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竖子!好胆!竟敢擅毁本尊傀儡!”

    眼见叶凝轻易将那一具具骷髅傀儡灭杀,虚空中一道诡异的声音怒哼一声,立时便有一柄白森森的骨刀剖开虚空,朝他斩杀而来。

    这口骨刀刀柄是一个狰狞的骷髅头,似人非人,似兽非兽,刀身上通体遍布一种冷焰。

    这一破空斩来,那强烈的刀气伴随着亡于此刀之下的无尽怨力与诅咒,疯狂咆哮汹涌,似是要将叶凝彻底斩杀于此!

    “化骨宗宗主,白骨书生?天魔灵骨法刀!”

    叶凝念头一动,瞬间便又自记忆中想起了这么一个人。

    原著中说到,此人已经将一本白骨真经练到了十成境界。

    此外,他还利用生灵的白骨精气,练就了无边神通、法宝,残杀了不知多少生灵,夺其骸骨,炼其骨髓……

    传说这白骨书生为了祭炼一口“天魔灵骨法刀”,到处寻找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人。

    在那个混乱的时代,此人足足残杀了一甲子的人,七万多个生灵,方才最终祭炼成功。

    而先前被他摧毁的那三尊有着人仙之象的傀儡,则是这白骨书生用千余年时光,猎杀大量武圣,方才炼制成的骷髅傀儡,

    可以承受住天雷的轰击,每一具都堪比武圣巅峰强者,不过其气血却无半分炽热,反而透散着阴森冷冽之气,犹如万年寒冰……

    这等级数的三才白骨神魔傀儡,只怕每一尊相比起大千世界桃神道的桃神七宝——裂神偶都要强大许多,

    如今一朝全毁于叶凝手下,此人自然是大怒,遂祭起法刀杀敌!

    “这就是你花了一甲子时间、残杀七万多生灵所练就的无上邪兵?我观其威能,却也不过如此!”

    叶凝眸光如电,一眼便瞧出了这件邪兵的根底,他念头一转,却是自身前那阴阳道轮之中,祭起了一道纯阳之光。

    此光在他鬼仙道行加持之下,却是瞬息间化为了一柄短时间内、论伏魔之威能不逊于天道封魔剑的纯阳法剑。

    “轰!”

    刀剑破空,伴随着天魔灵骨法刀而来的,是足足数万个扭曲而疯狂的怨恨诅咒之念头。

    而脱胎于阴阳道轮的那道纯阳法剑,其间却是充斥着无尽纯阳与道家度化法能。

    此二者似针尖对麦芒于虚空中争锋间,那纯阳法剑却是如热刀入牛油一般,伴随着纯阳之力”滋滋滋”的与怨恨诅咒念头碰撞?

    不过须臾光景,便生生将那天魔灵骨法刀崩成漫天殛粉,一切怨念诅咒连带着无数白骨粉渣? 尽皆在那愈发通透的纯阳道光之中,

    通通被化去所有邪念魔咒? 尘归尘、土归土的飘入海洋之中!

    “混账!小贼……找死!”

    由于自凝炼阴阳道轮之后,叶凝一身气息返璞归真? 并不显于外? 因叶凝之面象乃至白骨书生最为熟悉的骨龄年幼之故?

    并未感觉到威胁的他怒吼一声? 那方圆足足数里的白骨岛突然间“咔嚓、咔嚓”作响着炸开,变成了一个又一个骨节一般的念头。

    这些念头个个有水桶粗细? 长达一丈,数量超过十万,接近一元之数? 而且都十分强大,赫然是有着六次雷劫之境界?

    更胜于外界的大周太祖? 甚至不逊色于这一代大禅寺方丈!

    此刻,那十万多个骨节一般的念头同时向内收缩,却是组成了一具人形。

    这个人身穿一件青衫,手拿一柄骨质折扇,相貌非常的年轻,但却很俊秀,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书生,身上没有丝毫邪气。

    只是此人的一双眸子中,却是灰白的、隐藏着灭绝人性的疯狂。

    他实力之强大,尽管还不是造物主,可却也非同一般,甚至别出机杼的把灵魂和白骨魔岛合为一起,重新铸造了一具身体。

    这白骨魔岛乃是一件旷世法宝,不知道经过了他多少年残杀生灵、抽取骨髓骨骼的祭炼,方才练成这件邪道法器。

    而“白骨书生”把白骨魔岛彻底炼化之后,则将其组成了自己的身体,令他无论是体魄又或着施法,都将获得极大的加成!

