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师兄给我设下的阵法,怎么不灵了?”

    跨坐在大葫芦上,酒玖捂着额头,嘴里嚼着【弹性十足不粘牙,回灵固元增精神】的灵丹豆,飘飘忽忽间,已经抵达了小琼峰上空。

    酒玖现在有点小晕……

    自己住处的防护阵法,也不知在闹什么脾气、耍什么威风,突然就打不开了。

    酒玖尝试几次无果,自然不能惯着它!

    她身为一名真仙境大后期的炼气士,虽不通阵法之道,却有自己独特的破阵之法

    以仙力护体,凭头相撞,顷刻破之。

    随后酒玖就凭自己,在小琼峰常年劳作打苦功的经验,将屋子下方埋藏的阵基,稍微修了修。

    于是,阁楼原本的阵法,那几层防护阵、隔绝阵、隔音阵、聚灵阵……

    现在没有一个能用的了!

    酒玖禁不住一手扶额,阵法、丹道、炼器,这三样东西实在是太复杂了。

    想找人帮忙搞搞阵法,却发现……

    大师姐、二师兄随师父外出,凭当日留下的那些尸身,探查敌人底细;

    三师姐去陪她道侣,八师兄也去陪他的道侣,在忙着给其他峰战死的同门,打理身后事;

    跟自己最亲近的四师姐和五师兄,也与百凡殿长老一同外出,采买填补护山大阵阵基的宝材;

    六师姐和七师兄正在闭关,互相为对方疗伤,据说他们还有某种,嘿嘿嘿,可以互帮互助、共同进步的玄妙功法……

    念及于此,酒玖一阵偷笑,坐在大葫芦上进了小琼峰阵法,朝下方飘然而去。

    她今天过来可不是单纯为了找酒,而是有正事要做。

    找长寿帮忙,搞定自己阁楼外围的阵法!

    酒玖总结了下自己修理阵法失败的经验,应该就是缺了李长寿在旁边絮絮叨叨……

    进了小琼峰外围的隔绝大阵,酒玖不由露出了惬意的微笑。

    树下打坐的灵娥,丹房中炼丹的长寿,不知所踪的齐源师兄。

    小琼峰像是,完全没经历之前那场突如其来的劫难,一如既往的安静祥和,又透着少许有趣的调调。

    酒玖没去打扰修行的灵娥,径直朝丹房飞去,前方阵法自行关闭。

    她在半路发现……

    丹房附近的林子,莫名就秃了几片,新增了几处水池。

    在搞风水?

    酒玖眨眨眼,并未多管。

    李长寿自然早就发现了酒玖;

    他站在丹房前,暗中将自己昨日刚派出去的【纸道人南海事务一次性解决大队】,暂时停在东胜神州某个不起眼角落的地下;

    留一缕心神在那监察各处,大部分心神回归本体,对空中飞来的小师叔露出少许微笑。

    片刻后,酒玖有些吞吞吐吐地说明来意,抬手理了下自己耳旁的发梢。

    “能不能帮我一次……有报酬的那种。”

    “小师叔你有需要,我自然全力相助。”

    李长寿笑道:“报酬就不用提了。

    这次山门遭劫,也让我想明白了许多,以后师叔如果没了酒喝,就来这里拿便是。”

    酒玖顿时眼前一亮,啧啧笑着,“说,是不是想抱本师叔大腿!”

    李长寿连忙摇头,故意板着脸,正色道:

    “师叔,这般抱大腿的动作有些不妥,咱们毕竟差着辈分。

    虽然辈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弟子一直,将您看做一位可敬的前辈。”

    “我不是那种意思,我是说靠山,也不是……”

    酒玖脸蛋微红,背着手一阵纠结,洁净的脸蛋都有些微微发红。

    李长寿禁不住轻笑了声,酒玖顿时反应了过来,发现自己好像是被这个师侄调侃戏弄了一番。

    她瞪了眼李长寿,凶巴巴地道了句:

    “跟我来!修阵法!

