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要求我上传…还不许我收费!)

    吕潇然结婚,不接受赞助,不插播广告,连新娘的婚纱、婚戒也不对外透露品牌,一切都捂得严严实实。

    婚礼是在德国巴伐利亚州施瓦本新天鹅城堡举行的。

    新天鹅城堡始建于1869年,是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的行宫之一,路德维希跟茜茜公主的婚礼就是在这里举行的。

    很多影视动漫中的城堡都以新天鹅城堡为原型,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圣斗士星矢》中的哈迪斯城。

    糖糖选择在这里举行婚礼,原因只有一个——够浪漫,外加逼格够高。

    五月十八日,当地时间七点五十分,天鹅湖旁的旅馆度假村休闲区。

    糖糖带了十八人的造型团队,再加上亲朋好友,三十多人围着她转,以陈祉希为中心,一层层辐射开去:

    “婚纱先送过去,千万别弄脏了啊!”

    “鞋子不能用盒子装,用手捧着!”

    “不是这件胸衣,那件隐形的,快点快点!”

    “皇冠呢,赶紧拿过来!”

    “项链!项链!”

    折腾了半天,这边情况稍缓,又赶紧分出两人,去给新郎化妆。

    吕潇然就简单多了,稍微化了下妆,再穿上阿玛尼赞助的西服,就一个字:玉树临风。

    等到九点多的时候,全员都已准备完毕,集体杀奔天鹅城堡。

    柏林比北京慢了六个小时,此时国内已是下午,微博上早就吵翻了天,在糖制片底下各种刷评:

    “萌新赶紧爆照!”

    “捂得那么严实干嘛?太违背广大人民群众的八卦意愿了。”

    “跪求婚礼照!”

    “跪求接吻照!”

    “跪求洞房照!”

    不仅如此,媒体也纷纷行动,派出记者进行潜伏,看看能不能发送绝密情报。

    ……

    九点五十分,天鹅城堡。

    今天天鹅城堡已经被包场,安保人员正式开工,入口处重兵把守,里里外外的巡视查看,出入人员脖子上都挂着通行证。

    没办法,有钱真的能为所欲为,200万欧不是白花的。

    而在天鹅城堡外围,众多记者蹲守了半小时后,决定勇闯十二宫。他们尾随在一伙人后面,企图用左右横跳的奥义蒙混过关,可惜纷纷被逮。

    于是:

    “letin please!”

    “ you sperk se?”

    “阿姨洗铁路!”

    咦,有什么奇怪的东东混在里头?

    安保人员:what are you 弄啥咧?

    “艹!”

    众记者暗骂,溜溜的继续潜伏草丛。

    “哥们,不行啊,进不去不就等于白来了么。”

    “想开点,就当公费旅……哎哎,来人了!”

    说着,只见一辆电力车停下,呼啦啦下来一大帮人,还拎着许多器械,为首一位,圆脸,小眼,额头上几根褶子。

    “那是宁昊吧?”

    “旁边好像是杨庆。”

    “后面一个是谁,霍,乌尔善!”

    众记者对视一眼,卧槽,牛逼啊!拉一大票导演来当婚礼摄影师,就这个阵容,票房加起来得有二十个亿吧,标题都想好了:震惊,史上最具票房的婚礼!

    几个家伙一边走,还一边划分任务。

    宁昊资格最老,当仁不让的指挥:“苏伦,红色回廊交给你了,入场部分要拍得梦幻点,女导演有优势么,婚礼在国王宫殿举行,我来负责。耳朵(乌尔善),你多照顾一下全景,老杨,多抓点特写。”

    苏伦白了他一眼,另外两人则直接无视他,带着各自手下去架设机位。

    这还用你说?事先早就已经商量好了。

    “……”

    宁昊自讨没趣,随意转头一瞧,忙喊道:“黄博!黄博!赶紧过来搭把手!”

    各有各的忙,也各有各的闲。

    婚礼十点钟开始,九点半钟时,宾客基本坐的差不多了。

    宾客请了160人,除了双方父母,还有一堆好基友,吕潇然包了所有客人的机票食宿,花了将近200万元人民币。

    整体花费并不算很多,除了200万欧的包场费外,其他没到500万人民币,跟两亿的世纪婚礼比较起来,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入场是从二楼的“红色回廊”开始,35米的长道,铺着红毯,入口,窗户,列柱廊全是半圆头拱,一水罗马式建筑的特征之一,走廊尽头则是一座路德维希二世塑像,塑像旁边,则是一幅临时放置的吕潇然和糖糖两人的婚纱照。

    本来城堡方是不同意的,但是在终极大招面前还是勉强同意了——得加钱!

