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学校开始教小孩写日记以后,身为家长,或多或少都会对孩子日记里的内容产生好奇,大多数家长可能会趁孩子不在,直接去翻看孩子的日记本,而当家长自己的**被孩子侵犯时,则会恼羞成怒。

    也许秦淑芬以前时常会在不经意间忽视楚云天的感受,而且她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即使楚云天为此不高兴她也没感觉哪里不对,但在此时此刻,当她走向楚云天时,当她再次被一堵高墙挡在外面时,她忽然明白了这堵墙存在的意义。

    这里是楚云天的心灵世界。

    进入这里等于是进入了他的内心,无论在这里看到了什么,不管是丑陋的、美丽的事物,它们都是隐藏在楚云天内心深处的秘密,没有谁喜欢自己的秘密毫无保留暴露在别人面前,哪怕这个人是他的亲生母亲。

    菱形晶壁拦住了秦淑芬。

    得益于楚云天的潜意识里没想过伤害她,因此晶壁的反弹力度很柔软,秦淑芬感觉像是一头撞在了棉花上,软软的却难以寸进,她闭着眼睛,如瞎子摸象一般摸索着这块庞大的立方体晶壁:“云天?”

    秦淑芬没有睁开眼睛。

    黑暗视觉帮她屏蔽了图像干扰,使她在这片唯心至上的世界中不受狂乱影响,但也使她失去了目睹真实的资格。

    楚云天没有回应。

    他向李良看了过去,希望李良能把秦淑芬带出他的世界,他不想在这个场合下与母亲见面,或者说被母亲看到他内心世界的景象,毕竟,这里是他心中的秘密,属于他的**。

    李良只顾着蹲在地上研究那摊血浆,仿佛没有察觉到楚云天求助的眼神,见状,楚云天又朝母亲望了过去,眼见母亲仍然不肯放弃摸索菱形晶壁,他窘迫中又有着深深的无力感。

    立方体的晶壁只会遵从楚云天的潜意识来改变形态,若是他心里抗拒着秦淑芬,哪怕他主观上想打开立方体,立方体也不会听他的话,这就好比是能骗得了自己的人却骗不了自己的心。

    秦淑芬不肯放弃,楚云天也不愿让她接触到自己,在这进退两难的尴尬中,他沉吟了片刻:“e…”

    听到楚云天的声音之后秦淑芬眼皮动了动,束缚着她视觉的恐惧感似乎因此淡化了些许,她急忙问道:“是云天吗?你是不是就在对面?”

    “嗯。”楚云天想尽快把母亲骗走,准备随便编个借口骗母亲离开他的心中世界,于是他强打起精神说道:“我还好吧,没啥大问题,就是做了个噩梦。”

    秦淑芬停下了敲击晶壁的动作,怔怔的呢喃:“噩梦……”

    她的眼皮眨动速度越发频繁。

    “以前我也做过好多次噩梦,醒来以后梦到什么都忘了,不过现在全都想起来了。”说着说着楚云天忽然顿住话头,转而道:“其实你跟我一样? 我们都做了一场噩梦? 你在梦里看到的都是假的? 等你醒来就不记得什么了……”

    “不!”

    秦淑芬立刻抢下了他的话? 眼皮开始疯狂的眨动着? 她两只手用力敲在晶壁上? 吓得晶壁闪过了一道五彩斑斓的反光? 差点把她弹出去。

    秦淑芬脑门顶在晶壁上? 两只眼睛的眼皮几乎是被粘在了一起,闭眼已非她主观意识上的肢体行为? 而是她在恐惧与自闭状态下的内心映射? 但在这个时候,她的左眼却是倔强的睁开了一条缝。

    她喃喃诉说着曾经的往事:“你小时候磕了碰了总是来找我? 喊着疼? 我带你去医院,我给你包扎,但你让我看你伤口的时候,我不忍心看血淋淋的伤疤就让你忍着? 我听不得你哪里疼哪里痛就告诉你要坚强,所以我假装看不见你的伤口? 这样我就不会怕了。”

    “我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起,你受伤以后,再也没有喊过疼,反而是炫耀一样的把伤口展示给大家看,因为这个,我一直觉得你不懂事,可是谁又会愿意把自己的伤疤给别人看呢。”

