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厄,智难,智苦这三位神尼一出现,既然能引起叶小川等一众年轻弟子的注意,自然也会引起玉机子等大佬们的注意。

    玉机子眼光毒的很,看出那三位神尼非同小可。

    他见识很广,在和妙法小尼与玄静神尼客套了几句后,便忍不住道:“恕贫道冒昧,三位神尼可是昔日法衍禅师门下的智厄、智难、智苦三位前辈?”

    三位老尼同时抬了一下眼皮,动作很整齐,似乎宛如一人。

    一个老尼沙哑的道:“贫尼三人自拜入先师门下,从未离开过菩提山一步,至今已有六百余年,没想到世间竟还有人知晓我们,妙哉,妙哉!”

    玉机子一听果然这三位神尼,老脸骤变,赶紧上前,挥舞袖袍,单膝下跪,施礼道:“晚辈玉机子,见过三位师叔祖!”

    此言一出,无数大佬一片哗然。

    被玉机子称呼为师叔祖,这辈分得有多高啊?

    论起年纪,这三人的年纪未必就高过苗族前任大巫师苗师古,但是若是论起辈分,苗师古大巫师也比不上这三人。

    苗师古是与云崖子,诛心老人,无相神僧,无量子等人同辈,可是这三位老尼,却是比云崖子等人还要高出一辈。

    这应该是人间人类修真者辈分最高的老前辈了。像这种老前辈,苍云门竹林里有两个,迦叶寺有一个,缥缈阁有一个,魔教有四五个,天师道也有一个。其他门派则没有了。

    玉机子单膝跪在面前,三位老尼也不在意,一来是他们担得起玉机子这一拜,二来她们都是六根皆净五蕴皆空的出家人,早已经看破红尘轮回,红尘的名利荣耀对她们来说宛如云烟。

    玉机子拜完之后,身后那些大佬这才纷纷反映过来,除了佛门弟子之外,大部分的修真者都行了跪拜之礼。

    老一辈的单膝下跪,像叶小川这种年轻一辈的弟子,就老老实实的双膝跪在地上磕头就行了。

    礼仪,礼仪啊!

    其实没几个人愿意跪拜三个素昧平生的老尼姑,可是礼仪如此,他们也没法

    子。

    何况刚才玉机子都单膝下跪拜见三位正道师叔祖,其他人又怎么敢不跪的?

    行完礼后,玉机子起身道:“贫道也是从听崖子师叔说起过三位老前辈的一些往事,如今三位老前辈功德圆满,已证大道,实乃我人间一大幸事,来来来,三位老前辈请上座。”

    迎宾都是站着的,只有这三个老尼姑是坐着的。

    一个老尼道:“玉机子,听说贵派有一个年轻弟子,名唤叶小川,不知道叶小施主可在啊?”

    众大佬都是一愣,万万没想到这三位老尼坐下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询问叶小川的。

    玉机子左右看看,很快就发现叶小川躲在一群正道年轻弟子的人堆里。

    他伸手招唤,道:“小川,快过来拜见三位老前辈。”

    叶小川没躲掉,心中发苦,整理一下衣裳,大步走到了三位神尼的面前,一撂长衫下摆,啪嗒一声跪在青石地板上。

    道:“苍云门叶小川,参见三位老前辈!”

    说完双手成掌相接,掌心向下,按在地面上,额头磕在手背上。

    这是大礼。

    同辈见面行抱拳礼。

    见父师长辈拱手作揖,弯腰行礼,或行跪礼。

    只有见老祖宗级别的人物,才会行五体投地的大礼。

    叶小川恭恭敬敬的外表下,暗藏着一颗坏心。

    刚才他已经随大潮跪过一次了,现在又要自己下跪,还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很是别扭。

    这三个老尼姑长的一样,衣服一样,也分不清谁是谁。

    三人眯着浑浊的眼睛看着跪在面前的叶小川,好一会儿,只听中间坐着的那个老尼姑道:“叶小施主,不必客气,起身吧。”

    那位老尼道:“诸位道友,你们不必理会贫尼三人,贫尼只是想听叶小施主说说他在虚无空间里的事儿,你们还是继续吧,别耽误了会盟之事。”

    玉机子点头,对叶小川道:“小川,你和三位神尼说说话,不得怠慢。”

    叶小川道:“

    弟子遵命。”

    三位老前辈莅临苍云山,这并没有记录在积香庵递上来的拜帖中,不过她们三个辈分太大,玉机子便让云鹤道人过去和那个吟唱来宾的长老说了一番。

    很快,那个大嗓门的长老就高呼:“菩提山积香庵,智厄、智难、智苦三位神尼禅师,法驾苍云山。”

    这是到目前为止,人间会盟上唯一报三人名讳的吟唱。也是唯一一个门派的名字被吟唱两次的。

    那些凡人听不明白,可是修真者阵营却是炸开锅了,被在外围等待入场的魔教,玄天宗,缥缈阁的那些人,听到这三个名字,都吓了一跳。

    作为修真者,当然知道积香庵的辈分排序为渡、圆、慈、悟、法,智、慧、玄、妙、明。如今积香庵的住持则是妙字辈的妙法。

    智字辈的,足足比妙字辈高出了三辈啊!

    正在人潮中努力挣扎的矮胖老人,听到这三个名字,忽然不挣扎往前挤了。

    抬头看向高高在上的万仙台。

    他眼中异光闪烁,口中喃喃的道:“不会吧,不会吧……法衍老尼姑晚年收的那三个同胞三姐妹,还没有老死?她们可真能活啊!比她们的师父还能活!我记得法衍是七百岁圆寂的,算起来这三姐妹应该快有七百三十岁了吧!修枯禅的果然一个个都是老不死的。”

    禅分很多种,有一种叫做枯禅,很是精深晦涩,因其长坐不卧,呆若枯木,故又称枯木禅。

    这枯木禅非常的枯燥乏味,而且难有大乘,佛门弟子没几个愿意修的。

    不过一旦参悟枯木禅的奥义,就能脱胎换骨,枯木重生。

    最近千年来,在枯木禅上造诣最高的便是迦叶寺的无相神僧。

    四大神僧中的空见大师、空明大师,也在修枯木禅,但造诣不高,远远比不上无相神僧。

    矮胖老人学究天人,博古通今,他立刻就猜到,只怕积香庵的智厄、智苦、智难三位老尼,在枯木禅上的造诣,已经不在昔日无相神僧之下。

    这才是真正的世外高人啊!

章节目录

仙魔同修-流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流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并收藏仙魔同修-流浪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