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比列镇里的德军,已经被友军全部消灭了?”切普尔京听到先头团长打来的殿后,不禁大吃一惊。根据他的经验,要消灭盘踞在镇子里的敌人,最快要打一天时间,而且还是在敌人得不到增援的情况下。

    因此,他对自己部下报告的这个情况,是半信半疑的:“中校同志,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是的,师长同志,当然都是真的。”先头团长以为自己的部队的行动速度已经够快了,谁知还没等他们到地方,战斗居然就结束了。如果不是亲耳听到镇子方向传来的枪炮声已经停止,他甚至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友军的指挥员就在我这里,您需要和他通话吗?”

    为了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切普尔京同意了先头团长的提议:“好吧,让友军的指挥员和我说几句话。”

    很快,切普尔京就听到耳机里传出一个陌生的声音:“您好,上校同志,我是近卫第41师124团二营五连连长热利亚中尉。”

    “中尉同志,”切普尔京客气地问:“你们真的已经把镇子里的敌人都消灭了吗?”

    “是的,上校同志。”热利亚自豪地回答说:“除了那些被打死的,剩下的敌人,都成为了我们的俘虏。”

    “中尉同志,据我所知,镇子里有上千的敌人,而且还配备有坦克。”确认比列镇里的敌人真的被全歼了,切普尔京好奇地问:“你们在没有获得空军支援的情况下,居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歼灭镇子里的敌人,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上校同志,”对于切普尔京的这个问题,热利亚没有轻率地予以回答,而是谨慎地说:“我想自己恐怕很难回答您的这个问题。要知道,在战斗中,我指挥的是一个连,而不是全部的参战部队,只能看到我所处位置的那一块地区,其余的地段是如何战斗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他的话刚说完,就听到耳机里传来了切普尔京的一声叹息,他连忙补充:“上校同志,假如您想知道答案,可以前往比列镇见我们师长,他在那里等着您呢。”

    既然比列镇里的德军已经被歼灭,第379师就没有再调动的必要。切普尔京一边让参谋长通知部队停止集结,一边向司令部的克雷洛夫报告:“司令员同志,比列镇的战斗已经结束,盘踞在镇子里的敌人,已经被全部歼灭。”

    虽说克雷洛夫早就知道由索科夫出马,要歼灭镇子里的敌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但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全歼敌军,还是让他大吃一惊:“什么,敌人已经被全部歼灭了?切普尔京上校,你能告诉我,这场仗是怎么打的吗?怎么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歼灭敌人呢?”

    “司令员同志,”听到克雷洛夫的问题,切普尔京苦笑着回答:“我想我也无法回答您的问题。我的先头团还没有到达比列镇,就遇到了友军的联络官,然后告诉他们,说镇子里的战斗已结束,敌人被全歼。”

    “既然镇子里的敌人已经全军覆灭,那么你们师就不用再调动了。”克雷洛夫思索了片刻后,接着说:“如果索科夫上校同意,你可以让先头团进驻比列镇,负责那里的防御任务。”

    “明白了,司令员同志。”切普尔京连忙回答说:“我立即给先头团下达命令,让他们去接替镇子的防御,我也将尽快地赶往比列镇,和索科夫上校见面。”

    一个小时后,切普尔京赶到比列镇,见到了在车站调度室里的索科夫。两人握手寒暄几句后,切普尔京开门见山地问:“索科夫上校,我非常好奇,您的部队怎么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歼灭镇子里的敌人呢?”

    “上校同志,请到这里来。”索科夫把对方让到了桌边,指着摊放在上面的地图,对他开始进行讲解:“我向一位熟悉镇子地形的指挥员了解过情况后,得知镇子的主要防御工事,都是针对西面和南面,而北面和东面却没有什么像样的工事。

    于是我在制定作战计划时,就充分考虑到这些问题。第一步,派出一支善于打游击的部队,顺着铁路而上,却破坏铁路,使运载德军官兵的列车,无法继续进入比列车站。

    第二步,派出一个营到镇子的南面,摆出一副进攻的态势,来吸引敌人的注意,使他们不得不留下一部分部队,来监视和防御我们这支部队。

    第二步,我用两个得到了坦克营加强的步兵营,同时从东北和东面发起进攻。

    由于敌人在我们的主攻方向,并没有像样的防御工事,因此我们的进攻部队很轻易地突破了敌人的防御,顺利地冲进了镇子……”

    听索科夫介绍完情况后,切普尔京不禁感到汗颜,他觉得如果由自己来指挥这场进攻的话,有些步骤肯定不会采用,比如说派出部队去破坏铁路,阻止德军増兵;其次,也不会派出部队在其它方向来吸引敌人的注意。

    “索科夫上校,”切普尔京试探地问道:“这个镇子的防务怎么办?是你们师留部队坚守,还是把防务移交给我们?”

    在切普尔京到来之前,索科夫还在为镇子的防御问题而头痛。要知道,自己这支部队是隶属于第62集团军的,南面的防区是第21集团军,而镇子里原来的守军,则是西南方面军的部队。

    如果镇子一直由西南方面军的部队坚守,那自然没有什么问题。可原来的部队,基本被偷袭的德军消灭了,镇子又不可能不留兵力防御,那么留给谁来守卫,便成为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在切普尔京出现前,索科夫正在和别雷商议,假如友军不肯接手这块烫手的山芋,自己应该留下哪支部队来进行防御。此刻听到切普尔京主动问题,心里不禁一阵狂喜:“上校同志,如果您愿意的话,我随时可以把镇子里的防御移交给你们。”

    见索科夫同意让自己的部队接替防务,切普尔京连忙叫过一名参谋,吩咐他去通知在镇外待命的先头团,立即赶来接替镇子的防务。

章节目录

红色莫斯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涂抹记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涂抹记忆并收藏红色莫斯科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