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阅书城app,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

    张梁当然中计了!

    此正是王黎军中所献之计也:

    以两三千战死的士兵、战马、帐篷和部分军需为柴火,在广宗城下点上一束烟花来次烧烤,不怕那张梁不上钩。再顺势分兵若干小股沿途布下,诱敌深入一直到数十里外的明月峡,主力人马却绕着广宗城悄悄的隐藏在附近的山脉中,静待张梁出城!

    悬羊打鼓,反客为主!

    明月峡的大营空空如也,山腰也不过两三百人,引诱张梁至此的两千余人同样也顺利的汉军主力汇合,现在就站在广宗城下。

    此时,张梁还在明月峡怒喝,怒喝中有些不安。广宗守将丁大勇也在咆哮,咆哮中带着一丝绝望。

    人公将军张梁自出城后便不知去向,虎狼军和近卫兵也全都被将军带走,城中只不过近四万的普通黄巾士兵和老弱病残。

    而城下,原本空旷的城下,一夜之间竟然蓦地出现万余汉贼。不对,不止万余!远处的汉军大营后还有不断传来的雷鸣般的马蹄声和飘飘扬扬的尘烟。

    “嗡!”

    一声号角兀的响彻城下,万余汉军按锥形阵、锋矢阵、雁形阵、方阵、数阵、疏阵、圆阵等阵型排列。

    锥形阵如寒锥,阵眼在后寒锥在前,直指城头;锋矢阵似锋芒,锋藏于阵芒露于外,正对城门;雁形阵若大雁,双翼骑兵平展于两侧,主力步军暗隐于中央;数阵中寒光隐隐,圆阵内旌旗猎猎,方阵列于军前,疏阵置于后方。两侧骏马嘶叫,城下器具林立。

    晨风拂过,城下旌旗招展,金戈蔽日,宛如一片彩色的海洋时起彼伏,而广宗城就仿佛那海洋中颠簸飘荡的小舟。

    “呜!”

    又是一声牛角响起,大阵豁然洞开,疏阵中抛石机、冲城车、云梯、井阑踩着缓慢却又坚定的节奏前行至两百步开外。

    城下一员将领红色大氅,白色须发,纵马奔出大阵厉声喝道:“本帅乃左中郎将皇甫嵩,奉陛下旨意剿除蛾匪。念及尔等均为我大汉子民并无大恶,若是放弃抵抗归顺朝廷,本帅既往不咎。

    本帅给尔等一炷香的时间考虑,若是依旧执迷不悟一意孤行,如张梁等辈,天兵所至寸草不生!”

    言罢,皇甫嵩扬了扬手转身奔回大阵,数名士兵抬着案桌置于阵前,案桌上一方香炉插着三支香,青烟袅袅。

    同时,一台抛石机应声绳落,数颗血肉模糊的人头被高高抛起,在半空划过一道道完美的抛物线,带着凄厉的呼啸,重重的落在城头血肉飞溅。

    “小心!”丁大勇一把抓住身旁的亲兵蹲下,只见一颗人头从天而降落在身边,蓦然惊叫起来,指着人头颤声喝道,“啊,那是…那是人公将军!”

    那颗人头鼻梁扁塌,耳朵少了一只,嘴角上也有一道长长的裂口直指下颔,牙齿几乎全部脱落。

    人头从天而落砸在地上,整个面孔早已模糊不堪,看不清具体的面相,但从那轮廓和鼻眼看来依然是那么的熟悉。

    那是张梁!

    人公将军张梁!

    城下的抛石车抛了人头后再无任何动静,但,这几颗落下的人头虽然没有巨石的伤害力,其杀伤力和杀伤范围却更胜巨石。

    看着从半空一路飞洒至城头的鲜血,看着城下兵戈蔽日的汉军大阵,看着远处汉军大营后的滚滚尘烟,再看着丁大勇捧在怀中的那颗疑似张梁的人头,广宗守城士兵噤若寒蝉。

    静!不是一般的静!

    城上和城下的数万人鸦雀无声。

    众人虽持利刃,却依旧心寒似水,依旧能够感觉到那来自天地的肃杀,伴随着自己的仿佛只有急促的心跳、双腿的颤栗以及案桌上香灰掉落的声音。

    “不战而屈人之兵”是《孙子兵法》中的一句话,但双方的士兵却从来没有这么深刻的理解过。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站在固若金汤的广宗城头的,站在旌旗猎猎的大阵中,比拼的却不是大汉将士和黄巾义军的热血、武器和指挥,而是双方的勇气和耐心!

    终于,广宗城头上有少数的士兵承受不住这种压力,哐当一声手中的兵戈落地。但,更多的人却是紧了紧手中的刀剑,迈着沉重却又缓慢的步伐逼近守将。

    营啸!

    这是营啸!虽然他们并没有经过任何人组织,虽然他们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啸声,但是他们整齐的步伐和无声呐喊更让人绝望!

    大贤良师死了,人公将军也死了。

    他们已经看不到任何希望,他们的前方已没有道路!

    不!他们的前方只有一条路!他们现在踏上的就是这条道路!他们的眼神闪过一丝挣转而无比的坚定,他们的眼神重新燃起冷漠和渴望!对别人生命的冷漠以及对自己生命的渴望!

    顺我者,生!

    挡我者,死!

    他们的利眼如剑,他们的剑则是来自地狱的镰刀。几名阻挡他们脚步的亲兵已经丧于他们的刀下,他们的脚步越来越近,他们的脚步声也越来越急促,他们的须发眼神已清晰可见。

    丁大勇终于缓过神来,左手按剑,右手将人头高高举起,一声厉喝犹如炸雷在城头响起:“这不是人公将军,将军的耳朵上有一颗大的黑痣,这是汉贼的奸计!”

    是的,那人头确实不是张梁的人头,只是一颗长得七八分相似的黄巾士兵的人头。

    可惜丁大勇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不管那是不是张梁的人头,城头军心已经大乱。

    特别是手刃了丁大勇亲兵的叛兵,他们已无退路,他们不敢等到守将秋后算账,他们只能继续前行手刃丁大勇,替汉军打开广宗城才能赢得一线生机。

    他们是黄巾阵营的将领,也曾经与汉军沙场厮杀搏命,对天公将军更是忠心耿耿。

    但,这一刻,他们不再是兄弟,不再是狂热的黄巾义士,他们为了自己的生命选择了背叛!这一刻,他们和城下的汉军一样,只是黄巾起义的刽子手。他们只想在这场席卷天下的战乱中保全性命,谁敢阻拦他们继续生存就是他们的仇人。

    这就是人性!

    “嘶!”

    这是香灰凋落在案桌的声音,轻微细若蚊蝇,却如夺命的钟声敲响在守城士兵的心头,众士兵惊惧的看着那只香烛,心中颤抖不已。

    香已尽,烟渺然。

    皇甫嵩帅旗高举一声令下,城下的锥形阵、锋矢阵、雁形阵、数阵、圆阵、方阵数方大阵阵型大开,八千精兵直奔城下。

    刀剑、戈矛寒光奕奕,巨石、利箭铺天盖地,井阑、云梯、抛石机、冲城车马力全开。城中的叛军同样高举起手中的镰刀、短矛和长剑冲向丁大勇。

    攻守大战的序幕骤然拉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章节目录

后汉长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鹰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鹰非并收藏后汉长歌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