    婚礼则在国王的宫殿馆举行。

    宫殿高15米,长20米,马赛克地板,由黄金色的黄铜板所制造的枝状灯架,已经点上96支烛光,给婚礼平添几分宗教式的神圣。

    很快到了十点钟,婚礼正式开始。

    乐队指挥手势一挥,音乐响起,极具质感的声音,立刻清晰柔顺的传进耳朵里。底下宾客顿时一震,哎哟,小型交响乐团啊,嚯,还有唱诗班!

    跟着,伴郎曹炳坤和主持人黄博先行上台,曹炳坤站立在拱门一侧。黄博上前站立先行开场,西装领结,一丝不苟,人模狗样。

    “各位来宾你们好,欢迎参加吕潇然先生和糖妍小姐的婚礼。老实讲,我也主持了不少活动,但今天的阵势确实把我吓到了。看看在座的朋友们,就晓得这对新人的交际圈和影响力。吕潇然大家都知道,就我所接触的圈子而言,真的,从没听过有一个人说他一句不好的话……”

    下面众人轻轻颔首,一阵赞同。开玩笑!真当吕一千二这个名字不好使么。

    博哥继续道:“当我接到这份主持邀请的时候,我是非常非常荣幸的。就个人而言,我觉得吕潇然是华语电影人的一个很大的骄傲。就这份爱情而言,我也觉得十分感动,九年一路走来,真的很不容易。如今终成眷属,我真心的祝福他们。好了,话不多说,首先有请我们的新郎,吕潇然!”

    三秒钟后,一个人出现在走廊尽头,随着礼花满天,只见吕潇然腰背挺直,站在宫殿入口处,略微顿了顿,才迈步往前走来。

    “哗哗哗!”

    全场目光追随,掌声骤起。

    阿玛尼定制西装的效果真不是盖的,穿着白色的西服行走在红毯上,当真是陌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终点是宫殿馆尽头的国王起居室,精致雕刻的歌德式木门子一打开,眼前立刻百花争艳。

    柳亦非、万芊、柳施施,这应该是史上最美伴娘团了吧。

    还好,众伴娘也知道今天谁是主角,只是稍微画了个淡妆,糖糖挽着唐爸爸就站在伴娘团前面。

    吕潇然一步步走近,前方似有整个世界,绚丽斑斓的映在眼中。

    唐宏威看着吕潇然走过来,也是感慨万千,带着几分不舍,几分欣慰,外加一丝丝的小妒忌,把女儿的手轻轻递过去,说道:“交给你了。”

    今天的糖糖分外美丽。

    顺滑的黑色长发齐齐梳拢到头顶盘成一团花朵般的华丽发髻,超长的白头纱用精致小巧的白金发夹系在发髻上,臻首上戴着由chaut提供的的皇冠,让糖糖平添三分公主气息。

    “……”

    俩人相视一笑,九年恋情,早已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习惯到不能再习惯,手牵着手一起踏上红毯。

    “糖糖!糖糖!”

    “老吕你帅呆了!”

    “潇然看这里,看这里!”

    大批的嘉宾起身,乌乌泱泱挤到红毯两侧,每人都拿着手机、相机,噼里啪啦的各种拍照。

    岳晓军兴奋得直叫,组峰垫着脚,想看得更清楚些,孙红磊扬着一件外套,在空中甩来甩去,富大龙和廖烦倒是比较矜持,只是轻轻的拍着巴掌……

    至于姑娘们:

    “二宝,这婚纱好漂亮啊!”——这是高露。

    “我结婚的时候也想要!”——这是焦二宝。

    “糖糖,婚礼结束后能不能借我穿两天!”——这是葛妹妹。

    艹!这东西也是能借的?

    糖糖抽了抽眼角,尽量保持淡定。还别说,这婚纱一般人hold不住,尤其那件超长的白头纱,是那种大教堂式的,披在后面有六七米长,两个小花童给捧着。

    脖颈白嫩,身姿高挑,那两条细长的长腿一站,多年的制片人气势外放,自有股大气华美扑啦啦的从头刷到脚。

    听着一路欢叫,俩人走过红毯,在舞台中央站定。“啪”的一声,穹顶装置打开,花瓣如雨,缤纷满地。

    “接下来,有请证婚人为两位新人送上祝福,掌声欢迎姜伟老师!”

