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嫣妹妹,别想那么多了。这世界上有太多我们不懂的事情。放弃吧!就算我们回不去,我们不也能在这里活的很好?我这次回雁门,已经烧出了玻璃。茂陵有的是地,我们建一个烧玻璃的作坊。还有王莽,你也好好劝劝他,我们就把这历史改了,过好我们的历史。”

    “小凡哥!你还不明白吗?我们改不了历史!”

    “怎么改不了?我们就在历史中,我们的做法和决定一定能改。”

    王静嫣无奈地摇摇头。“王莽根本没有篡汉的意思,但你看着吧,总有一天,他还是会做皇帝。这恐怕由不得他。”

    “他做皇帝也好!你对这段历史不是很清楚,你劝着他,不要改革改的太过分,顺应历史潮流。那么,历史不就也变了?大不了,我们去找刘秀,把他抓了,甚至杀了!不就没了光武中兴?”

    王静嫣苦笑,“刘秀还得十几年才会出生。”

    “那更好办了!去找他父母,想办法不让他出生,岂不是更方便。”耿小凡大胆建议。

    “呵呵!就怕没了刘秀,还会有刘甲、刘乙。”

    “怎么会呢!我相信你有本事改变王莽,你让他做个好皇帝。”

    “与其让他做皇帝,还不如你来做。”

    “我?你太高看我了,我哪有那本事!”耿小凡忍不住叫了起来。

    “你做呗,我也可以帮你。你做了皇帝,你那些好妹妹们不都跟着幸福了。”

    “不行,不行!我做不来,我还是做个田舍翁的好。就连现在这个谏议大夫我都不想做,有机会了,我赶快辞职的好。伴君如伴虎,说不定哪天我说错话,脑袋就得搬家。”

    “哎!我也知道你不是做皇帝的料。一将功成万骨枯,你心太软,这种事你做不来,但你不要干涉我。”王静嫣叹了口气。

    “干涉?静嫣妹妹,你真的还要扶持王莽?你难道不知道这会多残酷吗?”耿小凡吓一跳。

    “这就是历史,很残酷的历史。人类的历史什么时候不残酷,什么时候没有政治斗争?我只这一条,你莫要干涉我。”

    “算了,静嫣妹妹,你还是再好好考虑考虑。你昏迷了几天了,多休息吧,改日我再来看你。或者,你身体好些了,带儿子去我那儿玩。”耿小凡知道自己短时间无法做通王静嫣的思想工作,只好暂时作罢。

    王静嫣看着耿小凡离去的背影,不由得又想起耿贶,他会是刘秀那只耿家军吗?还有刘秀,是不是真该找找这家伙,不让他出生,不知道会不会对王莽有帮助?

    一将功成万骨枯!真的要来一场血雨腥风吗?

    回家的路上,耿小凡也在沉思。他还在想那个漩涡。

    那是一个通往平行宇宙的通道吗?如果是,为什么人不能穿越?人不能穿,戒指却能穿!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平行宇宙和自己的世界是一回事吗?谜底在哪里?

    耿小凡不由自主又拿起了那块雀目。

    漂亮的石头在阳光的照射下,依旧散发着诡异的光芒。耿小凡突然发现,这雀目并不是一块水晶!

    至于是什么材料,他一时无法确定。

    还有那枚戒指,也是莫名其妙!梦里的黑衣人说,是他无意中遗落在这里的,他怎么来的?来做什么?

    看样子,那戒指对他很重要,现在应该是他拿回去了。他说过,把戒指交给他,让他来结束这一切。怎么结束?会发生什么?

    耿小凡感觉自己头痛欲裂!

    “凡哥哥,静嫣妹妹怎么样了?很不好吗?你气色这么差!”柳菲儿亲自在门口迎接耿小凡。

    “没,没事了!她已经醒过来了,我,我只是有些事情想不明白。”耿小凡看出妻子的担心,赶快解释一句。

    “哦!人没事就好!是你治好她的吗?”柳菲儿搀扶着耿小凡进门,又赶快让平儿端茶倒水。

    “我也不知道!菲儿,发生了一些很诡异的事,我还没想明白,我慢慢告诉你。”耿小凡喝了口水,心情平复下来。

    “她打开了柏梁台祭台,却没能回去,就莫名其妙昏倒了。我昨晚也去了柏梁台,也看到了那个门,但是,那好像并不是什么通道,可是,不是通道吧,戒指却被吸走了。”耿小凡伸出手让菲儿看。

    “然后呢?”

    “然后什么也没发生。可我们今早回去的时候,静嫣妹妹就醒了。”

    “哦!你没问问她到底发生什么了?”

    “问了,她做了一个梦。这十几天,她好像一直就在做梦。可能是戒指的缘故,戒指回去了,她就醒过来了。”

    “那,她都梦到什么?”

    “很诡异,她梦到她回到了我们那个时代,可那个时候,她已经死了,我,我半死不活。”

    “啊!怎么会这样!”

    “是啊!我也想不通。我不知道我们梦里的世界是我们这个世界,还是一个虚幻的世界。如果说是虚幻世界吧,可又那么真实。菲儿,我在那个梦里发生的事情,自己都能感觉到。你给我做的早餐,我们一起吃的意面、牛排,都像是真实存在的。”

    “还有那个黑衣人,对吗?”

    “对!还有那个黑衣人,我跟他到底什么关系?一个世界里不可能有两个我的。”

    “怎么不可能!你看,这不就有两个你?”柳菲儿把耿小凡拉到梳妆台前,让他看桌上的铜镜。

    “镜子!”耿小凡若有所思。

    难道那是一个镜像世界?平行宇宙其实就是现实世界的“镜像”!

    耿小凡摊开一张锦帛,开始画图,先是两条平行线,其中一条分岔,跟另一条连接在一起。

    “这是什么?”柳菲儿有些好奇。

    “就是你说的镜子。这个是我们的世界,本来,我应该在这个时间节点,可莫名其妙回到了这里。”耿小凡在一条线上画出两个点。

    “可平乐山的那个山洞,或者说那枚戒指,又让我回到这个点。”耿小凡在第二条线上也画了一个点。

    “按道理,这两条线是永远无法相连的,可怎么就连起来了?”耿小凡思路渐渐清晰了,他感觉自己不仅是穿越回了古代,而且很有可能是穿越到了平行宇宙的古代!

章节目录

自古长安西风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忙里有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忙里有闲并收藏自古长安西风雨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