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你这伤势我虽然从未见过,但八成是神兵宝刃的先天罡气所致,万幸对手不过是意在惩戒,罡气并未伤及主脉,你只要按时服药,将养月余便没大碍了。”

    “呵……师弟不愧为杏林国手,小小年纪便有如此修为,只要假以时日,定能盖过那四大国医。”

    “少在这儿阿谀奉承,我可不吃这套,你只要记着答应我的事,以后不管怎样,都不许伤害小蛾子。”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师弟尽管放心。”

    “这还差不多,等我给你开张方子,然后便该回去了。”

    “欸~天色已经太晚,师弟独自行路,难保不出意外,今夜索性留宿此处吧。”

    “你!别乱开玩笑,那怎么成?”

    “怎么不成,师弟难道有什么顾虑?”

    “啐!你少装蒜,总之不许再说这些疯话。”

    “师弟何必紧张,你这次跟慕兄出来,不也是同行同宿么?”

    “鬼才跟他同宿了!你要再敢信口开河,我这便甩手走人!”

    “哈……”

    “你笑个鬼!”

    “抱歉,为兄只是一时欣然,绝无取笑师弟之意。”

    “有什么好欣然的?”

    “这个嘛~原本为兄担心师弟懵懂,于男女大防不甚了了,但如今看来,真是有些多虑了。”

    “哼……要你操心。”

    “关乎师弟的终身大事,为兄怎能不操心呢?”

    “什么终身大事?你到底什么意思?”

    “呵……自然是师弟与慕兄的终身大事了,为兄乐见其成。”

    “住口!鬼才跟那个脏心烂肺的死木头有什么‘终身大事’!”

    “哦?看来师弟跟慕兄闹了别扭,不知是为什么呢?”

    “总之都是他的错,另外不许你再胡说,我跟他没什么‘终身大事’,而且根本不可能有!”

    “师弟这话耐人寻味,为何断定‘不可能有’呢?”

    “你这家伙!无不无聊?反正我的事不要你管。”

    “非也非也~倘若师弟与慕兄当真素丝无染,为兄说不得便要有所行动了。”

    “什么意思,你又想对付大慕头?”

    “自然不是。”

    “那你……?”

    “师弟冰雪聪明,难道真的不懂为兄什么意思?”

    “你!——不许开我的玩笑!”

    “欸~哪里是开玩笑,为兄如今仍是孑然一身,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眼见面前的范尊扬一脸欠揍的笑意,小雷忍不住面红似火,咬牙间蕴足内力,霍地吐气开声,满含戾烈的道:“范尊扬!你要再敢多说半句废话,我便当天立誓,今后再不睬你!”

    这一声直似黄钟大吕,震得范尊扬耳鼓生疼,无奈摆摆手道:“罢了罢了,河东狮吼也不过如此,唉……窈窕淑女既然暂时难觅,为兄这‘好逑’之念,只能再耐心等待几年了。”

    虽然这话里还带着几分“贼心不死”的味道,但范尊扬好歹算是认输服软,小雷索性只做不懂,鼻中冷哼一声,继续奋笔疾书,只求赶快开好药方,尽早脱身为妙。

    范尊扬看得有趣,一派和蔼的道:“师妹……”

    小雷登时一滞,抬眼厉叱道:“叫我师弟!”

    范尊扬颇见无奈的道:“好吧,师弟恕为兄斗胆一问,你对我当真没有半点好感么?”

    小雷瞪了范尊扬一眼,斩钉截铁的道:“没有!而且要不是为了小蛾子,我才懒得理你!”

    范尊扬并未着恼,反而微笑道:“罢了,女孩子嘛,口是心非总是有的,师弟的真实心意,为兄一清二楚。”

    看到范尊扬一副自以为是的德性,小雷直是哭笑不得,正在暗骂这家伙八成是发了失心疯,便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错愕之下循声望去,赫见一条雄阔身影映入眼帘,正跌跌撞撞的冲进提篮洞来。

    烛火之下觑得分明,但见此人身长八尺有余,形貌体格极其伟岸,络腮胡须根根似铁,狮鼻虎目雄悍无比,看年纪大概三十多岁的模样,穿着一身簇黑的劲装,脸色却是一片惨白。

    范尊扬神情立肃,趋前一步关切的道:“霍兄怎会如此?伤势可有大碍?”

    黑袍汉子神色惨然,兀自喘息着道:“点子扎手,我只怕不成了,你们两个千万小心。”

    他说罢忍不住呛出一口鲜血,随即推金山倒玉柱般软倒在地,范尊扬见状脸色更沉,一掌扑灭烛火,接着沉声吩咐道:“有劳师弟帮忙照看霍兄!”

    小雷尚未醒过神来,便见范尊扬拔步向外冲去,情急之下顿足尖叫道:“慢着!你的伤势那么重,现在出去想找死么?而且怎么不问清楚,到底是什么厉害对头?”

    范尊扬回头一瞥,难掩忧心的道:“霍兄已经神志不清,但能够将他重伤至此,敌方的身份我心中有数。”

    小雷察言观色,更加气恼的道:“那你还要逞强?不能想想其他法子?”

    范尊扬微微一顿,跟着轻咳一声道:“看来师弟果然口是心非,你这份关切之情,为兄必定不会忘记。”

    小雷大大一滞,正自羞恼无地之际,又见范尊扬一正色道:“师弟放心,提篮洞地势险要,而且敌明我暗,为兄定能制服强敌。你只管照料霍兄,其他不必操烦,为兄去去便回。”

    说罢范尊扬再不耽搁,径自转身疾驰而去。小雷看得一阵气沮,无奈只得收敛心神,手指搭上黑袍汉子的腕脉,为他探查伤势。

    孰料片刻之后,只见小雷秀眉微蹙,喃喃自语道:“怪了……这伤势怎么……”

    心中疑惑未已,肋下忽然一麻,小雷登时动弹不得,一声惊呼还没出口,便被闪电一指封上了哑穴!

    小雷这下当真始料未及,莫名惊骇之际,赫见黑袍汉子翻身站起,嘴角露出一丝谑笑,压低声音道:“岳小侠医术高超,霍某毕竟装不下去了,你无须太过吃惊,只待稍后大事底定,自然会让你知晓个中原委。”

    “呵……令师九毒娘子对霍某有活命之恩,霍某绝不会为难你的。”

    小雷听罢虽然心下稍定,但转念间又为范尊扬担忧起来,无奈此刻他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只能空负满心焦急,眼睁睁看着黑袍汉子蹑足潜形而去。

章节目录

神州镇魔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冰炎红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炎红龙并收藏神州镇魔录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