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茶按照柳寻香给他的口诀坐在红线大阵里有序的吐纳灵气,大阵外,柳寻香躺靠在一旁,双手交叉环抱在脑后,望着泛红的天空不知在想着什么。

    好在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火云宗的弟子们都早已回到了自己的别苑内,否则这一幕要是让人见着,恐怕明日那女修士落云就得提着刀来找柳寻香的麻烦了。

    哪有杂役弟子在一旁享福,修士却在里面苦修的说法!

    不过院子里的两人似乎早已习惯,茶茶更是乐在其中,尤其是柳寻香让她不要修行火云宗的引气心法,转而修行他给的心法后,心中对柳寻香更是崇拜。

    柳寻香给的,正是当年他在东域王盘山捡到的那本引气残篇,当年的他还不知道这残篇的价值,如今修为眼界远胜从前,在看着残篇,方知其中精妙。

    他相信只要茶茶按照他的方法,十天之内晋升引气境,绝无半点问题。

    很快,三个时辰过去,茶茶睁眼,一道微弱的灵光在她眸子中一闪而过。

    灵气入体。

    这是灵气入体的征兆!

    显然,在这篇道法下的茶茶已经能够将灵气吸收在体内并且能完整的储存在丹田,跨出了晋升引气境的第一步。

    “老师!”茶茶喊道。

    柳寻香默默转过头,茶茶正站在自己身边,一脸兴奋。

    “灵气入体只是修成引气境的第一步,后面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不要得意忘形。”

    柳寻香淡淡的说道:“光有境界还不行,境界是要有相匹配的术法来衬托,既然你现在已经灵气入体,我便教你如何修炼掌心火。”

    修士神通,掌心火!

    火云宗低阶神通,最适合引气境一到三层修士修炼,同阶中破坏力惊人。

    修士体内有了灵气就好比烧火有了柴,接下来只需要弄到火,点燃茅草,就能燎原。

    茶茶明白这个道理,眼中一亮,急忙回房将掌心火的法诀讲义拿了出来,柳寻香打开大略扫了一眼,心中便已了然。

    对于向来以神通立道的煞星少主,这种在他眼里比街头戏法高明不了多少的修士神通,实在太简单不过。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茶茶将自己的手放进一旁的清水中,清水顿时咕噜咕噜泛起了小泡泡,就像是水里有一块烧红的烙铁一般。

    茶茶将手提起来,手掌依旧白皙娇嫩。

    “利用灵气与灵气只见的剧烈摩擦产生高温,使得体内灵气发热发烫,游走经脉之间,等你彻底晋升引气境之后,就可以尝试让灵气突破皮肤表面,形成火焰。”

    柳寻香头也不回的漫步走回厨房。

    庭苑内,月光姣姣,一名二八年华的少女在庭苑时不时将自己的手放进木盆清水中,拿出来又放进去,放进去又拿出来,玩的不亦乐乎.....

    房间内,柳寻香默默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微微发颤。

    一个刚刚接触修真界的懵懂少女就已经可以掌握低阶神通要领,现如今的自己却连这种变戏法的神通都释放不出来!

    ........

    新晋弟子大比已经过去了五天,这五天里,茶茶体内的灵气已经蓄积到了一个饱和

    状态,若是修为高深的修士,稍微凝神,就能看到在她丹田处有一团白茫茫如絮状物的存在。

    这与她同批进来的修士相比,已经超前许多。

    不过茶茶听从了柳寻香的教导,平日在教习时和之前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在长老们讲解道法基础的时候,她在趴着睡觉。

    这天,柳寻香刚从杂役院回来,便看到一名身穿褐色宗门服的青年正负着双手俯身看院子里的花儿。

    柳寻香双眼瞳孔微缩,略一犹豫,上前抱拳说道:“杂役院弟子吴大牛见过玖常师兄,茶茶修士目前还在教习堂,师兄若有事可以吩咐弟子去做。”

    这褐衣青年并未回头,淡淡的问道:“你如何得知我是玖常?”

    玖常,茶茶的哥哥,火云宗亲传弟子,引气境六层修为,常年闭关,就连很多内门弟子都很少见到他,更别提杂役弟子。

    柳寻香道:“亲传弟子的衣服,观花的态度。”

    “有意思,说来听听。”

    柳寻香低下眼睑,说道:“师兄在苑中观花的姿势很随意,这种姿势要么就是与主人想熟,要么就是自身强大或有所倚仗。

    其次,师兄看花的目光神情中没有稀奇,没有第一眼见花的微讶,而是一种怀念,那就说明师兄见过这花。

    最后,师兄在庭苑观花的步伐散漫却又有序,明显是知道哪些花在哪,对庭苑的了解若洞中观火,掌心观纹。

    又穿着宗门亲传弟子的服饰,弟子想来,除了这间子规院的原主人,茶茶的哥哥玖常师兄外,不会在有其他人符合。”

    话音落,庭苑中响起了一阵啪啪的鼓掌之声。

    “不错,有点眼力劲儿,那怪茶茶被你迷的神魂颠倒。”玖常依旧没转身,而是漫步向前走着,道:“之前有个黑胖小子来我这说你巧舌如簧,擅长颠倒黑白,迷惑人心,我还当是他故意夸大其词,今日见着了,倒也确实让我有些刮目相看。”

    在听到“神魂颠倒”四个字时,柳寻香就已经背脊发凉,他感觉到眼前这褐衣青年对自己的杀意,很浓,很浓!

