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蜜!你没吃过蜜汁烤肉吧。”耿贶得意地笑着。

    “蜂蜜烤肉,你真想得出来,能好吃吗?”河平仔细看耿贶身边的小罐子。

    “别的肉裹了可能不好吃,但鸡翅绝对没问题!我娘说,宜主干娘她们几个都很喜欢的。你尝尝看!”耿贶起身了,把一串刚烤好的鸡翅递给河平。

    河平已经很有经验了,轻轻吹着,仔细闻着,忍不住流口水了。

    裹了蜂蜜的鸡翅烤得嫩嫩的,撒发着浓郁的香甜。河平小口咬着,眼睛一下子亮了,不停地点头。

    “这几串都留给你吃。哈哈!”耿贶翻着手里剩下的几串鸡肉,开心起来。

    “贶哥哥,你也吃。”河平很满意耿贶的“杰作”,忘乎所以地把自己刚咬了几口的鸡翅递到耿贶嘴边。

    耿贶大大方方咬了一口,心满意足地嚼着,“香!我烤鸡翅的技术又长进了,以前从没烤这么好!嘿嘿!”

    鸡翅鸡腿烤好了,小兄妹两人并肩在篝火旁坐下,大快朵颐,幸福甜蜜。

    远处却有一道幽怨的目光箭一般地射了过来!

    晚会渐近尾声,耿小凡夫妇陪着阳阿和王静嫣也小酌了几杯,微醺。

    回庄上的时候,阳阿却不见了河平的影子,四下搜寻。

    “放心吧,有贶儿陪着,河平没事的。说不定已经回去了呢。”柳菲儿嘴上劝着,还是吩咐下人赶快去寻找。

    回到耿府,阳阿发现女儿已经提前回来,正在沐浴。小丫头今天晚上玩疯了,开心地洗着,哼着小曲。

    “哎!菲儿,你家是真的好。河平怕是已经爱上你家了,我就从没见她这么开心过。”阳阿叹了口气。

    “喜欢就好,喜欢就让她常来,多住些日子。”柳菲儿对今晚的活动也是非常满意。

    “贶儿还是很招人喜欢的,若是他能收敛心性,多读读书,再进太学历练一番,未来可期啊。”阳阿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声。

    “公主,你没发现贶儿现在已经好了很多?”柳菲儿挽着阳阿走到院子里。

    “嗯,是有些转变,似是稳重了许多。”

    “男孩子嘛,顽皮是天性,贶儿本质是好的。只要他开窍,就不会比任何人差。所以,我们不能急,您也别着急。”

    两人正闲聊,突然看到一个黑影在院门口探头探脑。

    “是谁在那儿?”柳菲儿高声喝问。

    那黑影赶快缩回了脑袋。两人快步过去,却已经不见了人影。

    “哪个下人不长眼,真是的!”柳菲儿嘟囔一句。

    “怕不是下人吧,下人敢这么大胆?”阳阿冷笑一声。

    “你,你怀疑是贶儿?”柳菲儿皱起了眉头,虽然没看清刚才那人的相貌,但隐约感觉很年轻。

    “长夜无眠,不如我们去看看两位少公子都在做什么。”阳阿径直往外走,柳菲儿赶快跟上。

    “这么晚了,还没歇息吗?”阳阿大大方方走进王静嫣房间,冷着声音问。

    “今天有了酒,一时错过了困头,宇儿也累了,正在沐浴。出什么事了吗?”王静嫣其实在纠结今晚“抓萤火虫”的事。晚宴结束有些晚,她在犹豫是不是再偷偷带儿子去河边,没想到,阳阿和柳菲儿会这个时候来。

    “本有些事想问问宇儿,既然他已经沐浴,那就明天再说吧。”阳阿微微一笑,也不多解释,带着柳菲儿又出来了。

    “宇儿在沐浴,肯定不是他,恐怕只有你那宝贝贶儿了。我们再去看看他在做什么。”走出王静嫣所住院子,阳阿冷笑一声。

    路过书房的时候,阳阿见里面还亮着灯,有些疑惑,轻轻来到门口,她惊奇地发现小耿贶正伏案奋笔疾书!

    “呵呵!你儿子可真用功!”阳阿嘴角露出一丝狞笑,她更怀疑了。

    “贶儿最近一直都在秉烛夜读,已,已经几个月了。”柳菲儿明白了阳阿的意思,赶快解释一句。

    “那我们看看他在读什么?”阳阿才不相信,调皮捣蛋的耿贶,一见书就打瞌睡,今天又玩的那么嗨,他还能“秉烛夜读”?

    “娘,干娘!你们怎么来了?”耿贶见两人进门,赶快放下手里的笔,起身相迎。

    “贶儿这么用功啊,在写什么?”阳阿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走到书案前,拿起了耿贶所写的东西。

    看着,看着,她皱起了眉头。

    白绢上,耿贶的字迹并不漂亮,但整洁工整。而且,他所写的仿佛是一篇关于排兵布阵的文章,阳阿竟然有些看不太懂。

    “日前,爹爹布置了功课,让我思考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哪个重要,我正绞尽脑汁应付呢。”耿贶嘿嘿一笑。

    阳阿不太在意耿贶写的什么东西,但白绢上的墨迹大部分未干,显见他已经在书房坐了许久了。看来,刚才的黑影也不可能是他。

    可如果不是这两个小公子,还会是谁呢?阳阿有些迷糊了。

    “贶儿,你刚去见河平妹妹了?”柳菲儿套问。

    “嗯,是我送妹妹回来的,今天出了一身汗,巧儿服侍她沐浴,我才回来的。”耿贶解释了一句。

    “我是说刚才,你刚才又去找她了吗?”柳菲儿追问。

    “刚才?没有啊。”耿贶一脸的迷惑。“出什么事了?”

    “没事。你赶快写吧,是不是今晚写不完,明日要挨老爹罚?”阳阿放下了白绢。

    “那倒不是,只是我跟他打了个赌。”耿贶笑了。

    “真有你的,跟自己老爹打赌。你赢过吗?”阳阿笑了,儿子跟爹打赌,她还真第一次听说。

    “早晚会赢的,这次说不定就能赢。”耿贶爽朗笑了。

    “这么晚了,你还不休息?明天再写不好吗?”阳阿问。

    “跟河平妹妹约了,明早去坝下钓鱼。再说了,明天还有明天的功课。”

    “哦!”阳阿看着耿贶明亮的眼眸,真有些不可思议了。

    小伙子继承了父亲的英俊和母亲的美貌,眉清目秀,目光清澈,让人一见就心生喜欢。这小子已经俨然变成了一个阳光大男孩!

    “不打搅你了,早些弄完,早些休息吧!”阳阿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耿贶“英俊”的脸庞,转身出门。

章节目录

自古长安西风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忙里有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忙里有闲并收藏自古长安西风雨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