    黄博说罢,特意做潜伏剧组打扮,一身中山装的姜伟上前,说道:“大家好,今天呢,由我担任证婚人。潇然最初跟我说的时候,我还很惶恐,怎么找我来当证婚人呢。潇然说了,他俩是在潜伏剧组定情的,这事交给我最合适。

    所以呢,我就以一个朋友,一个见证者的身份给大家说两句。”

    “他们俩的事儿,全国人民都知道,两人是在潜伏剧组结识并结缘的,而且还是糖糖先追的吕潇然,说实在的,这点连我都很诧异,没想到糖糖这么果敢,还这么的……有眼光!”

    台下一阵轻笑,随着吕潇然的事业越做越大,糖糖也不时被提及,虽然很多人在她微博下酸她,但是有一点是酸不了的,那就是糖糖的眼光和果敢。

    一般来说,女性倒追男性多多少少是要被轻视的,比如不够矜持什么的。但是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男方当时不起眼但日后成就大,比如红拂女夜奔李靖,梁红玉慧眼识韩世忠。

    因此,糖制片的倒追,反而成了一件美谈,尤其两人还是一路风风雨雨走过来的,更有一种“相识于微末,相伴于经年”的感觉。

    “俩人在圈子内外都有口皆碑,无论事业还是生活,交朋友喜欢交这样的,谈合作喜欢谈这样的……很难得啊!尤其是他们这么多年……”

    姜伟通俗内敛的把俩人一顿好夸,待他下场,黄博又道:“感谢姜伟老师的祝福,下面,就进入我们最重要的环节……”

    说着,吕潇然和糖糖面对面站好,双手紧握,就听黄博问:

    “吕潇然先生,你愿意娶唐小姐为妻么?爱她、忠诚于她,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

    “我愿意!”吕潇然笑。

    “唐小姐,你愿意嫁给吕潇然先生么?爱他、忠诚于他,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

    “我愿意!”她也笑。

    “……”

    大甜甜站在糖糖的斜后方,一脸羡慕的看着她,待听到黄博宣布:“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她立马捧着小盒子走到旁边,对面,则是吕潇然的死党曹炳坤。

    吕潇然回身从老曹手里接过首饰盒,打开盖子取出戒指,给糖糖戴上,而糖糖也取出戒指,小心翼翼的给老公戴上…

    “接下来,让我们听听他们双方的誓言。”

    随着黄博的话语,现场慢慢安静,只有轻柔的钢琴声和台上的两个人。

    “我们认识已经有九年了吧,时间过得真快…”吕潇然说着,糖糖轻轻点了点头。

    他事前没做准备,完全是有感而发:“从06年到15年,从23岁到32岁,很感谢你让我参与了你生命中最美丽的时刻。有些人注定是生命中的过客,即使对你微笑,也只是擦肩而过,但我希望你是我生命中的同行者,静静的与我走下去。

    也许再一眨眼,我们就已经变老了,我希望,我们在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快乐和信心,然后陪伴着一起走下去。我不知道明天会如何,未来会如何,但我知道现在,我想对你说,糖糖,做我的妻子,配着我一起把这段路走下去好吗?”

    “……”

    稍顿了几秒钟,糖糖看着吕潇然开口:“从学校毕业后我就认识了你,你就给了我最大,最完美,最幸福的爱情和生活,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陪着你,一路走下去。我不知道明天会如何,未来会如何,但我知道现在,我想对你说,我答应你。”

    然后,四唇相印。

    黄博反应神速,大声道:“好,让我们祝福这对新人!”

    “砰!”

    穹顶的装置再开,花瓣纷纷落下,全场欢呼。

    到此,正式的婚礼环节就结束了,不过呢,最后还有道小甜点。

    黄博也不再严肃,用带着一点坏坏的腔调说道:“最后,就是我们最刺激最期待的一个节目,抢捧花!只要是未婚的,想结婚的姑娘们都可以上来,说不定下一个走进幸福殿堂的就是你哦!”

    “我来我来!”

    话音刚落,葛妹妹就第一个跑上台,焦二宝第二个,然后万芊这个已婚少妇也跟着上去。

    “走啊,咱们也上去!”

    柳天仙拽着柳施施,后者心有顾忌,道:“抢到了又能怎样,我们…”

    “管他呢,先抢到手再说!”连推带扯把自己和女朋友弄上去的。

    糖制片见人数较少,直接点名:“小唐、胖笛你们也上来。”

    “……”

    唐一昕抿嘴一笑,不太好意思的起身…

    胖笛则是直接冲上台,反正开心么,图个热闹。

    人少的时候,都挺腼腆,瞧着人越来越多,姑娘们也坐不住了,就连小助理都上去凑趣,足有二三十个人挤在哪儿。

    男人们看得兴奋异常,噢噢噢的起哄。

    “我要扔了啊!”