    “你是从大千世界进来的外来者?自从几百年前那场正邪大战过去之后,大千世界几乎就没有看得过去的修道者了,

    毕竟那一战之后高手全部都泯灭了,想不到你居然还有本事来到这九渊神域的无尽汪洋……”

    “白骨书生”一出现之后,并没有急于动手,反而是不急不徐的摇晃着他手中的折扇,慢条斯理的看着叶凝道。

    “不过今日你得罪了本尊,注定只有死路一条,可惜,可惜!”

    此人表面看似平静,但叶凝却感觉得出来,这头千年老魔正在不停的提升着自己的气势。

    甚至在对方说话之原,他便已经动手了……

    因为随着他每一个发音,便是叶凝的骨骼,也不由隐隐随之而不断震动!

    甚至,在此时,还有无数怨念在他的话语下沸腾着向他涌去……

    这一瞬间,叶凝仿佛突然感应到——自己似乎被千夫所指,无数人的念头恨不得把他敲骨吸髓,顺便喝尽血液……

    “荧光之火,岂能与皓月争辉!”

    见一时半会间,并无第五层九渊神域的其他邪灵过来,叶凝眉头一挑,不再浪费时间,开始真正的动起了真格。

    一枚晶莹的、恍如利剑一般形状、充斥着黑白二气的念头,此时随着他的心念,在急剧的旋转之中,贯穿空气……

    尖锐的长啸引空炸开,更是不断的将游离于虚空中的无形有形之能量——包括那些怨念卷入其中,成为这一道念头的养分。

    白骨书生瞬间因之生出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只觉得心里一寒,仿佛被什么凶兽盯上似的,一股危险到了极点的预感涌上心头。

    “天邪子,血影子……”

    下意识的、毫不犹豫的,在惊怒交加之下,白骨书生一面呼喊着另外两个邪魔的名字,一面奋起反抗。

    “白骨真经,噬魂道果!”

    狂吼声中,其白森森的真气瞬间产生了一种诡异的变化,那颜色极度凝聚,最终变成了邪恶的酱紫色,

    无数紫色真气汇聚在一起,却是凝聚成了一颗形状无比古怪,上面长满了尖锐狰狞骨刺的果实。

    这果实便是邪派道术之中,宗师级数的一种修行成就,也是邪派十大道果之一的“噬魂道果”,比起“天妖道果”还要厉害几分。

    “噬魂道果”被白骨书生拼死祭出后,却是不差毫厘的撞上了叶凝的那一道杀念。

    轰!

    二者碰撞间,“噬魂道果”一击而碎,退化为滚滚白色真气。而这些爆散的白骨真气,随即又凝聚成了一座白骨岛。

    只是这白骨岛也未维持太久,便又纵七横八、密密麻麻的裂开,最后崩作齑粉,簌簌飘落。

    “噗~~~造物主……还是八劫鬼仙?该死的……逃!”

    噬魂道果一击被破,白骨书生霎时间吓得魂飞魄散,此刻他哪里还不知道眼前之人绝非寻常猎物,反而是能要他命的煞星?!

    当即,他连忙施展遁术,神魂就要隐遁逃脱而去。

    只是……还没等他逃出,那一枚撞碎了他那噬魂道果的念头,此时于瞬息间爆发出无尽锋芒,再加之阴阳二气的汹涌……

    任那白骨书生如何拼命反抗,他的念头最终都生生被那无尽阴阳二气给冲刷得,解化成了一缕元气,彻底消亡于此!

    就在白骨书生被叶凝解决了不到五个呼吸的时间内,无尽汪洋之上,接连再次出现了两道身影……

    “邪王剑!邪皇印!邪帝符诏!”

    “血煞天罗网!血影神剑!幽冥血河车!”

    但听得两声惊天怒喝,六大裹携着无尽怨念、邪力的无上邪兵瞬间破空而来。

    而与此同时,紧跟在这六大邪兵之后的,是自天际飞腾而起的一道血影,其不过转眼之间便风驰电掣的来到了叶凝面前。

    血影无声无息的停下脚步,化成了一个全身呈淡红色,连胡须毛发都是红色,却长得极其仙风道骨的中年道人。

    这,便是血影门的血影子!

    在血影子之后的,则是另外一道毫无烟火气息飞临而来的惊天邪气,那邪气一敛,化作一道身影,轻飘飘的落到了血影子旁边。

    这次,却是一个身穿华丽的锦缎儒服的中年儒士!

    这个中年儒士,乍一看也像极了大儒,只是他的一对瞳孔却出卖了他……

    只因他的眼睛碧绿碧绿的,森然恐怖,尤其是他那瞳孔之中,有无数鬼炎闪烁着,好像是无数磺火在永无休止的燃烧……

    碧眼磷瞳,这是天邪宗的象征!

