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士们打鱼,冻鱼干儿,切马料,三千将士给前往北方的七千将士喂的饱饱的,大喊这不要在送了,不然以为这是来享福,不是来打仗的。

    其他战场混乱不堪,扶余这里安静又祥和,魏玖似乎把进攻的扶余城的是情感忘了一般,这已经不是耽搁半个月的时间了。

    刘金武感叹这再不打孩子都出生了,魏玖的生活从每天早上起来晒太阳,绕后天黑回去睡觉。

    自从李义府来了之后,他的人生都变得轻松了。

    在李义府抵达一个月后,安东的天气变得更加寒冷了,战马被穿上了厚厚的棉衣来抵御风寒,就在这个魏玖都不愿意爬出被窝的天气,李大猫那边的决定下来了。

    出兵两千叫阵,轻装上阵,无需穿着铠甲,记得穿好棉袄,轻装上阵,刀剑看换成木棍,魏家黑甲携带盾牌就可以。

    这命令传出后魏玖有些恼怒,一脸不愿的问能不能等个好的天儿在打,李义府笑着摇了摇头。

    “去吧,距离扶余城一里后不得在近,叫阵即可。”

    魏玖没太明白怎么回事,但也没多想,带着将士们出了军营。

    寒风犹如刀子,呼啸袭来,顺着棉衣的缝隙钻入骨子中,胯下的战马前行的速度十分缓慢,寒风中还夹杂这积雪,分不清是天空在下雪还是被吹来的。

    两千将士硬着头皮向前行军,每个人的怀中都带了一块肉和一块干奶,用来随时补充热量。

    李义府为何会选择这个天气出兵,魏玖认为这孙子是故意为难他,一边走一边在心里咒骂,两千将士很快被风雪所掩盖,长长的队伍让人看不清远处还有多少。

    抵达扶余城已经是第二日了,寒风来的更猛烈了,整个视线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这个时候选择进攻扶余城?所有人都认为李义府是个傻子,可就是这支队伍出现在扶余城乙支文德的视线中时,他的心比这天气还凉,唐军怎会在这个时候发起进攻?

    乙支文德走上城墙望着犹如长龙一样的唐军队伍,视线能看三里已经是极限了,在往远处看是白茫茫的一片,他一时间无法看清有多少兵马。

    得到的消息中说唐军七千去北方戒备契丹了,这消息是真是假他没办法去断定。

    这时!援将张猴孙盯着风雪赶来城墙,脸色阴沉道。

    “天气寒冷,箭弓干脆,一旦用力便会折断,根本无法使用,刀剑也脆的厉害,不如一根棍子好用,眼下无法判断有多少唐军,出城斩其前军有优势,若是想要回来,就麻烦了,若有两万唐军,我等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攻城。”

    老将乙支文德面色阴沉,皱眉问道。

    “三石弓,五成力如何?”

    张猴孙淡淡摇头。

    “射不出去,眼下我放逆风。”

    “固守不出,查清敌军人数几何,五千以下,挥军而出,必须把魏无良留下。”

    此时魏玖已经披着一件黑色鹅毛披风站在扶余城下,望着那被风雪掩盖的城市,刘金武已经拿出所有人都羡慕的望远镜观望了,城墙上的人不多,准备的也是石头等物,未曾见到弓箭将士。

    其实此时魏玖是懵的,李义府只是说让他出兵,如何打却是没有说清楚,现在魏玖很迷茫,凑上前轻声道。

    “金武,现在该怎么办?让我冲锋陷阵你家侯爷我不可以,可眼下这种我很迷茫啊,我也没带兵打过仗啊。”

    刘金武认真的点了点头,开口道。

    “侯爷,我也不懂,要不咱们大家伙商量商量?”

    然后在乙支文德的眼前就出现了一幕,十几人围在一起,似乎在争论着什么,组组争吵了半个小时左右,一众人一致决定,告诉乙支文德他们只有两千,就问敢不敢下来打。

    如果敢下来,那么就拉开战场和他们打一架,若是不下来,就用黑油在城墙上写字。

    乙支文德固守城池,面对两千唐军不敢出城一战。

    就是一个很无赖的法子。

    你出来打仗,我们阴你。

    你不出来,我们就骂你,然后还羞辱你。

    唐军开始叫阵了,大喊两千将士要和乙支文德决一死战,是个男人就下来一战,让渊盖苏文看看两千将士是如何攻下他一座城池的。

    乙支文德在纠结,若真是两千他敢出去一战,可这若是有埋伏呢?打还是不打让他十分为难,手下将士纷纷请战,眼下风雪交加,就算是有援军赶来,那速度也回事十分缓慢的,他们有信心将这一只两千唐军剿灭,大震军心。

    乙支文德还在纠结,打怕有埋伏,不打的军心受挫,万一真是两千人呢?

    所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在他纠结的时候,李义府的消息送过来了。

    “不必与扶余城的人浪费时间,若是固守不出,绕过扶余城直奔高句丽内土,长孙冲已经带人北上,无需汇合,扶余城不会让你通过,你只管绕路突袭,北方三千骑兵已经直奔扶余城,剩余四千开始向高句丽汴京城村庄进攻。”

    魏玖等到消息的一瞬间还是懵的,他看了一眼风,轻声道。

    “老伙计,你告诉我打仗是不是就是骗人?咱们做了小人绕路偷袭百姓逼迫扶余出兵?”

    “侯爷所言有理,末将不懂这些,只管杀敌就好。”

    风的话音刚落,总是一针见血的雨开口了。

    “侯爷,扶余城好像是不想让咱们走了,他们已经出兵了。”

    果然!扶余城出兵了,魏玖示意刘金武可以带兵厮杀了,他留在原地拉着风雨继续问道。

    “我现在想啊,战场就是骗人,糊弄人,让他猜不出来我心里的想法和下一步决定对不对?只要他看不穿我心里的想法,咱们的胜算就很大对不对?如果说咱们现在撤走,去和长孙冲会和,扶余城的将士会不会追击?咱们带着他们跑一圈能不能给他们冻死?咱们穿的厚。”

    风捏着下巴小声嘀咕似乎可行,但这有些太丢人了,话音落就被雨给了一巴掌。

    “骗人?你忘记咱们侯爷是怎么在长安站住脚的?就是骗人骗出来的。”

章节目录

贞观首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日兔十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兔十二并收藏贞观首富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