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后,耿小凡又带菲儿去楼家“复诊”。

    “夫君,我都没吃药,再看有用吗?”柳菲儿伸着胳膊让医师把脉,却有些不解地问耿小凡。

    “看看又没坏处。”耿小凡不解释,只是微笑。

    医师把完脉,面漏喜色,“夫人调理很不错,已经有所好转,再吃两个月吧!”

    “可,可我没吃药啊!”柳菲儿张大了嘴巴。

    “没吃?”医师也有些吃惊,再仔细把脉,还是摇头,“这分明比上次好很多啊!”

    “既然有效,劳烦医师再开。”耿小凡微笑。

    “夫君,你又搞什么鬼了?”

    “你明明每天都吃,怎么能说没吃呢?”

    “你!怪不得那些鸡汤羊汤味道怪怪的,你把药熬汤了!”柳菲儿这下明白了。

    “怎么样?你夫君这法子好不好?”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怕你有心理作用,对汤药排斥,告诉你了,吃了还吐。”

    “那你现在为什么告诉我?”

    “因为,你现在已经习惯了,告诉你也没关系了呗!”

    “夫君!”柳菲儿满心的欢喜。

    “爵爷,您的意思是这些药,您没熬,而是做汤了?”楼家医师也听明白了,很是惊奇。

    “是啊!有问题吗?我娘子嫌你的药太苦,吃不下。”

    “啧啧!爵爷,您要是来这儿坐堂,我就该卷铺盖走人了。”楼家医师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哈哈!我还是不要砸你的饭碗了!赶快给我拿药去!”耿小凡也乐了。

    半个月后,耿小凡再带菲儿来“复诊”时,惊奇地发现,楼护医馆对面开了一个“药膳斋”!

    耿小凡感兴趣了,带着菲儿进去一看,发现老板竟然是楼护!

    “小老虎,你这是要开饭店啊!”

    “嘿嘿,哥,您来了,快来尝尝我的药膳。”楼护热情接待两人。

    “嗯,不错,不过还差点火候!”耿小凡品尝了楼护炖的几个汤。

    “差火候?我这都是炖了几个时辰的啊!”

    “我说的火候不是时间,是功夫。哈哈!来我给你写几个食谱。枸杞、大枣必不可少,炖鸡的话加党参、当归、黄芩,炖羊肉加川芎、陈皮、肉桂......”

    耿小凡说着,给楼护写下了五、六个药膳食谱。

    “一般来说,这些药材可以随意搭配着用,你想炖在一起也行。这样做不仅味道鲜美,更是大补。”

    “哥,这些方子,你就给我了?”楼护拿着方子,有些激动。

    “怎么?不想要?不要就还给我。”耿小凡假装上去抢夺。

    “要,一定要!哥,我也不白要,这药膳斋,我算您一半,每月给您算红利!”

    “哦,这是要让我入股啊!不过,我只要一成,毕竟你们辛苦。”

    “那怎么行!您这药膳是根,没了这根,哪来的红利?您当得五成!”楼护坚持。

    “那我得好好指点指点你!”耿小凡又开始给楼护灌输“现代化”营销、经营技巧。

    “啊!定价这么高,会有人来吗?”楼护听了耿小凡的“定价理论”有些吃惊。

    “定价高的只是招牌药膳,其他的只能略高。招牌菜不仅定价要高,还要限量!每天只做百例,来得晚就等明天!”耿小凡很肯定地回答。

    “真的可以吗?”

    “招牌,招牌!你一定要下功夫做成精品,要让人知道,这个招牌药膳不是谁想吃就能吃的,能吃到是身份象征!”

    “啊!”

    “还有,这环境也要再提升一下,不仅要好好介绍一下药膳的好处,还要营造一个文化氛围!说到底,饮食是一种文化,并不是单纯为了填饱肚子。要让客人感觉,在你这儿吃饭是一种享受......”

    “哥,您慢点说,我记一下。”楼护有些接受不了了,赶快找白绢,找笔。

    “呵呵!记什么记,关键是理解,你得理解我的意思!”耿小凡乐了。

    在耿小凡的指导下,药膳斋被传的神乎其神,一下子名动长安,火爆的时候竟然日进万钱!楼护和耿小凡挣得盆满钵满!

    新年临近,天降瑞雪!

    耿小凡看着山舞银蛇,火树银花,开心了。

    “三娘!告诉下人们,院子里的雪都不许扫,只要扫出路就行!院子里的雪留给孩子们玩!”

    “啊!让孩子们玩?”耿三娘有些意外,雪有什么好玩的。

    “夫人呢?宜主呢?叫她们带孩子们出来玩雪。”耿小凡计划着带孩子们堆雪人,打雪仗。

    “夫人在前院,给孩子们烧火盆呢。”

    “烧火盆?烧什么火盆?”耿小凡有些奇怪,往前院走去。

    刚进二进院子,耿小凡就听到菲儿的声音。“柴火要离火盆远一点,晚上睡觉时候,窗子不能关太严!”

    耿小凡站在门口看了看,柳菲儿正指挥着两个下人把一个陶盆放在孩子们的住室中央,加入木柴,点了起来。

    “菲儿,你这是干什么啊?”耿小凡走了进去。

    “孩子们太冷了,我给他们做个火盆。”

    “呛死了!你们冬天都这么过的么?”耿小凡皱起了眉头。

    “是啊!你别小看这火盆,一点起来,整个屋子都暖和!”

    烟暖房!屋里生一堆火,肯定暖和,可太呛了,还不安全!

    耿小凡看了看孩子们住室的大通铺,突然有了主意,“三娘,你去给我找个泥匠来!”

    “泥匠?老爷找泥匠干什么?”

    耿小凡瞪了耿三娘一眼,耿三娘不吭声了,赶快出门。

    不一会儿,泥匠来了,耿小凡如此这般地描述一番,泥匠好不容易听明白了,却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抓紧时间!今晚之前给我做好!”耿小凡懒得跟他解释,带着菲儿和孩子们出门堆雪人去了。

    孩子们天性好玩,见到下雪本来就高兴,再加上凡爹今天心情这么好,也都开心得不得了,在院子里疯了整整一天。

    吃过晚饭,耿小凡来视察“工程”进度了。

    “嗯,不错!知道干什么用的了吧!”耿小凡看看墙角下盘起的火炕,问泥匠。

    “老爷,这太好了,这叫什么啊?”泥匠已经烧起了炕头的炉灶,炕上已经暖暖的,他已经惊奇了。

    “菲儿,你见过这个么?”耿小凡没有回答泥匠,反而扭头问菲儿。

    菲儿摇头。

    “这个叫火炕,比你那个火盆强多了。不仅床上、屋里暖和,烟气也直接从烟囱排到外面,还很安全呢。”

    柳菲儿好奇地上前看看这里,摸摸那里,面露喜色。

    “夫君,这个火炕真好!不光能取暖,还能烧水,晚上睡觉不干也不呛!你怎么不早点做啊!我们屋也做一个去。”

章节目录

自古长安西风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忙里有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忙里有闲并收藏自古长安西风雨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