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披甲上阵,一身金色龙甲在风雪之中十分耀眼,安东天气寒冷,将士们有很多不适应这边的气候已经出现了不小的问题,他准备一个月后带兵撤离。

    房玄龄驱马跟在身旁,轻声道。

    “陛下,老臣有些担忧扶余的战场,除了这孽障以外的几人均是有过作战经验的,可这孽障真的懂得如何领兵作战?”

    李二的身子随着马背摇晃,轻声回道。

    “他?带动国家贸易发展无人能敌,这在战场他啊?连个小卒都不如。”

    话落,一旁的褚遂良笑道。

    “其实败了对他也算是一件好事,虽然折损了将士,我等和御史台都不好说些什么,这若是在胜了,老臣就是不想弹劾他都不行了,得了民心在得了军心,老臣也很犯愁,陛下!臣还挺希望胜利的是魏无良,也不知为个啥,就是希望。”

    李二听后哈哈大笑。

    “这个孽障看似气人,多年来慢慢给人养成了一种有他魏无良所在便是不会出错的想法,他啊!若是胜了,这官爵也做到头了,若是败了,朕不介意给他晋升国公,玖国公?还是良国公?很是纠结。”

    房玄龄有缘的看了一眼李二,埋怨道。

    “宠溺的过分了啊陛下,他今年还不到三十岁,国公是否早了一点?若是文公,老臣没意见,若是武公,恐怕.....武将好像也不会说甚。”

    李二哈哈大笑。

    “不说这些,他能赢就有鬼了,随朕厮杀这一场。”

    万马奔腾,直奔黄龙坡。

    朕会担心埋伏?

    *****

    扶余城外战场,两千将士且战且退,将士们手中那还没有干枯的木棍在战场上发挥了很大的作用,风雪之中木棍与刀剑碰撞,多次将敌军刀剑折断。

    且战且退,方向是南下的乌骨城,唐军一味的南下,而处于南方远东的唐军则在北上,乙支文德怎能放魏无良离开,援军不断出城支援,势必将这支唐军小队留下。

    可魏无良属实是没有恋战之意,不断向南方撤离,与扶余城敌军始终保持着一个可以发生摩擦的距离,此时他丝毫不担心敌军的箭矢,大力会崩断,小力则会被这寒风吹走。

    南撤二十里,穿着棉袄的将士们已经开始流汗,天气虽然寒冷,大量的运动和这一身御寒的羊皮裘让他们察觉不到凉意,可身着铠甲,战马**毛皮的扶余城将士可是遭了殃,战马无法在风雪之中疾驰,体温急速下降,将士们身上的铁架和披甲也无法预防刺骨的寒冷。

    他们的动作已经十分缓慢了,双方距离五里有余时,魏玖开口下令。

    “补给口腹,给战马喂草料,黑甲军分发烈酒,每人一口,一盏茶后转头北上。”

    要开始反击了!

    魏玖小口的抿了怀中的剑酒江湖,将剩余的酒袋子丢给刘金武,喝酒暖身子或许是错觉或许是真的有用,这些已经顾不上了,所有将士们都眼热的盯着刘金武。

    这只自诩魏家狗王的老奴才是真真正正的得知命侯器重啊。

    刘金武对着将士们挥了挥手中的酒袋子,大声喊道。

    “余下一半之多,若有人愿与我冲锋在前,剩余的便是赏赐给了你,不计饮酒之过,这是你们有钱都买不到的上好酒水,庐州对我家侯爷专供的剑酒江湖。”

    话音刚落,便有将士冲来一把夺走旧袋子,大口豪饮,不过多时,将士们便是争抢成了一团,饭可以不吃,棉袄可以不穿,这酒不能不喝。

    他们来到安东可是有数月时间滴酒未沾,得到了这个机会怎能放弃。

    魏玖不理会他们,对着整整齐齐的黑家军点了点头,风雨两人相视一笑,随后黑家军将士每人手中都多了一把小臂长短的弩箭,随后拿出火柴烘烤弹簧。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刘金武和十几个面如关羽的将士们立于队伍之前,魏玖一声令下,两千唐军疾驰而去,如今风向已是顺风。

    唐军突然折返,这出乎了高句丽将士的意外,唐军不是要南下枯骨城?怎突然折返了。

    寒冷与饥饿折磨的高句丽将士也发动了进攻。

    噌!噌!噌!

    一支支隐藏在风雪之中的箭矢顺风而来,高句丽将士还不知发生了何事的时候已经有二十余人殒命,风雪之中唐军可用弓箭?两军还未曾交战,一支支箭矢袭来。

    箭矢太小,而且袭来的寒风让他们睁不开眼睛,僵硬的身子无法躲闪,也看不到这些袭来的箭矢。

    一阵猛烈的寒风袭来,高句丽将士们纷纷闭上了眼睛,等他们在睁开眼睛的时候,手臂粗细的木棍已经当头砸下,根本不需要用刀剑去斩杀,这样的天气晕厥在风雪之中的下场就是死亡。

    温度不断流失,血液循环的速度减缓,动作也随之迟钝,若不是这些人高句丽的将士适应了安东的温度,此时无需动手他们就已经死亡了。

    唐军将士的头冒着白色的蒸气,身体滚烫将汗水蒸发,一个个的恨不得脱下那一身厚重的羊皮裘,畅快厮杀一场。

    这犹如手持镰刀割韭菜的厮杀让他们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此时不去争抢军功,还待何时?

    魏玖一直未曾进入战场,风雨两人一直伴随其左右,不曾离开,军功对他们二人没有任何用处,甚至对黑甲军都没有任何用处。

    许久之后,雨轻声叹了口气。

    “侯爷,突然心情不是很畅快,有些惆怅,如果在梁州的时候,那些老兄弟们能........”

    “雨!”

    已经忘记了自己原名的风突然开口的怒喝,雨底下了头,面容有些落寞,魏家的八个黑甲首领永远都不会忘了梁州那一次惨烈的征战,回想那时候,魏玖深吸了一口气。

    “是啊,如果那时候我在努力一些,在懂得一些就不会让那些老部下们战死梁州了,大风啊!别总欺负雨,我错了自然就是我错了,这一次若是能活着回到长安,英灵堂也该修好了,老黑家军有一席之地,他们的名字我都还记得!是不是感觉侯爷挺不拿人命当回事儿的!”

    风驱马来到雨身边,回去一拳叫其击落马下,雨爬起身子,抓过木棍冲入战场之中。

    魏玖见此叹了口气。

    “大风啊,黑甲有怨气是正常的,胭脂有怨气也是正常的,你们都是魏家人,我怎会那般小气啊,梁州一战你们是为了我的一己私欲丢了性命,后来发现青妙还活着,如今你们对青妙都有敌意,我心里清楚的,也明白的。”

    “侯爷你莫要听雨这憨货瞎唠叨,跟个娘们似的,碎嘴子。”

    “大风啊!别那么谨慎,你们几个都是魏家族谱中靠前的人,魏尔天天和对着吵,你们啊,也别太拘谨。”

    “不!侯爷!我们和魏尔不同,您的命令是我们的使命,魏家的名声是我们的颜面,梁州一战,我等八人是本该死的余孽,请侯爷....”

    “大风啊!去收拾收拾战场吧,清理战场返回军营,不南下了。”

    魏玖心情有些不太好。

章节目录

贞观首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日兔十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兔十二并收藏贞观首富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