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这就是王黎的态度!这就是王黎麾下大军的态度!

    城上的卢植陷入沉默,城下赵云、张辽以及徐晃等人却感受到的是一往无前和绝不退缩的气势!

    热血激昂,无怨无悔!

    王黎依旧是王黎,依旧是当年那个‘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王黎。

    赵云、张辽和徐晃三人飞马而出,在王黎身后站定,手中的亮银枪、明月戟和开山大斧齐刷刷的举起直指城头:“奉陛下旨意,迎接陈留郡王归京,城上之人但有不从,格杀勿论!”

    “但有不从,格杀勿论!”

    十万勇士亦同时振臂高呼,声音直插云霄,直震得城头上鸦雀无声。

    伪帝哈哈一声长啸,打破了城头的寂静,径直走到城楼上对视着王黎、赵云等人目光如炬,毫无怯懦。

    “王德玉,朕天命所出,代天巡狩统御四海,身上流着的乃是先高祖皇帝的血脉,胸中澎湃的则是先孝武帝征大宛复西域和先光武帝荡关东平陇西的豪情,岂能因你一言以蔽之,朕就变成了我大汉朝的伪帝、谋逆?

    王德玉,朕知道你尽忠的是朕那兄长,朕也知道或许你的心中还潜藏着更替汉室的野心。但是,朕今日就在这城头上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也告诉我大汉天下的子民,就凭雒阳城中那昏庸无能的皇兄就想取替朕,那是做梦!朕才是这片江山的主人!”

    声音稚嫩却又铿锵有力,言辞不忿饱含慷慨激昂,如暮鼓晨钟敲响在城上。

    任谁也想不到这只是一个才十四周岁的孩子嘴里说出来的话,但这就是历史上的汉献帝。

    就是那个集聪慧、倔强、隐忍和反抗于一体,有周成之质的汉献帝,也是那个被曹操困于宫中‘挟天子以令诸侯’,却依旧敢喝骂曹操‘君若能相辅则厚,不尔幸垂相舍’的汉献帝!

    博闻多能曰献,慧而内德曰献,智哲有圣曰献,聪明睿智曰献!

    汉献帝刘协!

    可惜了,若是生在太平盛世,这绝对是堪比‘文景之治’中景帝的那个角色。

    “郡王既然不愿随王某返回雒阳,那王某就只能无礼了,还请郡王回到城下,以免为流失所伤!”王黎怜悯的看了伪帝一眼,双手抱拳朝城楼深深鞠了一躬,转身回到阵前,手中的中兴剑猛然划下!

    这一剑,没有转战三千里、曾当百万师的豪迈,也没有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不羁,但这一剑下去,却代表了王黎与伪帝刘协之间的决绝,也代表了王黎与自己过去的决绝。

    他不再是那个动则就愁肠百结悲天悯人的侠客,他已经成长为‘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的枭雄。

    一剑出,万雷鸣。

    “杀入长安,活捉郡王,押解回京!”十万道声音齐声高呼。

    掌旗兵手中的旗帜猛地往下一挥,“轰轰轰!”百十架抛石机机括声同时响起,千余块灰褐色的石弹、白玉京以及绿映红一起飞上天空,在天空交织出一条条森寒的曲线,冰冷的凝视着城头上的伪帝、吕布诸人,一头扎下,漫天开花。

    “上盾结阵,割袍护鼻!”

    随着吕布和董承的一声声大喝,城头上的兵士们早已驾轻就熟的举起盾牌护在头顶。

    然而,这一次他们的算盘失灵了。

    这一次,王

    黎是铁了心要拿下长安,石弹中并不仅仅是白玉京和绿映红,更多的是一块块巨石和一枚枚实心的铁弹。

    巨石和铁弹被抛石机高高的抛弃,带着摄人心魄的呼啸在空中划过一道道完美的抛物线,仿若流星雨般从天而降,狠狠的砸在直城门上,巨大的撞击声时起彼伏。

    城墙上的伪帝和一众士兵只觉得天旋地转,仿佛长安城下的地龙翻了个身。城墙在飞石的撞击下,一阵颤栗呻吟,发出阵阵的哀鸣和不甘,箭跺、女墙、地面都已砸出深深的凹槽,无情的吞噬着眼前的每一个人。

    同时,灰褐色的白玉京和绿映红在半空炸响,宛如一只只喷雾的怪兽,大嘴一张,便是一团团白色的粉末、绿色的碎石和红色砂砾洋洋洒洒,落在其间。

    落石如蝗,烟尘如雾,残血如虹。

    直城门上仿佛同时开了一个水陆道场和大型彩帛铺,惊呼声、惨叫声、破空声和撞击声,声声入耳;粉白色、殷红色、翠绿色和灰褐色,色色迷眼。

    城头上一片狼藉,数百上千名将士躺在巨石下痛苦的呻吟,伴随他们的则是更多的残臂、鲜血和同袍的尸骸。而另有千余名士兵则在城楼上歇斯底里的扭动着身躯,拼命的挠动露出来的每一寸肌肤,脸上、手臂、脚背全是他们挠出来的血印。

    吕布抖了抖身上的灰尘,一戟击在城墙上,怒声喝道:“抛石机和床弩给老子就地还击!”

