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爸爸一听就叹气道,“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这孩子为什么会拥有这么可怕的力量,因为他刚刚出生的时候还是个尚未足月的早产儿,家里长辈一直都担心这孩子养不活……让我们再要一个。”

    一旁的孟妈妈听了就有些抱怨的说道,“他们说得到是轻巧,小文这孩子是我千辛万苦才生下来的,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呢?敢情不是他们身上掉下来的肉!”

    孟爸爸这时就赶紧阻止道,“你说这些干嘛?他们也是好意……”

    孟爸爸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反倒惹得孟妈妈更加生气的说道,“我就是你们家的生育工具是吧?生了一个不健康的就再生一个?!”

    孟爸爸见妻子真动气了,就连忙安抚道,“看你说得,我不是也坚决反对再生吗?小文……现在不也挺好的吗?最起码看上去像个正常的小孩。”

    坐在对面的袁牧野实在不想听这些家庭矛盾,毕竟这和孟博文的特殊能力没有什么太大关系,于是他只好笑着对孟妈妈说道,“你们母子在孟博文出生前的那次意外我多少知道一点,他是在一出生就有这种能力的吗?”

    孟妈妈听后就告诉袁牧野,孟博文比预产期早了将近一个月出生,所以从各个方向都要比那些足月出生的孩子要差上一些,但至少当时他还是个正常的孩子……

    在最初的一年里,孟博文会经常因为各种身体状况住院,虽然问题都不算太严重,但是对于还是“新手父母”的孟爸孟妈来说,也的确是非常辛苦。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孟博文一周岁之后才慢慢改善,他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强壮,几乎已经看不出他和其他同龄孩子之间的区别了……谁知就在孟博文两岁的时候,一件怪事的出现却打破了一家三口的平静生活。

    那个时候孟妈还在休假,所以一直都是她自己带着小博文,结果有一天孟妈在做饭的时候突然感到家里的电压不稳,头顶的灯总是闪个不停,于是她就赶紧喊刚刚下班回来的孟爸去检查线路。

    因为担心还在睡觉的小博文中途醒来会害怕,于是孟妈就赶紧放下手里的活儿回房间看一眼……结果她刚一进去就被眼前的一幕给吓住了,就见孟博文还在床上熟睡,可他的身边却不知何时多了一只焦糊的死老鼠!

    打这之后这种事情就一直没断过,孟妈带着孟博文出去玩的时候,身边总会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小动物尸体……

    最初他们夫妻二人还以为这仅仅只是个巧合,直到后来他们亲眼看到孟博文两眼放光的看着一只落在他身边的小鸟,紧接着那只小鸟就浑身炸毛的死掉了。

    这个时候他们二人才明白过来,孟博文可以将一些让他感到害怕的小动物凭空弄死,不过当时也仅仅只限于老鼠、青蛙、壁虎之类的小动物,所以他们虽然感到惊讶,但也没有想太多。

    之后随着孟博文一点点长,他身边死掉的小动物就渐渐少了,因为他已经不再像从前那么害怕小动物了,可是让他们两口子没想到的是,就在孟博文幼儿园快要毕业的那年,他们园里的一名保安却突然离奇暴毙了。

    当时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保安家属认为是幼儿园压榨员工,让对方连续加班才造成了猝死的情况,可园方却坚称是因为电力系统短路造成的意外……虽然两者的责任都在园方,但显然前者要比后者承担更多的舆论压力。

    这件事情虽然经过两方协商后被彻底解决了,但是只有孟博文父母心里清楚,保安的死肯定和自己的儿子有着莫大的关系。因为孟博文只要一出现这种情况就会昏睡不醒,而且体温还会骤然升高……

    以前刚刚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孟爸孟妈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于是就赶紧带着孟博文去医生检查,结果一到医院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人也清醒了,体温也正常了。

    而这次保安死了之后,孟博文却极为反常的睡了一天,外人都以为这孩子是被保安的死吓到了,可只有孟爸孟妈自己知道,这是因为孟博文超负荷使用了那种能量所导致的结果。

    以往孟博文最多就是电一电那些让他害怕的小动物,可这一次是人,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没了,于是孟爸孟妈就想问问儿子,对方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他感到这么害怕?

    结果孟博文却告诉他们说,“我看到叔叔总是偷偷带着廖宇泽去活动室,之后他就会有很多很多好吃的和好玩的,有一次我躲在活动室里偷看,发现廖宇泽被叔叔欺负哭了,所以之后我见到叔叔时都很害怕……”

    听儿子这么一说,孟爸孟妈的心里顿时就“咯噔”一下,以前总是看新闻上说有些变态喜欢猥【亵】儿童,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这种事情竟然会在自己的身边发生,还差一点就轮到自己儿子的头上……

    由于这件事情死无对证,再加上保安的死又和孟博文有直接关系,所以孟爸孟妈自然没有声张,而是带着儿子赶紧搬到了北都生活,以此摆脱这件事情对他们所造成的影响。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们一家三口在北都刚过上几天消停日子就又遇到了银行劫案,于是孟博文就在惊吓之余直接“ko”了一名劫匪……

    袁牧野听孟妈说完之后,心里已经明白个七七八八了,虽然他暂时也说不清楚孟博文的神秘力量是因何产生的,但是眼下的问题就是这种力量存在着极大的不可控性。

    随后袁牧野就和孟博文的父母说明了其中的成破厉害,今天那个狗主人没死算是他们走运,可如果一直放任下去,以后可就不会次次都这么走运了。

    孟妈一听袁牧野这么说,就有些担心的问道,“你们不会把小文抓走吧?他才只有几岁,他真的不是有意这么做的!”

章节目录

异侦实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洛琳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琳琅并收藏异侦实录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