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不应该了!那次死的人本来应该是你们中的一个……可却让我的小奕顶了缸!”王姐说到此处却突然狂笑道,“不要紧……不要紧……反正你也离死不远了。”

    袁牧野一听对方这么说,就故意拖长音道,“那可未必……”

    王姐没想到袁牧野会这么说,她愣了愣,突然间意识到一件事情,于是就沉声问道,“你是怎么进来了,大门口不是应该有人看着的吗?”

    袁牧野听了就笑着说道,“这么跟你说吧,我是从下面过来的……听懂了吗?”

    “不可能……你不应该知道这些事情啊!?”王脸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

    袁牧野听后就微微叹气道,“为什么不可能呢?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你不懂吗?王姐,不如你和我说说你们这些人为什么不能离开这里吧!?”

    王姐一听表情就更加震惊了,也许在她看来,袁牧野三人无非也就和之前的那些冤大头没什么区别,可她哪里知道这一次他们却是一脚踢在了钢板上……

    她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脸上始终挂着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就渐渐明白如果想要让对方死……应该只有自己动手的份了,于是她再次抓起了地上的匕首,猛地扑向了袁牧野。

    谁知袁牧野这次没逃也没躲,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对方的眼睛……就见眼看就要奔到近前的女人却突然停下了往前冲的势头,愣愣的站在原地,眼神空洞的看向前方。

    袁牧野见了心中一喜,知道自己和石磊偷学的这一手应该是成了,对方已经被自己给成功催眠了,于是袁牧野就围着王姐转了一圈,在确定她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之后,才在对方的耳边轻声说道,“去那边的椅子上坐好……”

    王姐听了就直愣愣的走了过去,非常听话的坐在了椅子上面。袁牧野见了就赶紧回身在茶几下的抽屉里翻找,从中找出了一卷透明胶带来,然后三下五除二的就将人给绑在了椅子上面。

    等一切全都搞定之后,袁牧野才学着石磊的样子打了一个响指,将椅子上的女人唤醒了……对方清醒之后先是一阵迷茫,可随后就猛烈地挣扎了起来。

    因为害怕她会大喊大叫,袁牧野就连她的嘴也给一起粘住了,所以对方现在做什么都是徒劳的,根本就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

    “王姐,你先别激动啊……我只想问你几个问题,你只要好好回答,我保证不会伤害你的。”袁牧野压低声音说道。

    王姐显示不太相信他的话,始终不停的挣扎,直到全身脱力之后才不再乱动。在这期间袁牧野也懒得搭理她,而是独自一个人在房子里来回的溜达着……

    当他来到里间的卧室时,就发现墙上竟然贴满了一张张有些泛黄的奖状,上面的得奖人都是一个名叫贺连奕的少年……可当袁牧野看到奖状下面的日期时,立刻就愣在了当场。

    感情这间屋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几十年前的产物,外面绑在椅子上的那位王姐也和老毕的情况差不多,都是停在时间的缝隙里……不再继续往前的人。

    袁牧野突然意识到这些人为什么不能离开小镇了,因为只有在这里,他们的身体才会在某种未知能量的帮助下维持正常,一旦走出去,回到正常的世界之中,这些人的身体势必会如枯木朽株一般……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老毕在离开小镇后身体会越来越无力。

    可到底是怎样的可怕能量让镇上的这些居民“青春永驻”的呢?这和当初发生在的情况似乎完全不同,那些被定格在时间里的人们是因为身体被厉辰的同类给控制了,他们从内心里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个人类了。而这里人的却依然饱有着自己的情感和生活,他们似乎更像是传说中和魔鬼达成某种交易而出卖灵魂的人们……

    这时袁牧野看到床头摆着一张黑白照片,和客厅里的那些照片不同的是,这竟然是张三个人的合影……照片里王姐深情款款的依偎在一个中年男人的身边,而男人的另一只手则搭在她儿子的肩头,只是不知为什么,那个叫贺连弈的少年似乎一脸的病容。

    这一看就是标准的一家三口的合影,之前柴宇怎么能说王姐年轻时就守寡了呢?不过袁牧野转念一想,这里的人几乎嘴里就没一句实话,这么说也无非是想要稳住他们三人而已……

    想到这里,袁牧野就拿着照片走了出去说,“当初你们不是一家三口吗?怎么后来就只剩下你和贺连弈了呢?”

    似乎是被袁牧野问中了心事,就见王姐的神情一滞,眼中说不出的悲伤……

    袁牧野见了就随手撕开了她嘴上的胶带说,“我看卧室墙上的那些奖状都是p市学校颁发的,你们之前应该不是本地人吧?”

    王姐听了就苦笑道,“陈年旧事,早就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陈年旧事能忘,可曾经深爱过的人也能说忘就忘吗?”袁牧野沉声说道。

    王姐一听突然就情绪激动看向袁牧野手中的合影说道,“还给我!把照片还给我!”

    袁牧野怕她继续喊叫会引来外面的人,于是就连忙将其放在她旁边的饭桌上说,“放心,我不会拿走它的,我只是想知道你们当年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时王姐的目光落在了照片上,瞬间就温柔了许多,就见她自言自语的说道,“那个时候我们的日子过得很苦,可心里却感觉很幸福,早知道会是这个样子,我们一家人是绝不会踏进这里半步的……”

    随后袁牧野就在王姐的讲诉中,得知了当年他们一家人的悲惨境遇。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原来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似乎都有着一段自己不愿意回忆起的往事。

    王姐原名王彩芳,她丈夫贺宝德是名成衣裁缝,二人婚后育有一子贺连弈,虽说日子过得并不富裕,可好在夫妻的感情好,儿子又生得聪明伶俐,因此一家三口的小日子过得也还算不错……

章节目录

异侦实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洛琳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琳琅并收藏异侦实录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