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设发射筒。”古察科夫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后,下达的第一道命令,就是架设火箭弹的发射筒,并做好发射准备:“锁定敌人的目标后,立即进行发射。”

    战士们对火箭发射筒的使用,早就是烂熟在胸,不到两分钟时间,就做好了发射的准备。见战士们已经准备完毕,古察科夫把手高高地举过头顶,随后猛地向下一挥,大声地喊道:“发射!”

    随着古察科夫的一声令下,十二枚火箭弹便朝着德军云集的地方飞去。这一拨发射刚刚结束,还来不及看战果如何,古察科夫便命令再次装填,准备进行第二次发射。

    第一拨的十二枚火箭弹,很快就落在敌人的队列里爆炸,把那些正在推车的德军官兵炸得血肉横飞。原本陷在泥地里的卡车,有的被爆炸的气浪掀翻;有的篷布起火,正在呼呼地燃烧;有的则直接被火箭弹炸成了碎片,周围躺满了各式各样的尸体。

    没等敌人逃走,又一拨火箭弹飞过来,再次落在了刚刚的地方爆炸。这次爆炸过以后,道路上到处都是正在燃烧,冒着烈火和滚滚黑烟的卡车残骸,原本两三百名推车的德军官兵,在两拨爆炸结束后,还能站起来的不超过十人。

    古察科夫通过望远镜,看清楚了德军的狼狈相之后,立即向自己的部下发出了出击的命令。一时间,两百多名战士端着自己的武器,从森林里冲出来,踏着泥泞的道路,朝前方陷入混乱的德军冲了过去。

    遭到攻击的是德军步兵所在的区域,而前方的坦克纵队则是完好无损,察觉到附近的森林里有苏军冲出来,不少停在路上的坦克,纷纷调整炮口,朝着远处正在冲锋的苏军指战员进行炮击。

    炮弹落在苏军队形里爆炸,虽说古察科夫为了减少部队的伤亡,让每个战士都保持了足够的距离。但敌人的炮弹落在队列里爆炸,还是不时有战士被爆炸的气浪掀飞,或者是横飞的碎片打倒,短短的一两分钟时间内,就有四五十名战士,倒在了敌人的炮火之下。

    好在反坦克兵的行动迅速,他们快速地接近了德军的坦克,躲在敌人炮火的射击死角,瞄准敌人的坦克就开火。

    近卫第41师配发的是索科夫研制的火箭筒,是打坦克的利器,别说间隔五六十米,就算相距百米,也照样能击穿德军坦克的侧面装甲。六个火箭筒同时射击,分出的火箭弹摧毁了四辆坦克。

    由于坦克里的视野不好,因此剩下的坦克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同伴的坦克被摧毁,依旧还瞄着远处冲锋的苏军战士进行炮击。

    反坦克手摧毁德军的四辆坦克之后,又继续朝前推进。这些反坦克手虽说训练的时间不长,但由于射击距离较短,而德军坦克那么大的庞然大物,陷在泥泞的道路里无法动弹,而且距离又近,打不中才奇怪了。就这样,反坦克手们又进行了两拨攻击,把剩下的坦克全部报销了。

    别看德军平时气势汹汹、耀武扬威的,但一旦他们失去了坦克的掩护,那么战斗力就会大打折扣。坦克被摧毁了,剩下的装甲车的火力也不足以压制苏军的进攻。因此有些士兵见势不妙,见到苏军一冲过来,连一枪未发,便仓皇地逃离了战场。

    这场战斗持续的时间不长,但取得的效果却不差,一共击毁了二十辆德军坦克,十四辆装甲车和二十五辆卡车,打死打伤敌人无数。

    索科夫得知古察科夫指挥的部队,成功地重创了敌人,心里在非常高兴的同时,也有了一丝担忧。这次战斗,古察科夫的部队伤亡过半,如果这样的胜利再来几次,自己手里能征善战的指战员,就会丧失殆尽。到时凭一群新兵蛋子,要想取得胜利,简直是不可能的。

    豪塞尔得知自己派出的部队,遭到了苏军的攻击,几乎伤亡殆尽之后,立即把手里的咖啡杯算了。这个杯子是他在法国别人送给他,说是路易十六用过的咖啡杯,他非常喜欢,连每次清洗都是自己动手,深怕勤务兵在清洗时笨手笨脚,把杯子弄坏了。

    但此刻听说自己派出的部队,再次吃了大亏时,他不由恼羞成怒,准备再派部队南下。但他的命令,却遭到了第6装甲师师长的拒绝,他厉声说道:“我配备了半履带装甲运兵车的第114团2营,是我师目前战斗最强的部队。可和俄国人遭遇后,不到一个小时,就遭受重创,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人逃了回来。假如您还要派遣我的部下南下,我担心要不了多久,我的部队就只能剩下一个空的番号。”

    “那你呢,埃特林将军。”见第6装甲师师长拒绝执行自己的命令,豪塞尔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第17装甲师师长埃特林少将的身上:“你的部队能对俄国人的城市发起攻击吗?”

    “豪塞尔将军,请恕我直言。”见到友军伤亡惨重,埃特林也不愿意轻易地让自己的部队去冒险,便对豪塞尔说:“第6装甲师的部队之所以那么快就失败了,原因很简单。这两天外面开始解冻,道路都变得泥泞不堪,我们的坦克和装甲车根本无法行动。一旦陷在了泥潭之中,就会成为俄国人攻击的靶子,因此在道路对坦克的通行变得有利之前,我们不能轻举妄动。”

    埃特林之所以会对豪塞尔说出这番话,是因为他明白,自己是国防军,而豪塞尔指挥的则是党卫军。从近期战斗的形势来分析,上级是准备牺牲国防军,来成全党卫军,让国防军和俄国人拼消耗,等双方打得差不多了,再把党卫军师投入战斗。这么一来,伤亡最惨重的是国防军,而取得胜利、获得名声的则是党卫军,他可不想自己的部队充当炮灰。

    见两位国防军的装甲师师长,都不愿意派自己的部队出击,豪塞尔也不好逼迫太近,毕竟经过索科夫的一番搅局,他手下的三个党卫军师需要经过一段的时间的休整,才能重新投入战斗。因此,他只能无奈地说:“好吧,两位将军,那我就再给你们两天的时间进行休整。两天之后,不管道路的情况如何,都必须再次向红军村发起进攻。”

章节目录

红色莫斯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涂抹记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涂抹记忆并收藏红色莫斯科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