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是个漫长的过程。

    一两场战斗,决定不了整个战争,一两场战役,也决定不了整个战场。

    战争自有它的规律。

    在人类这边,守护家园的意志坚定,而在寄生源族那边,攻打地球的意志坚定。

    双方的意志坚定,而且手中的筹码都还丰厚,所以,这场战争必然是耗时日久的。

    在甲寅号阵脚防御战之后,陆辰又出手了几次,都是参与关键位置的防守。

    不得不说,陆辰的确是个悍将。

    有他存在,敌人想要重点突破,那就不太可能。

    任何地方想要重点攻击的地方,有陆辰的存在,就变得难以攻打。

    而在陆辰参与战斗的时候,地球这边也做足了准备,就等着昆仑叛逆出手。

    不过,可惜的是,昆仑叛逆没有出手。

    因为,第一次是意外,地球可能没反应,可以赌一把;那么,第二次再这么搞,那就不是赌一把,那是根本看不起地球这边。

    昆仑叛逆可没有这么自大。

    杀才更是如此。

    第一次出手,他是算准了地球方面大概率准备不全。

    等到第二次、第三次的时候,杀才非常沉的住气。

    他很清楚,自己若是再出手,不仅讨不到好处,反而让自己陷入被动。

    连杀才都是这种想法,另外几个家伙就更是如此。

    昆仑叛逆不出手,地球这边也没办法。

    做足了准备,但是敌人不上钩。

    虽然在真神交战这边,没能如意,但是陆辰的强悍战力,还是让寄生源族那边的重点攻坚打法陷入了困局。

    原本的打法失效,寄生源族就不得不改变策略。

    重点攻坚打法,就是利用寄生源族方面的伪神数量比地球方面多,集中优势兵力,重点攻击核心阵脚。

    按照原定计划,他们能够用这种打法,一个接一个的拔掉地球的阵脚。

    特别是那些重要和关键的阵脚。

    当阵脚拔掉的越来越多,寄生源族的战略优势就越来越大,到最后,古池城的防御仅限于古池城,那么,这时候就不用理会这座城池,直接开进地球即可。

    算盘规划得很好。

    但是陆辰的存在,让重点攻坚法次次受挫。

    陆辰的实力太过匪夷所思了,他所在的地方,精锐也不好攻。

    要么迟迟攻不下来,要么就是损失惨重的夺下阵脚,不怎么划算。

    因为原本的计划不好用,所以,昭盛和风苍这两个人就不得不思考新的打法。

    而新的打法,就是全线压迫。

    陆辰再强,也只有一个人。

    一个人就分身乏术。

    如果全线压迫,处处施加压力,那么,陆辰根本就不知道该防守什么地方。

    而寄生源族作为进攻方,是掌握着进攻主动权的。

    在拥有进攻主动权的基础上,那么,什么地方是全力压迫,什么地方是稍微施压,什么地方是表面施压实则防守,就全有进攻方来掌控。

    当全线压上的时候,地球方面根本分不清哪里是重点。

    既然分不清楚哪里是重点,那么,陆辰就不知道该去哪里帮忙。

    这个策略,最大化的削弱了陆辰的作用。

    事实上,这种策略的本质就是比拼实力。

    实力强悍的一方,一点点的磨掉对手的防线,一点点的侵蚀对手的防线。

    这其实是毫无花巧的笨办法。

    然而,笨办法就意味着,没有太好的针对手段。

    寄生源族的进攻节奏和进攻速度会降低下来,但是总体态势却是极稳,而地球这边拿这种战略是没有什么好办法的,唯一的办法,就是重点位置重点布防。

    于是,调整战略后的寄生源族,就和地球方面打起了最朴素的攻守阵地战。

    林部长对此,忧心忡忡。

    因为这种打法,地球方面是吃亏的。

    地球联军的总实力不如寄生源族,而且联军中的核心军队地球军的人数更少。

    这么打下来,地球的局面很不利。

    面对这种办法,君山部长坐在一起讨论,可是,讨论来讨论去,谁也拿不出好办法。

    就连陆辰也无计可施。

    而且,这种打法之下,真神也有点插不上手。

    很多时候,真神也跟陆辰的处境一样,不知道该去哪里帮忙。

    你去北边吧,人家南边是进攻重点。

    你到了南边,人家南边稳守,北面进攻。

    全线铺开之后,没有攻击重心,但又随时可以调整攻击重心。

    虽然,这种笨办法铺开打的效率很低,但是,打着打着,寄生源族总会有收获。

    而头疼的是,地球不管怎么防守,守着守着,总要丢一些阵脚。

    不重要的阵脚丢的多了,那些重要的阵脚反而不好防守,居然就被寄生源族反反复复的磨来磨去给拿掉了。

    这真的很头疼。

    今天丢一两个阵脚,不多。

    明天丢一两个阵脚,也不多。

    但是时间累积,丢的数量越来越多,局面也就越来越不利。

    而且,地球方面还不好反击。

    你这边反击,说不定,人家另一边就进攻。

    你能修复两个阵脚,人家寄生源族能破坏四个阵脚。

    世界的基本法则——破坏比建设容易。

    破坏阵脚的进攻方,总归是要比修复阵脚的防守方要来得容易的多,所以,地球要反击,寄生源族反而让他们反击,地球要修复,就让他们修复,他们只需要保持整体压力,便能从进攻中收获更多的战局利益。

    陆辰也想了很多办法,折腾来,折腾去,却丝毫无法扭转颓势。

    而更糟糕的是,这种闷战,对士气损伤太大了。

    总是在丢阵地、丢阵脚,就会让士兵感到气馁。

    而气馁的时间久了,就变成绝望。

    仿佛不管做什么,都改不了局面。

    而部长们分析来分析去,最后还是老问题——精锐不足。

    如果地球这方再多些伪神级别的战力,就不会搞得像现在这么憋屈了。

    战争又持续数月。

    阵脚和阵地越丢越快。

    因为士气衰弱了,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打仗。

    然后,三大域的参战者人心浮动。

    他们的数量比地球军多。

    他们人心浮动,这战力就根本无法保证。

    能守住的,搞得最后守不住。

    能守一周的地方,最后连两天都没守到。

    这种情况,搞得陆辰也急眼了。

章节目录

高武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遇麒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遇麒麟并收藏高武大师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