全力攻击。”

    殷不正刚到便得到闻人中所有信息。

    见到双方交战不过半盏茶功夫,便已损失近四十万修士的他心悸之下,也想逃离此处。

    但此时却惊怒大吼,将正准备逃跑的秦家修士吼住。

    易恒心里苦笑一声。

    那殷家闻人中当真敏锐之极。

    本来都已决定逃跑。

    只要逃跑,那便不会再攻击此阵法,也许还能让自己从容屠杀。

    如今,两家修士不是蠢笨之辈,自然能够看出此阵坚持不久。

    “易道友,可是如此?”

    身后周承浩等人自然也听清殷不正的话,瞬间面色剧变。

    若是此阵被破,无须殷秦两家联手,恐怕仅凭一家,也能将周家不足百

    万修士全部击杀。

    “不错,天下哪有攻不破之阵?”易恒不再隐瞒,不顾身旁诸葛无双焦急之色,沉声说道。

    “博达道友,公孙道友,孔道友,音道友,各带二十万修士,立即移动到四方,居高临下,全力发出最后一击。”

    易恒心念一动,一道命令立即发出。

    在周承浩周承然等人眼中,没有听到一声应答,队伍便一分为四,瞬间消失在身旁。

    而这里,便只剩下十多万修士。

    下方一里之处,便是不断找寻他们踪迹的五百多万修士,祭出法宝,爆发气息,四处张望。

    白且离得殷不正提醒,自然也知那“咔嚓咔嚓”声是什么原因,也知为何白雾渐渐消散。

    当下大声下达命令道:“所有修士立即分散在各处,保持距离,全力攻击虚空,不要间断。”

    闻人中一听此命令,心里不由暗赞一声,当下也大吼道:“殷家修士分散开来,相距十丈,全力攻击虚空,吞食丹药补充法力,攻击不可间断。”

    易恒眼神再次变化,脸色几近铁青。

    料不到两人反应如此之快。

    若是两家修士不再密集,那这攻击效果绝对大打折扣。

    “咔嚓,咔嚓......。”

    虽然攻击分散,很多攻击甚至毫无用处。

    但五百多万道攻击,总会正好攻击到阵法,一声声轻响传进众人耳里。

    下方无数修士见四五息过去,那覆盖十里范围,恐怖之极的攻击并未出现,自然以为他们攻击有效,更是使尽全力,祭出法宝,不断朝虚空,毫无目标攻击。

    “博达道友准备,公孙道友准备,孔道友准备,音道友准备。”

    易恒铁青着脸,心里越来越紧张。

    身后众人更是不敢多说一句话,不敢稍微移动身形。

    漫天都是杂乱攻来的法宝,虽然是擦身而过,但同样也令人恐惧。

    “所有人,连续攻击,不管遇到何种情况,不得命令,不可停止,动手!”

    易恒心知不敢再等,八个阵法中的灵石已经快要燃尽。

    殷秦两家只需再胡乱攻击,持续片刻,阵法便毁、白雾便散,到时,才是真正的生死决战。

    故而,这一次从四面八方攻击,一定要将两家士气灭掉,让他们不敢再有破阵企图。

    当下,所有修士连着吞食丹药,运转全身法力,祭出法宝,朝着下方稀稀疏疏的修士群,猛地攻击而去。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一瞬间,从四面八方传来的闷雷声,将正在攻击的不亦乐乎的殷秦两家修士全部震慑住。

    五百万修士不可思议地四处张望,张望的眼神已便成绝望。

章节目录

道易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被水煮的青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被水煮的青蛙并收藏道易天下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