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霎时间,隔壁几桌顿时围了上来,惊讶的将对方盯着。

    说话的,是一个书生打扮的男子,丰神俊朗,气度不凡。

    而在他的身旁,还坐着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孩,以及另外几个弟子。

    书生名叫南宫风翠,是这佛城柳家的少主子,在当地颇有名气,年幼时曾被佛祖看上,收为俗家弟子。

    而在他身旁的这个女子,也大有来路!

    据说她乃天生菩萨相,未来必定可证道为菩萨,与佛门有极大渊源。

    这个女子名叫静心月,从小便是对佛法有着独到的见解,可以称得上是闻一知十!

    才年仅六岁之时,在佛家大会的论道之上,她对佛法的理解,便是连万岁的圣僧都有所不及,最终败给了她。

    自那之后,静心月便是一战成名!

    很快成为了佛门的新贵!

    就连慈航普贤,都亲自造访,要将她收为徒弟。

    可见这个女子是何等的不凡。

    静心月有着一种出尘的气质,仿佛是出淤泥而不染,超凡脱俗,让人想要与之亲近,但却又没有勇气。

    而静心月坐在一旁,默默的喝茶,神色恬淡,对南宫风翠的话充耳不闻,不予置评。

    而这个时候,看到众人围了上来,南宫风翠顿时傲然说道:“那是自然,当时我就在场中,亲眼目睹了事情经过!”

    什么!

    众人顿时大骇!

    而后难以置信的看着南宫风翠:“我听说那个魔头可怕无比,但凡看过他真容的人,全部都被杀了!你是怎么逃出生天的?”

    闻言,南宫风翠便是极其孤傲的道:“我虽然不是他的对手,但我若是执意要逃,他也阻拦不住!”

    就好像,他真的经历过那一场大战似的。

    而众人也都是信以为真,纷纷对南宫风翠投去了崇敬的目光,无比崇拜的将他盯着。

    “不愧是南宫风翠,果然不凡!”

    “就连净琉璃都没能逃过一劫,你却活了下来,你太强大了!”

    所有人顿时对南宫风翠投去了崇敬的目光。

    而对此,南宫风翠也是格外受用,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就好像真的不将夜风放在眼里一般。

    “南宫风翠,你倒是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激动的望向南宫风翠,他们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圣天为什么会死。

    “那一日,那个魔头踏上大圣天寺,力图扫平佛门弟子,就连圣僧净琉璃都不是他的对手。可偏偏他不幸遇到云游归来的大圣天,大圣天佛祖仅仅用了一招,便将其击溃!”

    嗯?

    这个时候,夜风和李雁鸿都不禁愣住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似乎都有些懵。

    这版本,未免也差得太多了吧?

    这家伙,竟然如此颠倒黑白?

    “那为什么大圣天会死?你这说的和事实不一样啊!”

    有人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南宫风翠顿时瞪了那个人一眼。

    那人顿时害怕的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你多什么嘴,先听南宫风翠说完。”马上有人训斥。

    南宫风翠这才缓缓开口:“那是因为那个魔头,做了一件极其卑鄙的事情,他竟然用大圣天信徒和弟子的性命要挟他,若是他不愿意就范,便杀害他的信徒和弟子。”

    南宫风翠叹了口气,一脸遗憾的摇了摇头:“大圣天大慈大悲,终究是舍弃了自己的性命去保全自己的信徒和弟子,最终被那个魔头偷袭而死!”

    闻言!

    众人顿时骇然!

    原来,大圣天是这么死的!

    死的如此憋屈!

    为了他的信徒和弟子,甘愿付出自己的生命,这是何等的伟大?

    佛法无边,恩威无尽啊!

    这个时候,有不少人都在抹眼泪!

    在为大圣天而感伤!

    “卑鄙!太卑鄙了!果然世间妖魔,都该被屠戮殆尽!”一个妇女狠狠地说道,面红耳赤。

    “大圣天寺恩威无边,普度众生,他们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那个魔头非要将其毁灭不可?”

    “你也说了,他是魔头,魔头便是看不得世间一切善良!我佛慈悲,心系天下众生,而魔头却要为祸天下,自然便是与生俱来的敌人。”南宫风翠侃侃而言,极力的抹黑夜风。

    李雁鸿和夜风都不禁露出一抹冷笑。

    只觉得荒谬!

    这些佛门中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厚颜无耻!

    就连静心月,这个时候也微微黛眉紧蹙,脸色有些不悦。

    因为她也知道事情并非像是南宫风翠所说的那样,而佛门也没有世人印象中的那么大慈大悲。

    静心月的师尊是慈航普贤,他曾经对静心月说过,佛也有误!