    糖糖背过身,双手使劲一抛,那束捧花嗖地飞过头顶,直奔人群。

    “啊!”

    “我的我的!”

    “你踩着我了!”

    玩的就是一热闹,女生们毫不顾及形象,你推我挤的乱作一团,捧花划过一道弧线好巧不巧的落到唐一昕怀里。

    “哈哈!”

    糖糖回头一乐,轻轻的上前跟她抱了抱:“加油!”

    “哇,恭喜唐艺昕,希望下一个参加的就是你的婚礼。”

    待众人散去,黄博开始收场,道:“好了,我们先请新郎新娘下去换装,仪式之后的婚后派对在将会在霍华德城堡举办,大家也休息一下。请大家用掌声欢送,也把自己的祝福送给他们。”

    “哗哗哗!”

    吕潇然拉着糖糖的手,经过父母双亲,经过至交好友,经过九年的一点一滴……比起当年的初出茅庐,俩人大气有度,心思圆熟,自带着一份通透和感悟。

    一步一步,阳台就在眼前,他们顿了顿,同时推开木门。

    阳光灿烂。

    ……

    婚礼的下半场在霍华德城堡举办。

    这次两人换成传统的中式婚服,基本流程就是双亲致辞,然后儿子媳妇女儿女婿敬茶的套路。

    敬茶结束之后,两人还签了一张婚书,就是那张《鸳盟书》。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这张婚书,吕潇然通过关系,邀请到八十岁的国家一级美术师韩美林先生亲自书写,嗯,就是设计福娃的那位。

    为此吕潇然还支付了一笔不俗的“润笔费”。

    婚书一式两份,两人各自立定到一幅婚书前,用心、大声、一字一句诵读出来,然后再摁指纹。

    说来也奇怪,短短几行字,初看时还没那么深沉的触动,也就觉得行文很美,字迹特棒…

    但当所有人安静下来,吕潇然、糖糖一字一字如同发誓一般朗读出来时,那种肃穆、庄重,执子之手誓死不渝的感觉,狠狠的撞击、浸润到每个人的心理。

    此时,已经是北京时间晚上八点,国内各大娱乐媒体早已**了。

    “吕潇然和糖糖今天完婚。”这是各大门户网站当天的头条新闻!

    另外,吕潇然在老家还上了报纸。

    “西安人民的骄傲,结婚了。”这是《西安日报》的标题,还好他们没有放在头版而是挪到二版,要不然吕潇然就被顶上风口浪尖了。

    “他是西安人民的骄傲,他是中国电影的奇迹。今天,他完成了人生的又一部伟大的作品,这是他人生的又一个华丽的篇章。”

    晚上各电视台的娱乐节目纷纷报道这次婚礼,就连“六公主”,都调整了节目单,晚上十点重播了一部“老电影”——《时空恋旅人》。

    竹密难阻流水过,虽然吕潇然对婚礼严防死守,但是婚礼的细节还是一一披露了出来,毕竟是自媒体时代。

    各种细节纷纷披露出来,糖糖身著婚纱的相片也出现在了网上,婚纱、项链、戒指、皇冠……有好事网友立刻开始计算,谁让吕一千二有钱呢。

    计算结果很让人吃惊,整个婚礼花费不到500万,就算加上200万欧包场费用,也就两千多万,才是某“世纪婚礼”的十分之一,不知道的还以为那位才是首富呢。

    于是那两口子又被拖出来鞭尸,“票房不在行,演技不在行,炫富很在行。”

    电视台、网站、网友纷纷大显神通,各种自媒体营销号也不甘示弱,纷纷出来找存在感,有的对着照片看图说话,有的则把吕潇然以前的故事翻出来再炒一遍。

    一位叫“水煮萨摩耶”的营销号把吕潇然之前的成就又提了一遍,并赞誉他是“当今中国电影的领路人、电影工业的开拓者”。他的观点得到大部分网友的认同,奈何其中转载实在太多,干货太少,于是众网友纷纷亲切留言,称赞其为“水摩”。