    很显然,这位老魔头就是天邪宗的宗主,天邪子。

    这两个被称做“子”的邪派人物,论实力绝不在白骨书生之下!

    此刻,“血影子”祭出的法宝分别是一面大网,一口神剑,一辆战车!

    而“天邪子”祭出的法宝,则是邪王,邪皇,邪帝三大邪兵,一口剑,一方印,一道符诏!

    这六大邪兵在两位魔道高人的手上,轻易组合成了一道通天彻底的灰白光柱,横贯天地而来,直冲叶凝而去。

    轰~~~

    灰白光柱所过之处,无尽的怨念纷纷扬扬,无物不因之而堕落、魔化被纳为己用,甚至连虚空天地却因之而一阵颤抖。

    “天邪子?血影子?一个个变化得居然比正道还正道,有点意思!很好,一起上路吧!正好省得我再去找你们!”

    寒眸冷如电,叶凝一声长啸,那阴阳道轮如夕阳西下一般,徐徐沉入他的眉心祖窍。

    与此同时,外界。

    叶凝于周身气血汹涌之际一步迈出,五指轻捏道印。

    一记贯通阴阳,容纳五行,周天盘旋的法印,瞬息间裹携着风雷震荡之势击出!

    似雷神挥锤,又如神王震怒,以大印砸向那道灰白光柱,甚至是那两个老魔头……

    轰,轰轰!

    这一拳击出,滚滚罡风爆发出好似星辰毁灭的炮声,赫然是叶凝已经将“三界元气炮”的精髓融合到了自身之中。

    一举一动之间,都带有星辰毁灭的恐怖轰鸣!!

    轰隆隆!!!

    拳印与光柱轰击之处,天空中的一切粒子甚至是空气,都统统崩灭、破碎,都被压爆,化作了混沌、真空……

    一连串无数雷霆击落炸裂的恐怖气浪席卷天际,天空与海洋大地齐齐轰鸣,迸发出阵阵不堪重负,惊天动地的呼号!

    只是,任天地轰鸣,叶凝依旧岿然不动,只一点一点的,以拳印迎着灰白光柱,向着那两个老魔头推移……

    不过须臾光阴。

    噼里啪啦……轰隆隆……砰砰砰砰!!!

    灰白光柱,应声而碎,剑,印,符诏,网,血影剑,车,全部都瞬间炸开,被强行解化成了最精纯的元气,

    连带着先前白骨书生的那份,通通被纳入了永恒国度之中!

    血影子和天邪子二人甫一飞近,便因为法宝破碎后带来的反噬而一阵心悸,紧接着,他们甚至还未反应过来,

    便忽觉有一道铺天盖地般的拳势气机迎面冲来,连带着周遭百丈方圆内的空气都一寸一寸、刚猛无俦的压迫而过,

    甚至于瞬息间便将他们毫无反抗之力的生生轰爆,化作两蓬血雾,落在了无尽汪洋之上,连灵魂都没能逃脱!

    区区三个六劫鬼仙,纵然在昔日有着鼎鼎大名,可落在叶凝眼中,却依旧不过脆弱如蝼蚁,一念一拳便可轻易诛杀!

    解决了第五层的三大魔头之后,叶凝再次施展大神通,将三大魔头被轰炸后,解化而出的邪恶之气乃至于这一层深渊的绝望异力……

    都通通聚合在一起,以千捶百炼之法,练就了六颗浑天阴阳还真丹。

    宝丹一成,他便再无于此驻足之念,而是径直向着九渊神域的第六层飞去……

    ……

    天上艳阳高照,炙热万分;而地面上扑面而来的,则是一片黄色的浩瀚。

    自叶凝进入第六层绝望平原处始,纵横四望,整方大地之上,全部都是一望无际的黄土,没有一丝绿色,没有一点生机。

    即便是那黄土地间隆起的山峰与凹陷的盆谷地,也尽皆都是一片黄色的沙漠,除此之外,此地再无它物,也没有其他的杂色。

    这就是九渊神域第六层绝望平原,一望便让人产生绝望之感!

    这里对于绝大多数向修士来说,都是他们所能够来到的、九渊神域的终点……

    也是正是因此,在五百年前,这里也就成了正邪大战时那些法力高深之人的主战场。

    于是乎,当年的邪道第一人——裂天大帝,便在此施了惊天手段!

    这裂天大帝,说来也是五百年前的一个传奇。

    相传,此人一个人就练就了五大邪派道果:长恨道果、幽怨道果、裂天道果、逆魔道果、狂心道果。

    诸邪派高手之中,就属他功力最为高深,其神通手段之强,甚至能够将整个绝望平原之中全部的大地生机通通抽出,

    凝练成地乳精华!