    即使是如茶茶这种还未晋升引气境的准修士,杀个把杂役弟子宗门都不会追究,更何况玖常这种亲传弟子,宗门希望。

    柳寻香的脚步不着痕迹的往后挪了挪,虽然他也知道以自己如今的情况,在这玖常面前没有半点逃生的希望。

    玖常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动作,嗤笑道:“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

    柳寻香心中暗骂,自己当然害怕,虽然这玖常与茶茶是亲兄妹,但花开两朵,各有不同,谁知道这玖常是不是如茶茶这般心善天真。

    “那玖常师兄可知,那黑胖子曾经带着茅不样来这里骚扰过茶茶?”柳寻香脑子转的飞快。

    他不相信玖常不知道那个臭名昭著的茅瘟神。

    玖落伸手摘下一朵花,口中淡淡道:“知道,茅不样那个人渣,不过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哦,对了,他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顿了顿,又补一句道:“我打的,估计一两个月你是见不到他了。”

    威胁,**裸的威胁!

    柳寻香心中简直想骂娘,你既然知道黑胖子做过这种事,你还

    受他挑拨来找我作甚!

    “师兄做的对,这种垃圾就应该这般往死里打,不然他不会记性。”柳寻香说道。

    玖常似乎是笑了一声,很轻。

    “吴大牛,你知道吗,我其实不讨厌趋炎附势的人,也不讨厌巧言令色的人。”玖常缓缓转动着手中的花,目不转睛的说道:“但是我却不能放任这样的人,在茶茶身边。”

    他听出了柳寻香话里的意思,同样,柳寻香也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

    柳寻香瞳孔猛然一缩,二话不说转身就往旁边躲闪,但玖常速度更快,磅礴的灵气化作一气浪径直撞在了他的身上。

    “噗......”

    鲜血飞溅!

    柳寻香只觉自己像是被一根三人环抱的柱子打在了身上,整个人被狠狠的撞飞到了院子中的藤桌上,将藤桌砸的粉碎。

    玖常终于转身了,只是柳寻香让他转身的代价有点大。

    柳寻香啐了口血,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不管怎么挣扎,都没能爬起来。

    他在修为被废后身子就一直不信,如今好不容易能像个凡人一般吃饭干活,结果被这玖常一袖子又打回了原样,甚至比原来更差。

    看着他在地上挣扎的样子,玖常慢慢走了过来,蹲下身子看着他,道:“你是茶茶点名要的人,我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骗的他,但我现在告诉你,收起你那些痴心妄想,然后等茶茶回来,自己主动跟她说离开,否则,我不保证下一次你还能有机会挣扎。”

    柳寻香看着他,眼中血丝密布。

    玖常视若无睹,将手中的花轻轻放在他面前,转身离开了子规院。

    临走时,他给柳寻香留下了句话:“你这样的眼神我见的多了,不过是些无能之人自欺欺人的可怜自尊罢了,若是不想这花下次出现在你的坟头,就老老实实的,你这么聪明的人,知道该怎么去做。”

    等到玖常离开,柳寻香看着近在迟尺的白色小花,嘴唇浸血。

    当茶茶回来时,柳寻香早已将庭苑收拾好了,好在他私自藏了几粒丹药,就是防止出现这种情况自己无药可救。

    服下丹药后的他虽然面色依旧苍白,毫无血色外,却是能够动弹行走,所以随便寻了个借口将茶茶搪塞过去。

    “今晚,就是你最重要的时候,能不能成为引气境修士,在此一举。”柳寻香坐在阵法外,有气无力的说道。

    “老师,你真的没事吗?”阵法内,茶茶还是有些不放心。

    柳寻香摆摆手,不愿多说。

    “闭目,开始。”

    茶茶担忧的看了他一眼,将眼睛闭上开始运转引气残篇的心法.....

    看到茶茶周围的灵气浓郁,脑中识海光明大作,柳寻香强撑着身子,咬破中指,将自己的血滴挨个滴在法阵周围的灵石上。

    突破境界灵气浓郁容易引起其他修士注意,所以为确保茶茶突破时气息不外泄被人察觉,柳寻香只能这样做。

    这是他逆天改命的血,对抗天道的命,颠覆修真界的信仰,也是融进骨子里的逆!

    修为不在,逆血犹存!

    一滴逆血,便足以压制这诸天灵气……

章节目录

止道为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以墨换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以墨换酒并收藏止道为仙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