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一细想,也是可以理解的,雨泽足校的这些人在身高和速度上都有优势,其实这样的球队踢传控给人的感觉有些不是很协调,但是打起了防守反击,就会感觉流畅很多,也更有效。

    纵观雨泽足校的两次进球,都没有经过太多的传导,基本就是很简单的战术,第一个是下底传中,第二个是门将的直接大脚助攻,进攻效率之高令人咋舌。

    十木亥在不久之前给明洋足球学校建立的领先优势又被雨泽足校的外援景钟给追平了。

    二比二!

    场上的比分在不到三十分钟的比赛里,变动了好几次,球场上为数不多的球迷也是发出了自己的最大欢呼声,只是他们的欢呼声在那些沉浸在手机里的家长看来,是不可理解的。

    在中场等着景钟走过来,十木亥对着他说道,“好球!”

    景钟笑了笑说道,“你刚才的球才是好球。”

    不知道景钟说的是自己刚才的传球还是之前断他的球,只是已经无所谓了,现在的自己已经真正的了解了景钟的实力了,接下来的比赛才会是真正的重头戏。

    “十木亥!”趁着雨泽足校的人庆祝的时候,陈风赶紧站起来呼喊着十木亥的名字,在看他回头的时候,拼命的摇着自己的双手。

    一一看去,除了自己的陈风学长,还有着自己足球部的所有学长,心里还是暖洋洋的,自己没有给明业高中丢脸,没有给队长丢脸,对于自己前三十分钟的表现,自己还是满意的。

    “好了,让他好好比赛吧。”队长柳不言让陈风赶紧坐下好好看球,尽量不要去扰乱十木亥。

    随后继续说道,“失策了,今天其实可以把那些新生一起给叫来的,今天的比赛很有看点,能够学到东西。”

    东方植笑着说道,“现在才想起来,不觉得有些晚了么?”

    “陈风,带手机了没?”队长柳不言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陈风说道。

    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来,递给队长,陈风说道,“老大,你这个时候给他们打电话,时间上来不及吧,这里和咱们学校离得可不是很近啊,再说了这比赛都进行了三十分钟了,等他们来了,黄花菜都凉了。”

    梁山也继续补充道,“关键是有些人今天没有去学校训啦,毕竟是周末嘛,可能和自己的家人去了什么地方旅游之类的,总之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

    “好了好,别说了,我还能不知道这些,谁让你把手机给我了?我听说你的手机相机功能不错,就麻烦你用你的手机把接下里的比赛给录下来,到时候拿回去给新生们看一下。”队长柳不言笑眯眯的说道。

    “噗嗤。”梁山顿时笑了出来,自己实在是忍不住,没想到陈风居然这么悲催。

    一旁的陈风几乎是一口鲜血喷出,自己是万万没想到,队长居然还有这么一出,不禁说道,“老大,这比赛还得有六十多分钟啊,你总不能让我一直这么举着吧?”

    “梁山,你帮帮忙,陈风累了,你就替换一下。”

    队长柳不言这话一出,梁山周围的球员们都笑了出来,刚才梁山还笑陈风来着,如今这么快就落到自己身上了。

    “老大,我...”梁山刚要辩解什么,陈风直接把手放到了梁山的手里,打断梁山的话说道,“老大让你干你就干,哪那么多废话?”

    “我去,你现在给我干嘛?你还没开始录呢!”梁山不解。

    陈风起身说道,“不好意思,我要去厕所。”

    场上的裁判示意雨泽足校的球员们赶紧准备,双方球员就位后,由明洋足校的球员把球给开了出来,但是雨泽足球的人瞬间完成了围抢,左前卫把球给断下来之后迅速传球,接球的是他们的王牌景钟,一拿到球,景钟就一直在观察十木亥的位置。

    不知道怎么,自己现在不由自主的就想要去和十木亥去对决一下,对于刚才的断球,自己是很不服气的,即便是自己知道,十木亥那是真正的用出来了东方植的绝技,切分。

    孙齐圣看着景钟的动作,自嘲的说了句,“看来自己这是被无视了啊。”

    因为此时的自己就在景钟两步之远的地方,“注意力要集中啊。”

    还特的提醒了一下景钟,孙齐圣这才一步靠近,直接出脚,景钟虽然面向十木亥那里,但是自己的身体却动的很及时,直接一个上步把自己身前的球给护的严严实实。

    没有占到便宜的孙齐圣在和景钟对撞之下,身体紧绷,自己拿不到球的同时也不让他突破过去,景钟没有继续纠缠下去,紧接着把球给传了出去。

    得球的是雨泽足校的左前卫,他们的第一个进球就是来自于他的助攻,此人面相生的白净,身体却孔武有力,在带球的时候,身体

    的肌肉很有辨识度,那层层的爆发力让明洋足球学校的这个右前卫有些招架不住。

    出身前腰的他在场地的右路几乎没有进攻的机会,只是传给了十木亥一次助攻,两个人的发挥在数据上可以算是平分秋色,可是论盘带过人,今天明洋足球学校的这个右前卫有些吃亏,在不属于自己的位置上踢的有一点别扭,本来就不擅长防守的自己屡屡被雨泽足校的那个人给突破,这让自己面子上挂不住啊。

