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又惹您生气了?”王静嫣赶快上前迎接阳阿公主,请她落座,捧上自己刚泡的“花果茶”。

    “嘿!丫头,你这茶越泡越好喝了。”阳阿公主本来一肚子气,王静嫣一盏清茶,让她一下子心平气和了。

    “公主喜欢就好,我这儿还有个好消息呢。”王静嫣已经摸清了阳阿公主的脾气。

    这位大公主虽然刁蛮,但心直口快,爱憎分明,最主要的是秉性不怀,属于典型的大大咧咧的“刀子嘴豆腐心”。

    自己不问她为什么生气,让她喝杯茶,再跟她聊两个轻松的话题,她的心情一定马上好转。

    “什么好消息?”阳阿公主果然上了王静嫣的“道”。

    “您看,这是工程的进展情况。工料使用进度已经超过计划一个月,而开支费用却少了很多。”王静嫣把自己整理好的“财务报表”拿给阳阿公主看。

    “哦,那岂不是过了年就能完工?”阳阿公主有些心动了。

    “嗯,如果顺利,再有一月左右即可完工。可是,这马上就要过年了......”王静嫣不知道阳阿公主会不会给工人放“春节假”。

    “太好了,这进度确实让人欣喜。这样,也别着急了,你们也都辛苦了,先暂停一段时间,等过了上元节,再开工。”反正不可能在春节前完工了,干脆让大家伙都休息一下,安安生生过个年。

    “还是我家公主体恤下人,我安排他们这两天收个尾,先停下来。”王静嫣也放心了,来大汉第一个春节,总不能还“加班”吧,而且,这个时候加班,“老板”也不一定给“加班费”的。

    “要是他们都像你这么能干就好了,我能幸福死!”阳阿公主放下了茶盏。

    “是茂陵出什么事了吗?我听刘总管说,您这几日去了茂陵。”王静嫣知道,这会儿阳阿公主已经“消气儿”了,放心大胆地询问。

    “前些日子,我又遇到一位奇人,可惜,被这群蠢材给弄丢了!”阳阿公主叹了口气。

    在耿家庄没见到耿凡小爵爷,那个耿三娘也不知道他的去向。跟表舅王咸推测半天,她怀疑耿凡是又回塞外了!这冰天雪地的塞外不知道该有多苦!

    “是个什么样的人啊?能让公主您这么上心?”王静嫣已经猜出了大概。阳阿公主年岁不大,又是新寡,她说的“奇人”估计是位“小帅哥”。

    “茂陵的一个小爵爷,前些天救了我一命。可惜我阴差阳错地失手毁了他的户版。”阳阿想起这件事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可是,他也太窝囊了吧!不就是一个破户版,他居然被自己的家奴赶出门!估计是又回塞外去了。你说这冰天雪地的,塞外那么苦寒,他受得了吗?”

    阳阿公主性情直爽,对王静嫣又信任有加,心直口快地把自己的情感都表达出来了。

    “茂陵的爵爷,跑塞外去做什么?一个户版那么重要吗?”王静嫣也有些想不明白。

    “谁说不是!可他真的有些奇怪,本事也不小,怎么就被家奴欺负呢?”阳阿公主最想不通的也就是这一点。

    “他都有什么本事啊?”王静嫣也好奇了。

    “他好像有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好像特别会用香料,王咸说,他烹饪的菜肴味道极佳。而且,他还会酿酒,不是一般的酒,特别醇厚的那种。”

    阳阿公主回想着,自己一直感觉耿小凡挺奇特,可仔细想想,除了会酿酒,特别有爱心,其他的都是听说的。为什么自己会感觉他奇特呢?他到底什么地方与众不同呢?

    “酿酒?他私自酿酒吗?”王静嫣有些奇怪了,印象中,汉朝酿酒可是“官营”,民间不准私自酿酒的。

    “你说的都是早年间的事了,现在朝廷不怎么管了。民间酿酒的作坊也不少,可能酿那么好真没见过。而且,他酿的酒比刀伤药都管用,你看,我这伤口是不是已经好了?”

    阳阿公主抬起头,让王静嫣看自己脖子上的痕迹。

    “您是说,他用酒给您消毒?”王静嫣也不淡定了,如果真是那样,那不就是酒精了!至少是度数非常高的酒。这个时候,没有蒸馏设备,不可能有高度酒的!

    “消毒?”阳阿公主听不太懂了。

    “就是,就是用酒给您擦洗伤口。”王静嫣赶快解释。

    “对,对,对!用酒擦洗,虽然很疼,可效果真的不错。”阳阿公主肯定地回答。

    “他叫什么名字?多大年龄?”王静嫣心头一颤,不会是小凡哥哥吧!

    “耿凡,十九岁。”阳阿公主脱口而出,这都是耿小凡户版上记录的。

    “耿凡!”王静嫣不淡定了,难道真的是小凡哥哥?可年龄不对啊,小凡哥哥二十四了。

    “嗯,耿凡,茂陵耿家庄的小爵爷,自小在塞外游历,这次才回家。”阳阿公主知道的也就这些。

    “他,他家里还有什么人?”王静嫣感觉自己的心脏“砰砰”乱跳,如果真的是小凡哥哥,那可太好了!

    “没什么人了,就剩下一群有眼无珠的奴才!”阳阿公主一想起耿小凡被自己的家奴“赶”出家门,就感觉特别的“憋屈”。

    “您没派人去找找吗?没有户版在外游荡,应该很不方便吧。”王静嫣这会儿也开始关心这个耿爵爷了。

    “我怎么找啊?他又不是我什么人!户版我已经赔给他了,让他那群奴才去找吧,找不到,看我怎么收拾他们!”阳阿公主还是“恨恨”的。

    会是小凡哥哥吗?如果是他,他怎么会跑塞外去?而且,他怎么会变成“爵爷”?他的户版又是怎么回事?

    王静嫣一头雾水。

    “算了,先不管了。对了,丫头,我们还是喝茶吧!这世上我喝过最好的茶,除了王咸烹的,就属你这个最好喝了。”

    阳阿端起茶杯陶醉般地闻了闻,轻啜了一口。“你这里面有海棠、有杏干、桃干、梅干,还有什么?”

    “还有桂花和茉莉花哦!”王静嫣见阳阿心情好了起来,赶快给她添茶。

    “茉莉花!是去年南越国进贡的那个吗?”

    “是啊!听说也是才从海外传进来的。”

章节目录

自古长安西风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忙里有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忙里有闲并收藏自古长安西风雨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