    见城头上的抛石机和攻城弩同时发动,数千支弩箭夹杂着百十块巨石带着森寒的杀气尖啸而来,王黎一声冷笑,掌旗兵再度将手中的旗帜一样,城下的抛石机和利箭再次弥漫在长安城头的上空,排山倒海遮天蔽日。

    同时,众将士两边一让,一排排将士推着一辆辆冲城车出来,这冲城车却与以往的不大一样,丈余方圆,也足有丈余之高,除了四周全部用牛皮蒙住,前方的截面上竟全部镶满了三五寸厚的盾牌。

    数十辆冲城车被兵士们推到阵前就地一摆,掌旗兵一声令下,所有将士全部退缩至冲城车之后。

    飞石和羽箭已经落下,在盾牌上砸的乒乒乓乓直响,除了少数的石头掠过冲城车砸入人群中,带走了百八十名士兵的生命外,无边的箭雨,无数的巨石就这样被挡在了冲城车的前面。

    哪怕冲城车上的盾牌已经变形,哪怕两三辆冲城车不堪重负已经轰然崩塌,但其终究挽救了更是士兵的性命,造成的伤害远远不及寻常攻坚的两三成。

    石雨过后,城上城下皆是烟尘茫茫,双方将士迅速趁机将伤员抬下城头、阵前。

    看着城头上的三二十架小型抛石机和五六十架床弩,王黎傲然一笑,大手一挥。

    掌旗兵手中的旗帜忽的左右同时一摆,高高向上一挑,一阵战马长嘶两百匹高头大马身负铁甲,头戴铁盔,只露出一双双大眼睛,从阵中缓缓行了出来,身后紧跟着就是移动城堡。

    十二连环坞!

    王黎专门为长安城准备的大礼,十二连环坞!

    伪帝懵了,吕布懵了,卢植懵了,城头的将士都已经懵住了。这王黎的攻城器械怎么就如此的花样百出,层出不穷呢?这仗还怎么打?打你妹啊!

    在吕布和伪帝一众人等的惊疑中,掌旗兵再次令下,战马齐声高亢长啸,停在冲车之后,一列列士兵从阵中跑出来,迅速解开缰绳取下马背上的辕轭,跨上战马奔回阵中。

    另有五百余士兵则飞速的跑到城堡后,将围捆

    在城堡上的绳索紧紧往后拉起绷直,见城堡与雪橇间有了些许缝隙,数十名士兵就城堡前把头往下一探,将连接雪橇的三五丈长的厚木板上的木楔子一解一拉,城堡下的雪橇顿时各自为阵,然后那五百士兵猛的将手中的绳索同时一放。

    “轰轰轰!”

    十二道雷鸣先后响起,城头上一阵晃动,听得城堡下的雪橇“吱嘎,吱嘎”一阵阵脆响,猛的轰然碎于一地,而那十二座城堡则稳稳当当的屹立在直城门下,与长安城隔河相望。

    十二座城堡,四五十米长宽,仿佛十二只巨型怪兽一般遥遥的望着长安城头。

    长安城居高临下的优势已然不在,长安城与王黎也只隔了一条护城河。

    “攻城!”

    随着王黎一声猛喝,二三十具云梯和那些从雪橇下取出的木板从将士们手中抛了出来搭在护城河上。

    同样的,一具具云梯也递到了城堡顶上士兵的手中,士兵将木板高高举起猛地往下一砸,直接搭在城头的箭跺之上,箭跺旁来不及躲避的守城士兵也被砸了满头的血花。

    “放箭!”

    城头上床弩、黄肩弩、雕弓、角弓齐出,万箭俱发,如雨一般向对面城堡上的士兵射去。

    吕布长啸一声飞身而起,站在箭跺之上,力灌双臂,手中的方天画戟望天一指狠狠的挥下,“咔擦”一声,脚下的云梯亦被方天画戟一戟从头切断,砰的栽倒在城下,荡起一阵阵血雾,数名攻城将士刚刚踏在护城河上就被落下的云梯带飞,甩在身后的人群之中。

    “吕布狗贼,休得猖狂!”

    掌旗兵一声怒吼,城下的抛石机和弓弩第三次睁开了充满杀气的双眼,巨石、白玉京、绿映红和羽箭再一次光顾长安领空。

    其中数十支利箭更是直取箭跺上的吕布,而城堡上的兵士又重新将手中的云梯搭在了箭跺上方。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越来越多的士兵举着盾牌,握着钢刀、锋刃和利剑爬上了云梯。

    “陛下,快走!”

    董承和伏完率领数百名执金吾飞扑上前,挡在伪帝的身前。

    吕布一脚踢飞一支斜飞而来的冷箭,双手迅疾的舞动着,将方天画戟舞得呼呼直响,水泄不通瓢泼不进。接着,一个飞身跃下箭跺,又疾跨了几步纵到伪帝身边,一把抓起还在观战的伪帝:“陛下,长安城怕守不住了,今夜咱们就得火速赶往武关,汇合张济叔侄夤夜直奔兖州。”

    真的守不住了?

    自己才刚刚在王黎面前夸下了海口,这就开始打脸了?还打的砰砰直响,怎么特么的那么的憋屈?

    这是大汉朝的西都,这也是自己最崇敬最膜拜的高祖皇帝亲自定下的都城。这座都城经历了数百年,从来没有人攻克过,呃,除了董贼那个老狗。如今自己却要像狗一样的离开,甚至再也不能重回此地!

    伪帝憋闷的看了吕布一眼:“那这里怎么办?”

    “陛下放心,微臣已经将此处交给了城门校尉、折冲将军和卢植中郎将。”吕布靠近伪帝,迟疑了一下接着低语道,“微臣也没有告诉他们我们将夜奔兖州,只是严令他们务必守住城门防线,我们即刻去内城布防,在内城等着他们!”

    伪帝点了点头,暗暗将卢植和这两个炮灰的身影印在了脑海,衣袖一甩在吕布、董承等人的护送下往城下走去。

章节目录

后汉长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鹰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鹰非并收藏后汉长歌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