    伸手招呼着自己身后的右后卫,俩个人合力才挡住了那人再一次的下底,逼迫着他把球传回到了他们的后卫线上,雨泽足校后卫线上的几个人经过了几次传导之后,重新把球交给了他们的核心景钟。

    一边带球一边用手招呼着身旁的左右前卫向前,景钟对于自己接下来的盘带似乎很有信心,队友们得到了示意,自然是相信他,迅速到了明洋足球学校的禁区附近布防。

    不出景钟意外,十木亥再次去到了后腰的位置和后腰组成了双后腰,这已经是属于自己单方面的改变了球队的阵型,在进攻的时候,中场是菱形站位,但是防守的时候就变成了双后腰阵型。

    景钟似乎对于十木亥的拦截有些忌惮,直接和自己的队友,也就是上来接应的右后卫做了个配合,想着十木亥既然可以找帮手,那自己也不能逞强,这要是再被十木亥给断球了,那可就坏了。

    “这一次,咱们试一试混战。”景钟心里想着,在把球给了自己的右后卫之后,迅速的朝着明洋足球学校的禁区里跑去,其他的球员看到景钟进来了,迅速帮助他开辟道路,硬生生的帮助他找到了一个好位置。

    觉得可以了,景钟急忙招手,雨泽足校的那个右后卫摆脱了赵震之后,一个大脚把球给踢了进去,和明洋足球学校的球员们相比,雨泽足校的球员们身材更为高大,在这种高空的争夺中占尽了优势。

    实木虽然也想回头去帮忙,但是看到禁区里站满了人,自己怎么也塞不进去了,只好在外围等着,由吴上带领的明洋足校球员们基本上完成了一对一的盯防,但是身高上的劣势让他们的防守有些吃力。

    本来吴上的身体在明洋足校当中是属于出类拔萃的存在了,可是这样的身高放在了雨泽足校的球队里,也只是平均身高,但是吴上的防守经验是极其丰富的,因此在和鲁上人的对抗中还是略占上风,也知道鲁上人拥有着很强的滞空能力,那自己就不能让他那么轻松的起跳起来。

    作为一个后卫,自己还是知道该怎么去干扰一个人的起跳平衡的,而且绝对会做的微妙至极,让裁判无从察觉,自己现在只是担心其他人,和自己搭档的后卫身高明显不如对手,力量也差一些,再就是那个最有威胁的景钟,这已经是半职业球员级别了,进去球队跟着俱乐部训练一段时间,一旦联赛开赛,那就是职业球员了。

    此时的景钟看着空中落下的球,觉的自己队的右后卫在赵震的干扰下,把球给传的有点偏了,但是还可以,自己是可以去调整位置的。

    防守自己的是明洋足球学校的一个右后卫,这人之前都没有防的住自己队的左前卫,现在又怎么可能防的住自己,直接一个转身拜托,朝着自己预定的球落点跑去,在球落下的一瞬间把球给顶了出去。

    砰!

    景钟的头球非常有威胁,只可惜运气差了一点点,球击中了球门横梁上沿弹了出去,但是明洋足球学校的门将好像是用手摸到了球,结果裁判给判了一个角球。

    景钟的头球攻门让吴上他们都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个球纯粹是景钟依靠着强大的个人能力抢到的,如果是自己去亲自防守他也许还可以抗衡,但是自己不敢,对自己来说,鲁上人更有威胁。

    像是刚才的这个球,如果是鲁上人争到了球,凭借着他那恐怖的滞空能力,在空中调节头球,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十木亥看到对方拿到了一个角球,赶紧跑到了禁区里面准备防守,刚才那个球也是吓了自己一跳,这一次,哪怕是自己的身高不够,也必须要进到禁区里帮助自己的后防队员们防守一下了。

    和景钟站在一起,十木亥的身高就差的明显多了,景钟看着十木亥,想笑但是忍住了,说道,“你这小个子也来争抢头球啊?”