    因此让静心月不要完全听信佛之所言,佛也是人变的,既然是人,就有劣根性,就有好坏之分。

    静心月走遍九天十地,去过许多佛门之地,看过了很多人情冷暖,也知道所谓佛门也不是绝对完美的。

    就好比大圣天,静心月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人!

    因他眼中,没有慈悲!

    为了信徒和弟子牺牲自己,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战败就是战败,南宫风翠却要刻意将其美化,这在静心月看来无疑是很可笑的。

    但是,他们都是佛门弟子,静心月也不至于开口戳穿南宫风翠,坏了佛门的颜面。

    这个时候,南宫风翠便是作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可是,那个魔头却背叛了承诺,在杀了大圣天佛祖后,却连那些信徒和弟子一起抹杀!”

    可恶!

    此言一出!

    众人顿时便是群情激愤,一个个极度愤慨!

    恨不得将夜风千刀万剐!

    “那魔头简直该死!该被千刀万剐!”

    “敢在我佛门起源圣地作乱,应该举我佛门所有力量将其诛杀!”

    他们愤怒无比!

    “可怜那些信徒!可怜我大圣天佛祖!”

    一群人落泪,黯然神伤!

    “噗!!!”

    而这个时候,李雁鸿和夜风终于是忍不住了,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哂笑。

    在这个沉重的气氛之中,显得格外刺耳。

    一瞬间,所有人顿时愤怒的瞪着夜风,一副恨不得将夜风活剐。

    这颠倒黑白的有些过分,让他们都忍俊不禁。

    尤其是他们那悲天悯人的模样,让夜风越发的觉得滑稽可笑。

    这个时候,南宫风翠也不禁沉下脸来,他们在缅怀大圣天,在为那些信徒们哀悼。

    可是夜风竟然敢笑?

    这就好比在丧礼之上放声大笑一般,太不合时宜了。

    而静心月也不禁皱着眉头望向夜风,似乎有些惊讶于夜风的胆大。

    “你笑什么?”南宫风翠顿时怒视着夜风,语气森冷的道。

    夜风连忙止住了笑声,一本正经的道:“不好意思,想起了高兴的事情。”

    “什么高兴的事情?佛祖大圣天已经逝去了,你竟然还开心的起来?”一个老者怒不可遏的道。

    在他看来,这就是整个西域的不幸!

    整个西域的居民,都该为之感到悲伤,夜风却觉得高兴?

    简直是荒谬!

    简直是该死!

    “我老婆生孩子!”夜风理直气壮的道。

    静!

    全场所有人都懵了!

    而李雁鸿也几乎笑喷了,似乎也没想到夜风会这样回答,这是令人大跌眼镜。

    这个时候,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所有人一时无言。

    “生孩子,好...好像的确是件好事啊。”有一个小声的说道。

    这一开口,顿时就又被南宫风翠瞪了一眼。

    那个人顿时害怕的缩了缩脖子,不敢吱声了。

    而这个时候,南宫风翠便是冷哼一声,而后不再理会夜风。

    可是!

    就在此时!

    夜风却再度开口了:“小二,上一壶好酒,再上几份好菜好肉!”

    静!

    气氛在这个时候又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声中!

    所有人再度对夜风投来目光,那目光中满是凶煞,极其不善的将夜风盯着。

    夜风愣住了,不解的望向他们:“有问题?”

    自己不就点个菜吗?

    至于这样吗?

    而这个时候,李雁鸿便是在夜风耳边低语道:“这里可是佛门圣地啊。”

    “那怎么了?”夜风依旧大惑不解。

    “这个佛城,所有的人都是佛门信徒,他们都不吃肉喝酒的。”李雁鸿继续说道。

    “哦。”夜风便就明白了,自己在一个羊圈里头说要吃羊,难免会让人觉得不对劲。

    只是!

    夜风却依旧漫不经心的样子:“他们不吃,就不许别人吃了?大圣天死了,别人就不用活了?”

    哗!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一片哗然!

    在场所有人,一个个便是如同要将夜风杀死一般!

    这简直是对佛门的大不敬!

    “我看你就故意来找茬的!”

    而这个时候,南宫风翠便是陡然冷哼道,怒视着夜风!

    “佛门尊重其他信仰,我想他应该不是佛教信徒。”静心月却开口说道,同时对夜风望了过来。

    在替夜风说话。

    “原来是异教徒!”南宫风翠顿时鄙夷一笑,神色轻蔑。

    众人也都是对夜风投去冷眼:“原来是异教的杂种!怪不得敢这样嚣张!”

    他们佛教对于除了他们之外的宗教信仰,均是呈鄙夷漠视的态度,很是瞧不起。

    在他们看来,他们才是唯一的正统教派!

章节目录

来自地狱的男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秋2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23并收藏来自地狱的男人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