    至于另一位叫“老许慕杨”的营销号则另辟蹊径,从吕潇然情史入手,经过多方鉴定,信誓旦旦的宣称,大蜜蜜才是吕潇然最爱,错过她是吕潇然一辈子的遗憾云云。

    众网友则在底下回复:“大蜜蜜是你的最爱吧”、“老许,收了蜜蜜多少?”、“给个链接,让兄弟们也赚点”……

    网路上热火朝天,港台媒体又是一番乱象。

    众所周知,湾湾最美的风景是人,那么作为最美风景中最亮丽的一部分,湾湾的特产——“名媛”不甘示弱开始登场了。

    湾湾女性既继承了民国女性的婉约清纯,又具备现代女性的敢爱敢恨,尤其是在祖师奶奶陈吉吉女士的言传身教下,更是将这一特点发扬光大。

    众多“名媛”纷纷在综艺、采访中表示,纵然吕潇然已经结婚,依然无损其魅力,他始终是自己心目中择偶的标杆,自己不会破坏吕潇然家庭,只是想加入这个家庭。

    至于香江媒体,则是把目光聚集在糖糖身上,糖糖的高瘦、长腿、细腰很符合香江媒体的审美,于是早就给她起了个“美糖”的称号,甚至说是“32c美糖”。

    吕潇然当初知道糖糖有这个称号时也愣了一下,不自觉伸出手比划,我怎么不觉得。

    此次香江的八卦标题很直接也很香艳,直奔主题:“美糖内媚有术,终成正果;首富坠入彀中,无法自拔。”其中“拔”字特意用粗体。

    在香江媒体笔下,美糖简直是集“香、红、软、紧、鼓”于一身,把小吕子吸干榨尽,让他迷恋不已,这才一扫群雌,击败众多前女友,登上大妇之位。

    甚至有无节操的媒体在讨论,糖糖到底是身怀何种名器……

    抛开各种群魔乱舞不谈,此时在德国,婚礼已经结束,大多数长辈宾朋和商业伙伴已经离开,就剩吕潇然的好友和糖糖的闺蜜在举行婚后派对。

    派对采用自助形式,酒水也都是低度的,基本上以红酒香槟为主,朋友们都理解,这么个大日子,喝得醉醺醺的就不太合适了。

    于是三三两两的凑在一块,开始自由交际,各自呼朋唤友,集结成圈,分组讨论,两夫妻则游走于各圈。

    一直嗨到晚上八点,俩人才告别宾朋回酒店,往床上一躺,一个字:累。

    吕潇然歇了一会,勉强爬起来,叹道:“洗澡吧。”

    “你先去,我动不了了!”糖糖躺在床上哼唧。

    吕潇然见状,便自己进到浴室,好好冲了个热水澡。

    等他出来,糖糖才略微恢复,慢悠悠的晃进去。

    “哗哗哗!”

    里面传来急促的水流声,吕潇然则靠在床上鼓捣手机,看着网上的群魔乱舞。

    正刷得兴起的时候,忽听“吱呀”一声,浴室门开。

    糖糖裹着浴巾出来,爬上床直接往老公怀里一钻。

    ……

    此时此刻,京城已是凌晨时分。

    一家会所刚结束一场私人派对,参加派对的各位娱乐圈、时尚界和商圈的人士,纷纷结束交际,或各回各家,或打算跟知心人士进行详细交谈。

    “蜜姐!”“蜜姐!”在一声声招呼声中,少女感十足的大蜜蜜步出会所。

    大蜜蜜的咖位今晚碾压全场,一路上各二三流小明星、小模特纷纷打招呼,助理则亦步亦趋跟在身后。

    司机把汽车开了过来,开车门、上车、发动、起步,汽车扬长而去,留下身后一众小明星羡慕的眼光。

    ……

    某小区。

    老斑鸠已经在阳台上呆坐了近三个小时。

    起身,挪步,回身走回黑漆漆的房间,那一汪水似的小脸回望了一下天空,终究幽幽的叹了口气。

    ……

    柏林时间,5月19日,晨。

    哪怕昨晚累得跟狗一样,吕潇然还是六点半准时睁眼,虽然醒了,精力却没恢复,每块肌肉都紧绷绷的不得松快。

    此时天色拂晓,窗帘拉着,透着微醺的晨光。

    人生如意,事业有成,一切都很棒,如果不是精力透支的话。

    “老公,你昨晚好像不在状态啊?”

    正在g bite的糖糖听到老公轻哼,含糊不清的抱怨。

    “都快折了,你以为金箍棒啊?”吕潇然有气无力。

    “你不有个方子么?再泡点补酒喝喝呗。”糖糖突然的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的老天爷啊!要死!要死!

    吕潇然心中顿时警报响起,顿时进入一级警戒状况:“什,什么补酒啊?”

    “你手机里不是有个补酒药方么…是黄博或者老曹给的吧…”

    糖糖抬身,熟悉的骑了上去,“应该是黄博吧…过几天我跟问问小欧姐…”

    吕潇然心惊胆战,却还得尽心尽力,以免露出破绽。

    糖糖前后折腾了吕潇然接近一个星期,总算放他回国,自己则领着闺蜜们度蜜月去了…

章节目录

我的光影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油炸大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油炸大金并收藏我的光影年代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