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农的眼中泪光闪闪,他的耳边传来各种呼声:“陛下驾崩,大家快散伙回家吧,迟了走不成啦!”

    “兄弟们,分钱回家啦,陛下死啦,咱们不用打仗了!”

    慕容农紧紧地咬着嘴唇,叹道:“想不到,我带兵多年,一万精兵,居然会给晚上几句谣言就炸了营,我有何面目再见陛下,再见先帝!”

    说到这里,他眼一闭,抽出腰刀,就要往脖子上架,一边的两个亲卫连忙紧紧地抱住他,哭道:“大王,不能轻生啊,大燕,大燕不能没有大王你啊!”

    慕容农的双眼通红,正要开口,却突然听到前方的营门外响起一阵马嘶声,而慕容宝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中:“辽西王何在,速来接驾!”

    慕容农一把推开了身边紧紧抓住他的手腕,控制着他手中腰刀的一个亲卫,顺手抄起了一枝火把,照向了营外,只见百余步外的营外空地中,有十余骑驻立,为首一骑,正是穿着一身单衣,甚至一只脚上鞋子都不见,披头散发的慕容宝,赵思带着十余名太监跟在他的身后,作为一个皇帝,落魄至此,大概换了谁都难以置信的。

    慕容农大喜过望,连忙叫道:“陛下,我在这里,马上就来迎驾!”

    他一边说,一边转身就要下楼。这回身边所有的亲卫全都跪了下来,急道:“大王,不可轻出啊,现在营中混乱,而陛下只带了几个随从落难来投,你去迎他,万一叛军杀到,可就会跟着他一起完蛋啊。”

    慕容农厉声道:“混蛋,你们胡说些什么!我在大燕的亲王,做人要忠义为先,陛下有难,身为臣子,当然要去共患难才是,怎么可以只顾自己的安危,不尽忠义呢?你们跟随我左右多年,这点道理都不明白?!”

    一个亲卫眼中泪光闪闪,正是副将张盛,说道:“大王,陛下无能暗弱,绝非值得扶持之主,他宠信奸人,让有野心的慕容麟和慕容会掌握精兵,却从不信任一直忠心耿耿的大王你,这才有了今天的情况,这次出征,谁都知道军心思归,人皆厌战,没碰到魏军就会哗变,大王你也苦谏过,可是他根本不听,这才有了今天的动乱,而且不仅是御营,就连我们的部下将士,都成这样了。这才是现在的军心人心,已经没有人愿意继续追随陛下了,您这时候应该关闭营门,约束部众,我等皆愿意拥戴您。”

    慕容农气得一脚踢翻了张盛,吼道:“混蛋,你们一个个都想谋反不成?再要是胡言乱语,我现在就砍了你们,现在快去集合队伍,告诉大家陛下安好,让他们回到各自的营帐待命,中军卫队马上打开营门,随我出营接驾!”

    他说着,头也不回地直接跳下了哨楼,向着营外奔去,张盛摇了摇头,对着周围的几个亲卫叹道:“辽西王徒有忠义,却是不识时务,早晚会给慕容宝害死,我等不能一条路走到黑,要早作打算了。”

    另一个亲卫点了点头:“是啊,我等也算尽过下属的规劝之责了,走吧,就这样散了,这场动乱如果平息,咱们再回去。”

    很快,哨楼之上,就变得空空如也。

    慕容农奔到了慕容宝的身前,沉声道:“臣弟救驾来迟,还请皇兄见谅。”

    慕容宝都快要哭出来了,跳下了马,上前紧紧地拉着慕容农的手:“朕后悔哪,后悔不听你的忠言,才有今天之局,怎么,你的大营之中也…………”

    慕容农咬了咬牙:“军心如此,非臣弟所能挽回,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慕舆腾的兵马了,臣弟已经派人前去召他们回来,只要前军完整,那咱们就可以收拾兵马,回头平定叛乱。”

    慕容宝的脸色一变:“什么,你这里也控制不住局势了?我的天,要是连你的部下都不好使,那前军…………”

    慕容农咬了咬牙:“长乐王现在和抚军将军都在前军,我们的兵马多数是从中原带回来,好不容易逃出战地,人心厌战,可前军是龙城兵马,战斗意志相对高昂一些,等他们来了,我们就可以…………”

    他的话音未落,只听到一阵马蹄声响起,似是有数百骑,正向着这里奔驰,慕容宝本能地想要回头:“一定是贼人来了,我们先逃啊!”

    慕容农却是摇了摇头,看向了来骑的方向:“陛下勿虑,来骑不是从乙连方向过来的,是从南边而来,应该是前军的兵马,大约是听到了后面的杀声,看到火光,赶来救驾的呢。”

    慕容宝长舒了一口气,不好意思地擦着额头的汗水:“朕这一晚上,唉,有些惊了,连这个都没看出来,辽西王,还是你镇定啊。”

    正说话间,来骑已经奔到了近前,慕容农回头翻身上马,迎向来骑,沉声道:“辽西王慕容农在此,来者何人,速速报上姓名!”

    火光照耀下,几张熟悉的脸展现在了慕容农的面前,他定睛一看,笑道:“怎么这么巧,抚军将军,长乐公,余将军,你们全来了呀,你们这是来护驾的吗?”他说到这里,突然收住了笑容,因为他发现,跟着慕容盛等人身后的将士们,个个盔歪甲裂,灰头土脸,甚至有些人连鞋子都没穿,赤着脚就踩在马镫之上,完全是一副逃亡时的模样,根本不是可以马上投入战斗的救兵!

    慕容盛哭丧着脸:“辽西王,大事不好,我们军营夜间炸营,有贼人到处叫喊,说是陛下受袭遇难,让大家都放仗逃命,将士们都信以为真,两万步骑,跑了个精光,我们无力阻止,只能带着身边的卫队前来这里投奔你了,咦,你这里也好象…………”

    慕容宝的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从后面响起:“天亡我大燕啊,非战之罪。想不到我五万大军,就这么一夜散尽,让我还有何面目,见我慕容氏的列祖列宗?!”

章节目录

东晋北府一丘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指云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指云笑天并收藏东晋北府一丘八最新章节sitemap1 sitemap2 sitemap3 sitemap4 sitemap5 sitemap6