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平?

    李儒迎着吕布期待的目光,狠狠的点了点头:“将军,俗话说金边银角草肚皮。征战天下如同博弈,每一条边、每一处角以及每一个点都可作为博弈的转折点。”

    “金边银角草肚皮?这有什么说法吗?”看了半盏茶的地图也没有看出乐平的好来,吕布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李儒。

    李儒微微一笑,接过地图解释道:“我大汉原西域都护府今凉州一带,辽东以及沿海一带,均可以算作金边。它们以草原民族和海上风浪为剑锋,进可攻退可守,可立于不败之地;

    交州、并州、幽州等地则可以为银角。它们地域上不及金边来的深广,却有纵横天下的好男儿。将军出身并州自是不必多说,但幽州和交州同样亦有幽燕男儿旋风突骑和南蛮山民,都是彪悍的勇士。

    中原兖州、豫州、扬州、荆州和徐州等地虽然富庶,于征战天下而言固然有富庶丰饶的后勤,却并没有可与西凉大马、旋风突骑和白马义从等抗衡的将士,故只能算作草肚皮。”

    “所以…当初袁公路败的那么快,那是因为他只是一个草肚皮而不是草包?”吕布闻言一愣,忽然想到袁术坐拥豫、扬两州却数月而亡,急忙向李儒问道。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将军果然智慧超人,一语中的。”李儒颔了颔首笑道,“将军,你莫要看如今曹孟德和刘玄德二人闹腾得欢,但是他们迟早会和袁术一个下场,反倒是王德玉、袁本初和孙文台三人却越做越大。

    天下形势瞬息万变时不我待!王德玉左抱雍州右揽司州,袁本初染指冀州坐望幽燕,孙文台更是以一把古锭刀打下江东鄱阳、庐陵十数郡,他们手中都有了金边银角,成为了天下诸侯中的诸侯。

    所以,如果将军还打算和他们三人一般的话,属下建议将军可以维新帝的诏书身居乐平,奉诏讨伐并州丁原。丁原部将侯成、宋宪和郝萌皆与将军有旧,将军何妨前往乐平与故友一会呢?”

    好!

    李儒的一席话说的吕布怦然心动热血潮

    涌,至于占领并州是否会得罪王黎早已抛诸脑后,霍然起身一把抓住身旁的方天画戟大摇大摆的走出衙们:“吕某现在就去请旨!”

    ……

    唐朝诗人王昌龄曾在《塞下曲》中写道:从来幽并客,皆向沙场老,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幽并之人,冲来都是宁愿战死沙场或者终老战场,而不愿在乱世中碌碌苟且,而这幽并当然就是指如今的幽并二州。

    永安三年九月二十日,张燕、纪灵刚刚据了彭城,维新帝麾下前将军吕布奉维新帝旨意出镇乐平。

    乐平,光和元年汉灵帝置郡。因其南邻乐安江北接平林,故曰乐平。其地处黄山和怀玉山余脉向鄱阳湖平原过渡地带,境内下辖一江七水,分别是乐安江、洎水、官庄水、长乐水、建节水、车溪水、安殷水以及潘溪水,水系非常发达。

    吕布的大营就北山之下乐安江畔,与对面的并州太原郡遥遥相望。

    当然,说是遥遥相望,其实也隔了百二十里的路程,甚至还隔了太行、吕梁二山以及黄河的第二大支流汾河。

    但,吕布坐在大营中依旧能够看清楚远在百十里地的城楼。毕竟他当年就起身于并州,毕竟那里留下过他那矫健的身影,毕竟那里还有他曾经的“兄弟”和“父亲”。

    “将军,并州刺史丁原已经率领宋宪驻扎河对岸,其麾下侯成和郝萌两位将军则分别驻北山两侧背面,三人互成犄角势,来势汹汹!”一名斥候手持军报走入帐中。

    吕布接过军报匆匆一略递给李儒:“先生,看样子他们早已做好了准备,你以为当如何?”

    “领兵打仗不但要察天时地利,同样也要因人而异。”李儒摊开军报,微微一笑,“众人都道犄角之势最为难破,但是亦属下观来其实也不过尔尔。既然丁原兵分三路,将军何妨分化击之?

    若是李某没有记错的话,那宋宪和郝萌虽因张辽、高顺二人得王德玉厚爱之故对丁原颇有微词,但其二人却依旧对丁原一片忠心,而侯成与将军却是私交不错。

    将军大可夜会

    侯成,与之动以情义说得其投奔将军。再令副将朱易辅之,二将夜袭郝萌。将军则亲率魏越、李丰强攻丁原,必将一战而下奠定将军在并州的根基。”

    “先生之计暗窥内心果然精妙,不过若是吕某还在兖州,此次或许还是会按照你的部署来筹措。”吕布将军报丢在案椅上,一声长笑神采奕奕,“不过先生,今夕非同往日,吕某这一次恐怕又要再度辜负与你了!”

    李儒闻言心中一怒,差点一把揪住吕布的衣襟喝道:“这却是为何?将军,你莫非已经忘记了你在冀州与属下的承诺?”

    “片刻也不敢忘!”吕布正了正色,朝李儒鞠了一躬,“正因为吕某不敢或忘,因此这一次吕某打算直接兵发太原,与丁原和宋宪他们来一个正面的对战。

    先生,昔日吕某名夸天下,一杆方天画戟打遍诸镇无敌手。但今日的天下,吕某已经沉寂了太久。天下人所熟知的英雄中唯王德玉、曹孟德、袁本初以及孙文台等人。

    吕某既然打算重新振作打下自己的一片江山,这复出的第一战若是不能换回儿郎和天下人对吕某的记忆,吕某又怎么能够留得住这儿郎和天下人的心呢!”

    “说得好!我幽并男儿自当终老沙场横行天下,有顽强不屈之风,将军有死战之意,我等亦当生死追随!”数声怒喝从帐门口传来,朱易、魏越和李丰三人联袂出现在大帐中。

    吕布走上前与三人轻轻相拥了一下,转过头来看着李儒:“先生,你以为如何?”

    “是李某考虑不周,还请将军恕罪。曹孟德那二子曾经写过一首诗,诗中曾言: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将军既然打算以雷霆之势重新出世,李某心中只有高兴和喜悦,这就请将军立即调兵一战定并州!”李儒转怒为喜,猛然往下一拜,再起身时眼神格外的明亮。

    吕布扶起李儒,朝朱易三人点了点头,喝道:“令:李儒镇守乐平,朱易、李丰、魏越三将为副,随某出征太原不得有误!”

    “诺!”李儒四人齐齐一声吆喝,声音响遍全军。

章节目录

后汉长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鹰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鹰非并收藏后汉长歌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