    此人之实力、手段,由此足可见一斑!

    而自此之后,这绝望平原因为失去了一切生机,绝望真气大盛,以至于绝望平原的时空流逝,也变得相当的缓慢。

    大千世界之中,光阴如梭,而这里,光阴如龟,外界过去千年,这里也才只不过相当于三十多年!

    ……

    叶凝默默的行走于绝望平原之上,一面感应着这里诡异的时间差,一面以心神推演这一层深渊的中心区域所在。

    约摸一炷香功夫后,若有所悟的叶凝身影一闪,便瞬息间离开了此地,直接去往了一片土山附近。

    那一片土山中,足足有上千个数百米高的山头,占据方圆数十里地,浑然不似天成,而是有人以高深法力凝聚而成的。

    这裂天大帝施展**力,凝聚出这么多土山,自然不会是用来玩的,这些土山,其实是他布下的一门大阵的阵基。

    这座大阵在五百年前曾有一个响彻大千世界的名字,其名唤……

    长恨魔阵!

    在当年的正邪大战中,裂天大帝摆下长恨大阵后,也不知道击杀了多少个正道英雄,雷劫高手……

    此刻,就在叶凝靠近这里的瞬间,长恨魔阵……启动了!

    只见这一大片的土山开始缓慢旋转,刹那间天地一片昏暗,放眼望去,四周尽是一片土黄色的云雾。

    这些云雾冲天而起,将叶凝包裹于其中。

    “长恨绵绵无绝期,天长地久,海枯石烂,沧海桑田,此恨不绝……恨!恨!恨!恨……”

    在黄云漠漠之中,一股似男似女,非男非女的歌声魔音时刻响彻着,声音凝成了实质,不停的缭绕于叶凝耳畔。

    这是——邪魔之音、长恨之歌!

    听着这长恨之歌,一种恨天恨地的意念便油然凝聚成实质,强行向叶凝灌输而来。

    恍惚间,叶凝仿佛变成了天地间受到最不公正待遇的一个存在……

    恨天无柄,恨地无环!

    叶凝此刻仿佛只能用歌声表达自己心中绵绵不绝的恨意,恨一切,恨到沧海桑田,海枯石烂,纪元终结……

    “长恨之歌、恨天魔音?”

    微微侧着耳朵,仿佛在听由大千世界最高明的乐师演奏着一曲欢庆之乐一般,叶凝似是极为入迷,沉浸于其中。

    然他眸中之神色,却始终是平静似水,淡漠如天!

    “有趣倒是有趣,可惜,级别太低、手段不高……”

    聆听了半晌,叶凝忽然作出如是评论。

    这裂天大帝的长恨魔音,主要是为了引动人体的“恨”之情绪。

    只是,他所引动的恨意,并非是聆听者本身的仇恨,而是以大阵强行灌输进去的恨意……

    从这一点看,即便这长恨魔音威能不俗,可论前景,论境界……

    这长恨魔音其实还远不如被叶凝所收下的、那个闻香教圣女的《天香三卷》。

    《天香三卷》讲究的是引导他人自身的情绪,而长恨魔音却是将自己的情绪灌输给他人……

    此二者一对比,高下立判!

    微微摇着头,原本松垮垮的站着的叶凝,突然周身一肃,一身醇厚至极的炽盛血气,此刻便如滚滚狼烟一般冲天而起。

    长恨魔音所散发出的一道道音符,于此时竭力与那好似化作一个小太阳般的叶凝之炽盛气血相对抗……

    尽管这里是裂天大帝布置了无数年的大阵,可终究,他的境界修为太低,在叶凝真正引动自己那一身炽阳般的气血后,

    长恨魔阵之中飘荡得音符,通通都被骄阳极速溶解……

    一时间,这土山之上,到处都是音符爆裂之声。

    失去了长恨魔音的阻挡,这座长恨魔阵,自然就更加拦不住叶凝了。

    咔嚓、咔嚓……

    原本玄妙的阵势,此刻就好像是被撑破了一般,无须叶凝出手,那千百土山便在通天气血的冲击下,自内部彻底崩溃、瓦解。

    那如金刚一般坚硬的岩石顷刻间烟消云散,化作了无数的碎石。一时间这里乱石穿空,能量洪流如瀚海卷长空,惊涛拍岸。

    一切所有,具都夷为平地,满目疮痍。

    长恨大阵,此刻……彻底告破!

章节目录

太上镜之映照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广白道公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广白道公子并收藏太上镜之映照诸天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