    “重在参与嘛!”十木亥也是谦虚的说道,事实上在比赛中对待每个球都要全力以赴。

    “后面,后面,赵震,找好你自己的人。”吴上作为防守端的领袖,对于每个人的站位都安排的明明白白,看着十木亥在帮助防守景钟,本来是要说什么的,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雨泽足校负责开角球的是他们的左前卫,这是一个人有着身体和力量的球员,传中的水准也不错,这样的一个高个子球员居然发角球,

    还是有点浪费的,毕竟要是去到禁区里争球,对于球队的贡献是很大的。

    也许是觉得目前的几个人已经足够了,纵观明洋足球学校的禁区,十木亥犹如一艘小船一样在里面风雨飘摇,而雨泽足校的几个人就是参天大树,遮盖着明洋足校的球员们。

    当球开出来的时候,十木亥瞧着球的落点,果不其然,是朝着自己的方向来的,但是却不是传给自己的,人家这个球自然是传给他们的王牌景钟的,虽然景钟被自己和另一个人一起防守着,可是开球的那个人分明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当十木亥奋力起跳的时候,还是觉的差距太明显了,那景钟跳起来的时候遮天蔽日一样封住了自己的起跳路线,自己一直觉得自己的弹跳还是很好的,但当你根本都跳不起来的时候,那就没什么用了,和自己有着一样遭遇的是另一个也防守景钟的后卫,此时只能用手不断的拨拉着,尽可能的给景钟造成一点干扰。

    上一次,景钟把球给顶偏了,是因为队友的传球受到了干扰,自己只能移动着重新找位置去争球,但是这一次,自己队那左前卫的传球像是私人定制一样,在自己跳起来的瞬间,不偏不倚的砸中了自己的脑袋,随后折了方向朝着球门飞去。

    明洋足球学校的那个门将瞬间跳了起来,但是这球的角度太过刁钻,球速也快的惊人,纵然是已经奋力跃起,却还是没有碰到足球,只能任由球从自己的眼前划过。

    唰!

    球进了,凭借着景钟的梅开二度,雨泽足校超出了比分,这也是雨泽足校今天第一次领先。

    二比三,十木亥代表的明洋足球学校在上半场快要结束的时候,被人进了三个球,十木亥他们无可奈何,只能看着进球的对手们在那里疯狂庆祝。

    “果然是身体上的巨大差距啊。”十木亥在刚才的防守中才真正意识到什么叫高空制霸。

    球被踢出来的一瞬间,雨泽足校的人全部起跳,那种场景真的太壮观了,自己这一队这边就只有吴上还可以和他们保持一样的水准,但是他一个人远远不够。

    看台上,陈风看着自己的小老弟被人以绝对的身体优势给碾压了,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足球就是一半身体,一半技巧,只能希望十木亥赶紧长大了。

    距离上半场的比赛结束还剩下不到五分钟了,十木亥把自己手心的汗在衣服上抹了几把,就朝着自己的位置走去,今天的比赛真的让自己大开眼界,景钟还只是半职业级的球员,身体就已经强壮成了这样,那职业球员甚至那些顶级联赛里的主力,身体会是多么的变态,在足球场上,对抗是最常见的了,只是现在的自己年龄在这里,再怎么努力,也比不上这些人。

    孙齐圣看着十木亥耷拉着脑袋,闷闷不乐,走到了他身前说道,“怎么了这是?居然垂头丧气的,这可不像是你啊。”

    十木亥抬起头,看了一样杨孝,杨孝差不多一米七五左右,可是他已经可以在冰岐高中当上球队的前锋主力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可以让他以这样的身高占据球队的主力?

    “那个,杨孝今天的实力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吧?”十木亥其实不清楚自己刚才的问题该怎么问孙齐圣,只能这样说道。

    孙齐圣也看了一眼杨孝说道,“那个家伙啊,是我们队长的弟弟,很有灵性,最重要是很符合我们球队。说实话,杨孝的技巧和身体都不算是最好的,但是他有一点特别好,那就是他是典型的冰岐人。”

    “冰岐人?”十木亥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自己有些不明白。

    “所谓冰岐人,就是那些天生可以匹配冰岐高中踢球风格的人,你可能还没有见过我们球队的风格,因此不知道,我们冰岐高中和麒麟不一样,麒麟高中是网罗全国的少年天才,然后揉成一支很强的队伍。而我们足球部只用那些符合我们建队理念的球员,哪怕是你再强,如果踢球风格和我们不一样,我们也是不用的。而杨孝作为我们队长的弟弟,是纯粹的冰岐人,他的实力不是最强,但是他可以和我们球员任何一个人自来熟,在场上也是如此,可以说,只要我们球队的人和他搭档,都能战斗力翻倍,这就是冰岐人!”孙齐圣没有因为十木亥是明业高中的人就有所隐瞒,而是一五一十的全部告知。

    这样的举动让十木亥觉得孙齐圣是一个很率真的人,也不避讳了,直接问道,“学长,你们的队长是怎样的一个人?他应该是很强的吧?”

    对于十木亥这**裸的提问,孙齐圣有些好笑的说道,“你该不是要刺探军情吧?”

    十木亥脸色微红,还是让他误会了,其实自己只是出于对强者的好奇,因此才问了,赶紧解释道,“是我唐突了,抱歉。”

章节目录

九十五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衣九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衣九五并收藏九十五号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