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兵第379师师长切普尔京上校,接到克雷洛夫的命令后,立即命令部队集结,准备赶往比列镇,协助近卫第41师夺回镇子。

    谁知部队刚开始集结,师参谋长就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师长同志,我们没有汽车,怎么在一个小时内赶到指定地点呢?”

    参谋长的话,让切普尔京上校愣住了,从自己的防区到比列镇有十六公里,如果全部采用步行的话,至少需要三个小时。而且部队经过这样的急行军之后,指战员们一定会变得异常疲惫,到时他们是否有能力再作战,还是一个未知数。

    出于这个考虑,他一边命令手下的几名团长抓紧时间集结部队,一边给集团军司令部打电话,准备把自己所面临的困难报上去。

    克雷洛夫听到切普尔京的抱怨后,不禁沉默了下来,他刚刚光顾着催促对方早点赶往指定地点,却忘记问问对方,是否有足够运输车辆。外面的道路情况如何,他心里还是有点数,十几公里的路程,就算采用急行军,恐怕也需要三四个小时,等指战员疲惫不堪地出现在战场上,不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是根本无法投入战斗的。

    “切普尔京上校,”克雷洛夫沉默了片刻之后,问道:“你在一个小时内,能集结多少的部队?”

    “司令员同志,”切普尔京回答说:“由于部队分布过于分散,集结起来非常困难。一个小时内,充其量能集结一个营。”

    “什么,一个小时只能集结一个营的兵力?”听到切普尔京的回答,克雷洛夫感到非常头痛,按照部队的这种集结速度,假如遭遇德军的突然袭击,不用猜都能知道防线就会在短时间内土崩瓦解:“能加快速度吗?要知道,你们拖延的时间越长,那么敌人在比列镇里的准备越充分,到时我军展开进攻时,将会付出更大的伤亡。”

    “司令员同志,我是这样考虑的。”切普尔京想了想,继续说:“我可以以营为单位,集结好一个营,就用运输工具把他们送往战场……”

    “不行,坚决不行。”对于切普尔京的提议,克雷洛夫立即予以了否定:“要消灭盘踞在比列镇的敌人,这种添油战术是绝对不行的,这样会让敌人从容不迫地消灭我们更多的有生力量。因此,你们师每天必须要有一个团投入战斗。”

    “司令员同志,能再给我多一点时间嘛?”切普尔京上校试探地问:“只要您给我足够的运输车辆,我可以在一个半小时内,把一个团送往比列镇,并协助友军发起进攻。”

    克雷洛夫很清楚,自己刚刚接任司令员的职务,下面的指挥员对自己还不熟悉,在执行任务方面,不免会出现打折扣的情况。以至于他就算想发火,一时也找不到话说:“好吧,我立即让后勤部门给你们安排车队,用以运送参战部队。”

    在克雷洛夫的妥协下,集团军后勤部门给第379师送来了八十辆卡车,以运送先头团前往比列镇。先头团长在半路上,就看到比列镇方向腾起滚滚黑烟,他知道镇子里的战斗应该打响了,连忙命令司机停车。

    坐在他身边的参谋长,听到团长命令停车,不禁好奇地问:“团长同志,为什么在这里停车呢?”

    “你没有看到比列镇方向升起的黑烟吗?”团长朝比列镇的方向一指,不耐烦地说:“看样子,友军已经和敌人交火了,如此重要的情报,需要立即向师长汇报。”

    无线电的接通后,先头团长向切普尔京报告说:“师长同志,比列镇方向的战斗打响了。”

    “哦,战斗已经打响了?”切普尔京听完对方的报告后,一边低头查看地图,一边问道:“你们团到什么位置了?”

    “距离比列镇还有六公里。”先头团长回答说。

    “既然还有六公里,那就加快速度吧。”切普尔京催促道:“早点到达指定地点,就能早点投入战斗。”

    “师长同志,我给您打这电话,是有重要的事情要问您。”

    “什么事儿,问吧?”

    “我们和友军协同作战,是否应该建立统一的指挥?”先头团长对切普尔京说:“成立了联合指挥部之后,由谁来指挥这两个师,是您还是友军的师长?”

    先头团长的话,把切普尔京问住了。他想起自己在接受任务时,克雷洛夫似乎并没有提到由谁来指挥部队的事情。在迟疑了片刻之后,他决定先将此事放下,还是让部队早点赶到比列镇再说。

    “中校同志,你们团的任务,是直接赶往比列镇,参与围攻敌人的战斗。”切普尔京说道:“至于由谁来指挥这两个师,我想上级会有一个统筹的安排,你就不用操心了。”

    先头团长结束通话后,立即吩咐自己司机:“开车,继续前往比列镇。”

    在途中,团参谋长问道:“团长同志,我们到了地方以后,是直接投入战斗,还是等后续部队到了以后,再参加战斗呢?”

    先头团长只知道德军占领了比列镇,但兵力如何,有什么样的装备,却是一无所知。因此他显得很犹豫:“我看,部队到达指定位置后,还需要重新进行集结。等集结完成后,想必后续部队也该陆续赶到了,到时我们再发起进攻也不迟。”

    车在距离比列镇还有不到一公里时,坐在吉普车里的团长,忽然意识到外面的枪炮声似乎停止了,不禁皱着眉头说:“奇怪,外面怎么听不到枪炮声了,难道友军的进攻,被德国人击退了吗?”

    “团长同志,”参谋长向他建议说:“我看还是让部队先停下,派出侦察员去搞清楚情况再说吧。”

    团长同意了他的提议,于是整个先头团就在距离比列镇一公里的地方停下,开始集结和做备战准备。

    没等部队的集结完成,就看到前方的道路上,出现了两辆吉普车。参谋长见状,连忙吩咐手下的战士:“你们过去问问,他们是哪部分的?”

    几分钟过后,派去询问的战士乘坐一辆吉普车回来,向团长和参谋长报告:“是近卫第41师的联络官。”

    来的联络官是二营五连连长热利亚中尉,他来到两位中校的面前,抬手敬礼后,说道:“你们好,中校同志们。我是近卫第41师第124团二营五连长热利亚中尉。”

    “中尉同志,”团长还礼后,上前握住热利亚的手,热情地问:“前方的战事怎么样?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你们尽管开口,我们就是来协同你们作战的。”

    “对不起,中校同志。我想恐怕没有什么需要你们帮忙的地方。”热利亚淡淡地回答说:“你们来晚了。我军已收复比列镇,指战员们正在镇子里打扫战场呢。”

章节目录

红色莫斯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涂抹记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涂抹记忆并收藏红色莫斯科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