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兵?

    难道我堂堂九原男儿、纵横天下的大丈夫真的只能退兵了吗?

    吕布愤愤的回到郡衙,李儒、魏越、李丰、朱易和侯成等人早已等候了多时。吕布大手一挥在帅椅上坐下:“我军的形势想必诸位已经清楚了吧,你们都有什么建议说来一起议一议!”

    “主公,末将昨夜奉命巡查和监听西北两个方向的贼军,从大瓮中传来的声响可以判断:赵云大军所挖掘的地道已经快进城墙之下了,今夜只怕就是他们进城之时!”朱易当先起身禀道。

    “军情如火,末将这边的发现和推断亦和朱将军仿佛。”魏越亦起身言道,“主公,诸位将军,城下城堡的情况或许你们今日在城头上已经有所发现,我就不再赘述。

    这些城堡的确是以沙包堆砌后泼水成冰搭建而成的,城堡坚固异常,我们的远程弩箭不能伤及分毫,就算是有抛石机偶尔击中,亦只是打掉了其中一只角罢了,对整个城堡而言并未伤其根本。

    众所皆知,城堡之险在于地利。今日我等曾数次下城打算破坏掉这些城堡,却全都被赵云的大军给杀了回来,完全不能靠近。而据末将观察,这些城堡又比昨夜前进了百十米,离我城头亦不过一箭之地了。

    所以,主公,如果我们再不想办法的话,或许明日一觉起来这些城堡就已经在城头前了。城墙之险不复再有,两军对阵的天堑也成一步之遥。到时候内有地道奇兵,外有城堡强攻,恐怕我军将再无半分抵抗之力!”

    “泼水成冰,聚沙垒城,这赵子龙果然好的的手笔,先生你知道这其中的道理吗?”吕布无力的坐在帅椅上,看着李儒徐徐吐了口气。

    李儒当然不知道,这些不过是庞统在王黎哪里偷学到的一些知识,根据水泥的制作原理在沙土中加了一些黏土和石灰石。虽然这些都是很粗浅的水泥,甚至连水泥都算不上,但是,很明显这些已经具备了水泥的某些特点,比如粘性,比如坚固。他李儒又怎会知道呢?

    果然,李儒闻言摇了摇头:“泼水成冰,聚沙垒城这些道理李某倒是知道一二,但是为何今日太阳的暴晒却未将寒冰晒成水滴浸出反而令城堡更加干燥坚固,李某就确实不知道了!

    主公,当务之急恐怕不是要去纠结那些细枝末节,而是要尽快决定我们的下一步部署。赵云,哦不,如果属下没有猜错的话,王黎应该已经来到了城下军中。

    两位将军说的不错,太原城已经危也。王黎攻城以正面碾压之势,地道以奇兵之态,再辅以传单扰乱军心,若是我们还要固守太原只怕力有不逮,还请主公务必立即撤出太原!”

    “撤出太原?撤到哪里去?”魏越和朱易二人站了起来,看着李儒眼中喷火,“先生,乐平已丢,上党和西河同样已经落入了王黎的手中,我们还能退到哪里去?”

    李儒走到堂前,大手猛然在地图上一拍:“还能到哪里去,当然是主公的家乡九原!主公,我们已经得罪了袁绍,而王黎亦步步紧逼,前无去处后无退路,我们还能够前往之地非塞外莫属。

    主公,一线之机稍纵即逝,属下以为我们应当趁王黎大军还未攻破太原之时,今夜便杀出城去,经九原过云中,然后在雁门整顿数日,进可与鲜卑单于和连联盟对抗王黎,退可径直杀入草原取代和连的位置称雄塞外!”

    和连,就是当今的鲜卑之主。

    其父檀石槐,骁猛勇健,富有谋略,曾于东汉末年在弹汗山建立王庭。其称汗期间多次掠夺东汉,抗击丁零,对敌扶余,甚至西进击乌孙,完全占据了昔日的匈奴故土。其疆域东西达一万四千余里,南北亦有七千余里,奠定了当时鲜卑族的赫赫威名。

    但可惜的是,天妒英才,檀石槐四十五岁之时(光和四年)就因病去世,将偌大的鲜卑国土丢给了他的儿子和连。和连此人贪财好色,庸庸碌碌,虽然挂了一个单于之名,其名声却远不及其后的几大鲜卑头人,比如柯碧能,比如步度根等。

    听李儒分析的头

    头是道,吕布和麾下几员骁将脸上的怒色早已不见,心中的激动同样也按捺不住,原来“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竟然说的是这个道理,他们只要跳出大汉这个疆域的禁锢,就可以迎来一个全新的局面。

    侯成摩拳擦掌第一个跳了出来,看着吕布的眼神专注而深情,好像看着初恋情人一般:“主公,还在等什么?就请下令吧,末将已经等不及去享受草原的美人了!”

    “主公,我等愿听从将令,随主公远征草原,在草原重新建立一个大大的国度,翌日再以枭雄之姿重扫大汉君临天下!”魏越三人亦起身站在李儒身后,双眼透出火一般的炽烈。

    “你等都是这个意思吗?”吕布逐一扫过众人的脸庞,缓缓走到堂下,见众人神色中全是坚毅,疾步走到案桌前,将倚立一旁的方天画戟猛然擎在手中往地下重重一戳,一声厉喝。

    “既然如此,那本将军就与诸位一起出征塞外,重新打造一个大大的国度!不过,在今夜离开之前,本将军还有一件大事还要处理,诸位兄弟可愿随同本将军再一次闪耀太原,留下我等在汉朝的熠熠光辉?”

    “敢问主公还有何事?我等愿生死追随!”众将齐齐行了一个军礼拜服于地,衣甲的摩擦之声在郡衙中咔咔直响。

    看着城外的方向,吕布嘿嘿一笑,脸上青筋直冒,嘴角挂起一丝狰狞:“大丈夫纵横天下有仇报仇,有冤报冤。王德玉逼迫我等退居草原,此仇不共戴天,我等又岂能不报!”

    ……

    是夜,丑时三刻。

    除了城头上下两军的火把以及城下缓缓向前“移动”的城堡之外,太原城早已经被黑色和寂静笼罩,伸手不见五指,远远看去仿佛一只潜伏在黑暗中的巨兽。

    城西和城北十余处僻野处,百十名黑衣人游魂一般从地底窜了出来散在黑夜中。接着,那些队率中的头儿单手向上一抛,几朵雪白色的烟花骤然升到半空,光华四溅,恍如白莲。

章节目录

后汉长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鹰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鹰非并收藏后汉长歌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