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阅书城app,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

    东郡濮阳。

    时至八月上旬,月落湖的荷花已经盛开,翠绿的枝蔓绿叶绵延湖面,朵朵粉红、洁白、淡黄的荷花仿似无数娇羞的少女轻托玉腮亭亭玉立,嫩蕊凝珠,清香扑鼻。成群的蛱蝶、蜻蜓舞动着翅膀相互嬉闹着穿梭其间。

    东郡的蛾贼刚刚剿灭,城中的贵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来到濮阳的月落湖畔,欣赏着美丽的月落荷香。

    虽是傍晚,湖中的花船却已点上盏盏灯笼,诸多的士子贵人、小姐侍女纷纷走出船舱拎着酒壶、花篮倚栏而立,望着湖中的花朵漫语轻笑。

    一只渔船缓缓的从湖畔摇向湖心,渔女摇着浆哼着歌,看着船头的吹箫的男子心中颇是羡慕。

    呜咽的箫声和着渔女清脆的歌喉在湖面上荡漾开来,恰如行云流水,琴箫和鸣,空灵而通透。

    “铮铮铮!”

    突的,远处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琴声,宛如高山上清泉叮咚清脆,又似深林中黄鹂轻鸣婉转,声音舒缓而优雅,随着湖面起伏的涟漪铮铮淙淙,如仙乐一般直达众人心灵。

    曳杖来追柳外凉,画桥南畔倚胡床。月明船笛参差起,风定池莲自在香。

    琴声如仙乐一般萦绕心头,王黎见猎心喜,长啸一声喝道:“绕梁三日,余音不绝,简直是琴国高手。请恕王某冒昧,不知尊驾可否移动玉趾,能让王某得以慕见尊颜!”

    话音未了,一艘小船从柳荫深处飘出,一个黑衣黑袍的昆仑奴立在船尾摇橹而行。

    那船虽小,不过丈余长,却被他摇得四平八稳,如离弦的利箭刺开湖面,驾波疾行。

    船头上搁置着一张胡凳,上方端坐着一名少女,一袭红色曲裾深衣,金色丝边,紫红花纹,头上插着一支牡丹白玉钗,宛如画上走下来的仙女。

    少女身前置放着一张案几,几上摆放了一张古朴生香的七弦琴,空灵的琴声便从那舞动的葱葱十指的缝隙间荡漾而来。

    少女身后站着一名已过三旬的士子,那士子器宇轩昂,却身着一袭道袍,一根细绳轻轻系在发髻之上,白衣黑发,颇是不凡。

    咦,是灵儿!

    王黎从船头霍然站起,眼睛紧紧的锁住小船,中兴剑一声铮鸣似游龙席卷而出,人却如炮弹一般从小船上飞起,在湖面上轻点两下,掠过丈余长的湖面落入小船之中。

    原来小船上的正是灵儿、张机及昆仑奴等人。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张机不是王黎的仇人,而是灵儿的师叔,灵儿的救命恩人。

    但在王黎的眼中张机却是格外的可恶。上一次张机不打照面便从自己手中将灵儿夺走,让自己平白多了些焦虑,多了些忧心,又岂能不报之一二。

    皇甫伯父还说这是高人风范?切,高人个屁!今日要不试试这名震千古的医界圣手的身手,震一震他,以后灵儿的家里还不成了他的后花园!

    张机淡然的看着在眼中越来越清晰的剑头,仿佛王黎手中的中兴剑不过是一把烧火棍而已,竟似完全不放在心上。只到鼻尖已经感受到迎面而来的寒风,他才脚下一动,不等王黎变招,游鱼似的窜在了灵儿身后。

    “不得乎亲不可以为人;不顺乎亲不可以为子。王司马,我与你非亲非故却也是灵儿的师叔,我们两次相见,你都横剑相向欲取贫道性命,这恐怕不为人子吧!”

    哼,果然嬉皮笑脸,哪里有半分高人的风采,竟然还敢占我的便宜!

    王黎冷哼一声脚下一蹬,手中一抖,数朵剑花在空中绽放,中兴剑已如灵蛇一般再度缠向张机。

    “过了河便拆了桥,卸了磨便杀了驴,治了灵儿便忘记师叔。看来王司马是不大欢迎我在这里啦,哈哈,那我就把此地留给你们小两口吧!”

    张机依旧并不接招,哈哈大笑一声,就地一把拉过灵儿,轻轻一推撞入王黎的怀中,接着在船尾上一踮,身轻如燕向后掠去,顺势在湖面上轻轻一点,一圈圈涟漪在湖面顺势荡开,人已悄然消失在柳荫之下。

    美人入怀,岂能再干那种舞枪弄棒大煞风景的事情!