    还敢拿本师叔打趣,皮痒了是不是!

    哼!

    平日里帮你炼丹我都那么累,今天累不死你,也要把你累个半死!”

    李长寿拱拱手,却是先让酒玖回去,自己半个时辰后赶去破天峰。

    这样,既可避免跟小酒仙走在一起被人注意,也可给派出去的纸道人,安排一个合适的藏身地。

    酒玖也没多想,刚好回去准备些修复阵法的宝材,跳到葫芦上,心情不错的飞回自己住处。

    ……

    待酒玖走后,李长寿站在丹房门前略微思量,随后便回了丹房中静坐。

    闭目,心神挪移到了,自己派出去的纸道人身上。

    为了尽快解决南海神教的问题,李长寿这次‘挑战自我’、‘甘冒奇险’,调整了几日纸道人,就托师父帮忙,将纸道人大队放了出去。

    这次外出南海,派出去的有:

    新神字纸道人壹号,神字纸道人贰号,作为正副领队;

    天字纸道人六只,负责赶路、逃遁,关键时刻斗法,以及原版神通的纸人若干。

    携带的火力,以微型阵盘、自研投毒法器,这次度仙门大战并未使用过的毒丹为主。

    行动目的:

    在最快的时间内,以平和隐蔽的手段,让南海海神教自然崩塌,从而让自身摆脱这个不稳定的‘炸弹’。

    控制着,负责携带众纸道人、纸人赶路的天字贰号,施展土遁,将自身藏的更隐秘了些,留了一缕心神继续保持警惕。

    远距离做完这些,李长寿在丹房静坐一阵;

    算准时间,起身换了件干净长袍,顺便检查了下身上的各种物件,思索着自己可有准备不充分之处…

    一直不敢去南海,主要是担心被西方教之人埋伏,西方教高手或许正在那边守株待兔。

    但现在已经开始出现教派争斗;

    在发展成大规模凡人血战之前,李长寿必须前去阻止。

    综合考虑,李长寿这次派出去的这些纸道人,已经决定不再回收。

    而且为了不惹出更多麻烦,李长寿这几天调整这些纸道人时,重点强化了纸道人的‘自杀’属性;

    让纸道人可以随时随地‘死’,并能保持所化的身形,自燃、自烧,直接化成灰烬,把自身扬掉,一了百了!

    作为一个男人,就该对自己的纸人狠一些!

    而且,李长寿此前检查时也意外发现,可能是因为此前在小琼峰葬下一堆妖族高手的骨灰……

    那几只老灵树,又焕发出了新的生机!

    “小树长大之前,还是要拜托你们了。”

    李长寿笑了笑,坐在丹炉前,静静思量着自己后续的计划。

    功德,业障,这两个东西十分玄妙,关系也比较密切。

    虽功德和业障可以相抵,但依照李长寿的理解:

    业障,就相当于毒丹;

    功德,也就相当于解毒的丹药。

    哪怕自己准备有一万解毒的丹药,也不想真的吞一颗毒丹!

    就算业障被功德抵消,与自身或许也存留了什么印记;

    他虽渡过了成仙天劫,有了飞升,现如今修为也已经稳固住,开始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一步一步迈向长生境。

    但今后还有一道关卡等在他面前……

    金仙劫。

    天地并不允许生灵长生,生灵本就有生老病死,这才是自然之道。

    若无死,如何得证生?

