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你还认识贶儿。贶儿自幼顽劣,幸蒙太后垂爱,收在身边,替我管教,实在令人汗颜。日后,你们还要多多交往,相互帮衬。”耿小凡真的对董贤刮目相看了,看样子他入宫时间不会太久,却已深谙宫中人事。

    “小人初入宫禁,以后怕是还得多多仰仗耿侯和耿大人。”董贤毕恭毕敬,引着耿小凡入殿,赶快又亲自奉茶。

    一盏茶没喝完,门外传报,“太子殿下回銮!”耿小凡赶快起身相迎。

    刘欣回来,听说耿小凡来访,不敢怠慢。他已经听闻,自己这次能入主东宫,耿小凡当居首功。刚才觐见皇后娘娘,也是千叮咛万嘱咐,宫掖之事多可依仗耿凡。

    所以,一进门他就紧紧握住耿小凡的手,屏退众人,就要行大礼。

    “太子殿下,使不得,使不得!”耿小凡赶快搀扶刘欣起身,也颇感动。

    “离开定陶时,傅太后和家母已经叮嘱,长安有事可托耿侯。皇后娘娘也是再三嘱托,凡事多与耿侯商议。只是初到长安,安置未妥,没能登门拜访。您却已为本宫铺平前路,此恩绝不敢忘!”

    刘欣确实是感激耿小凡的。来之前,外祖母亲自叮咛,到长安只有两人可放心依靠。一个是皇后赵氏,一个是茂陵耿侯爷。

    至于这两人与外祖母什么关系,他不清楚。

    这次来,确实是奔着“太子”的目标而来,本以为会经历不少磨难。没成想,刚刚安顿下来,还没理清思路。茂陵耿侯爷已经为自己把事情办成了!

    还有皇后娘娘,自从第一次见,就感觉特别亲切,完全能感觉到她对自己的慈爱。多方打听得知,这位皇后入宫前,跟自己父王曾经有旧,他也算是大致明白了一些。

    耿小凡这次来,只是礼节性拜访,并没有具体事。不过见到刘欣,想着宜主对他的期望,忍不住还是忠告了他几句。

    “太子为国之储君,定当谨小慎微,平日里多去长信、未央请安问礼,切莫私自结交外臣。切切!”

    刘欣礼貌地应答,恭送耿小凡出门。他根本不理解耿小凡所说,不准结交外臣,那自己岂不成了瞎子、聋子。

    刘欣暂时顾不了那么多,他已经被长乐宫和未央宫的气势所震慑。对自己这个思贤苑,也是满意得不得了。

    皇帝为自己配的宫女侍从也都不错,尤其是那个舍人董贤,不仅机灵懂事,还长得特别“漂亮”,简直比女人都美!

    耿小凡回到家,接到一份请柬,王宇大婚!

    这是静嫣妹妹的一件大事,耿小凡不得不重视,因为河平,他已经把静嫣妹妹得罪的够苦。这次,无论如何得弥补一下。

    于是准备了厚礼,带着菲儿亲自登门。

    王静嫣对耿小凡的厚礼根本不在乎,客气几句,找借口带着他进了书房。

    “都要当婆婆了,这么大喜事,你怎么不开心?”耿小凡明知故问。

    “当婆婆说明我已经老了,有什么值得高兴的?若是宇儿娶的是河平,或许还值得庆贺一下。”王静嫣口气平静。

    “我承认,那件事上是我自私了,可你也有不对的地方吧!我们别再说了,好不好?”耿小凡想借这次机会,彻底化解王静嫣的“怨恨”。

    “哼!想起这件事我就恨!我记得贶儿是河平二年出生的吧,那年刚满十七岁吧,你就给他娶亲!还有河平,才十五岁吧!你到底是怕什么?对你儿子没信心?”

    “嘿嘿!我就是怕夜长梦多,眼看小两口那么恩爱,万一被拆散了,岂不让人痛心。”耿小凡嘿嘿傻笑。

    他其实真的有些庆幸,如果不是自己当机立断,王静嫣一定会揪着这件事不放,他不可能有这几年的安稳日子。

    “十五岁的小姑娘啊!你也真下得去手!”王静嫣说着,却突然想到了什么,“难不成,难不成你只是迎娶?”

    “嘿嘿,还是你聪明,俩孩子确实太小,娶是娶进门了,去年才让他们圆房。嘿嘿!”耿小凡也不隐瞒。

    “我真笨!我早就该先下手的!”王静嫣明白了,还是恨恨的。

    “好了,好了,别说了。现在宇儿不也挺好?”耿小凡知道,自己把所有事当面承认了,王静嫣的气也就能消下去一些。

    “算了,不说他们了。说说接下来的事吧!”

    “接下来,接下来怎么了?”耿小凡知道静嫣妹妹该说正事了。

    “我记得刘欣只做了一年多的太子。朝堂很快要翻天覆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你该操心操心你那两个可爱的妹妹了!”王静嫣口气怪怪的。

    “妹妹?你是说宜主和合德?她们,她们会怎样?”耿小凡真的急了。

    “会怎样,会做寡妇呗!”王静嫣没好气。

    “会,会死吗?”耿小凡开始“回忆”,可是已经把自己查到的那些关于赵飞燕的“历史”忘了个精光。

    “可能会,也可能不会!你也知道,后世记载的东西也不都是准的。但刘骜应该是活不过明年。”王静嫣不置可否。

    “按你说的,明年刘欣就要做皇帝了。那宜主直接做皇太后不就是了,这有什么。”耿小凡冷静下来了,宜主是刘欣的亲娘,虽然刘欣自己可能都不知道,但傅太后一定不会对宜主下手!

    “可是万一汉成帝真的是死在合德床上呢?”王静嫣冷冷说。

    “你说什么?”耿小凡又不淡定了。

    “后世的传说,大部分都说汉成帝是死在合德怀里的。他的风流你又不是不知道!”

    耿小凡无语,这个汉成帝的确风流成性,而且他只有四十多岁,应该说正当壮年。如果他明年真的“暴毙”,那太有可能是因为女人!

    “那你应该帮帮他,巨君做了大司马,应该好好劝劝皇帝的。”耿小凡随口说。

    “哼!你以为我想让他死!还有那个刘欣,你应该已经见过了吧!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别看巨君拥立他上位,他一当皇帝就变蛇了,会反咬东郭先生一口的!”

    “你是说,他会对巨君不利?”

    “你忘了我跟你讲的丁傅用事了吗?不出意外,明年的朝堂就该是丁家和傅家的天下了!”王静嫣叹了口气。

章节目录

自古长安西风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忙里有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忙里有闲并收藏自古长安西风雨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