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琨瑜的家里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陈明翔虽然有的是房产,可是他也知道老师的性格,没有自作主张更换住处,只是派人仔细打扫了一遍,添了一些日用品而已。

    估计在来的路上,陆琨瑜已经把这几年的经历,都和父母兄嫂说了,谁也没有提陈明翔结婚有孩子的事,是她自己隐瞒了真相,陈明翔并没有什么错误。

    吃过晚饭后,陆琨瑜也没有在家里住,而是陈明翔开车把她送到了愚园路两人曾经的爱巢,对此,陆家只能选择默认。

    “你这次回来,我也正好把公司和工厂全部移交给你,这也是戴老板的意思,他觉得我再出面操作,会引来非议的,以后你就帮着我管理家业吧,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掩护身份!”陈明翔笑着说道。

    “我这里必须要有一部电台,还要给我准备一部备用电台,以便于和根据地随时联系。你以后尽量少往这里来,我会主动去马拉别墅找你的,就算出什么事,也可以把你撇清出来。”

    “你如果掌握了什么重要情况,除非是十万火急的高度机密,否则必须通过我来转告上级,李果岩同志那里,你也不要频繁的接触,只要我在沪市,你的联系渠道就是我!”王真一边泡茶一边说道。

    “你自己在这里住我不放心,这样,添两个女佣负责打扫卫生,调一个厨师和一个司机长期值班,同时呢,有保镖在这里二十四小时值班。来到沪市以后,环境就和根据地不一样了,要适应这样的生活。”

    “明天我带着你去买一些时髦的衣服和首饰,我从美国也带回来一些,总之,你要尽快切入到角色里,言谈举止务必做出改变,我判断,最多不超过三天时间,你的事情就会被有心人知道。”陈明翔说道。

    当天晚上,陈明翔并没有回到马拉别墅休息,而是留在了这里。不要误会,两人是在客厅里坐着聊了一夜,除了院子里巡逻的保镖,屋子里就是二人世界,有太多的话要说了。

    第二天梳洗之后,陈明翔带着她先去逛街,然后来到了马拉别墅,这也代表着陆琨瑜正式走进了他的生活。

    “这个姑娘我知道,陈明翔老师的女儿,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前几年出国躲避战争,全家都在美国。现在她的哥哥陆琨珩,是中央银行高薪从花旗银行聘请回来的金融专家,很受中央银行总裁的器重。”

    “叫他们把心思放在工作上,不要关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陈明翔只是和美国回来的前未婚妻关系亲密,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严格说起来,如果不是因为该死的日本侵华战争,陈明翔早就和这个叫陆琨瑜的姑娘结婚了,现在旧情复燃很正常!”戴老板很不以为然的说道。

    陈明翔猜的一点都没有错,戴老板果然是派人在关注他,不是监督而是关注,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都会及时进行汇报。

    “我查过了,这个出现在陈明翔身边的女孩叫做陆琨瑜,她曾经是陈明翔的未婚妻,她的父亲是陈明翔在复旦大学的外语教授,向来关系非常亲密,但是为了躲避战争,全家都到了美国居住,直到前几天才转道港城回到沪市,还是陈明翔亲自去接的。”

    “陆教授在复旦大学德高望重,他的儿子陆琨珩,曾经在美国花旗银行做高管,是金融学的博士,眼下是中央银行高薪聘请的理事和业务局总经理,我们没必要对此感到疑惑。”王新衡对宣铁武说道。

    各方势力只是简单调查了一番,连个水花都没有溅起来,陆琨瑜的身份就这么确定了,关键是从美国回来这一条,就把所有的疑虑都打消了,加上她的哥哥目前在中央银行工作,更增加了一层保险。

    军统局关外办事处北满站长、陆军少将李成梁,北平警备司令部稽查处长、宪兵司令部警务处长、军统局北平站副站长、陆军上校李桥,军统局金陵区副区长、金陵警备司令部稽查处长、军统局杭洲站长、陆军少将蒋安化,军统局警务处沪市联络部副部长、陆军少将展森,还有十几名各地的上校级中层,来到了沪市的马拉别墅。

    这是陈明翔在军统局的核心成员,原军统局直属站的嫡系,趁着年底的时候,纷纷来到了沪市,拜见自己的老上司,军统局的传奇人物陈明翔。

    了不起的成就,手下有三个少将级特工,掌握着两个甲种站的实权,掌握着军统局在警察系统和宪兵系统的潜伏力量,虽然现在还不怎么起眼,可是随着时间,实力将会越来越大。

    民国三十五年的三月一日,山城政府交通警察总署在金陵正式成立,暂时下辖十八个交通警察总队和一个直属大队,由原军统麾下的别动军、忠义救**、特种技术教导营和交通巡查部队,以及原汪伪政府税警总团等武装力量组成,总兵力达到了七万人,全部美械装备。

    民国三十五年的三月十七日,军统局驻沪办事处参谋长李铳诗和陈明翔等人在机场迎接戴老板的飞机,却因为天气情况没能降落,随后传来消息,戴老板不幸遇难。

    七月初,军统局遭到了裁撤,更名为山城政府国防部保密局,毛仁凤出任局长,潘琦吾出任秘书主任,原军统局沪市特区更改为保密局沪市站,仍然由王新衡担任站长,陈明翔和刘仿雄担任副站长。

    “明翔同志,组织上已经收到了你关于沪市防御和兵力部署的情报,经过上级慎重考虑,同意你跟随山城政府的运送黄金白银的船只离开沪市,到了那边,我们的同志会想方设法的和你联系,暗号你要牢牢的记住。”

    “请组织放心,我做好了长期潜伏的准备,地下工作本来就是这样,只要目标没有达成,任务就永远不会停下来!”

    在陆琨瑜全家乘坐飞机离开沪市后,保密局沪市办事处处长、山城政府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稽查处长陈明翔,在港口登上了军舰。(全书完)

章节目录

谍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谍网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