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伊典瞪着蔡根的方向,感觉自己受到了的冒犯。

    这保安的共享子女,到底是干啥的啊?

    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在这个穷乡僻壤,咋还出了这么个不开眼的刁民呢?

    顺我心意这么难吗?

    服个软这么难吗?

    你有啥实力,跟我争啊?

    无论陆伊典咋用眼神表达愤怒,蔡根都看不见,因为他在佟爱家开口以后,就闭上眼睛享受幸福了。

    感觉到蔡根的无视,陆伊典从兴奋慢慢冷却,感到自己好像被羞辱了。

    “狗仗人势的东西,你牛什么牛?

    我今天就不信了,还能...”

    感受到陆伊典马上要发飙,她身边的一个小伙,觉得自己表现的机会到了。

    “陆姐,莫生气,接下来看我的。”

    “季麦品,我为啥要看你的啊?

    你又不是我儿子,尽孝心也轮不到你。”

    季麦品好像已经习惯了陆伊典的脾气,丝毫不介意。

    “这种打脸斗富的粗活,交给我吧。

    您金枝玉叶的,跌份不是?”

    季麦品安抚完陆伊典,赶紧抬手报价。

    “寰宇商贸,三十万,哎呀。”

    陆伊典听到季麦品的报价,狠狠的踩了一下他的脚。

    “你特么替我出气,为啥喊自己家的名?”

    使劲的跺了两下脚,缓解了疼痛,季麦品笑嘻嘻的解释。

    “我不得回去报销嘛。

    再说,我不还没成,你家的上门女婿。

    报五达海运,没名没分不是。”

    陆伊典翻了一个白眼,还想继续捶打季麦品。

    肖炎耀在旁边看在眼里,觉得陆伊典今天有失水准。

    还是季麦品比较冷静,及时的制止了她的冲动。

    花多少钱好说,在冲动下做出决定,八成都没有好结果,也不体面。

    看样大龙省出来的寰宇商贸,确实培养了人情世故通达的季麦品。

    脑子好使,处理问题也够圆滑,以后要重点培养感情,争取建立更牢固的关系。

    “伊典,他也是为你好,就别熊他了。”

    “肖炎耀,我用你说,管好自己得了。”

    嘴上这样说,陆伊典当然明白,季麦品也是好心,害怕自己上头以后,不管不顾的冲动做傻事。

    正好一打岔,让自己冷静下来,从沉迷的刺激中摆脱出来,理性的看待这件事。

    情绪管理,从小在自己的课业中,都是很重要的一环。

    今天,自己有点失态了,陆伊典及时反省。

    毕竟小说里那种无脑的富二代,都像没过学的傻子,现实中几乎不存在。

    想要当好一个体面的富二代,也是需要门槛的。

    只会无脑装犊子被打脸的傻子,大门大户一般都不放出来丢人现眼。

    佟爱家连眼皮都没抬,无论什么五达海运,还是寰宇商贸,他压根都没往心里去。

    那么多人给蔡根抬轿子,自己虽然老胳膊老腿,也得出分力不是?

    明着给蔡根钱不行,容易犯忌讳,那么眼前还真就是一个好机会。

    “共享子女,四十万。”

    龙少真的快哭了,这老头肯定是没想给自己钱,所以才满嘴跑火车的,为了安抚蔡根,也是蛮拼的。

    只是,受伤的为什么是自己啊?

    龙少觉得心里委屈。

    “寰宇商贸,五十万。”

    “共享子女,六十万。”

    “寰宇商贸,七十万。”

    “共享子女,八十万。”

    “寰宇商贸,九十万。”

    龙少听到九十万的时候,眼泪就已经激动的流了下来。

    双眼近乎哀求的看向佟爱家,心里已经在呐喊。

    “师傅,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再说话了。”

    “共享子女,一百万。”

    然而,佟爱家无视了龙少的哀求,还是加码了。

    龙少的眼泪制住了,眼神开始迷离,精神有点麻木。

    哎,这就是命啊,自己得认。

    谁能想到今天这样的事情能够发生?

    蔡根听到喊出一百万以后,觉得也差不多了。

    那是钱啊,一百万啊。

    自己梦寐以求的一百万,是怎么因为玛莎拉飞走的,还历历在目,现在还不知道她能鼓捣出什么样的全国应用。

    按照玛莎拉的做派,八成是打水漂了。

    今天,虽然一百万没有进入自己的口袋。

    明天,共享子女一百万绝对会成为新闻。

    自己还有啥不知足的呢?

    这就是自己花了一百万,给共享子女打了广告啊。

    投入不可谓不小,推广绝对到位。

    贱笑的朝着佟爱家使劲的点头。

    感情到位了,自己收到了,万分感谢。

    佟爱家看到蔡根满足的表情,心里无限鄙视。

    这个没见过钱的样子啊,真是丢人呢。

    也是苦了蔡根这么多年,咋熬过来的呢?

    反正也是,谁让他是苦神呢。

    他不苦,天理难容啊。

    现今社会,钱在很多方面,都是万恶之源。

    所以,蔡根最痛苦的根源,就是没钱。

    这也是自己的顾忌,更是不能直接给蔡根钱的原因。

    那样会打乱某种节奏,后果不是他一个萨满大拿能够承受的。

    季麦品在听到一百万以后,无奈的耸了耸肩,抱歉的一笑。

    “陆姐,报价再高,我回去不好报销了。

    要不今天就这样吧,一群傻狍子。

    不知道一百万买条鱼干啥,瞎搞胡搞。”

    此时的陆伊典,已经平静。

    她也觉得,过了百万,在继续下去,性价比很低。

    除了发泄情绪,没有任何价值。

    鄙视的看了眼正在贱笑的蔡根,声音很大的嘲讽。

    “山野刁民,井底之蛙,莽夫之勇。

    没文化,真可怕。

    有那钱,在银行吃利息不比一条鱼香?

    一个夫妻店,上了央视新闻又如何?

    依旧是一个夫妻店?还能上市咋地?”

    蔡根当然听到了,可是那又能怎样?

    钱又不是自己花的,自己还享受了胜利果实。

    除了笑,还有什么更好的反驳姿势吗?

    反正明天共享子女上新闻,自己很满足。

    举着儿子,蔡根原地颠了起来,就差扭秧歌了。

    眉飞色舞,很是嚣张。

    “哎呀,你看他嘚瑟的样子啊。

    肖炎耀,你作为东道主,就这么看着?

    你家不是在本地喊圈吗?

    啥圈啊?呼啦圈啊?”

    被陆伊典将军,肖炎耀也有点难堪。

章节目录

人间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甲六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甲六一并收藏人间苦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