    秦淑芬的眼皮睫毛扭曲成了一只只袖珍手臂,黑色的睫毛手臂猛然伸长,抓住了她上下眼皮,想要把她眼皮合上,阻止她睁开双眼。

    数十只妖魔化的睫毛同样是秦淑芬心灵映射的产物,象征着她心中恐惧的睫毛触手仍然不愿让她睁开眼睛,因为这可能会超过她的承受能力。

    然而她决定亲眼看看。

    即使心里很怕,害怕看到什么吓人的东西,这一次她坚决的告诉自己,她必须睁开眼睛,她必须亲眼目睹她所害怕的东西,这次错过,或许她就再也没有机会敞开楚云天的心扉,哪怕是血缘关系也无法打破心与心的壁垒。

    她的眼皮撕裂了睫毛。

    根根扎入她血肉中的睫毛在她眼眶边缘撕开了一条条血痕,疼痛伴随着光明,映入了她的眼中,她第一时间看到的只有白茫茫的光,待她逐渐适应了光芒的亮度。

    她终于看到了呈现在眼前的立方体。

    一块块彩色的菱形晶壁,经过密集排列组合,组成了一块巨大的透明立方体,而在立方体内部,一个**的少年扎根在血肉基座中。

    少年的下半身仿佛与这片血肉世界融为了一体,血管和筋骨成为他与世界连接的纽带,唯有上半身矗立在基座上面。

    “云……”秦淑芬尚未来得及叫出名字便哑然失声。

    她的瞳孔渐渐紧缩。

    倒吊人在楚云天胸口开了个打动,之前是把右臂插进去,灌入铁丝寄生到他体内,从内部破坏他的生机与形体,后来倒吊人发狂于是不管不顾的到处破坏,又放出铁丝由外向内勒进去,几近把楚云天的上半身扭成了麻花,连头都险些被揪下来,浑身扭得不成人形,似乎正是映射着初期进入这片世界时遇到的畸形梦魇。

    血与肉的恐怖冲刷着秦淑芬每一寸神经,寸寸逼到了她承受能力的极限,她溃烂的双眼登时充血,自我意识濒临过载边缘。

    秦淑芬呢喃着楚云天的名字:“云、云天……”

    静默了片刻之后,她猛地冲上去,想要把楚云天身上的铁丝扯掉,可惜心之壁谁的话也不停,完美立方体的存在,代表着这个时候楚云天的潜意识里还是不太愿意接受母亲看到自己这副鬼样子,打从心底里抗拒母亲。

    “咦?”

    就在这时。

    原本蹲在那摊血浆旁边的李良发出一声惊呼,不知他感受到了什么,忽然就从地上翻身而起:“小心!他没死!”

    李良一脚踏在地上,抽身击退,与此同时那摊化作肉泥的血浆却突然暴起,哗啦一声竟从地面弹上了半空,在场的三个人里面,楚云天有心之壁保护,压根不怕倒吊人诈尸,李良更不怕,很显然这摊血浆是朝着秦淑芬飞溅过去的。

    秦淑芬茫然的回头望来。

    她不知道那摊血浆代表着什么,也不清楚被血浆临到会发生什么,身体反应跟不上实际行动,只能眼睁睁看着血浆宛如张开一张大嘴朝着自己吞了过来。

    “噗——”

    血浆淋到秦淑芬鼻尖前三寸处传来一声闷响,一块彩色的菱形晶体挡在了秦淑芬与血浆之间,随着越来越多块晶体排列浮现,完美的巨型立方体将她牢牢罩了进去。

    秦淑芬伸手摸向晶壁内侧。

    比起外侧冰凉的触感,里面摸起来温热了许多,秦淑芬缓缓转过身来,望着眼神闪躲而且还有点气急败坏得楚云天,她来到了基座跟前。

    “你……卧槽!”楚云天艰难的从铁丝里伸出一根手指,直挺挺的指向了李良,恨不得一指头把李良戳死,随后他又偷偷观察了秦淑芬一眼反应,眼见糊弄不过去,他急忙解释道:“李良能把脚底的力道传入地下再把其他东西从地面震起来,是他,一定是他干的!”

    完美立方体是神圣领域。

    神圣领域里面可不是凡人能待的地方,进入立方体之后,秦淑芬的意识便开始加速昏沉,身体四肢渐渐不听使唤,她站在基座前方,低头望着楚云天镶嵌在基座上的上半身,弯下腰来抱住了楚云天,然后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自从成为母亲以后秦淑芬第一次做出了身为母亲应该做的事。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她已经没有了意识,她的记忆停留在了楚云天枕在她胸前时的模样,就像做梦那样,梦也该醒了。

章节目录

地球最后一位仙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须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须瑜并收藏地球最后一位仙人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