    中兴剑归鞘,王黎看着怀中的丽人笑道:“你这师叔也太惫懒了些吧,初次见面便你夺走,给愚兄了一个下马威。第二次见面本想出其不意试试其身手,不接招便罢了,反而还口吐花花,怪罪愚兄气量狭小,这哪里是你师叔,这就是一祖宗吧!”

    灵儿皱鼻一笑,脸上升起一朵红云,半湖的荷花顿时失色不少:“兄长,你还好意思说呢,那是灵儿的师叔,于灵儿如同父母一般,更对灵儿有救命之恩。你说这世上哪有像你这样的小辈,见面之后不鞠躬作揖,反而用天子之剑打招呼的!”

    这算是一脉相传吗?

    王黎哭笑不得,刮了刮灵儿的鼻头,摇了摇头问道:“你那师叔乃天下有名的良医,你现在的身体如何了,可还有碍?”

    “你也知道我那师叔乃是天下名医,灵儿的这些许小伤又岂放在师叔的眼里?”灵儿伸了伸懒腰,叹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一块方巾递给王黎接着说道,“这是师叔让灵儿转交于兄长你的。”

    “他既然与愚兄打过照面,为什么还要让你转交?”

    “不知道,或许是他也不知道你会来月落湖吧。”灵儿摇了摇头,突然调皮的笑道,“或许是他怕遇见你的时候你再给他一剑?”

    王黎还能说些什么,苦笑一声,接过方巾轻轻的摊开。

    只见那方巾不过尺许长宽,正中央的上方画着一只老鹰,振动着矫健的双翼高高盘于云间,鹰嘴鹞目一览天下。

    大地黄沙漫漫飞沙走石,一座古老的城门傲然伫立戈壁之上,古朴雄浑,沧桑之气扑面而来。列列商旅穿行其间,在斜阳的铺射下影子被拉得老长老长。

    而方巾的右上方则赫然写着十四个大字:漫道黄沙车马远,罗睺匿行度玉关!

    黄沙罗睺,这是什么玩意?王黎摸了摸下巴那茬刚刚冒出的胡须,疑惑的问道:“灵儿,你确定你这是你师叔给愚兄的?”

    灵儿郑重的点了点头:“是的,师叔说天机不可告破,只让灵儿将这方巾亲手转交于你并告诉你小心佛陀,并无他话!”

    这是什么意思?

    自己与那张机并无任何交集,如果说他不知道自己会来月落湖,这倒确实正常,可他为何又要送给自己一张莫名其妙的图,还要附带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这葫芦里又藏着什么药呢?

    年年都见患者家属给医生送礼的,今日却也真是怪了,竟然还有医生给患者家属送礼的!

    王黎将方巾折叠收好,望着张机远去的方向长叹一声。

    这张机还是历史上的张机吗?

    一身医术出神入化,两手武功登峰造极,时而一副酷酷的高人风范,时而一副找抽的惫懒形象,还有月前初见时那“去年必有一难”的断言,你特么的敢说这是名留青史的一代名医?

    这分明就是嬉笑人间的济公和尚!

    王黎百思不得其解,陡然听得岸上马蹄声声,一道声音透过柳荫的罅隙传到湖面上。

    “校尉大人,末将有事禀报!”

    校尉当然就是王黎。本月初,皇甫嵩再次率军击杀卜己、张伯及梁仲宁于仓亭,豫州除汝南郡赵弘(张曼成已为南阳太守秦颉所斩)外,颍川郡、陈郡等地蛾贼俱已悉平。

    朝廷颁下恩旨,晋封皇甫嵩都乡侯,朱儁晋西乡侯,原射声校尉马日磾迁太尉。按着一个萝卜一个坑的说法,王黎自然也就占据了马日磾留下来的射声校尉一职,而射声军司马则由赵云接替。

    王黎暂时放下心思循声望去,只见岸边数骑白马飞奔而来,当头一员关西大汉,黑面虬髯威风凛凛,赫然正是麾下白马义从新任队率周仓及赵虎等人。

    白马义从联袂而来,必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送我到岸边!”王黎眼色微冷,转头对着留在船头的昆仑奴说道。昆仑奴船桨猛地挥动,小船如箭一般飞向岸边。船还未停稳,就见赵虎等人靠近船前一脸的喜悦之色。

    “大人,野子回来了!”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后汉长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鹰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鹰非并收藏后汉长歌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