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后,耿贶真的安分了许多,钻进了书房。可他还是沉不下心,读不进去。

    耿小凡把他叫了出来,领着他来到渭河边。

    “贶儿,你不是一直想做大将军领兵打仗。我今天就教教你如何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耿小凡拿了根树枝,在河边的沙地上勾画。“这些年你没少跑茂陵长安,对这里的地形,可都熟悉?”

    “当然熟悉!”

    “那你给我画画!”耿小凡把树枝递给儿子。

    “简单!这里是长安城,这是咸阳道......”耿贶歪歪扭扭开始在地上画图,不一会儿也画的像模像样。

    “嗯,不错!位置倒是都画对了,可是地形呢?”耿小凡歪着头看着,不经意地问。

    “地形?你是说山和河?”

    “对!山、河、原,还有村舍和树林。”

    “那怎么画啊!”耿贶有些不解。

    耿小凡接过树枝,开始在儿子的地图上做标注,“这里是山,用三角表示,这里是河,用细线,村舍用方框......”

    “嗯,不错,这么更清晰了!”耿贶看明白了,有些兴奋。

    “这不算什么,还有更清晰的,你想不想学?”耿小凡扔下树枝,拍拍手。

    “学!”耿贶真的兴奋了。

    “挖一袋沙土回家!”耿小凡微微一笑,他准备教儿子做个“沙盘”。

    耿贶果然被耿小凡这新颖的点子吸引,父子二人忙活了两天,终于做出了一个简易“沙盘”。

    “爹,我感觉这个原没那么高,是不是要低一点?”耿贶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有些开心。

    “我不知道,你想弄清楚,自己去量去算。”耿小凡只是微笑。

    “量?怎么量?”耿贶一头雾水。路程远近可以骑马去量,这高低可怎么量?

    “用影子量!”耿小凡趁机开始教儿子“几何原理”。耿贶聪明伶俐,一下子迷上了,废寝忘食地钻研、计算。每次吃饭睡觉,都得让老妈催一遍又一遍。

    “娘!你说,我爹怎么那么大学问?他懂的可真多。”耿贶被妈妈从书房拉出来吃饭,忍不住问了一声。

    “你爹可是旷世奇才,这世上几乎没有他不知道,不懂的事,只要你想学,他会把一切都教给你。”柳菲儿这些日子也被儿子的刻苦用功感动了,真不知道凡哥哥用了什么办法,一下子把儿子的学习积极性调动起来了。

    “嗯!赶快吃,吃完继续学,我要把他会的都学过来,还要超过他!”耿贶狼吞虎咽开始吃饭。

    “你慢点!”柳菲儿有些心疼了。

    “算学只是小道,却是所有学问的基础。懂了算学,你以后学其他的就更快了。”耿小凡也很满意儿子最近的学习劲头。

    “小道!我感觉一辈子都学不完!”

    “呵呵!这说明你钻进去了。不过,学习也要讲究劳逸结合。吃了饭,爸教你弈棋。”耿小凡循序渐进。

    “弈棋?有什么用?那不就是歌舞宴饮的游戏?”

    “弈理可是大道!简单说算是排兵布阵,往大里说,你得分清轻重缓急,学会取舍。弈如人生,弈理可不仅仅是游戏。”

    不出耿小凡所料,耿贶很快又迷上了围棋。为了帮儿子学棋,耿小凡干脆把家里的孩子都叫了过来,定期开课,让他们都成了耿贶的陪练。耿贶的棋艺水平也突飞猛进。

    渐渐地,柳菲儿发现,儿子变化很大,虽然偶尔也陪着自己骑马射猎,但更多的时间是躲进了书房。不管是耿小凡写的“读书笔记”还是那些厚重的竹简,他都如饥似渴地苦读,再没说过头疼的话。

    “贶儿到底是怎么了?”柳菲儿真有些看不明白了,跟耿小凡一起站在书房窗前,注视房内专心读书的儿子。

    “咱儿子悟性高,他开悟了。世间道理都是想通的,一通百通。他想明白了,就没什么能阻挡他。看着吧,他以后一定比我有出息。”耿小凡也赞叹一声,他感觉儿子的学习状态,连自己都比不上。

    “哎!他以前调皮捣蛋让人操心,这会儿埋头读书也让人不放心。他都多久没出过门了,别读成书呆子了!”柳菲儿叹了口气。

    “好办!你试探他一下!”耿小凡笑了。

    “怎么试探?”

    “他不出门,你找人勾引他出门呗,看看他是不是读书读傻了。”

    “勾引?你是说让河平来?”柳菲儿猜测着。

    “是啊,这会儿如果还有能打动他的,怕是只有河平那个小丫头了。你去长安请一下呗,让河平来咱家玩几天。”

    “这个主意好!反正河平早晚得嫁到咱家,让她早些来适应适应。”

    柳菲儿欢天喜地,立马就准备车仗,要去阳阿府。

    没想到,他俩赶到阳阿府的时候,意外地又遇到了王静嫣,她还带着儿子,而且居然是向阳阿提亲!

    “静嫣妹妹,你搞什么?你不知道公主早就把河平许了我家贶儿?”耿小凡有些不乐意了。

    “小凡哥,娃娃亲当得真吗?你又不是不知道,娃娃亲不成的多了去了。”王静嫣怨恨地看了耿小凡一眼。

    阳阿以为王静嫣是说自己跟琅琊樊家的事。耿小凡却明白,她真正想说的是他俩。他俩从小青梅竹马,也算得上是娃娃亲。

    “哎!无论如何,你这不是让公主为难嘛!”耿小凡叹了口气。

    “其实三个孩子年岁相仿,从小就一起玩耍,都算得上是青梅竹马。我们两家家室也相仿,为什么为了当初一句戏言,毁了河平一生的幸福呢?”王静嫣理直气壮。

    “怎么就戏言了?河平嫁到我家,怎么就毁了一生幸福了?”耿小凡真的生气了。

    “我承认,你俩一定会对河平好,我和巨君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可是我们谁能保证照顾她一辈子,关键不还是得看她的夫君。”王静嫣半半拉拉说了一句,大家都理解了。她的意思就是,两家条件差不多,而王宇比耿贶更靠谱。

    “宇儿已经长大,我们马上就会送他入太学,依照宇儿的聪明好学,日后必成大器。请公主三思。”王静嫣又补充了一句。

章节目录

自古长安西风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忙里有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忙里有闲并收藏自古长安西风雨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