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余城的唐军硬生生的将战争玩成了种田享乐,刘金武带着大批将士们在河面凿冰抓鱼,虽不能饮酒,米饭却是管饱的,李义府披着棉衣,手中端着一晚上鱼汤看着眼前的沙盘。

    身旁的伴读书童,如今以是少年的孩子轻声问道。

    “先生,真的要帮助魏无良么?如此您与蜀王殿下之间将没有在缓和的机会了。”

    李义府淡淡笑道。

    “从未同心,何来的决裂,当年让许敬宗阻拦魏无良等人入城便是在提醒蜀王殿下,此人不可信,之后长孙嘉庆垮台,许敬宗又算计蜀王一次,呵!手中本是好牌,却是打的稀烂。”

    书童少年不解的问道。

    “先生是说蜀王殿下无能?”

    “蜀王殿下很有才华,只不过心胸狭窄了一些,贪婪了一些,为了达成心中所想回不择手段,他若是得势,必先杀我,留下来不算是帮助魏无良,算是给自己一条后路吧,总不能后者脸皮去找他和尾巴说我李义府穷的吃不起饭了。”

    书童不在言语,添了些柴火让营中更加暖和。

    ****

    渊盖苏文在国内城王宫看着一封封边境送来了奏折,如今那傀儡皇帝已经被他囚禁,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李靖在南,魏无良在北。

    这两个对高句丽威胁最大的大唐将领却是不急发动进攻,而是夹在中间的在对他高句丽进行猛烈攻击,虽然未曾造成多大的伤害,可这局势让渊盖苏文看不懂。

    南方的李靖就是来练兵的,上战场的均是一些小将,指挥这是这些新人,领兵的是一个叫做薛仁贵的家伙,北方的魏无良发动一次进攻之后就安静了,导致渊盖苏文很纠结,去北方的话,那魏无良不动手他就是浪费了世间,去了南方若是北方的魏无良突然进攻,他还是有些难受。

    黑齿常之已经开始进攻新罗,渊盖苏文有些头疼,开口问道。

    “杨万春,你带兵去阻截李靖,引诱大唐皇帝领兵出站,不计一切代价杀之。”

    “邹定国、李佐升,灌奴部主帅欧飞,你们前往安市三城,歼灭其军。”

    “暨武、张猴孙你们二人前往富裕,协助乙支文德,不比死守不出,魏无良只有一万兵马,能战则战。”

    渊盖苏文下了一道道军令,高句丽六位猛将纷纷接令,这时杨万春开口道。

    “大对卢,末将有计,唐皇多年未曾上阵,其必定不会藏于后方不出,末将提议出兵黄龙坡驻守,阻截唐皇,若是能击杀是大胜,若败也可拖延其步伐,给与其他将军清缴大唐李靖军队的时间,另!契丹安于极北,早已经虎视眈眈,可与与其商讨,若是其能将魏无良歼灭,可将新罗赠送,事后契丹是否能拿就要看他们的实力了,只要魏无良一死,唐军气势必定受损。”

    渊盖苏文挥手示意他可以去做了,他几次传信给倭寇,却如同石沉大海,没有任何音信。

    高句丽大军约六十万,死守边境,如今大唐不会再有援军了,只要坚持下来,一切都结束了。

    老子被天海翼这娘们给耍了?

    渊盖苏文在怀疑人生。

    另一边李泰抵达了李二的军营,进入军营时将所有官员都请了出了,抓着一小节木棍对着李二一通怒吼,结果没过多久,李青雀嘴里叼着木棍,含着眼泪在营帐中出来了。

    当日夜了,李泰不甘再次进入营帐,怒视亲爹。

    “父皇,你停了我们五万将士的粮草是怎么个事儿?”

    李二皱眉斜视李泰。

    “这便是你和朕讲话的语气?连攻数日不下,没砍了你们的脑袋是念你们初战,滚出营帐,在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攻不下就滚回长安,换人攻打。”

    话都说到这里了,李泰给了李二一个算你狠的眼神,转身离开营帐,既然你不给,我李青雀就没办法了?但他还真没有办法,准备多年的粮草已经被分批送去各地军中了。

    咋办?

    李泰有些迷茫。

    远在扶余的魏玖望着一车一车拉回来的鱼也在犯愁,人能吃鱼,这马该怎么办?已经传信给长安了,曲卿玄正在调动粮食,可马料却是十分的困难。

    这玩意可不是几百匹马的口粮啊,是几千匹,这还不算什么,此时魏玖感叹的是某人的雪中送炭变成了火上浇油,本就粮草不够,崔羼大摇大摆的让人送来两千战马。

    魏玖在头疼的时候还心疼李二,战马在大唐是最缺少的,李二一年话大价钱也只能买来一千左右,不是买不起,而是崔羼不卖,口中喊着要留下做种马,不能都卖了。

    现在好了,大手一挥送来两千,扶余的这只军队可以说是战马比例最多的一支,李二那边能不嫉妒吃醋?

    望着眼前的马群,魏玖死心都有了。

    给它们吃啥?

    魏玖躺在干草垛上,那几千骏马就像盯着小媳妇一样盯着魏玖。

    “犯愁了?”

    李大猫出现在魏玖身后,轻声笑问,魏玖爬起身子看着李义府皱眉道。

    “身子弱就别出来嘚瑟,你以为你是我这打不死的九尾狐?我是谁啊?我是魏无良啊,我会犯愁?”

    李义府哈哈大笑,走上前对着魏玖脑门就是一巴掌,笑道。

    “人能吃鱼,马还能吃?别硬挺着了,马草的问题我已经给你解决了,你消失这段时间关中的玉米已经开始大批种植,收成了后的玉米荄子也都留着呢,那玩意我试过,切碎了可以喂马,如今李治离开安东这些东西还都在城里存着呢,派人去拿把。”

    魏玖一个鲤鱼打挺,然后尴尬的没起来,挠了挠头做起身子,一脸的疑惑。

    “你都算到了?”

    李义府呵呵笑道。

    “推演的,高句丽一战的难题是那条河,骏马的用处不是很大,只有在扶余城会需要,起初准备是让李治带兵攻打扶余的,可惜陛下没同意,如今只能便宜你了,到时候折算好银两给我就是了。”

    “一家人谈钱外道了不是?我还真没钱,刘金武!派人去运玉米荄子,运不回来你就准备去喂马吧。”

章节目录

贞观首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日兔十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兔十二并收藏贞观首富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