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是还有气,你去看看。”盛装美女看到耿小凡胸口还有起伏。

    “真的还活着!就是不知道伤得怎样?”如月上前查看了情况。

    “如月,让他们把营寨扎在树下。”盛装美人也仔细看了一下昏迷不醒的耿小凡,眉头一皱,吩咐了一句。

    众人搭建营帐时,盛装美人一直站在树下,一言不发。见众人完工,挥手遣散。

    “如月,帮我把他扶进去。”见众人散去,美人收起长长的裙裾。

    “娘娘,这......”如月有些犹豫。

    “你不帮忙,我自己来。”美人真的弯腰去扶耿小凡了。

    “我来,我来。”如月没办法了,赶快过来,帮着一起把耿小凡连拖带拉弄进营帐。

    美人很细心地将耿小凡放好,亲自给他喂水,擦拭伤口。

    “娘娘,您认识他?”如月见美人这么贴心照顾,有些疑惑。

    “不认识,可他跟我弟弟长得太像了。他是大汉子民,一定要救。”美人轻声解释。

    “菲儿!”耿小凡喝了些水,仿佛恢复了意识,悠悠醒来。

    “大胆,不要乱叫,惊了娘娘可是死罪!”如月见耿小凡醒来,赶快上前。

    “娘娘?这,这是哪里?”耿小凡一脸的迷茫。

    “这就是你晕倒的地方,你感觉如何?”美人轻声回答。

    “是你救了我?”耿小凡也想起来了,自己是倒在雁门关前。

    “你我也许命里有缘,这也是举手之劳,公子不必挂怀。”美人平淡回答。

    “敢问娘娘芳名,耿小凡结草衔环定当报恩。”

    “噗嗤”,美人被他逗乐了,“结草衔环,这个词真好。”

    “报恩就不必了。公子若是伤势不重,休息一下,早点儿离开吧。”

    耿小凡感觉除了浑身疼痛,好像也无大碍,他坐起身,开始观察帐内情况。

    “你,你是大汉使节?”耿小凡看到了供在大帐正中的符节。

    “汉使!你,你是昭君,王嫱!”耿小凡大吃一惊,这个时候的大汉使节出现在雁门关,还有这么漂亮的“娘娘”,除了昭君还能有谁?

    “大胆,娘娘的名讳你也敢叫。”如月又在一边大吼。

    “公子认识我?”盛妆美人心头一动,自己外嫁出塞虽然已经昭告天下,但王嫱这个名字不应该有多少人知道。

    “太认识了!”耿小凡没想到能亲眼见到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的王昭君,有些忘乎所以了。

    “昭君出塞,自此汉匈四十年无战事!您......”耿小凡看到王昭君诧异的目光,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

    “昭君出塞!世人都是这么说的吗?还有,你怎么知道汉匈四十年无战事?”

    “是啊,世人都是这么说的。您下嫁呼韩耶,难道汉匈还要打仗吗?”耿小凡绞尽脑汁打马虎眼。

    “呵呵,”昭君微微一笑,吩咐丫环,“如月,去安排晚膳吧。”

    “这,是!”如月虽然犹豫,还是遵命出去了。

    “现在只有你我二人了,你可以说实话了吧!”王昭君盯着耿小凡。

    “这......”耿小凡开始挠头,怎么说?告诉她,自己来自两千年后,对她的事情了如指掌?

    “娘娘,您先告诉我,您为什么救我。”耿小凡总算有办法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反客为主,再胡编乱造呗。

    “因为你和我那过世的弟弟长得太像。”王昭君丝毫不隐瞒。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见到耿小凡,就感觉特别亲切。

    “啊!您弟弟。”耿小凡有些吃惊,他没想到传说中的王昭君能“亲手”救了自己,更想不到她如此坦诚地说出救自己的原因,而且,这个原因是那么的出人意表!

    “我当你是弟弟,你愿意说实话吗?”王昭君满眼真诚。

    弟弟!自己穿越时24岁,这个王昭君顶多20岁,她却要认自己作弟弟!

    可能是自己保养的好,显得“面嫩”吧。不过话说回来,王昭君实际要比自己大两千岁!别说给她当弟弟了,当什么都不为过!

    史书记载,昭君的结局并不好。这么好看的“姐姐”,能帮她一把才好!

    耿小凡头脑一热,决定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这个美丽的“姐姐”。

    “姐姐,我说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晓上下五千年,您相信吗?”

    “哈哈!”王昭君真的被逗乐了。“你口气可真不小。五经博士也最多敢说上知五百年,你敢说上下五千年!”

    “你既然通晓上下五千年,你不知道自己差点死在这雁门关前?”

    王昭君的质问让耿小凡无话可说了。

    通晓上下五千年倒也不算是夸张,可他只能知道那些大事,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具体细节。而且,自己还是穿越而来,会不会在历史里都不好说!

    “这个,我真的知道很多。我知道,我怎么说你也不会信,但我真的来自两千年后。”耿小凡无法自圆其说了,只好说实话。

    “你可真有意思,先吃饭吧,吃饱了继续编。”见如月端着“晚膳”进来,王昭君暂停了话题。

    “姐姐,您真有个弟弟?”吃着“晚膳”,耿小凡还是忍不住问。

    “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王昭君继续调侃。

    “我知道的都是史书记载的,两千年了,哪能记得那么详细?”耿小凡辩解。

    昭君见他一本正经,皱起了眉头,“那你都知道什么?”

    “我知道您是南郡秭归人,入宫后,不愿贿赂画师,被故意画丑,得不到皇帝宠幸,只能独守深宫。这次,您是自告奋勇外嫁匈奴。皇帝赐婚时,才第一次见您,他这会儿肠子都悔青了吧!还有,那个画师叫毛延寿,他已经被砍了脑袋吧。”

    耿小凡回想着自己知道的,一股脑说了出来,直听得昭君紧皱眉头。

    “你,你这都是从哪听来的?”

    “我说的不对吗?”耿小凡看出了昭君的意外。

    “不是你说的那样。”昭君正色,“皇帝后宫佳丽三千,根本不会在意我,他没什么可后悔的。至于毛画师,按价画像,也无可厚非,我不愿出价,他也并没丑化我。至于他掉脑袋,更不是因为我,他应该是画坏了皇太后的像......”

    这下轮到耿小凡懵了!自己学的什么破历史!难道都是野史?

    “宫门一入深似海,我一入宫就后悔了。我不愿跟她们争宠,倒也过了几年平静日子。可那种滋味,你不会懂......”昭君说着,起身取出琵琶。

    耿小凡忍不住激动起来,竟然能听到王昭君的塞外曲!不对,这会儿还在塞内。

章节目录

自古长安西风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忙里有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忙里有闲并收藏自古长安西风雨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