    除非有功德庇护,天道老爷觉得让自己长生有利于天地的稳定,才可免掉金仙劫。

    若业障缠身,面对天劫几乎就是死路一条,成仙天劫、金仙劫都是如此。

    故,李长寿不想沾任何业障,南海海神之事必须尽快处理。

    他也必然会做几手准备,不断巩固自身;

    金仙劫虽然恐怖,且在各类古籍中的记载十分稀少,但依然也应该有一个强度上限……

    自身的道与修为积累,只要跃过了天劫的上限,那自然也就有了七成的渡劫把握。

    另外三成,就是自身修为之外的准备了。

    “唉……”

    李长寿站在丹房前轻轻一叹。

    归根结底,还是要艰苦修行;

    “修行时给自己一丝宽容,渡劫时,就给自己埋下一分苦果。”

    李长寿喃喃自语,觉得这句也可写入《稳字经》后续版本。

    轻笑半声,李长寿驾云而起,慢慢飞向了破天峰……

    刚才这句话,被人听去也没什么。

    此时他明面修为是返虚境八阶,开始担心成仙天劫,也是理所应当之事。

    ……

    “你,当真要动手?”

    南海深处,某处仙岛附近的海面上。

    少年模样的敖乙,站在修为其实比自己还高了一些的少女菡芷面前,略微昂首,注视着面前三个同族。

    仙岛上,不少人族炼气士飞到半空,好整以暇地看着这边的冲突。

    起因其实很简单;

    敖乙和菡芷在南海散心,逛到了这处海岛‘坊镇’,也碰到了跟自己差不多同时出生、同时破蛋的小表哥南海龙宫二太子。

    此时,三道身着锦衣、头有犄角的龙族龙子,正站在敖乙身前。

    居中的那人身形瘦弱、双目狭长,面容虽不如敖乙英俊,但有敖乙不能比的一点……

    这人已是正常的身形,身高八尺。

    他就是南海龙宫二太子,敖谋。

    今日之事,就是敖谋出言讥讽敖乙,说他有辱龙族,敖乙原本并未说什么,只想带菡芷离开,不愿意与同族起冲突。

    但菡芷如何能见自家师叔受委屈?

    一句反讽、两声轻斥,三龙起怒,四句辩驳、五言不合、六拳高举;

    围观者七嘴八舌、惹来了九方探查,十分热闹!

    简单来说,就是双方起了冲突,相约海上干架。

    敖乙问出这句‘当真要动手’,敖谋冷笑两声,示意自己的两条跟班龙后退。

    敖谋此时与敖乙修为相差不多,两者血脉之力相近,都是龙王之子。

    敖乙虽然被洗了一次,但也在截教得了不少好处;

    敖谋自持玄妙神通,要在今日教训下给龙族丢了脸面的‘大伯家二表弟’。

    当下,两个龙子在海面上遥遥对峙,随后便大打出手。

    这一番打斗颇为激烈,双方也算棋逢对手,但敖乙很快就占据了上风,将敖谋压制了下来。

    敖谋却是不慌不忙,催起神通,身形在海面之上瞬间消失。

    在海水中,他就是不败的!

    神通:游龙化水!

    敖乙双目一凝,身周玄冰天火蓄势待发,目光在海面上不断搜寻。

    这种感觉,他经历过……

    突然间,海面上出现数道身影,尽皆是敖谋的模样,举着长枪、长剑,对敖乙冲杀而来!

    敖乙却是丝毫不慌,在海面之上突然一跺脚,一股股海水凝成苍龙,在身周猛砸乱炸,将这些人影尽皆击破!

    海面之上泛起层层波浪!

    正此时,敖乙身形突然朝着左后方跃起,抬手先是攥拳,又随之将这本能重伤对方的一拳,化作了一掌!

    轰鸣声中,海面掀起了几道水柱,更显混乱。

    待扬起的海水落下,再看敖乙身形处……

    此时的敖乙,双脚离开海面三尺,收束起的长发在背后轻轻飘摇;

    他左手背在身后,右手前探,扼住了敖谋的脖颈,将敖谋这个八尺高的瘦高龙子,举在半空。

    敖谋双眼瞪圆,颤声道:

    “你……你如何找得到我身形……”

    敖乙淡然道:“你的这类神通,差了我那位好友着实太多。”

    言罢,敖乙眼前又浮现出了,那个温雅知礼有内涵的人族练气士,随手将手中捏着的敖谋扔到了一旁。

    “去,对我师侄赔礼。”

章节目录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言归正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归正传并收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